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言情小說 修真門派掌門路笔趣-第六百二十四章 白山的各處分享

修真門派掌門路
小說推薦修真門派掌門路修真门派掌门路
翌日,齐休站在了沔水南岸。
离火大阵将对面河堤轰开了几个缺口,河水慢过,淹没了北岸的一些低洼处,但影响不大,沔水随后依然固执地回归河道,向东滚滚流去。
不远处,一些楚秦盟修士正在收殓遇难同门尸骨,或者说……捡拾更为合适,万人军阵的琉璃火轰杀下,很难再找到一个完整的尸身了。
包括祁默安。
在沔水河床布置两仪分水阵迅速传送至离火军阵近处的计划一旦被识破,祁默安等人想活,很难。
这时一只鳄水灵龟浮上水面,龟背上的小防护法阵罩子还亮着,祁家家主和族中修士急切地抬着一具尸身飞出,送到多罗森的面前。
多罗森手捏法决打入几道续命法门,然后微微叹口气,向祁家人摇了摇头。
祁家家主眼中满含的希冀立刻转为了失望和痛苦,身边的族中女修也呜呜地掩面哭了起来。
战争、杀戮、死亡、天人永隔,齐休在外海那些年虽为了抓紧时间修行,大量战场事务都丢给了顾叹,但两百多年来这种事实在见得太多了,要拖住离火大军,又不能直愣愣数千人乘飞梭紧追,当时也只能想到利用两仪分水阵经由沔水往这边送人的办法了。
头拨基本由熊家派出的敢死之士,一些盟中刺头组成,比如杨寒那位自持金丹家族后人,经常抱怨、说怪话的外海‘老乡’,齐休【见人性】天赋特意挑选,适合充当炮灰的。
祁默安也在那是没办法,两仪分水阵自被楚秦得到后,素来引为宝贝,布设方式秘不示人,祁默安必须跟着潜过来指导布置。
“瓦罐不离井上破,将军难免阵前亡……可惜了。”
齐休为素来欣赏的这位阵法天才微微一叹,然后便将目光投向了北岸的北烈山。
那边的熊家幸存仙凡正被几只银背驼鳐来回不停转运至南岸,熊家向来外粗内细,虽然护山大阵、山门主峰都被离火大阵轰了个稀巴烂,但离火大军未敢派人入山搜杀,熊家修士和凡人亲族死伤并没预想中多。
等在南岸的熊十四正迎上刚从兽船上扶老携幼下来的一大帮子族人,苦中作乐的一个个拥抱,哈哈朗声大笑。
星光一闪,秦长风落在身畔,“离火盟利用千熊苑北部的密林掩护,整军在那候着我们。”
“噢?”
那距离不远,齐休飞上楚秦军阵上空,功聚双目,果然那边密林中隐隐泛起离火盟琉璃火阵的七彩鎏光颜色,“可是迷惑我们的幻阵假象?”他问。
“不可能,我用了张金甲乐傀召唤符,被此阵一击即灭。”秦长风回答。
“嗯。”
三阶金甲乐傀召唤符篆是当年器符盟出产的好东西,攻防,特别是防御极佳,能一击即灭的至少也得是数千低阶修士军阵,说明拖住离火大军的战略目标还是实现了。
“你去整肃一下军阵,这就过河吧,我们先在北烈山以北,背靠北烈山和他们对峙。”
时间紧迫,齐休立刻下令:“熊十四!你家北烈山灵脉还在,赶紧再支起一个新护山大阵,为我后援。”
“哎!那是真要把我熊家这点老底给彻底打烂了!”
被唤来的熊十四一跺脚,飞回去和族中修士商量交待。
“祁默安死了?”秦长风也注意到了那边祁家的一片悲苦形色,面带愧疚地自责,“如果我当时没有选择混沌金影阵而是继续用反五行阵,对那琉璃火阵克制效果更彰!现在祁默安一去,换阵会慢上许多。”
“无须后悔。”
齐休安慰他,“毕竟谁也无法看透尚未发生的事,混沌金影阵堪用,取乎其上,得乎其中,你已经做得很好了。对了,再挑选队人带上鳄水灵龟等合用灵兽和物事,沿沔水向东,扫荡离火盟后勤路线上的守备修士以及趁火打劫的散修,再看看能不能解掉白沙山之围。”
“人手很紧张了,白沙山……现在大家都在说沙诺眼看盟中有事,故意滞留不归,形同叛逆,现在去救他家山门……”秦长风有些迟疑。
HAPPY END2
“沙诺在外办我交付的秘密事,既然离火大军离开了沔水沿岸,我们将他那一路扫荡一番也是题中应有之义,我也需要打通去器符城的路线。”
齐休略解释了几句,“去办吧!”
