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都市言情 開局簽到荒古聖體笔趣-第1438章 一斧殺準帝,唯我亂古,大成聖靈的震怒(三更)相伴

開局簽到荒古聖體
小說推薦開局簽到荒古聖體开局签到荒古圣体
谁能想象到这种震撼?
时隔万古岁月,乱古大帝的意志,再度借助乱古斧显化而出。
一斧,劈杀了一位准帝圣灵!
这是一种怎样的热血激昂!
恐怕没人能想到。
原本只是一场年轻天骄之间的生死争锋。
最后,却是引动了真正的乱古斧现世。
谁也没想到,真正的乱古斧,竟然就在断天谷的最深处。
当初此地的那场大战,几尊参战的大成圣灵尽皆陨落。
所以也根本没人知道后来是什么情况。
更不可能知道,乱古大帝遗留的乱古斧在什么地方。
而现在,真相大白。
乱古大帝,就把乱古斧留在了断天谷。
这或许,也是一种意志的继承。
不论乱古本人结局如何。
他的斧,要代替他,继续震慑九天,镇压圣灵之墟!
这是一种何等的大气魄与大胸怀!
一柄斧,镇一个禁区!
唯我乱古!
这一刻,哪怕是心比天高的君逍遥,也是忍不住心生一抹敬意。
虽然他不愿当英雄,但不代表他不敬佩这些英雄。
“当初,乱古大帝在此斩杀禁区数尊大成圣灵。”
“今日,乱古斧于此,再斩禁区圣灵。”
“诸禁区,你们以为你们能高高在上,能只手遮天。”
“殊不知,这些古之大帝,一直在看着你们!”
君逍遥话语,传遍九天星辰!
那些曾镇压过动乱的大帝,不论结局如何,但那股意志,是不灭的。
比如力压轮回海的无终,重创圣灵之墟的乱古。
甚至是一人一剑,横档主祭者的独孤剑神,都是如此。
他们并未逝去,他们的意志仍在!
这一刻,在场所有九天生灵,都是沉默了。
甚至于,哪怕是没有参与过动乱的禁区,昆虚子等人,也是沉默。
“九天把仙域视为韭菜田与试炼场,现在看来,或许是一个错误……”
昆虚子喃喃自语。
他隐约有种预感。
面前这个踏立九霄之上,白衣展动,气吞万古的男子。
有可能,就是结束这一格局的,最关键的存在!
“也难怪,族里的人,要让我和君公子接触,说日后大格局变幻,他扮演着至关重要的角色。”昆虚子心想道。
此刻,在场,有一人完全失神,目光呆滞,像是心态崩溃了。
正是七彩道人。
那位准帝圣灵,就在他面前,这么轻易地就陨落了。
扛不住乱古斧的一击。
“你……原来早就知道了!”
七彩道人目光看向君逍遥,露出凄惨至极的苦笑。
君逍遥淡漠不语。
身为乱古传人,又身怀乱古斧烙印。
君逍遥是唯一能感应到乱古斧下落的人。
在上九天后,君逍遥就隐约察觉到了,乱古斧应该就在九天。
后来,七彩道人约战于断天谷。
假面的盛宴 小说
那时,君逍遥就已经确定了心中的想法。
所以,他才能够这么从容。
“呵……我败了……”
七彩道人惨然无比。
不仅是武力方面败了。
心智算计方面,也是完全败给了君逍遥。
君逍遥甚至已经算到了,有人在背后护着他,但君逍遥依旧不在乎。
因为他还藏着乱古斧这一式底牌。
看到七彩道人那凄惨之意,君逍遥眼中没有半点同情和怜悯。
成王败寇,是万古不变的定律。
如果此刻败的是他,想必七彩道人不仅会下死手,还会羞辱一番。
没有任何迟疑。
君逍遥以万物母气鼎镇压而下,就准备将七彩道人镇入其中炼化。
而这时,一道若清泉般动人的嗓音响起。
“道兄且慢,何必做的如此之绝?”
