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说 《我真沒想當訓練家啊》-第856章 竹蘭大小姐想和我對戰熱推

我真沒想當訓練家啊
小說推薦我真沒想當訓練家啊我真没想当训练家啊
艳阳高照,宫门竞技场人声鼎沸,广场客流摩肩接踵。
商贩区的火箭队摊位前,已经排起长龙,随处可见别着耿鬼挂饰、谈笑风生的旅客。
“竹兰冠军倾情推荐的冰淇淋喵~”
“还有阿罗拉特色果饮,城都名产愤怒馒头!”
“请为陆老师加油,领取免费的小点心……哈哈,那当然,为竹兰冠军加油也一样!”
铃兰大会时,这对冠军夫妻就向全世界官宣,而今天,终于在世界锦标赛的舞台,会师半决赛!
论坛的水友兴奋议论之余,不忘讨论今日的胜负。
“这两位谁能赢得比赛?”
“不管谁赢,都是家暴局现场!”
“十年老坛白菜粉丝,不管谁赢,我都输麻了。”
“呜呜,我的竹兰,我的小菊儿,我的露璃娜……”
“楼上的,你清醒一点!”
随着赛程进入半决赛,世界锦标赛的热度与关注度更加高涨。
比赛当天,宫门竞技场座无虚席,十万人的票供不应求,场内外水泄不通,绿茵场上的‘钢铠鸦’吉祥物正在暖场。
钢铠鸦是伽勒尔的代表精灵,其翱翔蓝天的飞影,亦象征伽勒尔的精神文化。
栏杆旁的前排观众席,一群小孩子拥簇着头戴‘精灵球’玩偶帽的工作人员,欢呼道:
“阿球,送我一个精灵球吧。”
‘阿球’是伽勒尔联赛的吉祥物,会随机赠送精灵球作为礼品,他笑道:
“没有问题~这个送给你。”
“阿球,送我一个柑果球吧。”
“阿球,送我一个大师球吧!”
阿球:???
阿球也想要大师球好吧!
前排观众席,坐着伽勒尔地区的馆主。他们今天都没有换上竞技服,简装出席。
露璃娜是伽勒尔水系馆主,职业模特,一位时尚靓丽的黑肤美人,戴着太阳镜,啜饮冰咖啡,道:
“这场比赛的人气比丹帝登场时还要高昂呢。”
彩豆一身白色学生服,拘谨地手搭双膝,艰难点头:“唔。”
“你好像很紧张?”
“因、因为师父,马上就要登场了。”彩豆磕巴地说。
露璃娜看了眼彩豆,想起她还是陆老师的徒弟,又将目光环视后方,道:
“其他联盟也来了好多人,馆主、天王…你看,那边是合众的嘉德丽雅与婉龙。”
彩豆顺着望去。
婉龙手持笔记本,兴奋地述说小说题材:“我笔下的男女主角,就快要进行宿命之战了!”
嘉德丽雅头戴白帽,掩嘴打呵欠,满脸的乏味与困意。
“还有那边。”露璃娜啜饮冰咖啡,“丹帝和马士德大师。”
彩豆望去,见到丹帝与马士德并肩站在栏杆旁边。
一吻沉歡:馴服惡魔老公 小說
丹帝头戴鸭舌帽,红色披风飞扬。马士德绿色棒球衫,负手站立。
“师傅。”丹帝目光闪烁,“我曾在两年前的宫门竞技场,与陆老师进行过一场表演赛。”
“哦,后来呢。”马士德淡淡地挑眉。
“当时,他是租借希罗娜的队伍,而现在,他用重新培育的队伍,与希罗娜展开角逐。”
即便当时队伍没有成型,为了孩子的梦想,他依旧会站上绿茵场地。
而现在……即将迎来他与希罗娜的,冠军时刻。
丹帝轻呼出一口气,回忆起来自重症病房的那一封信,络腮胡的嘴角扬起笑容,道:
“他是一位非常强大与温柔的冠军。”
选手休息室,光线昏暗,回荡外边鼎沸的欢呼。
一线光亮照射挂在衣架上的黑金冠军披风。
这是当年赢得东煌冠军之后,由联盟定制的,又伴随陆老师征战超魔神胡帕。
陆野黑瞳微闪,轻轻整理披风的衣领,闭上双目,脑海回现一幅幅画面。
与宝可梦们的邂逅,与竹兰的相遇,心态的转变与后背的千疮百孔。
面对竹兰,我似乎没有必须要赢的理由,但要说有,那也是肯定的。
陆野缓缓睁开深邃的双目。
我要和耿鬼一起,成为这世上最棒的训练家!
