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 我的1978小農莊-第1145章 韓武的稀奇賀禮,李棟的大回禮上熱推

我的1978小農莊
小說推薦我的1978小農莊我的1978小农庄
“文联的同志,这不是瞎胡闹嘛。”
刘傅拍了下桌子,这话可是当真文联负责人面说的,这位负责同志满脸尴尬。
“不想想李栋同志,一本小说在国外能赚多少外汇。”
“还能少了外汇券,文联那点补助人家在乎?”
刘傅这话一说,众人暗暗点心,可不是嘛,尤其是文联那位脸色一下变了,本来一些老同志拿这个说事,毕竟李栋年纪轻轻拿着工资和补助就比一些老同志还多。
再有李栋极少管事,开始大家都觉着挺好,可随着李栋名气大了,尤其是上了大报纸,一些人就忍不住,羡慕嫉妒,本来不管事情他们还高兴呢。
现在倒好成了他们议论,诋毁李栋理由,不做事拿这么高的工资,补助。这不最近闹的动静有些大,这位文联的负责人其实心里对李栋颇有些忌惮,不光光没有理会这些,还背地里怂恿。。
闹的文联人人说李栋,搞的李栋似乎犯了多大错误似得,这次张勇军提醒李栋,这也是因为事情闹的他都听说了。谁知道,李栋直接撂挑子不干了。
人家一大学生,而且还是知名的国际大作家,别说地区文联了,即使省里那也是一尊大神。闹归闹,一个就是想要借用一些李栋名气,再有一个就是想要借着李栋渠道和国外的作家搞些交流。
这以后, 大家都混成国际大作家不是, 哪里想到,李栋对于文联职务一点兴趣都没有,直接撂挑子,闹到这个地步。这位章书记还真有点慌神了, 光顾着想要拿捏一下李栋。
忘记了, 人家可不光光这点工资,补助, 人家手里不知道多少外汇券。“刘书记, 张书记,我的工作失职, 没有注意到这些流言,更没有注意和考虑李栋同志的情绪。”
“这件事, 你关注一下。”
刘傅刚到不久, 有些事情不好说的太过, 点到就行了。“一定要留住了。”
“这是宝贝。”
“刘书记说的是,我听说李栋同志就读南京地区就有意留下他。”
“首都这边似乎也有传言。”
这可都是大城市, 章为仁心说这些事情自己怎么一点都没听说, 不过想想李栋下午到的那些朋友, 不定这位还真有路子。“要知道,人家现在媳妇可是首都的人。”
“张书记, 你放心,我一定为地区留住李栋同志。”章为仁心说, 这一次看了得找李栋好好谈谈了,希望这个年轻人好说话一些,要不然可就麻烦了。
李栋可不知道,文联里边这么多勾心斗角的事情, 自己本来不想参合, 现在退了挺好,外汇券这东西现在对他来说, 简直不要太简单,再有自己现在生活不缺任何物资。
文联的那点工资和补助,简直就是毛毛雨,时常被忘到脑后, 一个亿万富翁, 还会为了一月一千五工资操心,那可不是开玩笑嘛。此时李栋正在和希尔达讨论几个选定的景点。
“我们那位导演,想要亲自看看。“
希尔达挺无奈,这些选定景点, 现在不做数了,不定那位导演会有新的想法。李栋心说,本来都打算好了,带着黄胜男游览一下这几个景点,现在看来要再多加几个景点。
“当然,我尊重导演的意见。”
李栋只是建议,其实他不太想参合选景决策中去,当然建议权他还是需要的,一个是蹭旅游,再有一个决策权可能得罪人,建议权不得罪还能得到当地政府的尊重。
暗帝絕寵:廢柴傲嬌妻 傾末戀
“圈定这几个地方我会加入其中。”
“谢谢。”
李栋又和希尔达聊了一下赛博世界的一些理念,两人聊天十分愉快,希尔达是一个不错聊天对象,当然这跟着是环球电影代表有些关系。
“李顾问,晚饭准备好了,你看是不是请客人过去。”
“我知道了。”
来的都是客,这必须得请,地区不知道怎么准备的,要知道,这些人口味可跟着本地不一样,皖南的徽菜重视口味,口味比较重一些。
“地方还不错。”
招待所选的地方不错,至少敞亮,桌椅板凳,碗碟都挺讲究的,徽菜曾经有过一段辉煌,那时候讲究器美,徽商们没少定制一些JDZ的上等瓷器。
皖南离着JDZ不远,有着得天独厚的条件,这些瓷器不定就是呢,李栋打量。“请的那位师傅?”
“郭师傅。”
“那等下,我去见见谢谢郭师傅。”
这位可是自己酒席的大厨,李栋不知道就算了,知道肯定要见见。
“不错嘛。”
郭怀义几个还以为小地方,不怎么样,没曾想布置还不错。他们不知道,这些桌椅,餐具都是地主老财的家的,收归的,现在拿出来用一用。
当然筷子和汤碗是一批新瓷器,这是一当年一大商人库房里的遗留的,这家伙搁着后世算的上古董了,现在嘛,这种清末民初的东西不值钱。
刘傅毕竟是首都来的,见多识广,知道港岛一些口味,这菜倒是做的适中,味道极好,李栋颇为惊讶,没想到这位郭师傅厨艺这么好,这位擅长是徽菜。
可眼前这明显改良的菜,味道却极好,这就有功夫了,李栋心说,光是这点王红霞就怕要差一点。“大厨就是大厨。”李栋感慨,边上章为仁这会跟着下午刚见面完全两个样子。
李栋嘀咕,这个章为仁难道知道自己要离开文联,高兴的。得,不管了,李栋等着刘傅说完话,跟着站起来,毕竟这些人为自己来的,肯定要说几句。
“李顾问。”
“怎么了?”
“有你的电话。”
“我的电话?”
李栋心说,这会是谁呢。“我知道了。”
跟着众人打了招呼,李栋出了餐厅,来到办公室。
“你小子结婚怎么不给我发个请帖。”
“韩叔?”
李栋一愣有些惊讶,韩武不是说有驻防任务嘛。
“我托人给你带了一份礼。”
韩武说道。“明天应该能送到,你婶子那边就不给你礼金了。”
“叔,你说哪里话。”
“对了,叔,你上次说的消炎药的事,我这边有点眉目。”
“行啊。”
“还有我听韩风说南边蚊虫多,我帮他弄了几箱杀虫子药剂。”李栋笑说道。“还有几箱子文章,本来想给他寄过去,可没他地址。”
“这小子,这点小事还值得说。”
韩武说道。“东西交给我了,韩风再给你打电话你告诉他,他老子说的,再因为这点小事给你打电话,我打断他的腿。”
好家伙,李栋心说,这下韩风那敢啊,不过东西回头再带一份交给李月兰,妈疼儿子。
“好了,挂了。”
说挂就挂,李栋无语,得,那几箱子消炎药还没说清楚呢。“算了,跟着蚊帐什么一起吧。”
晚饭吃完,李栋看了看时间还早,跟着刘傅和梁天打了招呼先行回去了。章为人有些意外,李栋不留下陪着外宾,港商怎么跑了。
本来晚上他可是准备找着李栋谈谈的,这下还谈什么人都跑了。
回到韩庄已经晚九点多了,在池城停留了一会跟着黄胜男打了招呼,再有一个就是把药和蚊帐之类,还有一些带过副食品带回韩庄。
九点多,李栋没把货物从货柜车上搬下来,本以为大家都休息了,没想到胡丽新几人竟然还在看着录像。
“你们还没休息啊?”
