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都市言情 從縣令開始的簽到生活笔趣-第六百四十一章 卑職不敢忘讀書

從縣令開始的簽到生活
小說推薦從縣令開始的簽到生活从县令开始的签到生活
“山河图!”
从朝堂之上将自己寄放在那里的山河图拿在手中,承受众生之力供养也有一段时间,如今已经有了不小的威能。
山河图,当年是沈钰签到得到的一件重宝,算是难得捡漏的一件好宝贝。
万里山河,皆入我图。此图可凝聚万里山河之力,可攻,可防,可困人。
简单的一幅图,却能承载了山河万里,其重难以想象。哪怕是单纯的用来砸人,也能发挥出恐怖的威力。
这一幅图若是完全展开甚至可以将万里之地皆笼罩在内,与天地自然融为一体,无形物质,肉眼难辨。
異世界女子監獄
而只要踏入山河图笼罩的范围,除非其力量超过那万里山河的综合之力,不然一入图内,便是逃出无望,生死不由己。
此图可用众生之力不断供养,借此山河图可以不断进化。
之前沈钰签到得到的一缕大日真火投入其中,化为图中大日,普照山河,令山河图的力量已经上了一层楼。
如今,他手中又多出了撼山印和玄一重水。这两个,一个是山川地脉精华凝聚,一个则是一滴水可化万千河川。
一山一水,必是相得益彰!
山河图展开,撼山印一下便被沈钰投入其中。霎时间图中的山川就多了几分的灵动,青山翠绿,迎风而动,仿佛是真的山川地脉一般。
与此同时,一滴玄一重水也被沈钰仍进了里面,与图中的奔流不息的河流完全融合在一起。
五岳之巅 小说
一瞬间图中之水惊涛拍岸,仿佛万里波涛,滔滔不绝。
整幅山河图在飞快的扩张,伴随着山石水脉的融入而多了某一种升华。图画张开,仿佛囊括十万里,百万里,好像这大前山河,已尽入图中。
片刻之后,山河图才停止了扩张,一幅图画好似已经囊括了整个世界,可沈钰总觉得还缺点什么。
好像,还是缺了一点生机和灵气,总觉得还稍显遗憾。
下一刻,沈钰手中就多出了一枚珠子。这是他一直戴在身上的日月珠,可聚日月之精华,采天地之灵气!
这一枚小小的珠子,却能如日月登空,映照大千!
毫不犹豫的将其丢入了山河图之中,伴随着日月珠的融入,一整幅画突然好像活了一样。
神工
无穷无尽的灵气蜂拥而至,为此画添了一笔笔活力。日月当空,星辰闪烁。
这一方世界,好似真的成为了一个完整的世界。山水灵气,日月星空全部具备,其威能更是强大的不可思议。
最关键的是,这画里面的山川地脉,日月星辰任他随意调动。若是再将自己从阵道残章上所学的阵法一一化入其中,那岂不是无敌了。
啧啧,想象这一幅画展开,日月星辰,山水地脉全部唯自己所用,还有数不尽的杀阵,幻阵,困阵。
那画面太美,不敢想,完全不敢想。
杀了何沐锦和陆花堂两人,之后沈钰在五邑城住了几天,从在五邑城的这些英豪口中详细了解了一下这三年的天下变化。
三年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却很多事情都已经是物是人非。
江湖之中风起云涌,仿佛大争之世来临的前兆一样,一时间涌现了不少青年高手。甚至有一部分人的成长速度,不比他要差太多。
最出名的莫过于飞剑袁振,不败长拳白城空,还有郭雨等等。
飞剑袁振,一手飞剑之术令天下英豪束手,初入江湖之时便在千米之外,剑气扫落蚊虫翅膀而不伤其分毫,自此名动江湖。
十年磨剑一朝出,出则名动江湖,照耀天下。
不败长拳白城空,号称出道至今未逢一败,更是威名赫赫。一手普普通通的长拳,在他手中却是有了别样的威力。
可以简简单单,直来直去的以力压人,也可以变幻莫测,让人防不胜防。
听闻出道不过两年时间,无论是成名已久的江湖豪侠,还是那些同样默默无闻一朝爆发的青年才俊,都没有人能在他手中走过百招。
当然,这些突然出现的高手中,还有他见过的剑客无名剑客高树卿。沈钰完全相信,高树卿不比上面的两个人差。
这些原本百年一遇的天才,却在短短时间内扎堆的出现。一时间,烈火烹油,鲜花着锦,竟有几分武林盛世的模样。
区区数年时间,便已经初露狰狞,令江湖前辈们感叹自己已经老了。年轻人的世界已经到来。
不过有识之士却也在感叹,江湖上高手爆发,却也意味着风雨欲来。
北地暴乱,那些老怪物们杀人盈野。热血之下,也有一部分人来到了北地。
可惜北地之战不是一般人能够插手的,这些人死伤惨重,但是能活下来的必定都是他日江湖之中顶梁支柱。
除此之外,就听闻京城之中,陈行陈大人似乎病重,好像快要撑不住了,每日都躺在床上。
这位老大人为国操劳一生,无论朝堂还是江湖都对他敬重有加。当然也有很多人都想这位三朝元老死,但他就是硬撑着,好像在等待着什么。
据他身边的人说,陈行大人一辈子都在为百姓而努力着。但在他生命的最后,不希望老死于病榻之间。
在五邑城住了两天,两天之内他倒是还好,可是身旁这些人却显得极为着急。
“沈大人,白翼前辈前去诛杀那个组织的人。如今已过两日,按说早就应该回来了,会不会出什么问题?”
“白翼之前有什么计划你们不知道,白翼现在究竟在哪里你们也不知道,我倒是想帮也根本帮不上什么忙!”
出口為零
“你们能不能确定他究竟在哪?”
眼前的这几个人完全是一问三不知,他们只是听白翼的安排行事,其他的并没有多问。
也是,他们本就是去送死的,知道那么多反而不美。万一让人探得虚实,那可就麻烦了。
这一点就让沈钰有些头疼了,什么都不知道,让他怎么救。只能希望于白翼这个老前辈足够给力,能够完好无损的归来。
“大人何在,大人何在!”
就在这时候,熟悉的声音从远方飘来,带着几分焦急,一队黑衣骑兵快速从城门口冲入城中。顺着他认得指引,直奔沈钰所在。
“大人,卑职见过大人!”在找到沈钰之后,为首一人立刻翻身下马,重重的跪在了沈钰身前,声音中还带上了哽咽。
“梁如岳,好久不见!”其实对于沈钰而言,这三年只是弹指一挥,就好像他之前也会时不时的出去到处溜达,跟那个没什么区别。
但三年的时间,却在别人的身上留下了痕迹。就好像是眼前的梁如岳,此时再见也多了几分陌生,他身上的杀伐之气很重。
“我这一出现,你就收到消息了?”
“卑职这段时间一直在北地,所以能最快的时间得到大人出现的消息!”
跪在地上,梁如岳高声应道。三年了,此时再见面心头亦是百感交集。
“大人教诲,卑职一刻也不敢忘。”
“所以北地有难,卑职与一众黑衣卫始终都是在最前线。那些江湖豪侠们可以去赴死,卑职自然也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