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都市小说 劍仙在此 亂世狂刀-第一千七百九十二章 自掘墳墓?鑒賞

劍仙在此
小說推薦劍仙在此剑仙在此
林北辰有些担心。
转眼,又是三天时间过去。
轰隆。
讲经广场之内,再度爆发出了大道鸣音。
林北辰一喜。
终于又出现了。
这一次,总该是自己的人了吧?
密切关注大道雷音的各大势力首脑们,此时也都兴奋了起来,与林北辰一般无二的心理,总觉得自家选派的人员,是真正的天才,这一次终于可以一鸣惊人了。
但是,消息很快就传出来。
又是独孤天凰。
这位独孤家的天女,竟然在听经的过程中,第二次激发了大道雷鸣,与毒剂道始祖的道法共鸣了。
“什么?”
“二次共鸣?”
“这……以前出现过这种情况吗?”
“在丹草道始祖的讲经中,未曾出现过。”
“出现过寥寥几次,有人曾在血魔道始祖讲经中二次共鸣,也有人曾在暗影道始祖的讲经中三次共鸣,不过,这已经是五千年之前的事情了。”
“是啊,如今,两次共鸣者是84级新祖,而三次共鸣者则是88级的新祖,距离始祖只差一步了。”
“独孤家要一飞冲天了。”
“是啊,一人得道,鸡犬升天。”
各大势力都被震惊了。
独孤家出现了一个真正的顶级天才,注定会灿烂辉煌,成为整个帝星都重视尊重的角色。
“哈哈哈,吾女天凰,有始祖之姿。”
独孤文秀直接飘了。
之前说是‘新祖之姿’,如今直接变成‘始祖’之姿了。
人族神圣帝国数万年时间,始祖出了几个?不,准确地说,洪荒宇宙诞生以来,才有几个始祖级?
独孤文秀真敢想。
但很多人心里这么想,却不敢说。
尽管很不愿意承认,但所有大佬们都明白,从今之后,独孤文秀真的是可以在帝都之内横着走了。
一些不懂事的就会问,为何不想办法刺杀了独孤天凰,绝了独孤家的希望?
谁敢刺杀始祖的弟子?
很快,马晗就带着伤,来到了‘景天楼’,道:“大人,独孤家又动手了,这一次,直接故意找茬,砸了花家十六家店铺,还抓了咱们四个兄弟,扬言要让家主去登门道歉,让您亲自去领人。”
林北辰的眼中,闪过一丝寒芒。
他妈的。
这些大家族的族长,怎么如此没有城府,就如中山狼,得意便猖狂,一下子把事情都做绝?
这不讲经还未结束,就以为赢定了?
“大人,是否继续抚恤,忍让?”
马晗小心翼翼地询问。
“忍他妈个*。”
林北辰气的直喷违禁词。
之前忍,是因为所有的注意力都在讲经广场上,想要装一把深沉,表示自己很能沉得住气,是一个做大事的人,现在?
已经破防了。
干他娘的。
“吩咐下去,兄弟们不用忍了,给我打回去,独孤家想要装逼,还得问问老子同不同意。”
林北辰大声地下令。
这个时候,不能再忍了。
否则,手底下的人,心气儿就散了。
花家的士气也就破了。
之前疯狂扫黑除恶建立起来的威慑力,也将随之消散不复存在。
“那独孤家的天女……”
马晗很委婉地提醒。
林北辰冷笑了起来:“别说他家的天女,还未成长起来,就算是成长起来,也不用怕。”
独孤家这是作死,独孤天凰只是未来可期,如今他们的实力,远不足以与一位实控十大区特法局的二级总局长作对。
说白了,就是纸老虎。
“属下明白了。”
马晗兴奋了起来。
终于可以还手了。
这几天实在是憋得太狠了。
自从跟着李局长以来,他们这帮兄弟所过之处都是耀武扬威,横推八方,哪里受过这种气?
林北辰又叮嘱道:“告诉张威,给我调集人手,高手尽出,不要留余地,狠狠地打,那些参与打砸花家产业的人,给我统统定性为‘黑恶势力’,那些打伤扣留了咱们兄弟的人,直接定性为对帝皇不忠诚,一个都不要留。”
昔日的四大马仔之一张威,两个月前,在林北辰升职之后,就已经接任了太金区特法局的局长之位。
这就是效忠于林北辰的好处。
跟着李哥走,吃肉又喝酒。
跟着李哥干,升官升到软。
特法局的高手们,又是拿钱,又是升官,都知道努力给李局长当狗,就可以有好处,因此忠诚的不得了。
马晗立刻摩拳擦掌地转身去做。
现在兄弟们每个人都嗷嗷待哺,想要做事立功,好捞到升官的机会呢。
林北辰自己没有离开。
他依旧留在‘景天楼’,静观讲经广场上的变化。
如今已经是第二十三天。
还剩下最后七天的时间,广场周围的气氛,已经非常的紧张,各方势力就如同下了注的赌徒一样,已经红了眼,等待着最后赌局的尘埃落定。
过了不久,马晗就会来覆命。
“大人,事情已经办妥了。”
他很是兴奋,道:“兄弟们都爽了,也查抄了不少的资源和财宝,都送进了特法局宝库。”
“老规矩,直接分了。”
林北辰一摆手。
现在些许财宝,他根本看不上。
“是。”
马晗兴奋至极。
这就是咱家大人,对兄弟们简直如同父爱子一样,有谁不愿意跟着这样的领导干呢。
他转身去传令,才走了几步,突然面色一变。
远处,几道身影快速而来。
马晗传音,道:“大人,独孤家主来了。”
林北辰扭头一看。
一个身形高大,红发紫髯的威猛老者,率领数十人,大踏步而来,穿越了整个‘景天楼’顶层的天台大厅,来到了近前。
正是独孤家的家主独孤文秀。
极其家族中的高手。
“李少非?”
太子退婚,她转嫁无情王爷:腹黑小狂后
独孤文秀目光如刀,死死地盯着林北辰,道:“是你下令,让人查抄我独孤家的产业,杀害我独孤家的人?”
林北辰收回目光,重新看向传经广场。
马晗硬着头皮,冷声道:“放肆,你一个小小家主,怎敢与我家大人,如此说话?莫不是要找死?”
关键时刻,他不能会局长丢人。
“哈?哈哈哈。”
独孤文秀大笑了起来,道:“你又算是什么东西,竟敢与我如此说话?很好,我记住你了,你死定了。”
说完,直接又呵斥林北辰,道:“李少非,你还真的是不知死活,竟敢与我作对,你可知道吾女天凰,有……”
啪。
一道响亮的耳光。
独孤文秀直接被抽的跪在了地上。
林北辰缓缓地拿出一张白色手帕,云淡风轻,认真地擦了擦手,然后随手一丢,道:“弱者,谁给你的勇气,这么和我说话?”
四周一片倒吸冷气的声音。
原本很多看热闹的权贵们,此时都不可思议地看着林北辰。
这是彻底与独孤家决裂,毫无挽回的可能了。
这是在自掘坟墓吧。
———
大家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