李栋有些愣神。
“表叔你回来了我们再看一会。”
“早点休息。”
“表叔,那个我们这集看完就休息。”
几人看出李栋有一丝疲惫,不好多打扰,等几人走着,十点多了,李栋简单的洗漱一下就休息了。第二天一早,各家就开始忙活把桌椅板凳给搬到李栋家院子前摆放好。
虽然明天才是正期,可事情要提前准备,要知道现在平常人家结婚,亲戚朋友半个月之前就开始各种准备了,碗碟借哪些家的,还有水瓶,脸盆都要找关系,早早在供销社订下来。
当时物资少,碗筷桌椅,杯碟,甚至柴火都要早早准备,李栋这边倒是不用准备柴火,早早就拉了煤炭回来,煤炉子早就糊弄好了,大锅,铁铲全都有了。
即使这样,桌椅板凳,肯定还是要借的,再有盆子,洗菜,装碗碟,这些李栋虽然有准备,可毕竟不够,各家一早就写好记号送来了。没办法,李栋家没有老人,这事六爷帮着跟着大家早早就打好招呼了。
一早,李栋倒是没闲着,早早起来煮了一些鸡蛋,谁家过来送东西的小娃子都塞着两个。
“栋叔,小舅咋没回来了?”
韩小浩问着李栋,黄胜德,这可是好员工,咋就走了呢。再有黄胜德知道好一些城里的事情,韩小浩想长大当个城里人,跟着栋叔一样啥好吃好玩都有。
“明天过来。”
李栋拍了下韩小浩。“这两天安生点,你爷可说了,你再闹幺蛾子,可真要打断你的腿了。”
“知道了。”
私人 定制 大 魔王
韩小浩嘀咕,自己现在可乖了,最多去小树林下下套子,水库下网,这网子还是自己找栋叔你买的呢,韩小浩心理活动,李栋可不知道。
“六爷,韩叔昨天晚上给我打电话,说今天给我送贺礼。”
李栋说道。“等会车子来了,你这边不知道有啥要给韩叔带的,一并带回去。”
“那你叫小娟,要不素素跟俺走一趟。”
六爷一听儿子要派人来,挺高兴。“让她们帮着你六奶写封信给他带过去。”
“行。”
“小娟,素素你们拿上信纸跟着六爷回家一趟,帮着写封信。”
这会也忙的差不多了,正好两个丫头休息一下。“这里交给我就行了。”
我的合成天賦 小說
“哦。”
鸡蛋都煮好了,一会小娃子们送东西过来,拿着就行了。
“栋哥。”
“咋这么晚?”
李栋笑着拿了些鸡蛋递给韩卫国几个了。
“昨天晚上琢磨热水器,睡的晚刚被俺娘给打起来。”韩卫礼笑呵呵说道。
“早上还没吃饭呢吧?”
“嘿嘿。”
“鸡蛋,多拿几个。”
“谢谢栋哥。”
李栋笑说道。“屋里有豆浆,自己拿碗舀着喝。”
大豆子,李栋弄了不少过来,做豆腐,打豆浆,豆皮啥的,毕竟天气太热了,冰箱不大,根本装不小多少东西,即使现在两个三个还是不够用。
“好嘞。”
几人喝了豆浆吃了鸡蛋就留下来搭把手了,桌子,椅子摆放啥的,几人安排。
“栋哥,你要是有啥事情先忙,这里交给俺们了。”
“行,我真要去一趟公社呢。”
李栋笑说道。“昨天让食品站给我留了五十斤板油。”
这可花了不少人情,现在猪板油可是好东西,不少人买这个,现在农村那里有啥油水,猪板油好啊。
“那得赶紧,要不留不住。”
“可不是嘛,行,我先过去了。”
李栋装了些鸡蛋,一个带给高为民,再有一个送人家食品站。
来到食品站,人家师傅见着李栋笑说道。“李顾问你可来了,东西给你留着呢。”
“太谢谢了,高师傅,家里煮了些鸡蛋,你带回去给几个孩子吃。”
“你太客气了。”
“咋好意思。”
“你帮了这么多忙。”
说话,李栋递给一大包糖果。“喜糖,这可你可不能推辞。”
“那谢谢你了,李顾问。”
等着李栋走了,高师傅对着徒弟感慨道。“李顾问人家大本事的人,可说话做事,一点架子都没有,倒是咱们公社新来两个大学生,学校不咋地说话做事傲气的很。”
“可不是嘛。”
要知道,李栋连着他这个小徒弟都给了鸡蛋,糖果虽然少一些可人家意思到了。李栋这边回到家里,板油交给秀芹婶子几个,炼油,至于猪油渣,这东西不知道多香了。
炼油的时候出了几碗,李栋大手一挥,各家分分,剩下招呼胡丽新,小娟他们尝尝。
“好吃。”
“表叔,你这加了啥调料?”
“没啥,一点烧烤料。”
李栋笑说道。“这猪油渣啥都不加都香。”
“嗯嗯。”
是香的很,几个人吃的满嘴油光,李栋笑笑。“可惜最近没时间,要不给你们包个猪油渣包子,那个香。”
“表叔,你别说了,再说我口水都要流出来。”
正说笑呢,外边传来汽车马达声。
“来车子了。”
“我出去看看。”

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 我的1978小農莊討論-第1143章 真心無奈,一羣二代送車,我的身份快暴露了

我的1978小農莊
小說推薦我的1978小農莊我的1978小农庄
李栋倒是不知道这些小年轻想法,还当是喜欢自己的读者,没办法,这些读者太多了。李栋也是挺无奈的,自从上了报纸,这种被读者迷恋的事多了。
现在都怕了,尤其一些狂热读者,真是一点不比后世追星族差,太热情了。“其实,我写写小说什么的,只是一爱好。”
“爱好能有这样的成绩,李顾问太谦虚了。”
地区一些干部笑着称赞,这位可是得到大领导表扬,为国争光啊。光是被美国电影公司看中,拍电影这事换一般人那就天大成绩,这位却一点不在意。
李栋似乎不知道,这件事重要似得,这令不少干部惋惜,这是多好的机会,可惜李栋不珍惜。
“这些都是过去的成绩。”
李栋岔开话题,问起地区这边招待所热水器的装的怎么样了。
“得亏了有徐厂长,要不这么紧的时间,想要装起来还是有些难度的。”好在招待所本来有卫生间的房间就不多,毕竟处级在地区已经算的上高级别干部了。
即使如此,徐胖子调集不少工人帮忙,要不这么几天功夫怎么可能安装到位。“说去这个热水器,听说,这是李顾问和几个同学琢磨出来的?”
“算是吧。”
“你可真是多才多艺。”
招待所负责人马屁拍的,李栋有些都不好意思了。好在,这会刘傅跟着梁天几人聊完事情走了过来,总算,李栋拜托有些热情过头招待所负责人。
“李顾问,几位港商的详细资料,你这边有吗?”
“详细资料?”
李栋微微皱眉,这个自己还真没有。“我也只是大概的了解一下,具体的话,需要问问张经理。”
“张经理?”
“是张丽张经理吧。”
刘傅笑说道。“我可早就听说了,张经理名气可不小。”
“既然刘书记这么说,想来这位张经理定然是一了不起的人物了。”地区这边的人认识张丽不算多,倒是梁天和从池城出来的张勇军对张丽了解多一些。
美国华裔,李栋媳妇外公公司派过来帮着外孙女,本事肯定不小,听说李栋好一些外贸订单都是有这位功劳在里边呢。
“这位张经理,我倒是见过几次,女中豪杰。”
四 爺 正妻 不 好 當
“女中豪杰?”
这话一说,大家兴趣更浓了,见着大家好奇,梁天介绍一番。
“真没想到。”
倒是边上的几人看着李栋眼神怪怪,这几位怀疑李栋能在美国出名是不是走了媳妇的关系。倒是刘傅听着笑笑,这位张经理的一些事情,他了解可比梁天他们多。
张丽和港商在深城闹的动静,惊动了首都一众领导,刘傅得到一些消息。
“张经理可没有这么简单。”
刘傅怕梁天他们怠慢了张丽,接口道。“你们不知道啊,这位张经理在香港名气可不小,甚至欧美都是一名人。”
“哦?”