耿鬼举起右手,像‘笨蛋’一样敲在额头。
“口~喃桀!(≧∇≦)ノ”(就是这样!)
氛围全无。
陆野:“耿鬼,你说话不看气氛的嘛!”
葱游兵盯着眼前腐朽的剑盾,脑海掠过苍响与藏玛然特前辈离别的背影。
而现在,我就要用这两柄武器,去和烈咬陆鲨它们战斗……
“嘎!(´థ౪థ)σ””
我真没想当世界冠军鸭~!
陆野瞥了眼葱游兵,淡淡道:“那把武器外战时再用好了,VS竹兰我知道你也鼓不起气势。”
“嘎!(o≖◡≖)✧”葱游兵宽心的眯起眼睛。
“布咿!(〝▼皿▼)”仙子伊布舔舐粉嫩的小爪叽。
区区烈咬陆鲨,看我把它轰杀成渣!
陆野:“冷静,先不动粗,真没必要!”
水箭龟用波导之力同陆野交流。
陆野诧异道:“竹兰的首发是花岩怪?你是怎么打听到的!”
“卡咩…ヾ(⌐■_■)”水箭龟眼底掠过精光。
我事先从路卡利欧口中套取了情报!
除了首发以外,还有她的携带道具与招式,都在波导里了……
陆野一怔。
草,有内鬼!
按照我和竹兰,彼此间宝可梦的关系。
竹兰的配置已经单边透明,那我的配置肯定也暴露无遗!
真相只有一个。
陆野猛地扭头,瞪向脚底抹油的耿鬼:“说,你是不是竹兰派来的特务。”
耿鬼背部贴着墙壁,咧嘴讪笑:“口桀~”
下一刻,耿鬼飞身跃入阴影,没有掀起半点水花。
耿鬼:レ(゚∀゚;)ヘ=З=З
为了这个家的和谐稳定,我耿鬼煞费苦心!
陆野摇了摇头,轻叹一笑,稍显紧张的情绪全部缓解。
飒!
陆野披上黑金冠军披风,道:
“诸位,随我出征!”
邪气凛然的耿鬼,目光睥睨的仙子伊布,后退半步的水箭龟,哈着舌头的风速狗,白色骑士葱游兵与沙漠暴君班基拉斯。
洛托姆图鉴扇动双翼,道:
“哔哔…拍摄到了珍贵的相片,洛托!”
比克提尼额头V字发亮,仰头望了眼,惊诧道:“呢咪~˚*̥(∗*⁰͈꒨⁰͈)*̥”
冠军的胜利波动,涌出来了。
美洛耶塔抿着嘴角,笑吟吟地漂浮在空中:“美洛~(◕ᴗ◕✿)”
我会在后场,为大家加油哒~
波克比望着化作红光飞入精灵球里的大家,稍稍张嘴,小眼睛微微发亮。
“恰叽嘟咿~(o゚▽゚)o ”
下一场,我也想上场比赛……我也想保护大家,回应更多人的期待!

场馆欢呼震天,十万多名观众有律动有节奏的敲响啦啦棒,仰望大屏幕的倒计时。
归零的同时,宫门竞技场上空绽放烟火,这场盛会的大幕拉开!
