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都市小說 長夜餘火 txt-第一百八十八章 以毒攻毒閲讀

長夜餘火
小說推薦長夜餘火长夜余火
蒋白棉的意思,龙悦红、白晨和格纳瓦一听就懂,但这不妨碍前两者脸上变了颜色。
到目前为止,都没人找到旧世界毁灭前存在觉醒者的依据,所以,代表旧世界其中一幕场景的台城第一高级中学内不可能有觉醒者。
这样的前提下,商见曜是“庄生”领域觉醒者这个点能够匹配的特质就非常少了,答案只有一个:
执岁“庄生”的降世体!
“喂扮演的杜少冲就是梦境的主角,代表全年的执岁‘庄生’?”龙悦红用一种敬畏甚深莫名害怕的口吻自语起来。
“是‘庄生’降临于世间用的那个身份。”商见曜帮忙纠正。
蒋白棉见气氛太过沉凝,故意开了句玩笑:
“焉知不是杜少冲梦到自己成了‘庄生’,而非‘庄生’梦到自己成了杜少冲?”
那我宁愿是后面这种可能,前者意味着我们都是杜少冲梦里的虚幻之人……龙悦红咕哝了起来。
就在这时,商见曜张开双手,微仰身体,望着天空道:
“处处幻梦,何必认真?”
经过这样的插科打诨,格纳瓦主动说道:
“我觉得杜少冲是‘庄生’降世体的可能性非常低。”
他进一步解释道:
“我当时都把喂带出台城第一高级中学了,也没见‘梦境’发生什么变化。”
“或许是喂脱离台城第一高级中学时,角色自然就剥离了。”白晨找出一个解释。
格纳瓦还是坚持自己的意见:
“如果杜少冲真的是‘庄生’降世体,那必然是‘梦境’的关键点,我和他有过交互,甚至还带着他跳楼,都没激发任何变化。
“我认为匹配应该有一个隐含前提:选择相同点更多的。
“而‘庄生’的降世体和喂之间只有‘庄生’领域这么一个相同点,比不过杜少冲。”
蒋白棉缓慢点了点头:
“也可能隐含前提是:‘我’例外。”
这个“我”指的是“梦境”的根源,“庄生”的降世体,他不会和任何外来者匹配。
“对。”格纳瓦表示认可。
商见曜顿时一脸失落:
“真是遗憾啊。”
他似乎想体验一下被执岁上身的感觉。
蒋白棉侧头对他道:
“虽然杜少冲是‘庄生’降世体的概率非常低,但我们还是不能放过这种可能,毕竟当前有助于解除台城第一高级中学异常的线索实在太少了,死马都得当成活马医。
“嗯,对杜少冲,你还残留哪些记忆?”
这指的是与植入的思维纠缠在一起的记忆。
“忘得差不多了。”商见曜回忆着说道,“除了刚才提过的,就是杜少冲好像是从外地转学过来的,还有,我还记得他在台城的家在哪里……”
“在哪里?”
“哪里转学来的?”
龙悦红和蒋白棉一前一后问道。
“在杨柳府6号楼1801。”商见曜先回答了龙悦红的问题,接着对蒋白棉摇起了脑袋,“不记得了。”
蒋白棉“嗯”了一声:
“那明天去台城第一高级中学前,到杜少冲的家搜查一下。”
…………
“这个小区比港湾家园高档不少啊……”第二天早晨,蒋白棉站在杨柳府大门口,微仰脑袋,望着前方一栋栋高楼道。
那外立面似乎都是由大理石砌成的,如今即使沾满了灰尘,有雨水浇打的痕迹,缝隙里长出了一丛丛绿色,也难掩它们原本的材质。
白晨跟着说道:
“杜少冲的家境看来相当不错。”
“这不就是主角的配置吗?”商见曜相当兴奋地说道。
诚实的商见曜旋即嘲笑起自己:
“旧世界娱乐资料里,大部分主角不都是出身贫寒,资质普通吗?”
“我指的是言情小说的男主角。”爱开玩笑的商见曜以玩笑的形式回答。
那杜少冲的家境似乎还不够好啊……蒋白棉咕哝了一句,揉了揉太阳穴道:
“直接去6号楼1801,速战速决。”
经过一番排查,“旧调小组”诧异地发现6号楼住的竟然不是杜少冲一家,而是毫无关联的另外一户人。
“记错了?”龙悦红望向商见曜。
“我们十个人都记得,肯定没错!”商见曜们非常有信心地摇起了脑袋。
傾世瓊王妃
这时,蒋白棉若有所思地说道:
“如果‘庄生’真降世为杜少冲,台城第一高级中学那场‘梦境’里,他毫无疑问只是一个学生,之后还会有讲法时或入灭时。
“也就是说,那场‘梦境’距离旧世界毁灭还有不少年头,杜少冲一家在他高中毕业后搬走是完全有可能发生的事情。”
白晨抿了抿嘴唇道:
“杜少冲这条线看起来断掉了。”
“哎……”龙悦红附和般叹气。
站在1801号房间内的蒋白棉想了想,对格纳瓦道:
“有杜少冲的照片吗?”