这事梁天他们还真不知道,要知道平时张丽过来都是和黄胜男一起,出去几次外贸订单的时候帮着黄胜男和李栋处理一下事情,其他时候十分低调。
甚至被当成黄胜男的助理,司机,刘傅竟然说这位在香港名气不小,在欧美也有一定地位,这就令他们惊讶了。
“李顾问,这位张经理还有别的身份?”
“哦,要说倒是有一两个。”
李栋没想到刘傅竟然知道张丽一下事情。
“李顾问,你快说说,咱们别怠慢了。”
好吧,这事,李栋没打算瞒着,张丽有这层身份这以后办事都方便一些。“张姐在香港管理一家内衣公司,再美国那边有一家涉及投资的公司。”
公司,类似工厂,投资公司,这个倒是没怎么听说过,毕竟不怎么涉及。
“这家内衣公司,规模如何?”
“规模还算不错。”
李栋说道。“具体规模,我不是太过了解,不过我倒是知道上半年大概营收情况。”
“大概五千万左右把。”
其实,还要多一些,只是李栋想着五千万在现在已经是了不得数字了,果然,这话一出口,众人惊呆了,不光光梁天等人,连着知道张丽一些事情的刘傅都惊到了。
他知道张丽联合一群港商搞了一个地产公司和深城政府合作搞了地产项目,项目大的都惊动了首都领导,涉及几千万上亿大项目。这算是深城和港商合作最大项目。
首都都十分重视这件事,刘傅通过家里了解了一些关于这个项目一些情况,这才知道张丽,只是对张丽在香港和美国一些情况还真不太知道。
“五千万港币?”
“美元。”
好家伙,五千美元,要知道整个国家现在外汇储备才多少,几十个亿,人家一公司半年营收五千万美元,一年不是要过亿美元了。
“李顾问,这么重要消息你咋瞒着我们啊。”
本来没安排张丽,这可怎么办,李栋没想到大家这么激动,这事说来,不怪李栋,毕竟李栋一直没当张丽是外人。
“张姐这边就不麻烦地区和县里了。”
李栋说道。“这边已经说好了,住在家里。”
“那好。”
刘傅多少知道一些张丽只是管理人,这些产业八成和黄胜男外公有关系,既然李栋这么说了,那就这么办吧,人家家里的事。
“刘书记,这样好嘛?”
这位可是一尊大神,这这样安排人家别觉着被怠慢了。
“听李顾问的。”
李栋不知道,张丽的事情一出,自己在几位年轻翻译眼里李栋不定靠上这位关系才能在美国出书。“难怪呢,有人啊。”
“除了张经理,其他几位港商?”
具体资料,这边没到手呢,只能问着李栋。
“其中几位,我是太熟悉,不过在港城都有不小公司,资产颇丰。”国内,大家还追求万元户,当然现在大家还不敢明目张胆提钱,可隐约有了苗头。
整个皖南,谁不知道傻子瓜子,传这位已经有上百万身家了,这可是八零,不知道多少人举报,反应,要不是有大领导说话,放一放,等等看。
这位不定就给充公了,倒是港城那边现在情况特殊,这些位正发财呢,随着李收购和记黄埔,包船王拿下九龙仓,港城那边可是发生大变化。
随着英资退,两边的平衡向着李,包等港商倾斜了,只可惜,这些人只顾着赚钱,英国人没按着好心思,没留下什么多少真正科技制造产业。
倒是教会了,这群港商房地产这个赚钱利器,李栋现在都有些后悔,拉着这群人搞房子,可国内情况没这群人不行,总不能给美日欧吧。
这会介绍的时候,李栋是不太情愿提这几位。
“你们看车子到了。”
“咦,这不是咱们的车?”
来的车子,可不是地区派去上海牌,这一看就是进口车,还是几辆车,李栋也有些疑惑。
“怎么回事?”
“咦,我们车子在后面。”
好家伙,派的车子咋跑后面去了,这到底怎么回事。
“先过去吧。”
快步迎着过去,打头的车子,李栋一看奔驰,那种老虎头的,这种车子李栋倒是见过,有些古老一种奔驰,接着类似跑车,还有一辆看着像是日本车。
先过去吧,无论如何人家也是奔着自己来的,李栋这位主人肯定要出面接待的。
“周生。”
第一个下来是周氏珠宝的周小生,接着是搞房地产的郭怀义,接着一位倒是令李栋有些疑惑,这个小年轻是谁,自己真不认识。
“郭生。”
李栋忙上前,握手。
“这位是?”
“这是我长辈家的孩子,来大陆见识见识。”
“李泽楷。”
李栋嘴角一抽,好吧,这货自己还真听说过,小超嘛,其实就是二代,会玩,只是可惜,这人太会算计,说白了就是只顾着眼前利益,长远眼光不行。
当然,这只是站在后世,大家对这位评价,李栋笑笑。“欢迎。”身份,李栋没点破,没必要,现在李栋不是小人物,那啥见过世面的人了。
接下来几位都是合作伙伴,李栋一一问候,乔治和安娜,希尔达,这边乘坐地区派的车子。对于安娜和乔治,大家兴趣不大,倒是对希尔达兴趣不小。
一个希尔达十分漂亮,再有一个环球影业,这几位也知道来的,当然现在好莱坞还没有后世强势。几位翻译对于港商关注不如乔治和安娜,希尔达多。
人家可是美国人,只是可惜,对于几位翻译,希尔达只是摆摆手,她本来就是奔着李栋的面子,乔治和安娜同样的。几人和李栋交谈,完全不用翻译。
李栋口语令几个傲娇年轻翻译,脸红,人家口语太流畅了,交流完全没有一点打节的地方,倒是他们翻译有些跟不上。周小生,郭怀义等人同样奔着李栋来的。
一时间,地区和县里一些领导都被放到一边去了。
“李生,这几辆车,你还喜欢吧?”
“车?”
李栋有些疑惑。
“这是我们有点小意思。”
“什么意思?”
几名翻译齐齐看向李栋,没办法,周小生用的是英语,几人拿不准,这话是不是开玩笑,这些车子是送给李栋的结婚贺礼。
“这太贵重了。”
“你就收下把。”
郭怀义笑说道。“你的那些理念可比这些车子值钱了。”
“我父亲十分欣赏你的才华。”
李泽楷也跟着说道。
好吧,这位刚刚拿下和记黄埔,没想现在还有精力关注深城项目,不知道以后大家会怎么评价自己,还好自己涉及不深。“谢谢李先生的,我也十分佩服李先生的。”
李栋笑着对着李泽楷点点头,我知道你爸爸谁,至于欣赏才华,别闹了,你家现在流动资金还不一定有我的多呢。“别闹了,孩子,你爸爸啥人,大家都晓得。”
“那车子,我就收下了了,谢谢大家了。”
真收下了了,几个翻译傻眼了,地区和县里的一些人没搞清楚什么情况,等搞清楚了,这些车子竟然是这些人送给李栋结婚贺礼,这出手太阔气了。
这关系可不像李栋说的那么一般,只是有些合作,这关系很亲密啊。刘傅惊讶之余,多了一些想法,等众人回到招待所,李栋这才舒了一口气,这些人。
十句话八句关于房地产,这家伙,一个个怕是被几张图纸就能圈一波钱给弄的兴奋了。别说,李栋对于房子一些设计理念,真的令港城都惊讶。
李栋其实有个锤子设计理念,直接找着设计院出的图纸,花了点钱,找的还是实习的,毕竟李栋告诉人家是玩沙盘,搞竞赛,人家只当有钱玩的游戏。
设计图,李栋稍微修改了一下,一些当时搞不了的,肯定给去了,倒是一些能搞出来,大阳台,多卫生间,客厅餐厅分区之类,全给上了。
落地窗,李栋都一点不都差的,全都有,各种小东西,上就是了,再有就是朝南房间理念,还有宣传的一些口号,抄着零几年的,坑人的,骗人口号。
没曾想,这些人家还真当真了,一个个觉着李栋才华横溢,不干房地产简直是浪费天赋。这一个个拉着李栋聊,搞的李栋,郁闷不行。
“深城项目竟然是李栋主导的?”
