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都市言情小說 《諸界第一因》-第341章 白山黑水青州地讀書

諸界第一因
小說推薦諸界第一因诸界第一因
不败天罡?
循着魏正先的目光看去,就见得白鹤腾空,振翅高飞,裕凤仙还是有些迷糊,旋即清醒: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道果炼化,神通入魂,更借此推动真罡蜕变,气血攀升演化熔炉,哪怕她的武学造诣极高,也足足耗费了数日之久。
可这也才数日而已!
即便太祖重生,也绝无可能在短短几日将青龙真罡推至大成并以此练成不败天罡吧?
“原来是大小姐的手笔……”
从她错愕而不是震怒的表情中,魏正先看出了什么,之前一瞬,他是有把握留下杨狱的。
哪怕是被裕凤仙打岔,他也有把握乘苍鹰追击而上,可惜……
他缓缓回头,就见得山林之中有着金光闪烁,飘扬的灰尘之中,两尊气息霸道的身影缓缓凝实,并锁定了自己。
“撒豆成兵……老大人,您到底信我不过。”
魏正先的眼底泛起一抹黯然,旋即落下断崖。
他的存在,无人能够忽视,哪怕是缓步退走的沧海大剑师,也始终留着八分注意力在这位身上。
不过,出乎意料,魏正先并未理会他,也不曾看掷出金珠的丘斩鱼一眼,而是向着山林所在的两尊金甲身影。
他的面上闪过回忆,继而单膝下跪,抱拳躬身:
“末将魏正先,叩见赵王爷!”
呼!
吐气如雷,字字铿锵。
然而但凡见得此幕,听得此话者,心中无不一颤。
仅凭一道残影就让魏正先甘心下跪者,大明、乃至于天下仅有一人,那便是西府赵王张玄霸!
见此,丘斩鱼方才如蒙大赦般松了口气,心知杨狱此危解了,同时又震惊于杨狱竟然能在这位手下全身而退……
沙沙沙~
金甲人缓步走出山林,面无表情的环顾四野,最后落于缓缓起身的魏正先身上。
后者左脚后退一步,右掌前迎:
“末将,得罪了。”
……
……
“这便是大宗师吗?”
赤眸白鹤背上,杨狱脸色微白。
他熔炼入体得亏空谷石太少,魏正先认真的那一掌,就超过了芥子空间所能容纳的极限,是以,最后他生生吃下了大半冲击。
饶是不败天罡初成,体魄也受了不小的冲击,皮膜刺痛,筋骨断折,内脏移位出血,甚至经络都紊乱成一团乱麻。
“不愧是青州第一人,即便我凝成熔炉,也无法与之抗衡……”
望着渐远的平独山,杨狱喃喃。
不算别有目的的魏正先,与流积山幻境中全然无法交手的张玄霸,魏正先算是他真正较量过的最强对手。
这位曾经天赋第一,甚至引得张玄霸亲自邀请加入玄甲精骑的天才,在数十年后的如今,已然是真真正正的青州第一人。
甚至于整个龙渊道,也只有寥寥几人有资格与他相提并论。
“以裕指挥使的地位足可庇护老丘了,可惜,浪费了两枚‘金珠’……”
丘斩鱼的到来,他自然知晓,可惜,这位大将军或许无心杀他,但自己若流连不去,就说不定了。
是以,他也无法与丘斩鱼、裕凤仙等人告别。
呼!
一口浊气吐出,驱使活死人上前遮挡气流,杨狱盘膝鹤背,静坐调息,呼吸声自急促变得轻缓、悠长。
他的身上散发着巨大的热量,炙烤之下,大黑狗早躲到了活死人的背后吐着舌头。
“不败天罡。”
杨狱自语,心中却是浮现着得自幻境的‘金刚不坏身’。
那门达摩手书、慧定批注的书卷,其价值颇过,不至有着后者的修炼心得,更有前者对于真罡、熔炉乃至于之后境界的批语。
自大佛山到拦江城的半年里,他沉浸修行,不至将金刚不坏身、佛陀掷象两门神功修到一定境界,更梳理着自己的武道。
其中,真罡是重中之重。
作为武圣四步的第一步,真罡的抉择关乎到之后的熔炉、百经、百窍,更决定了其人是否有资格立于武圣门前。
杨狱深知其重要,故也极为慎重。
半年里,他接连炼化了七八件食材,感悟着前人修持真罡的经验,已将青龙真罡推演到大成的地步。
当然,这其中与其熔炼玄石、修持金刚不坏身也有着不小的关系。
吞吐真罡入体,其本身是个危险的水磨功夫,想要加快这个速度,强大的体魄与足够的丹药必不可少。
为此,他的换血大丹消耗到只剩了一枚。
可即便如此,他对于这门不败天罡仍是不得门径,哪怕他服下人元大丹,将自己气血一举推动到前所未有的高度,也并无改变。
直到魏正先的出现,他方才明悟,他之前所思所想,出了岔子。
这门不败天罡,功如其名,可追寻的并非是武道碰撞的输赢胜败,而是心灵。
这一点,却正契合了达摩所言‘金刚心’。
不同的是,一者求的是‘不坏’,一者求的是‘不败’。
正因隐隐间明悟到了这点,他才不曾立即抽身,而是选择迎战魏正先,自其中寻觅‘不败’的契机。
“以不败天罡熔炼气血熔炉,方才可铸就武圣之基。不过,真罡是否可以进一步的夯实……”
感受着体内稀薄却如金石般凝练的真罡,杨狱心神平静,任由杂念翻飞。
修成不败天罡自然不是一夕之间的事情,可此门天罡最难之处就在于悟出,此门槛踏出,大成说不上水到渠成,却也不再有难以逾越的关卡。
因为他所学的这门真罡,究其根本乃是通过暴食之鼎炼化的食材所得,其与自身体质的契合,或许还要超过这门武功的创始人,张元烛。
相比之下,金刚不坏身与佛陀掷象就差了不少,进境在他的诸般武学之中,算是倒数一二。
滴答!
