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 基因大時代 起點-第965章 想活着,還想搞事相伴

基因大時代
小說推薦基因大時代基因大时代
“大西族只要不是脑袋进水了,就不会主动放蓝星入族进入天庭内部。”奈夫瞥了一眼许退,顺手将另外两位队长的圣光球收到了手中。
“大人,我不太明白?”奈夫还是没有回答到重点。
“科多,大西族与天庭守卫在很久以前,有关系,所以大西族能够在进入天庭小宇宙的第一时间,控制南部天门的部分大军,明白吗?”
奈夫的话,听得许退似懂非懂。
“那么,大西族的钴腾,要这圣光球与灵族古篆玉符,其原因,也是因为我们姆亚神族与灵族的很多先辈,均与大西族一样,在天庭小宇宙中当过差。
凭借这些特制的东西,我们可以在天庭小宇宙内,快速的获取一些权力或占据一些地点。
就如同大西族占据南部天门一样。”
这话,许退是听明白了,但还是不明白,与蓝星人族有何关系。
“是不是还不明白?”
许退点头。
“我再说一件事,你就明白了。很久以前,在天庭小宇宙中,我们姆亚神族、大西族还有灵族的先辈,其实都是在天庭小宇宙中当官当差的。
那你知道天庭小宇宙的真正控制者,真正执掌天庭小宇宙的高层是谁吗?”
“蓝星人族?”这个答案,许退脱口而出。
“没错。是蓝星人族。
像我们姆亚神族、大西族、灵族各自都有一些特殊的手段,可以占据获得天庭小宇宙的地方或者权力。
那么此前执掌天庭小宇宙的蓝星人族要是进来呢?
若是他们真的有类似的后手,那必然是重新掌控整个天庭小宇宙。
要是让他们重新掌控了整个天庭小宇宙。
那还有我们什么事?
到时候,别说是收获,就是活着离开天庭小宇宙,恐怕都有难度。”
许退愕然,奈夫却又继续道,“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其实我们三族,早就达成了这样的默契。
太阳系内甚至是银河系内,跟蓝星人族怎么搞,都是可以的。
但是,诸多小宇宙内,尤其是太阳系内的那些特殊小宇宙,必然要将蓝星人族排斥在外。
明白了吗?”
许退恍然。
原来姆亚人与大西族,俱都担心的是这个。
那么问题来了,蓝星人族,到底有没有掌控天庭小宇宙最高控制权的手段?
到目前为止,许退压根就没发现。
真要有,也最应该是蓝星人族中的华夏一族有,按小六所说,当年执掌天庭小宇宙的,出身于华夏人族。
可是,蔡绍初压根没提这事。
虽然说有可能蔡绍初不会对许退说这个,但许退的感觉中,可能真没有。
不过,估计就是蔡绍初说他们没有这样的手段,姆亚人、大西族、灵族都不会相信。
但不管有没有,目前蓝星人族,却连进入南部天门的资格都没有了。
被那部两千人的天庭守卫,逼得不断后退,远离南部天门。
两千人的偏将所部,要说按蓝星目前集结起来的力量,其实还是可以拼一拼的。
但没有意义。
拼掉了,蓝星人族这边的高手,肯定会有极大的损失,可大西族控制的南部天门内部,这样的两千人左右的偏将所部,再随随便便出来十个八个,应该都没问题。
得想办法啊。
得让蓝星人族最少也得让蔡绍初他们进来。
要不然,就算许退混进去,单枪匹马的,能有多少收获?
但暂时,还没有想到办法。
就在许退愁的当口,姆亚人与灵族,已经准备好交易物品,但并没有马上交易,而是开始谈交易方式。
“所有队长听令,一会进去的时候,如果遭到大西族或者大西族控制的天庭守卫的攻击。
第一要务是,先用你们的力量,摧毁你们手中的圣光球。
然后,再论其它!
必须先摧毁你们手中的圣光球!”
奈夫的命令,下的很坚决,而且声音是用圣力震荡着发出去的,让远在数公里外的南部天门城楼上的大西族,也听得清清楚楚。
这是在告诉大西族,不要想着耍花样,他们要是敢耍花样,什么也得不到。
同一时刻,灵族的浪寒,也做出了同样的交待。
城楼上,钴腾闻言笑了起来,“不用如此紧张,我很有交易的诚意的。
这当中的道理,你们明白的。”
说完,钴腾一挥手,城楼处与天庭小宇宙的天地一地的防御光罩,就裂开了一个门户。
两位偏将带着四千天庭守卫,列队而出,遥遥可以看到,城门内,亦有数部偏将所部在那里列队等候,气势森严,杀气腾腾。
配合天庭守卫那金盔金甲阵列,这气势,让胆小的人看一眼,腿就先软了。
“都给我打起精神来!