刘傅是真惊到了,这个项目多大,多惊人,他可是清楚了,家里没少说这件事,没曾想,这个项目竟然是李栋主导的。刘傅万万没有想到的,本来还以为港商联合搞的呢。
“梁县长,你知道这件事嘛?”
梁天苦笑,自己来之前都不知道深城这个项目,现在才知道,这么大一项目竟然是李栋主导的。“这个李顾问,可是一点口风都没有漏啊。”
“是啊。”
“真没想到,这么短时间。”
张勇军感慨,要知道,前年秋天见着李栋的时候,不过当一个有些才华的知青,没曾想这才一年多时间,发展变化这么快,自己都不认识了。
“这事先不说,接待方面一定要做好了。”
“刘书记你放心。”
人家出手就是车子,而且看意思,这根本不算什么,这一个个能是普通人,再说深城大项目,这几位参与的,要是能拉着点资金到地方上,那算是一件大好事。

精华都市小说 我的1978小農莊-第1139章 樓上樓下,電燈電話,韓莊現代化上展示

我的1978小農莊
小說推薦我的1978小農莊我的1978小农庄
“这路刚修的。”王师傅对着李月兰和冯端两口子说道。“李顾问出了一大笔钱,地区和县里支持了一些,看看,这路听说路基用的都是上好的青石块。”
“这可造福一方啊。”
歡迎來到小日常
王师傅自从见识李栋的厉害,现在完全就一狗腿子。
“这倒是。”
要想富,先修路,这是千古不变的道理,尤其是山区,没有路进出,能干啥,竹子,木材都运送不出去。有句话靠山吃山,靠水吃水,靠着矿山那就吃矿山。
可前提是有便利交通,要不然靠着山你还能啃石头不成,树木,竹子总不能都用来烧锅吧。为了更方便冯端和李月兰他们,王师傅还把车窗给打开了。
“真不错,这路挺宽的。”
“那可不,两辆车并排都能走,这可是跟省道一样的双车道。”
“别说一般庄子,一些公社都修不起。”
香國競豔 抱香
王师傅感慨,韩庄现在真是发达了,有了李顾问,那真是修了八辈子福气。冯端两口子苦笑,李栋找的这个师傅,还真是能说,就是夸的太过了。
倒是李月兰一点不觉着,要知道她可是来过韩庄,过年那会就见识了,韩庄跟着一般山村庄子完全不一样。李月兰好奇打听过,得知都是李栋来了之后才有这么大变化。
韩庄能成为十里八乡,最富裕庄子,八成都靠李栋,王师傅这话倒是一点不假。
“嘟嘟都。”
“要进庄子了。”
李栋这边放慢一些速度,回来的时候,李栋该开货柜车了,跟着胡丽新和学长,学姐,室友们一起,轿车交给王师傅和赵师傅来开着。“大家再坚持一下,咱们到庄子了。”
虽然有风扇,可毕竟是货柜车,还是有些热的,好在这会到了。
えむえむ M²
“真到了。”
“表叔,这路重新修的啊?”
“是啊,刚修好。”
“难怪一点不颠簸呢,上次来还有一些颠簸。”
碎石路肯定比不上柏油路平整,轿车进庄子了,一些小娃子就围了过来,这群小屁孩子,最近吃糖果吃上瘾了,一个个嗷嗷的。
“去去去。”
韩卫国几个过来赶着小屁孩子离着远点,别碰着了。
“栋叔回来了。”
“回来就回来呗。”
黄胜德嘀咕,搞这么大阵仗等车子停靠下来,大家下了车子,来过还好,李月兰看着建起来的豆腐厂,感慨这速度可真快。
第一次来的,那就是惊讶了,这真是山村,这楼房,一片一片不说,还有城里才有水塔,庄子里的房屋多是瓦房,至少茅草房,一些茅草房似乎还没人住。
这大半年,庄子里几乎都建了新房子,一些茅草屋现在都改成鸡舍,鸭舍,猪圈了。现在各家不缺吃的,甚至还有一些剩余,这不就养了一些牲畜,过年杀吃,还是卖都方便。
“师傅,二叔,二婶子,咱们先吃饭吧。”
这会都快七点了,虽然天还没完全黑,可不早了,大家伙肚子也饿了。“王老师,学姐,学长,跟我走,咱们去食堂先吃饭,再收拾。”
“食堂?”
上次过来还没有呢,戴莹琮和胡丽新对视一眼,拉着甘露。“走,咱们去看看这里食堂咋样的。”
“没想到,李哥家乡这么好,这哪里是农村啊。”
“可不是嘛,不比我们乡里差。”
赖一层说道,八零年无锡那边一些公社改成乡镇,那地方算是发展不错的了。
“走走走,吃饭。”
来到食堂,这边准备好了饭菜,招呼大家进包厢,房间里。“大家都别看着,吃啊。”
“这太丰盛了。”
一桌三个大锅子,四五个小炒菜,一盆大米饭,这家伙比国营饭店都要好啊。“赵师傅,王师傅,这边坐。”
“李顾问,你这太客气了。”
“这么多菜。”
当然还有酒,这年月司机爱喝酒,当然李栋肯定不能让他们喝酒开车,等回头送一下。“卫国配好两位师傅,赵师傅,王师傅吃好喝好,我就不多陪了,那边还有点事。”
“你忙,你忙。”
韩卫国几个陪着两个喝着古井,吃着丰盛饭菜。
“师傅,二叔,婶子,你们吃。”
可惜国富叔有事,要不来作陪就好了。
“这孩子,弄这么多菜做啥?”
“不多,几个本地特色菜。”
李栋招呼一声,当然也要照顾到甘露这些人。“云飞,一层,你们帮我招呼好大家,一定要吃好了。”
“放心吧。”
“李哥,你这里可真不错。”
“还行。”
那家伙肯定不错了,现在一般村子可没有这么阔气,你看看吃的,好几道肉菜,这可不是开玩笑的。
“没曾想,这才多久,韩庄又有这么大变化。”
胡丽新吃着红烧肉,感慨道。
“是,上次过来还没有食堂呢。”
“你们来过?”
“嗯,来玩过一次。”
“对了,刚刚路上我听说,这边晚上放电影。”
胡丽新说道。
“真的?”
“那咱们赶紧吃,看会电影去。”
李栋这边可没闲着,陪着说了几句话等着国富叔几个过来陪着冯端他们,他就去忙活了。
“卫龙,卫礼,一个房间两套别搞错了。”
“放心吧,栋哥。”
洗漱用品,一个房间两套,外加塑料盆,梳子,镜子一些小东西,还有就是卫生纸,东西可不少。这些都要检查一下,少了给补上,这待遇可比县里招待所还要高呢。
“唉,可惜,太阳能热水器没装上。”
现在洗澡还是个问题,只能在李栋家洗了,李栋琢磨峰少风他们都在,材料城里也有,要不要装几台,这样的话洗澡的问题也解决了。至少给几个女孩子解决一下洗澡问题。
男人嘛,直接去水库,那边水好,又开阔,不像女孩子,不好洗澡。回头找学生几个合计一下,搞几台,这东西大家都搞熟练了,不费多少事情。
等着李栋把宿舍检查完,大家吃好饭了,李栋让韩卫龙几个骑着带电动马达的自行车送着赵师傅和王师傅回着公社去。李栋正准备带着何师傅,二叔和二婶子去宿舍,见着胡丽新一众人东张西望,这是准备干啥。
“学姐你们不过去?”