震耳欲聋的欢呼声当中,主持人激情四射,道:
“各位观众,欢迎来到世界锦标赛,半决赛的现场!!”
“即将对战的双方,是希罗娜冠军与陆野冠军——”
“下面,有请双方选手登场!!”
「希罗娜」是竹兰在赛事与联盟中的官方称呼,更亲近的场合下,亲友称呼她为「竹兰」。(注:官设中正确翻译为竹兰。)
两种称谓都可以,例如大家管神奥冠军叫希罗娜,陆老师管萌萌哒叫‘我的竹兰’……
外边响彻潮水般的欢呼,竹兰穿着雍容高贵的黑色大衣,站在选手通道的阴影当中,稍稍低头,手搭纤腰。
她金发两侧黑金发饰,手腕与颈部的黑绒精致,胸前的水滴挂饰发亮,金发垂散至小腿,黑色阔腿裤下脚踩高跟,身材更显高挑。
当上场讯号传来的那一刻。
竹兰睁开灰色眼眸,眺望远端选手通道里模糊的身影。
我一直期待着这一天,等待与他全面对战的时刻。
即便我与烈咬陆鲨,失败的风险很大。
会有损荣誉,所以不可以输……让众多训练家向往的,真的是这样的冠军吗?
竹兰金发遮掩下来,嘴角微微勾起,目光锐利。
不害怕战败,勇于面对任何挑战,这才是冠军该有的样子!
即便对手是对战传奇,是陆野与耿鬼,我与烈咬陆鲨也会一往无前的迎战——
我与他的此刻心意,不需要言语,通过一决胜负,就能全部知晓!
双目猩红的烈咬陆鲨,高傲冷酷的路卡利欧,扇动双翅的波克基斯,温柔的美纳斯,以及羞涩的花岩怪、美丽的冰伊布。
竹兰的后备阵容,还有罗丝雷朵、海兔兽,此行皆未登场。
冠军阵容散发凌厉的气场,汇作六道红光,返回竹兰腰侧的精灵球。
她英姿飒爽地撩开金发,单手搭着纤腰,散发女王般的气场,闲庭信步地走向绿茵场地。
“快看!!”婉龙摇晃嘉德丽雅的肩膀。
“竹兰冠军登场了!!”艾莉丝兴奋的尖叫。
“大姐头加油!!!”大叶、阿柳,连向来沉稳的悟松也嘶声力竭。
此刻,她不是笑时会弯起月牙的邻家姐姐;
不是排队长达三小时,引发交通堵塞的冒失少女。
不是衣着白大褂,冷静汇报的神话学者。
阳光照耀她的金发,欢呼震天动地,她嘴角噙着笑意,周围一切在她面前黯淡失色。
神奥冠军,希罗娜!!!
望向万众瞩目的希罗娜,陆野微微一笑,侧头道:“走吧,我们也登场。”
“口桀!( ̄▽ ̄)~*”
耿鬼居然没有飘浮,而是踩在草坪大摇大摆走出,大大咧开上下颚。
由耿鬼开路,俊朗的黑发青年登场时,吸引全场瞩目。
论坛里的实时帖子以飞快速度刷屏。
“般配!”
“哇的一声,我恰柠檬!”
“女人会影响我丢精灵球的速度,但萌萌哒会送我大师球!”
“胡说,《口袋妖怪》里是坂木老大送的!”
邓培裁判乘坐坚盾剑怪,飞到场地中央,平举两手,道:
“请双方选手行握手礼。”
希罗娜递出纤手,陆野下意识地由下往上托起,两人四目相对,微微一怔。
下一步…是不是该跪下了。
十万名观众注视的现场,陷入一丝凝滞,邓培裁判闷咳提醒。
陆野张开手掌,将希罗娜微凉的手纳入掌心,两者轻轻一握。
嘉德丽雅罕见的瞪大眼睛,转头无言看向婉龙。
婉龙捧脸轻笑:“哎呀,他们都已经订婚了嘛,呵呵。”
直播间打满问号。
“???”