这时,杨狱听到异响,睁开眼,才发现是活死人身上正在淌血,龙血。
为了应对魏正先,在之前的几天里,他就转移了芥子空间中的龙血。
“是龙渊剑……”
杨狱心念一动,唤来活死人,将其携带的龙血收入芥子空间。
一头身怀道果的老蛟之血,放眼天下也是顶尖的炼药之材,他此时别无进项,这东西自然要珍而重之。
可活死人靠近,他又闻到一股浓烈的恶臭,这才发现,活死人的伤势。
龙渊剑意伤人伤己,他诛杀那老龙执念之时,未免重创以镇邪印转移了过半伤害,活死人伤势极重。
加之原本就没养好的伤势,此时已不可抑了。
取出伤药为活死人敷上,又喂其服下丹药,杨狱方才催使通幽,重新为其命数加持,重燃血气。
孤身一人行走江湖多少是有危险,毕竟哪怕是此时的他,也无法不眠不休,若是栖身荒野,自然就需要有人护法。
是以,哪怕活死人要消耗大量丹药与命数,杨狱还是留下了他。
毕竟,除了护法、探秘之用外,这活死人还能为他承受神通的反噬,或者他人针对魂灵的神通伤害。
“汪汪!”
瞧见丹药,大黑狗垂涎三尺,接连又喂了几枚,杨狱又去摸,这一摸,却摸了空。
这才惊觉,自己身上除了两枚换血大丹,就只有一些伤药了。
除此之外,便是益气补血丹,也都在‘达摩伏龙幻境’中吃了一干净……
“得去寻些药材丹药了……”
杨狱心中自语着,一指却按在了眉心,念动之间,依自己搜集的气息为凭,催动了千里锁魂:
“余灵仙!”
誰 家 mm
……
……
轰隆!
伴随着一声巨大的轰鸣,滚滚灰尘如潮水般淹没了整座山林,大片的树木枯干伴随着积雪抛飞。
观战的众人纷纷看去,想要看一看战况如何,可惜等到烟尘尽散,已无魏正先的身影了。
只有裕凤仙隐隐瞧见他的背影,但她心中正自烦闷,也没心思去理会其他人的去留了。
“怎么会,怎么会呢?”
余凉看的欲言又止,却还是默默退下,唤来苍鹰,就要去追自家大将军。
苍鹰展翅,其速快绝。
未多久,余凉就瞧见了雪原上的魏正先,以及,另一个着道袍的老者。
“嗯?那道人是……”
余凉瞧着那人,心头一震,忙催苍鹰高起,避开了雪原,转了一转,飞向他处去了。
“这是当年那头苍鹰留下的子嗣?”
望着振翅远走的苍鹰,林道人略带回忆道。
“四十年,仅留下两只,一只送去了龙渊王府。”
魏正先负手而立。
硬接了金甲人的两拳,哪怕是他,也有些狼狈,气息、血气都有些不稳。
“两式霸拳,都让你接下了,你这进步,真真惊人。”
林道人看向他。
“王爷固然盖世无双,可神通拓印受限于神通主人的武道修持,若相差这许多也接不下,魏某人这些年,也就白修了……”
“再者说了,林道兄天赋胜我十倍,早二十年就有人说你叩开了武圣之门……”
魏正先轻吐浊气,望向道人,眼神中带着探究:
“你这些年,去了哪里?”
“疗伤。”
林道人很坦然。
闻言,魏正先不禁挑眉:“疗伤疗了近二十年?谁有如此手段,能伤你至此?”
面前这道人,是青州少有的令他重视之人,其年岁比自己稍小,功行却不差,非但不差,更有着奇诡的道术、神通。
哪怕是此时的自己,都不敢轻视分毫。
这样的人,天下能伤他的,只怕只有那些位了……
“天下能伤我的,只那么几人罢了……”
林道人似有忌讳,避而不谈,转而道:
“贫道的来意,你已尽知,不知意下如何?”
“魏某何许人,他人不知,你莫非也不知,何必废言?”
魏正先眸光幽沉,语气冷淡:
“反倒是你,明知无用功,还来劝我……”
林道人淡淡道:
“多年前,我冒绝险深入一处险地,于那里,受了这毕生难愈之伤,算上疗伤的十多年,当去了甲子寿元……”
“甲子寿元?”
魏正先眸光一震。
如他们这般境界之人,早已知内而见外,静坐之时,即可感知冥冥之中的气机,亦可清晰把握到自己的寿数,精准到具体时刻。
以林道人如今的寿数,只怕是……
“不过,也因此,贫道窥见了大明的国运将崩……”
林道人背负单手,道袍随风而起:
“乱世风起处,正应白山黑水青州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