“表叔,我听说外边放电影,我们先看会电影。”
“行,小浩你带大家去打谷场。”
李栋说道。“电影在打谷场那边。”
韩小浩带着一众年轻人去看电影,李栋带着何师傅,冯端他们来到宿舍。
“二叔,你看看,还差些啥?”
宿舍打扫干干净净,电灯照的屋里亮堂堂的,这种带有独立卫生间,厨房的类似后世小公寓的宿舍,冯端都是第一次见。“这里真是宿舍?”
别说二婶子真有些惊讶了,这宿舍太好了,带有独立卫生间的宿舍,整个南京大学没几间。
“是啊。”
“这边是单身宿舍。”
“边上是大宿舍。”
这还单身宿舍,好吧,当然,这待遇肯定不是一般工人能享受到的,一般工人,这么一间单身宿舍至少要得住六人。只有干部才有单独宿舍或是刘蕊这样引进的人才。
好家伙,冯端不知道李栋这里还埋了坑坑,还当真是一人一个这样宿舍。待遇,可真高,级别能够嘛,冯端嘀咕,不过这宿舍住着是不错。
“二叔,我给你加了一床垫。”
李栋说道。“这种床垫透气性特别好,夏天垫着也不如。”
“你试试。”
“是挺软乎的。”
这间房子用的可不是这这折垫床,而是真正大木床,二婶子摸摸,真不错。
“食堂那边二十四小时有热水。”
“只是有个不方便地方。”
“啥?”
“洗澡,这边没热水器。”
李栋说道。“要洗澡得去我家里洗。”
“宿舍本来有澡堂的,只是现在锅炉还没装。”
“这已经很好了。”
这样条件,一般招待所都没有的,至于洗澡去李栋家洗,倒是没什么。这边安排妥当,李栋出了宿舍,二婶子这才仔细打量这间单身宿舍。
“这还有厨房啊。”
“这真是,啥都有。”
“咦?”
“老头子,你来看看,这孩子可这够细心的。”
洗漱用具,毛巾啥都准备好了,牙刷牙膏,杯子,这是一应俱全,盆子,水桶都有。
“就是太浪费了一些。”
李栋这边送着何师傅回屋,转身下楼去了。“还得去打谷场看看。”
来到打谷场,今天人真不少,这会正在播的电影,李栋看过,庐山恋,这又播一遍,看的人倒是津津有味的。别说胡丽新他们还真没看过这部电影,一下就被吸引住了。
“这电影真好看,回头问问能不能再播一次,前边都没看着。”
胡丽新小声说道。
“是不错。”
不光光女孩子,陶云飞等人同样看的聚精会神的,好片子,至少在现在看是一部好片子,光是女主角就换了好些套衣服,时尚最时尚的那种。
当然,李栋见着一般般,毕竟几十年后了审美不一样。
“怎么样,电影?”
“表叔,你来了,正好。”
胡丽新说道。“我刚听人说,电影是你找来的?”
“是啊,怎么了?”
“那这部电影能再播一遍吗?”
“再播一遍?”
李栋微微皱眉。“这样吧,你们想要再看的话,我给你们找录像带,去录像室看。”
“录像室?”
Ps:月票冲刺活动到今天结束,还差一百票,现在留言投票明天就能拿到起点币,有月票可以参加下!!!

寓意深刻都市言情 我的1978小農莊 ptt-第1135章 來之首都孩子仰視韓莊上推薦

我的1978小農莊
小說推薦我的1978小農莊我的1978小农庄
“咖啡机拿一个。”
李栋想着张丽爱喝咖啡,不定刘思君也喜欢呢,至于咖啡豆上次带了好几罐子,顺手装了一罐子,再有牛奶,糖块。
点心,马卡龙之类的,李栋记得也带了一些,冰箱里还有一些蛋糕,这些小资情调东西。
“蛋糕吃吗?”
黄胜德点点头,这好漂亮,没错这盒子可是水晶的,小勺子更不用说了,高档货。
“飞机玩过没有?”
“飞机,没。”
“这里有个遥控的。”
李栋笑说道。“大的送科研所了,这还一小的,要玩的带着,正好韩庄那边刚铺了柏油路,倒是不缺跑道。”
“这盒子里是模型飞机?”
黄胜德有些激动,这东西他还真没玩过。
廢柴醬驗證中
“这边还有遥控坦克,军舰,潜艇。”
“你要喜欢全拿起玩吧。”
家里素素和小娟对这些玩具兴奋不大,两人更喜欢书籍,上次带回去芭比娃娃除却留了两个好看些的,其他都送人了。
“谢谢姐夫。”
黄胜德兴奋坏了,那个男孩子不喜欢这些玩具,李栋见着黄胜德打算吭哧吭哧打算把打包了。“急什么,送你了就是你的,这东西可不轻。”
“你姐有钥匙,回头再来拿。”
“哦。”
两人咖啡机,面包机,还有咖啡豆,点心,蛋糕,还有茶具,床垫,四件套,洗漱用品装好车子。“车子小了点,装不了多少东西。”
“等会咱们回韩庄,还是换货柜车。”
李栋心说,得空再弄一台过来,改装一下,搞成房车最好了,这年月房车不知道有没有。“回头查查,要是有的话,那就从国外搞一辆进来,没有就改装一辆。”
“姐夫,你咋来这么多好东西?”
“一部分读者送的,一部分朋友送的。”
李栋把车子倒出巷子,调转车头向着外贸公司池城办事处开去。
“咦。”
没曾想在路口遇到牛静和几个朋友,李栋停靠下车子,按着喇叭。
“这谁啊,有车子了不起。”
被吓了一跳几人,忍不住嚷嚷道。
愛情可觀測
“小声点。”
另外冷静些小声说道,要知道,这年代有小轿车还真就是了不起的。
“牛静。”
“真巧,我还说哪天去一趟你家呢。”
“李栋是你啊。”
牛静挺意外,看着李栋开着皇冠,进口车。“听张峰说,下月办酒席?”
“是啊,初六,正好遇到跟你说下,到时候过去吃酒。”
“一定到。”
牛静想起来一事情问着李栋。“最近咱们地区有个活动,爱好摄影的一起聚聚,你要不要来?”
“我啊,算了,你知道,下月办事,我这会哪里有时间。”
其实牛静想问李栋有没有新款的相机,李栋倒是想起张顾两人要过来的事。“对了,我有两个朋友是首都那边的北影摄影专业,过几天会过来,要不要我介绍你们认识一下。”
“真的,北影摄影专业的高材生,什么时候过来,可千万别忘记介绍我认识一下。”
“行,到时候人到了,介绍你们认识,走了。”
说话,李栋挥挥手,对着牛静身边几个朋友点点头回到车里。
“牛静,这就是那位大作家,好年轻人。”
“本来就不大。”牛静笑说道。“走吧。”
“姐夫你朋友?”
李栋看着黄胜德这小子打什么心思,多少了解一些。“是啊,邀请参加我和你姐的酒席。”
“哦。”
至爱逃妻,骗婚总裁很专情
黄胜德继续玩起自己手里的左轮,甩动一下。“姐夫,有子弹吗?”
“怎么,你还打算打几枪不成。”
李栋哭笑不得。“这就一玩意,打不了的。”
“没劲。”
回头找个机会把这小子扔到是乌梅家去,不给吃的,不干活用鞭子抽几下。这些熊孩子一般的城里娃就该好好锻炼,可惜了,没赶上好时候没吃过苦头。
回到外贸公司,李栋带过来床垫,硅胶枕套,四件套,还有咖啡机,面包机都给搬到屋里。
“咖啡机?”