“你们在干什么啊!”
“苟贼!”
希罗娜脸颊转瞬即逝的一热,又流露高贵的神态,道:
“我期待这场对决。”
“我会认真对战。”陆野正色道。
希罗娜灰眸深邃,微微颔首,转身前往指挥席。
陆野望向她金发摇曳的黑大衣背影,也和耿鬼一起转身,走向指挥席。
“口桀?”耿鬼仰起小脑袋。
“因为我也不想输。”
陆野微笑地说,“我想和你们一起,赢得世界冠军的奖章。”
耿鬼愣了一下,不好意思的挠挠头,嘿笑道:“口桀…”
双方在指挥席站定。
“规则为6V6的全面对战,上下半场地形皆为「标准场地」,条例如下……”
邓培裁判念完规则,环顾两人,高举旗帜,道:
“请双方选手就位——”
陆野将放大的纪念球握在掌心,遥遥眺望,希罗娜握紧精灵球,投来锐利视线,嘴角上翘。
旗帜倏地挥落,邓培大声道:
“对战开始!!”
“决定是你了,花岩怪!”希罗娜轻喝道。
白光绽放,楔石绽放布满绿点的紫色扇面,涌动阴冷的气场。花岩怪的本体瑟瑟打颤,有点不想与陆野对战,但为了训练家,它也想尽可能的贡献力量。
花岩怪是幽灵与恶的复合属性,站场能力出众,抗性卓越、几乎没有弱点。希罗娜的花岩怪,特性为「压迫感」。能给对手造成强烈的心理压力,继而让对手的状态下滑。
而陆老师见识过真正的来自神兽的「压迫感」,凭鸭鸭的特性「胆量」,对抗起来亦不在话下!
“上吧,葱游兵!”陆野掷出纪念球。
白光绽放,葱游兵羽色雪白,手持大葱与盾牌,站定如松:“嘎…(。・`ω´・)”
尽管不想和你战斗,但是,抱歉,这是场关乎到家庭地位的较量!
鸭鸭倏地伸出葱刃,遥指花岩怪:“嘎!”
由于招式会直接穿过幽灵系宝可梦,格斗招式对幽灵系是无效的。但葱游兵的特性为「胆量」,可以用格斗招式,进攻具有幽灵系的花岩怪。
“葱游兵!”陆野大声道,“剑舞!”
比赛一经打响,葱游兵高速旋转身躯与葱刃,形成一股‘剑刃风暴’,强化的同时向花岩怪迫近。
弹幕一连串的问号。
“剑舞的同时还能移动?!”
“旋转,跳跃,我闭着眼!”
希罗娜伸出手掌:“花岩怪,鬼火!”
花岩怪底部的楔石微微发光,上方的圆形面大大张开,涌出蓝绿色的磷火。
磷火附着在‘剑刃风暴’表面,风助火势愈加旺盛,状如旋转的巨大火团,葱游兵被迫停下旋转!
“嘎!”葱游兵身躯与大葱多处散发焦黑,眼神却无比锐利,脚蹬地面,停下的同时立刻发起冲锋。
“葱游兵,近身战!”陆野喝道。
“嘎!”葱游兵手持负着焦痕的大葱,葱尖绽放锋芒,一连点出五下,掠开残影。
闪电五连葱!
花岩怪行动迟缓,毫无回避空间,紫色扇面收拢,悲鸣一声,像是伤势惨重:“嘶啪…”
“嘎…(´థ౪థ)σ”鸭鸭悲悯。
抱歉,我也不是刻意打出暴击的,我这场携带的『大葱』非常趁手!
『当心欺诈!』陆野感应道。
葱游兵眼底精光一现,却见花岩怪底部的楔石,延伸出影子,已经蔓延到自己脚下。
招式「欺诈」,对手攻击越强、欺诈的伤害越大!
“趁现在!”希罗娜道。
影子骤然挥起,形成狰狞的手掌,‘咚’地一声将葱游兵锤向半空,花岩怪紫色扇面凝聚漆黑的暗影球,骤然发射!
