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都市小说 玉京山上的樹 起點-第二百二十八章 奇怪的燭九陰熱推

玉京山上的樹
小說推薦玉京山上的樹玉京山上的树
“嘘……幸亏大家基本都不信那些过于诡异的东西,否则要是后土找上门来,我可就死定了……”
冥河捉着小怪物,心头松了一口气:
得亏人道只能具象出这个小东西,真要来点厉害的具象,一直严肃限制人道的杨眉老师,还不得活撕了自己啊……
“咿呀!咿呀!……”
小怪物在冥河手中飞舞,蠕动的触须实在是让人惊悚,周身还缭绕着令人疯狂的未知玄妙力量。
其与冥河书中的某种小怪物简直一模一样!
冥河越看越满意,找了截绳子把它捆上,与一直趴在肩上的大蚊子一左一右。
“也罢,你就当我的新宠物吧。”
得偿所愿的冥河,欢欢喜喜地牵着两只小宠物向玉京山归去。
他已经等不及要把小怪物拿给白泽师兄和杨眉老师看了,给大伙儿都开开眼……
冥河走得很干脆,但人族却留下了属于他的传说。
一大批被他挤占了生存空间的说书人同行,这下子终于松了一口气:
大神走了,该咱们登场了!
可他们很快发现,自己的故事还是那么平平无奇,完全无法引起大家的兴趣,人们的精神需求经过了冥河的降维打击,早已不是普通故事所能满足的。
没辙!
说书人们只好咬牙切齿地收集冥河曾讲过的故事,然后仔细揣摩、学习,最后创作出新的虚拟故事。
也即是从这一天开始,枯燥乏味的现实故事逐渐向着奇幻的虚拟故事转变,人族的说书人们被迫学习冥河,搞起了幻想创作。
这是划时代的一笔!
纵使同行们再怎么不忿,也不得不承认,这个神秘的红衣说书人为大家打开了一扇新的大门。
从而,他逐渐被说书人们奉为祖师级人物,他的打扮也成为了说书这一个行业的标志:
红衣、拂尘。
災厄她愛上了我
腹黑总裁霸娇妻
没有这两样道具的说书人,走到哪里都吃不开……
不经意间,冥河完成了开宗立派的壮举!
……
“什么乱七八糟的!”
天帝祝融听着天官们对人族近来情况的报告,特别是人族中所盛行的“诡异流”说书潮流,听得一阵无语……
“胆敢这么诋毁天帝之族,这些个说书的实在是胆大包天!”
天师鲲鹏义正辞严:
“臣请天帝诏令,捉拿人族说书之辈,再令望获收缴此类有损天帝威严的藏书,统一进行销毁……”
好家伙,【挟书律】是吧?
李斯和秦始皇直呼内行!
“那倒也不至于。”
祝融摇摇头,虽然他也觉得这些故事太过荒谬,但正因为荒谬,凡是个学习过仙道知识的生灵听了,都只会笑上一笑,顶多夸夸作者想象力不错。
至于有损形象什么的,祝融也没那么在意……
嗯?
“有损形象?”
祝融轻咦一声,不知想到了什么,于是转而笑了笑:
“天师,传我命令,此风可适当助长,毕竟是民间文明生机的体现,如何能禁止?”
啊?
鲲鹏愣了愣,实在是搞不懂这位的脑回路,这种民间非议,不仅不禁止,反而助长……
脑子有坑吧?
虽然鲲鹏腹诽,但还是尽职地应下了,准备去整几个政令,通报表扬一下人族说书人的创新精神,再以天庭的名义举办几场文学比赛……
当然,这只是一场小插曲。
至于祝融为此事而私下里给火神信众托了什么梦,那就不足为外人道也了。
反正自此以后,人族对除天帝祝融之外的其他祖巫,都开始了肆意的文学扭曲。
一两个作者这么干倒也没啥,但当这个成为潮流时,真的就影响到了民间对其他祖巫的第一印象……
……
在巫族内部勾心斗角之时,妖族这边却显得十分和谐……
随着帝俊的太阳星之行,他与羲和的关系终于迎来了缓和。
虽然羲和还是不肯回到天庭,但偶尔出门去洪荒游玩时,也会叫上闲暇的帝俊与太一同行。
姐姐羲和,二弟帝俊,三弟太一,带着两只小黄鸡一同在东海畅游。
北上的暑假
气氛和谐之下,羲和倒是真的过上了当年自己所幻想的惬意生活:
帝俊、太一两个弟弟在海边捞海鲜现煮,煮好了就端上来,羲和则只管吃就完事了。
叽!
两只小黄鸡相互挑衅一瞪,而后站在羲和刚吃完的巨大蚌壳上斗起了武。
你一爪来我一啄,玩得不亦乐乎……
“这才是我梦想中的生活啊!”
羲和赤足踩着柔软的海沙,在微微海风的吹拂下,一边捧着个大海螺吸溜汤汁,爽快不已,红衣飘飘,宛若一团飘逸的红云。
(红云:勿cue)
她瞅了瞅两只斗武的小黄鸡,对帝俊感慨一声:
“阿俊,你修为愈发精深了,竟连大罗金仙也能蒙昧其心智,这倒是免了争端。”
两只小黄鸡,一只是羲和从地仙界带回来的,另一只则正是“社会性死亡”的瑶姬。
瑶姬虽然是人道所造,但本源的确是金乌,按照原本设定,她的修为应是二尸准圣。
但终究是人道实力不足,暂时捏不出准圣来,所以瑶姬的修为只有大罗层次。
帝俊费了点儿手段,这才把她的灵智昧住,修为也封印起来,变成了一只傻乎乎的小金乌……
虽然“社死”了,但好歹活了下来,这是帝俊最大的仁慈!
“这不算什么的。”
帝俊随意一笑,一手捧起一只小黄鸡,把两只小金乌左右把玩了许久,觉得这“盘金乌”的感觉挺奇妙的……
“太一,你在嘀咕什么呢?”
帝俊把玩着两只小金乌,忽然转头望向太一。
“兄长,你有没有觉得烛九阴最近怪怪的?”
正在煮海鲜的太一嘀咕着。
“什么怪怪的?”
帝俊不解。
太一道:
“他身为祖巫,本应为巫族谋利,现在却在朝中推行人族与巫妖大规模通婚……”
刀削麪加蛋 小說
一听两个弟弟提到了朝政,羲和便自发把两只小黄鸡接走,在一旁静静地品尝海鲜,不愿多听政事……
“你这么一说,倒也是有点儿。”
帝俊琢磨了片刻,点点头:
“烛九阴确实挺怪的……感觉最近沉闷了不少,这不像他。”
太一神神秘秘道:
“兄长,你说……烛九阴这么反常,是不是因为他真的看到了【时间】……”
帝俊瞳孔一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