“我也不知道你喜欢喝什么,这不拿了罐咖啡豆,还有一罐红茶。”李栋说着把带过来咖啡豆,红茶等给拿出来。
“还带了些点心。”
曲奇,马卡龙,蛋糕之类小点心,用水晶碟子一摆放,还别说,真挺好看的。“这孩子,太细致了。”
“你尝尝。”
这些东西,李栋是不喜欢吃的,太甜了。说话李栋拿出一精致木盒子,里边装着杯子,漂亮极了,黄胜男见着就十分喜欢。
“这杯子,我怎么没见过。”
“前些天才送过来,家里还有几套类似风格。”
李栋把杯子递给黄胜男去洗,边招呼春花婶子,秀芹婶子吃点心。这会下午三点左右,正好是下午茶的时候,边喝茶,边吃点心边谈事情。
“栋子,胜男他爸爸帮她买了些家电,一会送过来,胜男想着这里不好摆放,先送到韩庄,你看呢?”
“行。”
本来结婚当天带过去更好看,不过李栋和黄胜男都不在意这个,刘思君更开明对这些更不在意了。“那你等会,车子差不多快到了。”
“倒是她外公送的嫁妆要过几天才能到。”
“外公不是送了一套香港的房子了嘛。”
李栋心说,这还有什么。
送了一套房子,李春花和吴秀芹颇为惊讶,一套房子,还是香港那地方听说满地都是钱的地方。
黄胜男听着忙接过话来。“是一辆车子,妈,你喝咖啡,还是喝茶。”黄胜男给李栋使了一个眼色,外婆,李栋明白了,刘思君对那个比自己年轻不少的小妈没啥好印象。
岔开话题,李栋帮着弄咖啡,等着运送嫁妆车子到,李栋看着时间。“妈,胜男,那我们先回去了。”
“胜德去了韩庄听你姐夫的,别耍脾气。”
“知道了。”
“李大姐,秀芹妹子,栋子这孩子年轻,有啥不懂,你们多教教他。”
两人连连表示肯定帮忙,韩庄这边请她放心。
“没想到BJ大干部,人还挺随和。”
“一看就是面善的。”
李春花额吴秀芹小声说着对刘思君的印象。
两人打量货车装着满满当当的嫁妆,好几个的箱子,不知道里边是啥,李栋倒是知道了,刚刚黄胜男跟他说了。
“刘师傅,麻烦你了。”
“跟着我们车子。”
李栋本想开货车,可想着这已经一货车嫁妆,再拉上一车,不说卫国他们几个辛苦,再说显得招摇了一些。皇冠轿车,刘师傅还是见过的,只是没想到这小地方竟然会有。
少不了高看了一眼李栋,货车跟着李栋车子来到岔路口,前边正在铺柏油,车子是进不去了。“刘师傅,稍等会,我去喊人。”
“你太客气了。”
“栋哥。”
“卫东,你在就好了,你嫂子的嫁妆运过来,你去喊几个人帮忙抬回去,东西有点多,多叫几个人。”
“好,俺这就去喊人。”
精灵掌门人 小说
听说黄胜男的嫁妆提前进庄子,好一些人都跑来看热闹,这可是BJ姑娘嫁妆,大家伙都好奇,有啥东西。
“咦,这是老大一盒子。”
“瞅着上面这是电视机。”
“这么大电视机?”
“那可不,BJ的电视机肯定大。”
冰箱,洗衣机,抬着下来,黄胜德脸上带着点得色,这里人八成都没见过呢。
“栋哥,冰箱,洗衣机,家里不都有了嘛,咋嫂子还买一套。”
“有?”
黄胜德看着李栋。
“家里是老款,这些新款,外国进口的。”
“这样啊。”
大家不太懂,接下嫁妆没啥特殊被子,柜子等,李栋还挺意外,没想到一男人准备嫁妆还挺细的,啥都有,甚至瓷罐子都有,这玩意李栋没弄。
家里厕所设计挺合理,不需要这些东西。
“东西可真不少。”
连着刘师傅都感慨,可韩庄的好一些人却有点小失望,为啥,这些东西李栋家都有,哪里有啥稀罕的。黄胜德听着一些人小声嘀咕,似乎对嫁妆不太满意。
“你们不定见没见过呢。”
“刘师傅,去家里喝杯茶再回去。”
“不了,不了,还有事情呢。”
刘师傅嘀咕,啥情况,这些围观看热闹的咋有点不对劲。
“那我送送你。”
“不用,不用。”
送走刘师傅,李栋把车子开到公社放着,回到韩庄东西都已经摆放在院子里了。
“东西真不少。”
六爷和六奶,五奶,还有庄子里几个老光棍爷,婶子们,嫂子们,好一院子人。
“栋子回来了。”
李栋掏出两包烟扔给韩卫国和韩卫东。“帮我招呼一下。”
“素素拿糖给大家吃。”
素素有些不想拿,天天吃,这要是到时候不够包咋办。围着小娃子们高兴嗷嗷的,最近天天有糖吃,高兴坏了,光棍爷们吸着带嘴的烟,吧嗒吧嗒。
“别说,这带嘴的还挺有劲的。”
那是,李栋搞的重口味的,要不然,大家都说没劲,那还吸啥烟。
“咋了?”
散了一圈糖,一圈烟,李栋瞅见一个矗在边上的黄胜德,这小子鼻子不是鼻子眼不是眼的。好家伙,这是嫌弃上了,李栋打算回头好好教教这小子做人。
“小浩。”
“栋叔。”
韩小浩屁颠跑了过来,手里抓着几个奶糖呢。
“你带你小叔转转,回头叔给你奖励。”
“嗯。”
韩小浩瞅着黄胜德。
黄胜德哼了一声,小屁孩一个,自己跟着有啥好转的,只是没一会,这小子就一脸惊讶看着韩小浩。“真的?”
“那当然,走,俺带你去看。”

寓意深刻都市小说 我的1978小農莊 線上看-第913章 我的藥酒被人盯上了 剑南诗稿 岑楼齐末 讀書

我的1978小農莊
小說推薦我的1978小農莊我的1978小农庄
李棟倒納悶,這群熊伢兒何處來的,上一次是韓武家那群,此時此刻這幾個又是從那兒垂詢到該署過期音信的。“虎骨酒是吧,來進屋吾輩有口皆碑聊。”
“走。”
五六個小年輕卻挺浮,真跟不上屋了,李棟笑笑。“等我把物件擺好,俺們名特優新東拉西扯。”
“擺啥擺,壯陽酒還賣不賣了。”
“等下嘛,加以爾等說的五千,者代價粗……。”
“嚇到了,沒見聞。”
噗嗤,李棟樂了,這群二貨哪來的。“行,那吾輩先東拉西扯其一紅啤酒的事,不知底,爾等從何聽來的。”
“你管吾儕哪兒聽來的,吾儕又錯誤不慷慨解囊。”
“我惟獨刁鑽古怪了而已,誰給我減價了,還十倍十倍的降?”
李棟笑著玩弄手裡的嘉慶官窯,那幅青少年語句處事,比徐然和郭凱這些人可差了過多,北京二代都這人品嘛,太差了。“別通知我爾等是啥大院的吧?”
要明確好耍圈裡有個大院落弟,實在簡言之,那幅人都是落選上來的渣,當真大小院弟,黃勝德這一批訛內閣就政企領導,再不最差亦然一等財神。
剩餘的沒技能進了文娛圈,那裡好賠本,又不欲多大能,還別說,遇國度計謀靠著比普通人多著理念還真富了勃興。本來這些人在真格的的地大院子弟面前那身為一渣渣。
這少時,李棟看察前幾個子弟就約略看豆製品渣的發覺,對待徐然這些則不濟最甲等,足足是賢才感性,腳下渣渣感卻單一的很。
“降價?”