“看破!”陆野喝道。
危急关头,葱游兵提起盾牌,‘轰’地抵住飞来的暗影球。天空炸开烟浪,鸭鸭借助反冲力落回地面,‘飒’地挥开黑烟,葱刃镀上一层锋利晶莹的草系能量!
希罗娜敏锐觉察到其上缠绕着的气势。
葱游兵的叶刃极容易命中要害,再加上它这场的携带道具为『大葱』,这记叶刃将百分百命中要害!
暴击本就是极其高贵的属性,更何况是百分百暴击!!
“葱游兵。”陆野喊道,“使用叶刃!”
“嘎!!”葱游兵大步流星地冲出,高举镀上一层晶辉的大葱,状如草属性武装霸气。
花岩怪身形闪烁,突袭至葱游兵身前,楔石伸出的阴影手掌‘锵锵’与盾牌碰撞,激起蓝色火星。
但它能做的,也仅剩下消磨体力。
葱游兵高举叶刃,飒地挥落,似乎亮起刺眼的红色暴击!
“嘶啪…”花岩怪的紫色扇面收入楔石,像是陷入睡眠。
“花岩怪丧失战斗能力!”裁判吹响哨声。
场馆的欢呼当中,葱游兵手持剑盾,神情淡然,雪白身躯却隐隐散发出一股香味。
陆野一怔,旋即反应过来,鸭鸭现在还处于『烧伤』状态!
当即把它收回了纪念球,陆野暗叹一声。
再烧久一会儿,大葱都能当成配菜了!
希罗娜收回花岩怪,手搭纤腰,低垂目光思忖,觉得有只小手拽了拽她的裤腿。
低头望去,影子打开一个小黑洞,胖乎乎的小手从里面递出:
“口桀!(≧ω≦)/”(帮我把『元气块』交给花岩怪!)
“不用,我也提前准备了。”希罗娜莞尔道,“不过还是谢谢你,耿鬼。”
“口桀!(⁎˃ꌂ˂⁎)”
耿鬼又缩回影子,小黑洞关闭。希罗娜思索片刻,掷出精灵球:
“那么,就决定是你了!”
“陆野选手先下一城,并收回葱游兵!”
解说员道:“希罗娜选手,派出第二位队员……是冰伊布!”
大叶挠着爆炸头,道:“我记得,大姐头的冰伊布,曾经单杀过阿渡的快龙!”
悟松微微点头,道:“不过陆老师应该会派上风速狗…嗯?居然派出了仙子伊布!”
场地的左右两侧,分别伫立粉白色的仙子伊布,以及冰蓝色的冰伊布。
曾几何时,大姐头还是受冰伊布拿捏的小伊布。
而现在……一转攻势!
“对战开始!”裁判挥舞旗帜。
“仙子伊布,魔法火焰!”陆野大声道。
“布咿!(`皿´)”
仙子伊布缎带前方绽放一圈金色纹路,从中飞射出汹涌火焰。
希罗娜微微蹙眉,道:“承受下来,镜面反射!”
冰伊布身前亮起剔透的镜面,魔法火焰径直涌入其中,落在冰伊布身上。
“呢呋~”冰伊布轻呼一声,目光却又坚定无比。
就让姐姐来检验,你如今的实力!
“呢呋!!”镜面发射回敬以双倍威力的魔法火焰。
火柱贯彻场地,反过来吞噬仙子伊布,仙子伊布目光闪烁,似乎回忆起当年的邂逅。
那时候,它觉得冰伊布很漂亮,自己又是小不点……
但是,我现在已经不会再有羡慕与犹豫,因为我有最好的战友、最好的训练家!
“仙子伊布。”陆野道,“报恩!”
“布咿!!”
仙子伊布缎带绽放凌厉白光,满亲密度的「报恩」加上妖精气场的增幅,威力增幅到恐怖程度!