开口之人,正是长生天女。
长生天女,以平易近人著称,没有冰山美人的架子,所以人缘颇为不错。
现在,她竟是开口为七彩道人求情。
“不愧是天女大人啊。”
周围一些天骄目光闪烁。
不知白夜 小說
绝世丽质,却又心怀慈悲。
当然,长生天女之所以求情,自然还有一个原因。
圣灵之墟,和长生岛一样,都是清洗派的。
是发动大清洗的盟友。
所以她自然不会坐视七彩道人就这样陨落。
看着这位姿容绝代,倾国倾城的女子。
君逍遥压根懒得多说一句话。
假如他败了,长生天女绝对不会为他多说一句话。
见惯了这么多女人,什么类型的,他一眼就能看穿。
和这种绿茶婊相比,甚至连姬清漪都变得讨人喜欢起来。
君逍遥没有犹豫,一鼎镇下,直接将七彩道人镇入其中,狠狠炼化。
“啊!”
啪嚓☆
万物母气鼎中,传来七彩道人的惨叫声,还有金属的碎裂声。
那是沉重的万物母气,碾碎他宝躯的声音。
“道兄,你……”
饶是长生天女,脸色也是僵住了。
她再怎么说,也是九天第一丽人,龙凤榜第四,是长生岛的天女。
君逍遥竟然如此不给她面子。
但是,看着那悬浮在虚空中的乱古斧。
长生天女咽了一口唾沫,没敢发作。
古千灭等人,也是没有动静。
笑话,连准帝都在眼前陨落,他们谁还敢动?
在炼化了七彩道人后,万物母气鼎有明显提升。
但依旧没有达到帝兵的层级。
显然,万物母气鼎晋升起来,比大罗剑胎更加困难。
君逍遥现在,的确是想着,有没有机会,把圣灵之墟的一众圣灵,如石皇等人,都炼化了。
假如有这个机会,他绝对不会放过。
而就在这时,在遥远的星空深处,传来了一声冷哼。
只是一声冷哼而已,就像是如风暴一般席卷而来,掀起的波澜震碎了诸多星辰。
“那个方向……是圣灵之墟!”
“莫非是真正的大成圣灵动怒了?”
所有天骄都是噤声,感觉到了一股惶惶然如天威般的威势。
不过想想也是。
圣灵之墟最优秀的天骄七彩道人,还有一位准帝圣灵,同时陨落。
甚至是圣灵之墟的大佬,都没有第一时间反应过来。
因为这一切发生地太快,也太突然了,令人到现在都感觉像是在梦里。
承受了这般惨痛的损失,换做是任何一方势力,都绝对会震怒,难以接受。
这股浩瀚的威势,即便是隔着亿万虚空,都给人一种灵魂上的战栗和胆寒。
“这就是大成圣灵的威势吗,即便未曾现身,一声冷哼,都能掀翻星河……”
而此刻,那悬浮在虚空中的乱古斧,忽然绽放出了光芒,帮助君逍遥抵御来自大成圣灵的威势。
君逍遥,则踏立虚空,一如既往地云淡风轻。
“你们这算是杀了小的,来了老的,杀了老的,来了更老的吗?”
“本神子还没有计较你们以大欺小,让准帝圣灵介入战斗,你们难道还想问罪?”
“当然,若真的是大成圣灵出手,那君某自然也不介意,只要你们敢动手。”
君逍遥,话语淡然。
就那么负手而立。
一副你看不惯我又干不掉我的样子。
星空之中,是死一般的沉默。
良久,在圣灵之墟那个方向,才传来一道沙哑且苍老的声音。
“君家小辈,做的太过,小心刚过易折。”
“而且……”
“君家能当你多久的靠山,还是一个未知数,汝等好自为之!”
史上最牛帝皇系統 心在飛揚
丹神 風行者
语落后,那天威般的气息,也是如潮水一般退去。
显然,这个苦果,圣灵之墟是要打碎牙往肚子里咽了。
要怪,就怪他们没有料到乱古斧这一重因果。
君逍遥听完,脸色依旧不变。
只是眼底深处,闪过一抹暗芒。
这尊大成圣灵话中的意思是。
这场可能是史无前例的大动乱,要把君家也拉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