不用惧怕!
有意外,先毁手中的圣光球!
走!”
奈夫这时候,倒颇有几分霸气,带着麾下所有姆亚人,大步的踏向了大西族列出的列势。
抵近的时候,城楼上的金钛一声冷笑,一挥手,排成两列通道的天庭守卫,忽地凝出能量刀枪,刷的斜举,破空声如啸叫!
这举动,直接将部分准行星姆亚人给吓着了,行星级的,倒还合格。
“哼!”
冷笑一声,奈夫大步带头第一个踏进了天庭守卫列下的刀枪通道,一口气穿过了长长的南部天门通道,踏入了南部天门内部。
正如小六所说,南部天门内部,却是一眼望不到边的军营。
这会遥遥望去,忽然间就看出了异常。
各个军营之间的校场上,大部的天庭守卫,列成阵列,俱都像是机械一样,聚集在各自的军营校场上。
唯有十余支偏将部,此时在南部天门城关上下巡守。
“按天庭以前的布防规矩,非战时,日常守卫由一位统领负责。
什么三十万。
我看你们,也就控制了两三万天庭守卫而已!
再说,这南部天门的天庭守卫,现在恐怕也没有三十万那么多吧。”奈夫看着钴腾冷笑。
城关上,钴腾嘿嘿一笑,“两三万又如何?灭杀你们,也是足够了。”
“那试试?”
奈夫直接举起了刚刚收集起来的三颗圣光球,圣光涌现,包裹着这三颗圣光球,包括他自已的那一颗圣光球,一脸冷意。
大有一副你敢异动,我就敢毁了这玩意的意思。
果然,这么刚的奈夫,让大西族钴腾有些无奈。
正如奈夫或者主教西流德的交待一样,这圣光球,对大西族而言,极其重要。
要不然,大西族也只能是南部天门城关游。
“好了,奈夫,不要废话了,放下我们要的圣光球,你们走吧。”钴腾说道。
“钴腾,你当我是三岁小儿?”
钴腾双眼中,光华流烁,奈夫又道,“我们放下了,你转手命令部队灭了我们,我们找谁去。
必须是我们离开南部天门的军营之后,才能将圣光球交给你们!”
“我也是这样的想法。”刚刚进来的浪寒亦说道。
“不可能!”
钴腾拒绝的很彻底,“离开南部天门的军营,你们跑了,我找谁去!”
双方都很精明。
双方都在防备着对方背信弃义。
说实话,这一点看得许退还是稍稍松了一口气。
从这一点上看,纵然姆亚人、大西族、灵族这三族外族敌人之间有联系,有合作,但这种合作也没有信任基础。
并不可怕。
这种情况下,交易又陷入了僵持当中。
谁都不信任对方,谁都怕对方不要脸,来来回回扯了几回合的皮,金钛就有些怒了,“这也不行,哪也不行。
要不,你这是要逼着我们把你们全灭了吗?”
“尽管来!”
奈夫与浪寒同时高举着手中的圣光球与古篆玉符,一副不合作就毁了这玩意的模样,让钴腾十分无奈。
“我有个提议,或许可以达成交易。”钴腾忽地说道。
奈夫与浪寒同时看了过去。
“你们双方,各出一两人,留下并控制着要交易给我们的东西,但必须被我们的人马遥遥包围。
然后其它人,可以离开南部天门军营范围。
待其它人离开南部天门军营范围之后,我们拿到交易物品,再放你们这最后一两人离开。
中间,我们若有异动,你们的留守人员,也可以第一时间毁了交易物品。”钴腾说道。
仅仅思考了三十秒,奈夫与浪寒,就同意了钴腾的这个提议。
要是不同意这个方法,那么这场无法有信任的交易,就会陷入一个死循环,最终无法达成交易。
这样,双方的利益都有所保证。
但唯一的问题,在于留下来的那一两个人。
这一两个人,一个不好,面临的就会是死亡!