“是!”星光一闪,秦长风便回到了军阵之中。
对面的密林之中,郎季高看向被轰杀得立时湮灭的金甲乐傀方向,沉吟不语。
“只是骚扰而已。”一名离火金丹也在宽解他。
“踏星而行,秦长风……”
星光一闪,阵前就凭空被丢下个巨大的乐傀,郎季高哪还不知刚是楚秦何人来过,“人才济济,三楚和楚秦真是令人羡慕啊!”
“怎么办?楚问那厮过于凶恶,我们得尽快去山都山支援!”
那名离火金丹咬牙切齿恨声说道:“山都山诸位老祖的遭遇……我都不敢告诉下面,害怕人心浮动。”
“但我不能放着楚秦这六千人不管,放心,楚问也好不到哪去,古熔那边有一万余人,齐休只会比我们还着急。我们边退边寻找机会,看看抓住他们急于拖住我们的心理来个反冲锋,干掉楚秦这六千多人对大局来说帮助更大。”
郎季高说出自己的打算。
“报!”这时传讯修士飞来,“楚秦大军动了!”
山都山东南方。
“郎季高说他在想办法靠近我们,同时他想寻机歼灭楚秦军阵。”
古熔得了消息,立刻报向坐在自家大阵中心的离火老祖虚影,身为离火盟盟主,即便心里偷偷吐槽这位老祖每次遇上楚家都非常拉跨,但他心里也清楚,对方是无可置疑的离火盟的天,自己的身家性命说起来也不过在这位老祖的一念之间罢了。
所以他当时答应郎季高和柴艺的附加条件就是一定要霸住这盏召唤老祖的青铜油灯,必须让自己直接和他沟通,绝不能像当年的祁无霜那样被盟里卖掉,死得不明不白。
“你觉得呢?”离火老祖反问。
昨天老几位法相四打一楚问还没占到什么便宜,低阶修士看不真切,但金丹修士,特别是那些拉来助拳的金丹散修立时人心浮动,离火老祖没敢回油灯,一直强撑着居于阵中,有他的法相在,这边才不至于闹出大乱子。
“郎师兄战策谋划在我之上,我也觉得此略甚妥。”
古熔巴不得郎季高马上带人出现在自己身边,但面对需要讨好的老祖,他也只能缴出早已揣摩好的答卷。
毕竟昨天自己的表现,应该是不怎么能入老祖眼的,这点他有自知之明。
他回忆起昨天。
已陷入呆滞的自己眼睁睁看着楚家剑阵越行越近,由于地形问题,他们需要经过一个大缓坡,下坡之时,这些楚家修士难免将军阵大片面积暴露在本方之前。
“此时出手正好!”郎季高一系,那位一直和自己这个盟主不对付的离火金丹又高声催促。
但当时的自己胆气已被夺,脑子乱得很,注意力全在楚家修士那一张张鲜活、坚毅、视死如归的脸,甚至他们齐云道袍上那朵朵流动的白云图案上了……
一名楚家金丹飞出阵外,抱起躺在阵前地面的楚问,然后又从容回转阵中。
“这就让他们救下此獠了!?”厚土金丹也在气急败坏大吼。
“我们得立刻前出,背靠山都山和他们干!他们人数远远少于我们,而且齐云修士不耐混战,最不济我们退入山都山,他们不敢追进灵力紊乱之地里来!”离火金丹又提议。
“古熔你说呢?”
众人齐齐看向自己,连老祖都发话了。
自己这才醒觉,立刻辩驳,“我方目前人心不稳!总之……总之妥当之策乃拦住楚家大军南下插入我军和郎师兄大军之间,使我两万人首尾不能兼顾!所以我们必须立刻南下,在山都山东南方向布阵,阻挡楚家,则可和郎师兄大军互有依靠,方便随时支援!”