“告知你信的人,沒說,這價是過眼雲煙了嘛。”李棟笑語。“爾等剛說壯陽酒,現今代價仝是五千。”
“那是微。”
“六萬六。”
李棟笑著比試一期坐姿。
“六萬六?”
“你何如不去搶。”
“別急,夫價值是八方來客的,不瞭解再加點。”李棟比試一個八。“八萬八一建軍節瓶,而看有消滅貨。”
“你……。”幾個小年輕發被李棟耍了,呼啦全謖來了,一番個倉滿庫盈一言驢脣不對馬嘴就格鬥的架勢
李棟看著一下個要朝氣的小年輕。“別亂動,這內人的物件都窮山惡水宜,你沿香案上瓶,至少三萬,對了,你沿腳盆五萬,再有你坐的椅子起碼六萬,這邊的架式崽子就更深,至多二十萬。別動,一旦摔了,我與此同時找爾等爸媽抵償。”
“你唬誰呢,你當你此擺的是古玩。”
“還別說,不失為。”
李棟舉入手裡的嘉慶官窯。“這件花瓶,明晰數額錢嘛?”
“最高三十五萬。”
這群小屁孩,不亮堂從何處刺探區區訊息跑來店裡。
“周哥,他說的真個假的?”
“之,我大惑不解。”
姓周的是這群子弟捷足先登,二十三四歲的師,惟有一忽兒職業仍略略嬌痴。“說吧,從那兒聽到訊息。”
“我……。”
“說。”
李棟赫然一除,周天嚇得一觳觫。“是韓風。”
“韓風?”
李棟些微顰蹙,這諱一些熟練,追思來了,上回幾個聒噪韓老小子裡的一個,真深長。“韓風怎麼著說的?”
“韓風說,黔西南那邊有個崇山峻嶺莊,賣壯陽酒挺靈通果的,我就……。”
金金江南 小說
“爾等就信了?”
李棟詭譎,這話張口就來,該署小年輕,雖則為所欲為了一些,心力可能不至於諸如此類差把。“韓風喝醉說的,還吹捧壯陽酒成績多好,他小叔每每來此地買。”
“小叔,韓巨集康?”
“是。”
哎,韓巨集康要領略韓風然會兒,絕對化要把這貨三條腿卡脖子了。
“再有呢?”
“沒了。”
“爾等就聽了韓風吧就跑來了?”
“實際不單韓風了,上家時辰,私腳也在傳,韓家令尊的病不妨是奶酒治好的。”周天這一說,李棟眉峰緊皺,韓武家好容易鬼了,這從此少走動了。
小半事務都傳成諸如此類,難怪別人都不拿他們家業一回事了,根柢爛了,這種事都能流傳來。
“李東家。”
徐淼敲了擂,走了出去,現在時她擬帶著她爸去撫順做下抽查,進屋一看。“咦,你是周……?”
周天一恐懼,徐淼,他姐的愛人,針鋒相對周天殆廢掉今非昔比,周天一番阿哥和老姐兒都算的上真二代。“淼淼姐,我周天。”
“你怎樣來了?”
徐淼緬想來,周雅的深深的不長進兄弟,夫混小孩子誤京嘛,聽話前段辰還被抓了,齒矮小卻不先進,學誰差學調諧堂哥,成績沒學到何事好,可學了一肚壞水。
“我來玩。”
“你姐懂嗎?”
徐淼擺,摸得著手機,李棟見著對面周天不啻略略打哆嗦,粗擺擺,竟然祥和沒看錯,渣渣,被韓風耍了。八成韓風對自身攆她倆難過,這算是給自個兒找點麻煩。
獨自找的這都怎人啊,莫此為甚也對,要明晰韓家今日動靜,實事求是上臺山地車人,家家不隨後你玩。
“沒,我姐忙。”
周天切盼搶過徐淼無繩話機,徐淼瞥了一眼。“李店東,她們沒小醜跳樑吧?”
“沒,便是來買小子。”
“舛誤,我輩就姑妄言之。”
周天心說,算背,何如遭遇徐淼本條內,而繼他姐說了,那可慘了。
“是啊,光出的代價稍許低。”
“何許,還預備強買嗎?”
“那倒付之一炬,徒不懂事的童男童女,開價耳。”李棟首肯會慣著這幾個屁小娃,能弄死,認定決不會饒恕,自然,目前沒如此危機。
“探望,我兀自要個周雅打個對講機。”
徐淼這話一說,周天神色變了,看著李棟目力多了寡怨意。李棟幻滅光陰管周天情感,佈陣好冷卻器,不用他攆人,幾人沮喪的出了小院。
“韓風,這壞分子。”
“周哥,俺們什麼樣?”
“什麼樣,回來找韓風經濟核算去。”
周天沒措辭,大哥大響了,一看對講機,周六合發現將掛了,可終於或沒掛著。“姐。”
绿瞳 小说
“說說,該當何論回事?”
周雅響不可開交平和,獨周不甚了了,更進一步祥和,應驗周雅今日心火越大。“是韓風……。”
“我知情了,你先找個方住下,我午後昔年。”
“姐,吾儕打算當前返回。”
“閉嘴,按我說的,別人我甭管,你給我久留。”
周雅隨即又給徐淼打了對講機,徐淼和周雅聊了幾句就掛了,她還有職業要忙。“我跟李財東說剎時。”
“李店主,周雅下半晌復原明面兒向你道個歉。”
“刻意重操舊業賠不是,沒必需。”
李棟真沒擔心上,幾個小屁小傢伙。
“其實周雅直想看法一期你。”
“為啥?”
李棟一葉障目,周雅這名字一聽女子,夫不會需求壯陽酒的吧。
徐淼解說一度,這隨著周家轉產的營生一對溝通,搞瘋藥的,再就是再有自身相關藥房,再有醫院,塑料廠。
營生不小嘛,李棟低語,別乃是懷春自己果酒的。
李棟私心疑,烈酒這事,實際上必將的要惹出點岔子,惟沒想到諸如此類快。
“然啊。”
李棟心說瞭解轉眼就陌生剎那間吧,今後青啤這方向再有把持瞬息,如今他人不缺錢了,一仍舊貫要謹而慎之小半。這次的周天是真的被韓風慫,仍舊任何人煽惑。
李棟一相情願著想,生成器拭轉眼擺設好了,檢視某些微信訊息,訂餐的,兩桌,李棟看了一瞬點了菜,寫字來付諸郭德缸。“郭師父,再給我有計劃一桌。”
酒知識婦代會一群人要還原,固有李棟無意間搭訕的,可高國良,再有幾個熟人回心轉意,上個月人煙挺支撐要好搞酒文明博物院的,此次回升,這頓飯分明要請的。
“徐總。”
李棟真鏤空喝啥酒呢,徐然全球通打了捲土重來。“李僱主,周雅找上你了?”
“夫石女可以略。”
“哦?”
“李小業主你審慎些。”
“稱謝徐總。”
李棟心說,這事再有些勞,算的。
沒少頃,有線電話又響了下車伊始,一看公用電話數碼,韓巨集康。“韓總。”
“李東家,差我親聞了,這次的事,正是怕羞。”
“韓總有說有笑了。”
李棟對韓巨集康千姿百態算不佳,固然這事歸根到底是他家惹出來的,僅只輕輕道個歉,認同感夠。
“李業主,我這邊已經教導了韓風。”
“韓總,這就過了,童子嘛,陌生事。”
李棟笑張嘴。“沒忍住戲說話,其一嘛都是情由的事。”
下面一句話李棟沒說,大人生疏事,胡說話可就不等樣了,韓巨集康有點聽出了點李棟話裡意思,僅只韓巨集康並煙退雲斂再多說了幾句沒營養素話就掛了機子,李棟擺頭。
韓武,多好一人,咋晚輩成這鳥樣了,這全家人,算了無論我的事。
“這過後飯碗,不做耶。”
少了這一單營業,失掉不大,目前李棟不在意幾十萬了,那啥綽綽有餘了,底氣足。“去酒博物院找瓶好酒去。”
“咦?”
