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我被迫挖了邪神的牆腳-第379章 放開我,我沒瘋,我沒有發財!(爲盟主讓我們飛翔加更1/10)閲讀

我被迫挖了邪神的牆腳
小說推薦我被迫挖了邪神的牆腳我被迫挖了邪神的墙脚
“不是他,不是他,是平度公。”长夜喃喃道,心中一阵失落,却又生出小小的希望,因为这个少年若真的是谢鱼生,那李肆就真的不是谢鱼生了。
“你就这么确定?”李肆问了一句。
长夜很肯定的点头,“是的主人,谢鱼生手下有三大强人,一个是苍山公,一个是飞羽姬,还有一个就是平度公,这三人,当初的实力都达到了可以与混沌之母对战都不落下风的程度,这三人都参与过击杀那位混沌之母的战役。”
“当年,我命运一族的前辈率领命运军团平定大荒天河之后,谢鱼生神秘失踪,苍山公跟着失踪,飞羽姬战死,这平度公就被我们给生擒了,我们将他囚禁封印在命运大墓里,足足对他用刑了十八个长河纪元,只希望能问出谢鱼生的下落,可他居然一直自称是谢鱼生,直到主人意外闯进那座命运大墓,我们被迫处决了平度公,但最终还是让他给主人度了这传承。”
“从这一点来讲,主人的确是大荒天河真正的继承人,那墓园,还有那缕道火,只可惜主人将那缕道火消耗掉了,不然我们或许还有别的办法。”
长夜细细说道,这些秘辛,都是命运九子才知晓的,外人根本不可能知道,从这一点来说,长夜的配合度还是很不错的。
李肆赞许的点头,心中却想到了巡山饿鬼,以及他为这次剧本杀准备的大礼包。
“你是从历史厚重值看出来的?”
“是的,主人,历史不同于现在,那都是属于盖棺论定了,每个人,每件物品,它们的历史厚重值都有其固定的范围,除非是特殊情况,像这个少年,他虽然自称是谢鱼生,其实是平度公的少年时代,他的历史厚重值与我们的记录几乎一模一样。这是很难出错的。”
李肆点点头,认可了这一说法,就像李世民永远是李世民,他不可能变成李隆基,因为双方的历史本质是不一样的。
所以这让他也忍不住有些慌,心道,不愧是三大命运悬案之首,这个谢鱼生藏的好生隐蔽啊。
此时长夜犹豫了一下,又道:“主人,就只凭这个平度公真身,就足以把病毒虫子给引来了,他的价值其实至少相当于十分之一的谢鱼生。”
懶神附體
“无妨,咱们这次的项目,讲究的就是一个诚意。”李肆微微一笑,随手就招出他的神秘人,大盗夏侯。
他本没有介绍,但长夜却一下子认出来了,表情甚至惊讶到夸张,“神墓大盗夏侯?不是,不是,主人,您怎么会?您怎么找到他的?”
“神墓大盗?”李肆眨眨眼,看来这神秘嘉宾的人设立不住了。
大盗夏侯,在此刻显示的历史厚重值为120万点,相当于四分之一个平度公了。
“主人,您得暂时中止一下,我有很重要的情报,这神墓大盗夏侯,事关命运之母的第二个预言啊。”长夜着急大喊。
“道火熄灭,邪神将至?”
“对的,主人,当年是有这个神秘的神墓大盗夏侯去了一趟寂灭之源,他在那里挖开了一座坟墓,而那坟墓的主人,就疑似是命运之母预言里的邪神,至少与其有一定的关系。”
“而在那座坟墓里挖出了一套诡异的瓷器,一共有998块碎片,唯独缺少了最神秘的那一块,只不过,如今这套神秘诡异的瓷器,是落在了病毒虫子之手。”
“等等,你的意思是说,大盗夏侯盗墓在前,命运之母做第二次预言在后,对吧?”李肆忍不住想到,他化身饿鬼,与夏侯等人去秘矿赚外快,结果遭遇的那些诡异之事。
“是的,主人,当初这夏侯从那神墓之中带回的那块碎片最初并未引起重视,但这块碎片似乎有某种未知的力量,且昭示着某种神秘的知识,所以在夏侯之后,又有很多人去了那座神墓,连我们命运长河都组织了七次,前往探索。”
“但神奇的是,按照夏侯和前几批盗墓者的描述,这神墓中除了这一套诡异的瓷器碎片之外,还有一具散落的人骨,但后来,那具人骨则彻底消失了,最主要的是,夏侯也失踪了,很多人在寻找,我们也寻找了夏侯足足十几个长河纪元,但他仿佛与谢鱼生一样,就那么离奇的不见了。”
“不会吧,夏侯失踪,就成为了第二个命运悬案?”李肆的表情很古怪,夏侯当初是受了伤,所以被饿鬼吞入腹中。
“不能算一整个,而是一部分,神墓悬案,就是我命运长河至今也无法破解的第二个悬案,夏侯,不过是这悬案中的一个重要人证,主人,我能问他几个问题吗?”