他这番话说得有理有据,“就这么办罢。”老祖便同意了。
就这么,他把大军从山都山东北角拉到了东南角,依然和楚家隔山对峙。
楚家果然不敢穿过山都山灵气紊乱之地冒进。
可老祖当时同意归同意,似乎并不怎么满意眼下继续僵持的形势,古熔通过察言观色也感觉到了,缓了一天后,他应对明显大有进步,至少及时稳住了人心。
如今万人军阵立于山都山东南,面向西北,正好将楚家南下北烈山方向的去路堵得严严实实,中间还隔着座灵力紊乱的山都山,一时竟难打得起来。
也正和他的意,郎季高和齐休要么先做一场,要么郎季高比齐休先到,反正都比他自己先和楚家死斗要好。
‘乌!乌!’
这时楚家那边突然传出震天的欢呼,古熔立刻定睛看去,楚问竟又好!端!端!的安坐于四只仙鹤驮负的步辇上!
楚问一手执剑,竖于身侧,另一侧袖袍空空荡荡地随风摆动,正洒脱不羁地笑着,接受下方楚家修士的山呼祝祷!
而此时的器符城,当年羁押过玉鹤的地底大狱中。
“白山各家为何又要死斗呢?这么多年战争下来,灵地资源又不是不够用,光灵木盟得了开辟战争后的大片山门土地,就尽够了……”
被锁了琵琶骨的楚秦谋主顾叹只能凝神思考这些打发时间,身前地面上已被他画了一个浅浅的白山势力图,终日对其苦苦思索。
“你听说了吗?”
大狱法阵之外,两位看守修士正在交谈,“楚秦门修士又出现在白沙山附近了,这么算,离我们器符城也不远了。”
“听说了,没关系,左右不需我们这些人上阵厮杀,你就偷着乐罢!”另一人颇不以为然,“反正他们攻不破这座器符城。”
白山南部,得了山都山之战消息的灵木盟军阵和何欢宗军阵业已开打,此战胜负对白山大势的影响似乎更大一些。
何欢宗两位老祖的降临法相之间被一道若有若无的灵力细线连着,两人各手执一柄金光灿灿的十三节长鞭,分头穿梭在双方军阵无数攻击光芒之间,搂头盖脸朝灵木大阵猛劈猛打,同时还不停爆发出不辩男女的尖利长笑,笑声透入灵木阵中,不少低阶修士顿时都面露难耐之色。
“贼子敢尔!”
灵木盟老祖柴冠、柴屏当然也在,柴冠法相的攻击手段在如鬼魅般行动飘忽的那对何欢宗夫妻面前有些失之笨拙了,总能被偷到大阵中他守护不及之处,气得他连声喝骂。
柴屏则故技重施,窥准机会甩出一个巨大的食人花木精,啊呜一口,将何欢宗那位男性老祖吞入其中。
“啊哈哈哈!”
女性老祖发出更大的笑声,法相顺着和丈夫间那似乎永不断开的灵力细线,几乎是瞬间便被传送到了食人花旁,重重几鞭敲开花骨朵,解救出丈夫。
“啊哈哈哈!”
夫妻俩同声大笑,瞬间又分开,挥舞金鞭,彩衣飘飞……
“哈哈哈!”
又一个长笑声起,幻剑门元婴法相竟从何欢宗大阵中升空,他随手一捞,一把飞剑便落入手中,然后再一抖,一剑幻化,竟成万剑!
“师弟,你想要什么,我知道,我想要什么,你也知道,今日一别,许是永诀,师兄大道如此,只能再为难你一次,也许是最后一次罢!”
白山各处战火处处,白山主峰顶上天空,一名道袍化神悄然落下,从面容看,竟和齐云天地峰座主那千丈虚影一般无二,只是不知为何,这次他以真身低调来此,毫无之前几次现身时天上天下,唯我独尊的声威。
极品天医 小说
饶是天地峰被认为是此界修为、手段顶尖,无处不可去得之辈,在白山主峰上空仍显得有些小心翼翼,他双脚一前一后,谨慎地踩上白山那若有若无的隔绝护罩,先对手中提着的人头低语了几句,然后才将其抛入山内。
人头落下,黑色长发飘散而开,那面目竟又和贾长庚别无二致,双目紧闭却满脸极为生动的愠怒之色。
“也许多少年后,我们在上界能再见……再见了。”
天地峰又从怀中取出不知多少具尸身,有头的,无头的,也一股脑丢了下去,其中就包括君旋山里化作贾长庚的那具黑色神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