好文筆的都市言情 仙草供應商討論-第二千一百二十三章閲讀

仙草供應商
小說推薦仙草供應商仙草供应商
众修士议论纷纷,他们的神色各异,被困在独立空间多年,他们以为此生无法离开了。
“前辈大恩,晚辈永生难忘,不知前辈如何称呼?”王芸客气的问道。
“在下仙草宫石樾,这里有不少真仙级别的妖兽,好人做到底,我送你们返回天海坊市吧!以后你们自求多福。”石樾袖子一抖,一艘红色飞舟飞出。
众修士称谢一声,陆续走了上去。
“走。”
伴随着石樾一声轻喝,红色飞舟化为一道红光破空而走,消失在天际。
半年后,石樾一行人回到了天海坊市。
王芸等修士看到天海坊市,心中五味杂陈,他们有人嚎嚎大哭,有人激动的落泪。
“好了,已经回到天海坊市了,你们自便吧!以后小心一点。”石樾沉声道。
王芸等修士不约而同跪了下去,异口同声的说道:“多谢石前辈出手相助,大恩不言谢,晚辈终生铭记。”
石樾淡然一笑,挥了挥手,让他们离开了。
石樾收起红色飞舟,跟逍遥子走进了天海坊市。
小半个时辰后,他们出现在仙草宫,仙草宫已经挂上了出售仙丹的木牌,虽然只是出售两种仙丹,不过也吸引了不少客人。
有不少修士进进出出,大都是真仙修士。
“你回去忙吧!这里交给我了。”逍遥子叮嘱一声,大步走进仙草宫。
回到住处,石樾袖子一抖,一张青濛濛的面具飞出,灵光闪烁不停,赫然是一件伪仙器。
青云面具,可以防止高阶修士探查,若是遇到掌握特殊灵瞳的真仙,自然瞒不过去,或者碰到玄仙,也没办法隐瞒,不过一般情况下,谁会对一名普通真仙中期修士动用秘术探查。
石樾戴上青云面具,法诀一掐,脸上亮起一阵青光,五官一个模糊,变成圆脸小眼,给人一种亲切感。
石樾大步走了出去,没过多久,他出现在万兵楼门口,有不少修士进进出出。
这一次,石樾很顺利就见到了林云生,他换了一张脸,林云生并没有认出来。
“林掌柜,你看这些东西值多少灵石。”石樾取出蜇云兽的尸体。
“这是蜇云兽的尸体!”林云生目光一扫,一眼就认出这是蜇云兽的尸体,不过是什么境界的蜇云兽就不清楚了,这需要用专门的法宝检测。
林云生取出一面灵光闪闪的银色小镜,打入一道法诀,镜面涌现出无数的妖兽影像,不断变化。
银光一闪,银色小镜喷出一片银色霞光,罩住了蜇云兽的尸体。
银色小镜剧烈的晃动起来,镜面涌现出一大片小字。
“真仙后期的蜇云兽!”林云生眼中讶色一闪,蜇云兽精通空间神通,真仙后期的蜇云兽掌握了空间法则,很难灭杀。
他猜测多位真仙联手,布下仙阵灭杀了蜇云兽。
“道友给个价吧!听说万兵楼给的价格公道,在下这才到万兵楼交易,否则一具真仙后期蜇云兽的尸体,到哪里都有人要。”石樾平静的说道。
林云生想了想,说道:“这样吧!八十块仙元石,如何?”