长夜迫切的问。
“不能!”
李肆果断给夏侯割了一刀,放了一碗血留作标本,然后把夏侯这张大盗牌珍而重之的放回墓园。
特么的,原以为这家伙是普通牌,谁想到竟然藏着这么大的故事。
夏侯的故事完全都可以单独列出一本历史之书了。
把夏侯之血放入神秘道具栏,接着李肆果断将那块神秘的瓷器碎片给收起来,是的,最初他是打算用这玩意来勾引天使投资人,但既然有了夏侯之血,这种大杀器就用不到了。
这块小小的瓷器碎片,只有巴掌大,虽然是他当初随便一挑,找的最大块,上面带着一朵完整的红牡丹。
但如今他顺便计算了一下,就差点吓得咬掉舌头。
“9821093762389734.91!”
“咳咳咳!”
李肆的大脑一片空白!
他不明白这是为什么?他都没法计算到底这个数字有多庞大了。
天赐我一个数学老师吧。
“主人?主人?”
长夜的声音好像在很远处传来,李肆终于回到了现实,然后他问了长夜一个问题。
“这种历史厚重值,怎样才能转化成战斗力?”
“啊?”
长夜一愣,然后立刻道:“主人,历史厚重值无法转化成战斗力,但可以提升法则优先度。”
“嗯,具体呢?就拿平度公来讲。”
李肆指了指少年谢鱼生,一颗心砰砰砰直跳。
“好的,主人,主人也知道,三大道火创世,伴生时间之母,混沌之母,命运之母,她们所使用的力量,就是三大法则。”
“在这其中,在数量相等的前提下,时间法则的优先度最高,这也是为什么李败类最强大的缘故。”
“虚实法则位列第二,命运法则位列第三。这个排序就是法则优先度的体现,只要有优先度,那就不必战斗了,有优先度一方可以任意虐杀敌人。”
“不过这种情况目前已经被李败类给破坏得差不多了,三法相制其实最恶心了。”
“但现在我们是在过去,是在历史之中,受到的法则优先度排序是这样的。如果李败类出手,那就是王炸,不管是谁,不管多少人,全输。”
“可是李败类受限于时间法则,不能回溯历史,所以这就是个假设,那么在历史之中,历史法则的优先度就要高于历史中的虚实法则,命运法则。”
“值得一提的是,历史之中也存在于时间法则,且优先度同样高于历史法则,就像是,父亲永远是父亲,儿子永远是儿子,不可能违逆。”
“不过历史中的时间法则是惰性的,不容易被触发,通常也没有人傻到去触发,所以可以忽略不计。”
“这样,就变成了,在历史之中,历史法则>虚实法则>命运法则。而历史法则的判断标准就是历史厚重值,比如主人您的历史厚重值是49.88,任何历史厚重值低于您的敌人,在法则优先度上都要输你一头,当然,光靠年龄大,其实提升不了多少历史厚重值,得看您在历史中做了什么。”
“而拥有一缕历史道火,就能获得一百万的历史厚重值,所以您现在应该明白了,您的这个剧本杀的所有人,加上所有物件的历史厚重值,再加上历史道火的历史厚重值,就是您的优势。”
“如果这个数字能压住病毒军团,那么它们就根本无法进攻,反之,它们就可以肆意进攻。”
“而据我所知,目前病毒虫大拥有30缕历史道火,这就是3000万历史厚重值,再加上其他的一些加成,还有它的病毒军团,总厚重值至少得在十亿左右。”
“当然这个计算方式并不绝对,比如大荒天河的全部历史人物,历史事件加起来,其历史厚重值会非常恐怖,但这种厚重值是不属于个人的,所以通常的计算方式是求平均值。”
“例如慕少安镇守的混沌天河,其历史厚重值的平均值是108.张扬镇守的诡异天河,平均值是81,而大荒天河的历史厚重值则达到了惊人的159。”
“总而言之,除非是像慕少安那样,将整个混沌天河战区打造了一个整体,不然,这种历史厚重值并没有多大作用,还不如使用军团叠加模式。”
长夜絮絮叨叨的说了好多,而李肆脑子里就只剩下一个声音。
玛德,发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