陆老师很少指挥「报恩」这招,因为它是物攻招式,威力不如「破坏死光」。
但是,当年自家的小伊布,也是走双刀流,得到希罗娜的指点,一步步打到今天的世界大赛!
而与前辈冰伊布的战斗,就是小伊布的报恩对决!
轰隆隆!!
仙子伊布身姿美丽轻盈,沐浴白色光芒,径直从火焰的爆炸中冲出。
冰伊布仰望直冲而来的身姿,瞳孔微缩:“呢呋…”
咚!!
冲撞荡开声势恐怖的烟浪。
仙子伊布将冰伊布撞翻在地,高傲睥睨:“布咿!”
我不再是当年的小姑娘了!
冰伊布失神良久,扬起一丝优雅的微笑:“呢呋~”
你真的超越我了呢,小伊布~
随着冰伊布的倒地昏迷,裁判吹响哨声:
“冰伊布失去战斗能力!”
场馆内外一片哗然。
“仙子伊布的报恩:指干碎冠军级的冰伊布!”
“大姐头的压迫感太强了!”
谁能想到,傲视全场、美丽高贵的仙子伊布,会是当年毛发脏到辨认不出来的小煤球呢。
仙子伊布悄悄回望一眼训练家:“布咿…”
见到他果然在注视自己,当即回头:
“布咿!o(´^`)o”
连续两场失利,希罗娜依旧镇静自若,抱臂沉吟,旋即取出精灵球。
“拜托你了!”希罗娜道,“路卡利欧!”
钢属性的路卡利欧,对阵妖精系的仙子伊布,拥有绝对优势。
“路卡!”路卡利欧红瞳凛冽,如同忠诚的守卫者,波导之力调动至极限。
陆野望着路卡利欧,稍稍感慨。
当年魔都市的时候,我还硬抗过路卡利欧一记手刀。
要不是训练家不能亲自下场,我非得让它知道,什么叫做圣灰强化后的体质!
“既然是你的前辈,那就由你来作战。”
陆野掷出潜水球,大声道:“上吧,水箭龟!”
咚!
在场观众齐齐噤声,一股实质化的压迫感化作气浪扩散开来,窃窃私语。
“这才是「压迫感」特性吧……”
“我看过档案,陆老师的水箭龟,能和始源盖欧卡对波!”
水箭龟摘下墨镜,目光严峻,望向路卡利欧。
这一场,我的胜算渺茫。
但是为了大家,我会拼死一战!
“卡咩…”水箭龟目光凌厉。
前辈,请赐教!
路卡利欧:?
我天天和你一起修炼。
咱俩谁胜算渺茫,你心里能有点B数吗!
“路卡利欧,龙之波动!”希罗娜高声道。
“路卡!”路卡利欧并拢双掌,掌心涌动狂暴的紫色龙影,倒映出它决绝的红瞳。
忽然间,路卡利欧愣了一下,发现它面前的水箭龟,将炮台瞄准自己,早已完成蓄力!
“水箭龟——龙之波动!!”陆野大声道。
同样是龙之波动,同样是波导类招式,水箭龟对于波导的掌握,明显更为娴熟!
“卡咩!!”
水箭龟调低炮管,其间涌出两道紫色龙影。
咆哮的两条巨龙缠绕在一起,轰隆隆地涌动而来!
观众们瞪大眼睛,匪夷所思。
“两根炮管,打出了两发龙之波动?!”
“凭什么你一回合能打两个招式!”
“Mega袋龙的特性是「亲子爱」,一回合能打两次。水箭龟有两根炮管,建议叫「亲炮爱」!”
路卡利欧的龙之波动同样宣泄而出。
相较而言,体型迷你,直接被两条巨龙吞噬!
轰!!!
路卡利欧瞳孔收缩。
果然…水箭龟的波导之力,已经远在我之上!
望向迎面而来的龙之波动,希罗娜当机立断,取下钥石挂坠:
“路卡利欧,Mega进化!!”