蜇云兽的兽皮可以用来炼制空间宝物,可惜没有最珍贵的空冥珠,若是有空冥珠,那就可以炼制一件空间类的后天仙器。
“一百块,除了蜇云兽的兽皮,血肉可以拿来炼丹,一些拥有空间神通的妖兽吞食其血肉,对其进阶有一定益处。”石樾讨价还价道。
经过一阵激烈的讨论,这半具蜇云兽的尸体以九十二块仙元石的高价成交。
“道友若是想要出售空冥珠,还请优先考虑我们万兵楼,最少三百块仙元石!”林云生郑重的说道。
空冥珠可不是普通的材料,一只真仙后期蜇云兽体内的空冥珠,炼制一件中品的空间仙器绝对没有问题,若是炼器师的炼器水平够高,炼制出一件空间类的上品仙器也不是问题。
若是五行法则材料,自然不值三百块仙元石,空间类的法则材料太少了。
石樾略一犹豫,取出一枚银色圆珠,递给林云生,说道:“林掌柜看看这枚空冥珠。”
“空冥珠!”林云生双眼一亮,接过空冥珠,他往银色小镜打入一道法诀,喷出一片银色霞光,罩住了空冥珠。
在银色霞光面前,可以清楚看到空冥珠表面的裂痕。
“这是真仙中期蜇云兽体内的空冥珠,受过损伤,炼器大打折扣,最多五十块仙元石。”林云生皱眉说道,面露遗憾之色。
空间类的法则材料本来就不多见,受损的材料价值大打折扣。
“才五十块仙元石?”石樾疑惑道,这样看来,他跟金阳散人交换太亏了,难怪金阳散人愿意跟他交换。
“这个价格已经很高了,空间类的法则材料确实珍贵,不过这建立在没有受损的情况下,你这枚空冥珠受损过,估计是灭杀蜇云兽的时候留下的,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拿来炼器的话大打折扣。”林云生解释道。
石樾摇了摇头,道:“那算了,五十块仙元石太便宜了。”
林云生点点头,将空冥珠还给石樾,说道:“法则材料受损的话,价值大打折扣的,道友下次要出售妖兽材料,还请优先考虑我们万兵楼。”
石樾答应下来,收起空冥珠和仙元石,离开了万兵楼。
他在街上闲逛了起来,天色慢慢暗了下来。
石樾不时走进一些店铺,走走看看。
他从多间材料店,购买了炼制仙器的材料,他打算用空冥珠炼制空间仙器,受损的空冥珠可以用来试手,失败了也没什么。
他想要修炼空间法则,最好是有一门功法,没法弄到功法的话,石樾只能从空间仙器想办法。
掌天珠自带空间,不过严格来说,掌天珠并不是空间仙器,仙器都有属性,掌天珠说是时间仙器也不为过。
两个时辰后,石樾来到仙草宫,仙草宫已经关门了,石樾发了一张传音符,宫门打开了,李彦走了出来,将石樾请了进去。
力拔山河兮子唐
关上宫门,石樾随口问道:“彦儿,生意怎么样?购买仙丹的人多不多?”
“有不少,出售了几瓶仙丹后,很多真仙修士慕名而来,不过他们不肯用仙元石当定金,还是有些不信我们。”李彦如实说道。
仙元石可不是大白菜,对于大多数真仙修士来说,仙元石十分珍贵。
仙草宫从未出售过仙丹,他们多少有些怀疑。
“那他们用什么当定金?”石樾早就想到这一点。
“他们用极品灵石当订金,说是到货了,用仙元石支付,不过这些人不好伺候,他们的修为比我高。”李彦面露难色。
天海坊市里出售仙丹的店铺不少,这些店铺都有一定实力,一般会派真仙负责接待,李彦不过大乘期。
从某种程度来说,店铺的掌柜是门面,李彦和逍遥子都是大乘期,确实镇不住其他真仙。
石樾眉头一皱,这确实是一个问题,仙元石如此珍贵,其他真仙跟李彦交易,难免会起其他心思,保不准会有真仙施展秘术对付李彦,夺走仙丹。
石樾想了想,沉吟片刻,说道:“无妨,拿货的时候,我亲自接待他们,正好多结交几位真仙。”
目前仙草宫没有第二位真仙,只能如此,若是逍遥子几人有幸晋入真仙期,那就轻松多了。
万事开头难,仙草宫刚开始出售仙丹,石樾辛苦一点也无妨。
“要不我施展秘术,诈一诈那些真仙吧!”逍遥子走了过来,提议道。
“不行,要是被人识破,仙草宫就很难在天海坊市立足了,这可不是下界,而是仙界,能人不少。”石樾直接否决了。
逍遥子的出发点是好的,不过石樾考虑长远,他要为未来做打算,为了图一时方便故弄玄虚,若是被人揭穿,得不偿失。
“等他们亲自拿货的时候,我负责接待他们。”
