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都市异能 首輔嬌妻有空間 魚小桐-第982章 蠢貨看書

首輔嬌妻有空間
小說推薦首輔嬌妻有空間首辅娇妻有空间
萧文瑜很快下达了旨意,派鲁王和兵部侍郎等人带了一堆东西前往西北去鼓舞士气,同时带去了萧文瑜下达的三道旨意,一押解王将军入京受审,二赐封西北将军穆真为平北大将军,负责镇守月谷关,三,凡此战中杀敌有功之人必有奖赏,然后把几条奖赏说了一下。
因事态紧急,鲁王等人日夜不停息,快马加鞭的赶去了西北,先是命人押下了王将军,然后把陛下所下的旨意下发了出去。
兵部侍郎奉旨押解王将军入京受审,鲁王带着一大批银子待在西北。
王将军押解入京后,西北兵将听从穆真穆将军调遣,继续和北奇十二游牧部落对战。
京中,王将军夫人得到了消息,惊骇至极,整个人害怕不已,最后递贴子入宫拜见王梦瑶。
王梦瑶最近过得不错,陛下和她关系缓和了不少,她心情很不错。
夫君如此妖娆 不知流火
虽说陛下又有好些天没有进后宫了,但王梦瑶也没有去对二公主下毒手。
因为她知道陛下那个人很睿智精明,若是她做得多了,就容易露出破绽了。
所以即便最近陛下没进后宫,王梦瑶也按兵不动,每日当吃吃当喝喝,没事就照顾小儿子。
手撕鲈鱼 小说
小儿子虽然不似长子聪明,却是她一手一脚带大的,王梦瑶很疼他,一点也不想让他吃苦。
本来王梦瑶接到王将军夫人递进宫的贴子,还以为自家娘想她了,就命人宣了她进来。
结果等她看到王将军夫人,生生的吓了一大跳,因为她娘一下子老了十岁似的,本来乌黑的头发,竟然白了一大片,脸色苍白又憔悴。
“娘,发生什么事了?”
王将军夫人看到女儿一下子哭了起来:“瑶儿,你父亲出事了。”
王梦瑶心里咯噔一沉,周身冰冷,她心急的上去抓住王将军夫人的手:“怎么回事?父亲他怎么会出事?”
“听说和北奇一战,他判断失误,致大周兵将死伤无数。”
總裁有毒
王将军夫人说到这儿伤心的痛哭起来:“你说你父亲一辈子小心谨慎,从不轻易冒进,为什么这回竟犯下如此大错,到底怎么回事啊?”
一 拳
王梦瑶僵住了,她想到了之前派人送去月谷关的信,她在信中和父亲说了陛下不喜她的事,她担心太子受影响,所以让她父亲务必要牢牢的掌控住西北的兵马,若父亲能掌控住西北军,陛下即便有心废她,也不敢轻举妄动。
难道是因为她写的这封信,让父亲贪功冒进了?
不,不可能,不可能是她写信的缘故。
王梦瑶苍白着脸连连的否决。
一侧王将军夫人抬头看到她的样子,伤心中带着一些心虚,连望她都不敢望。
王将军夫人一把拽住王梦瑶:“你父亲一向小心谨慎,这么多年从未失手过,为何这一次竟然犯了这么大的失误,是不是你,是不是你给他写了什么?”
王梦瑶被王将军夫人吓了一跳,赶紧否决:“我没有,娘,你别乱想,我没有给父亲写信。”
她不说还好,一说王将军夫人听出了她给王将军写了信。
王将军夫人再也忍不住了,她紧拽着王梦瑶的手,狠狠的说道:“你给你父亲写了什么,给他写了什么东西?是不是你写的信使他犯了这样大的错误。”
王梦瑶下意识的往后退,王将军夫人愤怒的尖叫:“快说。”
王梦瑶看到母亲这样,终是开口道:“我没写什么,我和父亲说,陛下不喜我,我怕影响到太子的地位,让他牢牢的把控住西北军。”
王将军夫人听了王梦瑶的话,再也忍不住抬手朝她挥了一巴掌。
王梦瑶呆了,别说她现在是皇后,就是早年在家中,娘也没有打过她,现在她竟然打她。
王将军夫人扇了她一耳光后,再也忍不住伤心的大哭:“家门不幸啊,老天哪,为什么要让我生这么个不是东西的东西。”
她哭着盯着王梦瑶,愤怒的说道:“现在我终于知道陛下为什么不喜你了,因为你实在不值得任何人喜欢。”
王梦瑶听了王将军夫人的话,脸色白了,很快眼里升起怒火:“娘,你竟然打我,我是皇后,你就算是我娘,也只是外命妇,你凭什么打我,我又没叫父亲这样干,是他自己拿错了主意,害死了那么多人,而且就算打败了仗,将功赎罪就是了,你跑我这儿来,又哭又闹的做什么?”
王将军夫人听到王梦瑶的话,又哭又笑的好像个疯子:“哈哈,蠢货,此战死了近两万人,那两万人不是人命吗?陛下已派人前去西北押解你父亲入京受审了。”
王梦瑶惊呆了:“什么?”
随之她想到了太子,父亲若是被押解入京,她还有倚仗吗?太子还有倚仗吗?
不,不应该这样。
王梦瑶忍不住转身往外跑,一边跑一边心急的开口道:“我去找陛下,陛下不能这样做,我父亲他即便打了败仗,也不是有意的,怎么能押解他入京受审呢,他又不可能通敌叛国,陛下凭什么押解他入京受审。”
后面王将军夫人哭着跌倒在地上:“天哪,这是生了什么样的一个蠢笨人。”
从前看这个女儿挺精明的,现在她才知道有些人就是长相精明,内里一塌糊涂。
王将军夫人一入宫,萧文瑜那边就得到了消息,他派了人盯着皇后和二公主,现在皇后和二公主身边发生的任何事都有人禀报到萧文瑜的身边。
暮念夕 小說
王将军夫人一入宫,便有人把这事禀报了过去,然后等王将军夫人和皇后吵了一架后,那负责盯梢的暗卫,又去禀报了萧文瑜。
所以皇后没过去,萧文瑜已知道了皇后干出来的蠢事。
本来他还不理解王将军身为西北守将,按理不应该失误才是,没想到却是因为皇后写的信。
王父身为皇后之父,肯定是想太子上位的,这样王家也能光宗耀祖,所以这一次和北奇的战争,王父想在此战中立下汗马功劳,这样既可以让西北兵将更加相信他,又可以让他知道,西北不能离了他,这样他就不敢动皇后和太子。
没想到却因为这一次的冒进,而致无数人死亡。
萧文瑜眉眼阴沉至极,皇后这个蠢妇,竟然胆敢给王将军写这样的信,她根本不配当皇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