“路卡!!”
潮水般的虹光在希罗娜与路卡利欧之间连接。
Mega路卡利欧拥有更多的黑色条纹,四肢与头发末端因爆炸般的力量,由蓝色转为深红。
陆野心头微动。
果然,这场竹兰的Mega手,是路卡利欧!
龙之波动的光芒,将交叠双臂的Mega路卡利欧吞入其中。两条龙影在撞击极巨屏障后,又向天空攀升,逐渐消散于宫门竞技场上空。
翻涌的气浪间,Mega路卡利欧缓缓站起狼藉的身躯,目光凌厉,脚踏地面‘嘭’地炸响音爆,神速冲出!
“路卡利欧!”希罗娜喝声道,“使用近身战!!”
“水箭龟,火箭头槌!”
“路卡!!”
路卡利欧怒吼着连续挥拳,砸在缩入壳中的水箭壳上,‘嘭嘭嘭’留下一个个白痕。
效果不佳,路卡利欧忍不住‘嘶’了一声。
太硬了,根本打不动!
「火箭头槌」会先缩入壳中,提升防御力,而当蓄力之后,便是势大力沉的冲撞!
“趁现在!”陆野道。
“卡咩!”
水箭龟的额头锃光发亮,从龟壳里探出,‘咚’地重砸在路卡利欧腹部!
路卡利欧连续后退,脚步踉跄:“路卡……”
水箭龟则‘咚’的双足落地,拉开距离,周围逐渐涌动蓝色光点。
既然是波导宝可梦之间的对决,就该比拼最具代表性的招式!
“水箭龟!”陆野大声咆哮:“波导弹!!”
“卡咩——!!”
水箭龟收拢双掌,粗壮的光炮荡开气浪,贯彻场地,骤然轰出!
希罗娜嘴角微扬,伸出手掌:“路卡利欧,波导弹!”
Mega路卡利欧的特性为「适应力」,能大幅提升本系招式的威力,甚至能强化它的波导之力!
“路卡!!”
路卡利欧合拢双掌,骤然发射璀璨的蓝色光炮。两发波导弹碰撞在一起,互相角力!
观众席一片哗然。
“对波都来了!?”
“波导宝可梦,自然要用对波来结束战斗!!”
“永远不要和陆老师的水箭龟对波,这是来自盖欧卡的血泪教训!!”
路卡利欧紧咬牙关,猛地一怔,眼底映入大片白色。
轰隆隆!!
场地中央留下一个巨坑,碎开裂缝。
路卡利欧倒在其中,泛着圈圈眼。
“路卡利欧失去战斗能力!”裁判吹响哨声。
直播间的弹幕顿时刷屏。
“上半场直接打了个3:0!!”
“陆老师:打希罗娜?这不是打宝宝嘛!”
“完蛋,这场是分手之战!”
上半场的三场对战过后,进入短暂的中场环节。
希罗娜抱着手臂,目露思忖,散发冷若冰霜的气场。
并非埋怨陆野没有放水,而是她在对战进入危机时,就会自然地思考起来,让旁人产生误解。
陆野望着前方的指挥席,后知后觉,额淌冷汗:“糟糕……”
上头了!
耿鬼站在陆野身旁,胖乎乎的身子不断颤抖。
“口桀!(((゚Д゚)))”
怎么办怎么办,感情要破裂了,快想想办法啊!
“口桀…”耿鬼用力眯起猩红双目,紧紧咬牙,额头忽然亮起灯泡,“口桀!”
耿鬼使用了诡计——有办法了!
和烈咬陆鲨一换一,演技大爆发,来让竹兰消气!
耿鬼正义凛然,用力拍拍自己的肩膀,颔首道:“口桀!”
拯救即将破裂的婚姻,任务就交给你来完成,耿鬼!
耿鬼又跳到另一边,大声敬礼:“口桀!∠(°ゝ°)”
保证完成任务,长官!
陆野:?
你又自导自演了什么脑内小剧场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