“没有。”格纳瓦摇起了金属铸就的脖子,“昨天那场‘梦境’里,杜少冲应该是旷课没来学校,具体原因不明。”
蒋白棉来回踱了几步,忽然侧头,望向商见曜。
商见曜当即后退了一步,抬手挡住脸孔。
没在意他的过激反应,蒋白棉用询问般的口吻对所有人道:
“如果喂再次进入台城第一高级中学,匹配到杜少冲,扮演起这个角色,那他会掌握更多的记忆吗?”
“肯定会。”格纳瓦、龙悦红和白晨异口同声地回答。
“旧调小组”四名碳基人脑海内还残存的角色记忆来自于植入的那些思维,而那些思维大部分都在他们脱离台城第一高级中学和被人唤醒找回自我这两个阶段自然消散了,这导致他们只能回忆起不多的点滴。
要是那一整套思维重新植入,与此纠缠不可分割的那部分记忆必然也会再次灌注进脑海。
当然,前提是商见曜不离开台城第一高级中学,依旧是杜少冲。
商见曜放下了手掌,异常诚恳地对蒋白棉道:
“还是打我脸吧。”
蒋白棉瞥了他一眼:
“现在在说正事!”
她迅速收起表情,正色说道:
“我有一个方案。
“我和喂再次进入台城第一高级中学,让他重新成为杜少冲,获得对方与思维模式、行事风格相关的那部分记忆,然后,我找机会当面问他,同时,老格旁听,记录答案。”
龙悦红露出了不解的神情:
“可是,组长你进去之后就变成徐乔了,哪会记得去询问杜少冲某些问题……”
“嗯。”白晨表示可行性确实有问题。
蒋白棉嘴角逐渐翘起:
“这就需要提前植入一定的思维。”
以毒攻毒?龙悦红脑海里突然冒出了这么一个词。
蒋白棉环顾了一圈,笑着解释道:
“杜少冲也是高三的学生,成绩非常不错,徐乔肯定认识他。
“不过,徐乔性格内向,正常情况下不可能找杜少冲说话。
“如果按照梦境植入的那套思维来,两人之间很难有交集,但我们完全可以在不违背那套思维的情况下,附加一些有利于我们的细节。
“比如,徐乔内向归内向,对成绩好体育强的杜少冲还是有一定好奇的,某一天,他们在某个无人的地方,呃,类似天台的地方突然遇上了,徐乔一下冲动,向杜少冲提了几个问题。
“只要徐乔原本没有暗恋谁谁谁,这段思维就和梦境给予的不会有什么矛盾,我们哪怕提前植入,也不会被覆盖替代,将于特定情况下激发。
“简单来说就是,在梦境给予的那套思维未做细化的地方,提前加一点我们想要的内容。”
这类似于蒋白棉、商见曜、白晨、龙悦红在扮演相应角色时都表现出了本身的一些特点,如今只是用提前植入的相应思维取代其中部分特点,唯一需要注意的就是,这不能和扮演的那个身份矛盾。
啪啪啪,商见曜鼓起了掌。
格纳瓦也点头表示认可。
接下来,他们着手解决的是怎么让杜少冲和徐乔在没什么人的地方相遇。
经过讨论,商见曜将提前给自己植入“今天不想上课,到天台放松”这个符合人设的思维,蒋白棉则是“徐乔太过内向,没什么朋友,高三生活又比较压抑,状态出了点问题,因此在上了一节课后,打算去天台吹吹风,纾解下情绪”。
这样一来,杜少冲和徐乔两人将于天台相遇,前提是格纳瓦帮忙“排除”掉影响他们相应行动的因素。
植入提问那段思维前,龙悦红好奇地询问起蒋白棉:
“组长,你准备问杜少冲什么?”
“从哪里转学来的?老家在哪里?认不认识李辉、范文思、李锦龙、林碎、奥克、理查、杜衡这些人……”蒋白棉一口气说了大堆问题。
商见曜听完之后,“啧啧”摇了摇头:
“以我对杜少冲的了解,他只会回你一句‘你是十万个为什么吗?’”
蒋白棉想了想:
“也是,那我就只问前三个问题,呃,前两个,真能行再来第二次。”
商见曜随即对她露出了笑容,眼眸变得幽深晦暗。
他的嗓音带上了几分磁性:
“当你认为自己是徐乔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