石樾叮嘱了几句,就返回了住处。
走进地下室,石樾心念一动,出现在掌天珠之中。
金儿正在照看仙药,银儿负责记录。
“主人来了,主人,有没有带什么好吃的?”银儿看到石樾,喜笑颜开,脸上露出两个可爱的小酒窝。
石樾笑了笑,右手一抖,一个精美的金色玉匣飞出,落在银儿的面前。
银儿打开玉匣,一阵夺目的金光席卷而出,里面有两颗金色果实,果实表面遍布金色的绒毛。
“这是金绒果,三千年开花,三千年结果,再过三千年才成熟。”金儿惊讶道。
小妖火火 小说
“嘻嘻,正好一人一颗,我要看看仙界的灵果有什么神奇之处。”银儿嘻嘻一笑,拿起一枚金绒果,搓掉表面的绒毛,放在嘴边咬了一口。
银儿双眼大亮,兴奋的说道:“好像跟我平时吃的灵果不一样,感觉说不上来,就是很好吃。”
石樾笑了笑,说道:“日子还长,以后有的是给你吃。”
他取出一个精美的青色玉匣,递给金儿,说道:“金儿,这里面是一株血玉金莲,还有一些血月灵壤,你好好照顾血玉金莲,这株灵药我有大用。”
“是,主人。”金儿满口答应下来。
石樾叮嘱了几句,心念一动,出现在炼器室。
石樾坐在一张青色蒲团上,袖子一抖,一片青色霞光掠过,地面上多了一大堆东西。
他打算用空冥珠炼制空间仙器,用来参悟空间法则。
石樾将那枚有瑕疵的空冥珠丢到半空中,喷出一股赤金色火焰,包裹着空冥珠。
时间一点点过去,温度骤然升高。
······
一座九层高的金色阁楼,雕梁画栋。
九楼,杨韵、林瑶瑶正和一名面容慈祥的金袍男子说着什么,金袍男子圆脸大眼,双目隐约射出一抹金光,一副刚正不阿的模样。
“如此说来,这位石道友的神通不小,居然一人就灭杀了一只真仙后期的蜇云兽,据探子回报,他还是一位玄丹师,可以炼制出仙丹。”金袍男子缓缓说道,目光凝重。
“什么?他能够炼制出仙丹?玄丹师?”杨韵惊讶道。
真仙期的炼丹师不一定是玄丹师,玄丹师一定是炼丹师,简单来说,真仙期的炼丹师不一定能够炼制出仙丹,这是一道门槛。
很多炼丹师的炼丹水平高超,晋入真仙期后,苦于没有材料炼丹,好不容易凑齐一炉材料,却以失败告终。
因此,能够炼制出仙丹的真仙修士,还是比较受人尊敬的。
“没想到此人还是一位玄丹师,实力也不弱,倒是小看此人了。”林瑶瑶郑重的说道。
金袍男子笑了笑,说道:“这一次石道友救下你们,你们可以去拜访一下,加深联系,日后有求于石道友的话,也好开口。”
“此事不急,过几天再去拜访石道友,李师兄,陈师伯出关了么?”杨韵客气的问道。
“还没,估计在炼丹吧!陈师伯一向是如此,平时很少露面的,你找陈师伯有急事?”金袍男子好奇的问道。
“那倒没有,我们就是随便问一问。”杨韵摇头说道,她没说自己得到半具蜇云兽的尸体。
她口中的陈师伯是一位玄仙,痴迷炼丹术,真仙后期的蜇云兽,血肉可以拿来炼丹。
金袍男子没有追问,闲聊了几句,让她们回去休息了。
······
一座僻静的庄园,小桥流水,花园水榭、亭台楼阁随处可见。
打工巫师生活录 断桥残雪
王芸站在一座青色石亭面前,正在向一名五官精致的紫裙少女汇报着什么。
紫裙少女的身材高挑,肌肤赛雪,嘴角有一枚美人痣,头梳飞仙鬓,身前摆放着一架淡青色的凤尾琴。
“如此说来,此人可能掌握了空间法则?”紫裙少女的语气沉重。
王芸点头道:“多半是这样,属下不敢问太多,以免引起他的怀疑,不过此人应该是炼丹师,他对各种灵药的特性比较熟悉。”
“仙草宫石樾,倒是没听说过这号人,估计他来到天海坊市的时间不长,我知道了,你被困在那片独立空间多年,辛苦你了,这一次回来,安心修炼吧!”紫裙少女袖子一抖,一枚青色储物戒飞出,落在王芸的面前。
王芸面露喜色,称谢一声,收下了青色储物戒。
她欲言又止,似乎有什么难言之隐。
“有话就说,这里没有外人。”紫裙少女冷冷的说道。
“属下想上门拜访一下石前辈,答谢石前辈的救命之恩。”王芸小心翼翼的说道。
紫裙少女沉吟片刻,吩咐道:“我会安排,你不要私自接触他。”
“是,属下明白。”王芸长松了一口气,答应下来,躬身退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