指望大西族拿到东西之后遵守诺言放留守者活着离开,这不好说。
概率可能是一半一半。
大西族可能会遵守诺言放人活着离开,也可能会杀了留守者。
甚至说,从大西族与灵族和姆亚人的竞争关系讲,无论是天庭小宇宙内部,还是太阳系或者银河系内,大西族会杀了留守者的可能性,更大。
有机会削弱敌人的力量,为什么不削弱?
这种情况下,姆亚人和灵族团队内部,都略有些不安。
被选中留守的人,活的概率,可能只有三分之一。
那么,谁做留守者?
“可以,但谁留守,由我们来指定。”浪寒说道。
“不可能!”
这一次,钴腾无比的坚决,“这绝对不可能,你留两个准行星,然后抱着同归于尽的想法,毁了交易物品,到时候你们的主力又离开了,我们找谁去?”
交易再一次陷入了僵局,“那你的意思呢?”
“留守者由我们指定,指定你们当中有地位的两个行星级来留守。”钴腾提出了意见。
“不可能!”浪寒拒绝。
又是一会扯皮,但两分钟之后,终于扯出了结果。
双方各退一步。
姆亚人与灵族这边的留守人选,由大西族钴腾任意指定,但是只能指定一人留守。
这个决议,三方就达成了一致。
不安的气氛,一瞬间就在姆亚人与灵族当中行星级强者中弥漫。
漸漸下沈的毒
一个人留守。
那么被指定者,大概率会成为弃子!
大概率会死亡!
必死的事情,谁愿意?
双方所有的行星级,都盯着钴腾。
这一刹那,钴腾有点像是死神,在点选死亡名单,带给了姆亚人与灵族行星级强者巨大的压力。
“灵族这边,炽无勋先生吧。炽无勋先生,是你们灵族另一位长老炽景的亲侄子,应该有点份量吧。”
随着钴腾的声音响起,灵族那边的炽无勋,脸刷的就白了,手都有些哆嗦了。
浪寒却是面无表情的看向了炽无勋,既然被敌人选中了,就没得说。
下一刹那,钴腾的目光,看向了姆亚人这边,姆亚人这边的二十一位行星级,除了奈夫外,人人自危!
许退却没什么,他是准行星。
他还在暗暗的观察着灵族的阵容,甚至在灵族的队伍中,看到了雷坧的兄弟雷震这个家伙!
这家伙,有机会,得斩喽,此前可没少斩杀蓝星人族。
可谓是血债累累。
“你们姆亚人这边,听说科多主祭极受你们的主教西流德先生看中,就请科多主祭留下吧。”
钴腾的声音响起,姆亚人这边的行星级强者,同时松了一口气,不是他们。
竟然选了科多主祭,先是错愕,然后各个一脸轻松。
死道友不死贫道。
不是他们就好。
许退呆住。
他一个准行星,竟然被选中了,不是说要选行星级吗?
就有点无奈!
当然,许退也明白,大西族选中他留守,是基于他的身份和受重视程度而言。
笃定他不会被当成死士,搞得他们最后竹蓝打水一场空!
“能不能换个人?”奈夫沉吟后说道。
许退却是暗骂一声,奈夫这样说,大西族更不可能换人了。
“不能!”
钴腾冷笑,这留守者人选,他可是精心考虑的。
实力是其次,地位最重要。
通常,有地位的人,尤其是姆亚人内部,神殿主祭更怕死。
只要怕死,就不怕与圣光球一道自毁。
“好吧。”
沉默几息之后,奈夫一脸无奈的看向了许退,“科多主祭,抱歉,要将你置于险地了,我也没办法。
但是,为了我们姆亚神族的利益,只能请科多主祭你冒险了。”
许退无语,沉默以对。
“科多主祭,请你留守,看守着圣光球,待我们离开,就将圣光球交易给大西族。
然后,你应该可以安全的回来。”奈夫说道。
“如果大西族要杀我呢?”许退担心道。
“如果,如果大西族要杀你,我只能说,请你想尽一切办法,活下来!
包括被俘虏和投降!
我相信,等日后我们出去之后见到主教大人,他一定会记得你的功劳的。
会想尽办法,将你赎回来的!
只要你活着!
哪怕你投降大西族,也不会怪你的!
只要你再次回归主的怀抱,主教大人,包括我们,也会给予你最大的敬意甚至是奖励!”奈夫在给许退做着工作!
许退的脑筋在高速运转着。
毫无疑问,这是一个极其危险的任务,活着是第一位,搞事是第二位!
嗯,许退即想活着,又想搞事!
****
今天老同学来了,就四千字了,见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