李棟出了村二門埋沒,周天幾人小年輕在主客場方搗鼓單車。
“我說吧,別租保時捷,壞了吧。”
租的車,李棟聽著幾人的獨語險沒忍住樂了,這幾個二代混的真夠差的,還要租車。
“通話吧。”周天百般無奈,嘆了話音,真倒楣。
“業主。”
“看著點。”
李棟對著邦開口,這些小屁孩,別在村子惹麻煩,另外無論是。來酒博物院,李棟找到盧曼,說了一晃池城這兒來的賓。
“我藍圖特約幾位酒文明教會成員參與吾輩的酒學識博物院外委會。”
李棟藍圖挖邊角,到底市內幹事會要片段滾瓜流油的人,乾脆從池城酒學識村委會挖人是最純潔的最有錢的做法。

寓意深刻言情小說 我的1978小農莊 txt-第860章 棟叔,俺想學燒烤,肉俺都帶來了下【月票加更】 畏圣人之言 一呵而就 讀書

我的1978小農莊
小說推薦我的1978小農莊我的1978小农庄
一條血絲乎拉的肉走狗,一早拖到自家河口,要不是看觀賽熟,這大毛腿而唬人的很。
這狗腿子李棟吃過,四不像,中原羚的腿,這貨爪尖兒像牛,角八九不離十鹿,神像羊,紕漏像毛驢,這是南邊四不像,比擬來更遠離羊卻比羊要大有的。
比較北四不像堪比牛體型要小星子,可再小這畜生一兩百斤,一條幫凶二十斤一如既往一部分。
萬界種田系統 小說
“你咋弄的?”
這小人兒,以便火腿腸不圖下這麼著狠手砍可一隻野羊腿,李棟驚呆。
“俺撿的。”
噗嗤,李棟抬起腳就踢,撿的,你咋不撿條龍,撿的,你家四不像掉腿的。
韓小浩末梢挨踢了一晃,閃到邊際,撅著頸出言。“不失為俺撿的。”
“你家還能撿到腿子?”
“委,棟叔,俺早間去收山公。”
說完抬頭要看了一眼李棟,李棟瞪了一眼。“啥傢伙,收獼猴?”收龍蝦李棟幹過收猴啥情形。
“棟叔,你訛誤開心吃猴腦嘛,俺想多給你捉幾隻。”
“誰說的,我歡吃猴腦。”
這東西後頭罪魁罪的,是臭區區。“我不吃猴腦,也不愛吃。”
“那你養山魈幹啥?”
韓小浩細語,還當你怕匱缺吃,多養幾隻齊吃呢。
“接下泯沒?”
“收了幾隻,獼猴都學精了。”
好嘛,剎那套到幾隻獼猴,你跟我說山公學精了,不學精,還不給你窩端了。“從速給放了,臭孺你當你叔啥人,還吃猴腦呢,咋不吃人好了。”
李棟真怕哪天,韓小浩牽著十幾二十山公贅,嘻,你說吃吧,猴腦這傢伙後頭主犯法的,不吃,總能夠養著,幾十只猴子那還不把家給翻了。
妻妾養的一大兩小三隻猢猻,李棟都稍稍懺悔了,這東西太七嘴八舌了,要不是有二毛在,正法了幾隻猴孫,風雨飄搖小院雞飛狗走的。
“哦。”
棟叔不愛吃猴腦,韓小浩心說那咋辦,山林當今僅僅猴,野兔那些了,套近野鹿,這條野羊奴才甚至於阪上撿的。
“對了,你洋奴何處撿的?”
“山坡那邊。”
“你咋跑何處去了?”
“追山公去的。”
韓小浩小聲籌商。“那隻獼猴太壞了,把俺的繩套給捆綁了,跑了,俺追了半天都沒追上。”
“好嘛,理智猴子不得不給你套住,使不得跑。”
而這猴孫是多多少少技藝,韓小浩的套子都能鬆了,這狗崽子還真學精了。
“山坡上咋有野羊走狗?”
“俺不真切。”
“俺去的下就節餘兩條漢奸了。”
猴沒哀傷,脫了兩條打手趕回,這小小的樹這邊再有一條。“出色說合,豈回事?”
韓小浩這一說,李棟心跡咯噔彈指之間,這槍桿子撞見安了,於,不會,母老虎又下鄉了,別鬧了,再弄下去友愛山仙的名頭越加嘹亮了。
過兩年打迂腐皈依,我方要者名了,這也好是啥功德。
“棟叔,俺看那像老虎吃剩下的。”
“少信口雌黃。”
“想學蝦丸,這事別亂敘家常了。”
李棟無可奈何的效果野羊漢奸,權當購置費了,師傅善男信女弟遲早要收貸的,李棟理所必然。“哀矜的野羊遭受於,唉,但卻還挺腐敗,自糾剝了輪帶回來放村落。”
“好了,力矯我教你烤魚片。”
“棟叔,現能教嘛。”
“緣何那時啊?”
“格外棟叔,等俺娘始起,俺娘又要俺去做作業。”
“嘿嘿,快始業了,怎喪假工作還沒寫完呢。”
“舊寫完的,棟叔你又給俺買了一本。”
“哈哈。”
“該。”
你事事處處誣賴你,你叔是篤愛吃猴腦的人,至多愛吃點野鹿洋奴,野羊漢奸,麂肉,咋的就被志氣成愛吃猴腦,多凶橫的,嘍羅肉吃吃即或了,腦力能亂吃嘛。
當成的,這孩童,咋上的學,小半不領會戕害小眾生。
“行吧,那你上幫叔烘箱給搬出去。”
一大早搞海蜒,李棟算要人了,炭給弄著了,李棟唾手幾樣佐料給佈陣沁。“力主了,等同於一色也好能放錯了,多都薰陶膚覺。”
“肉要紅燒倏。”
鷹爪肉烤起來,莫過於並不行好,頂懷集著,總使不得真開山公腦瓢子。
“穿好了,肉和油要連續著。”
“菜蔬的話,沒如此這般多刮目相待。”
李棟邊弄邊教著韓小浩,這小人除外深造不太無日無夜,幹其餘事也挺啃書本思的,學的還真有模有樣的。“對了,你學之幹啥,好吃?”
“棟叔,俺思悟時節去冬筍廠前面擺攤,炙串盈利。”
噗嗤,李棟沒忍住踢了韓小浩尾子一腳。“你娘打不死。”
“還去工廠洞口擺攤,你可本事。”
“撮合,為什麼,會有這拿主意。”
“俺看你烤的時段,成百上千人去吃。”
得,這小人還真稍加酋,這事還真別說,真代數會,要曉竹茹廠,油品廠再有末尾麻豆腐廠建章立制來,這一瞬間可就幾十多的工友,一個個酬勞不低。
任何的隱瞞了,左不過留宿的就有小半十人,這些人趁著袋越發貧寒,掏點餘錢打肉食,這偏差沒或的,人嘛,口袋裡富足了,一定若干的市享用享福。
越來越是市民一來,雞犬不寧又帶起一波消磨熱潮,糖醋魚攤點,還真天翻地覆就開蜂起。但這時,沒人想過擺攤賣錢物,這事實際不行獨出心裁。
此外隱匿,南海口不就隔三差五有淄川寬泛的村夫搞些果兒,餅子啥的去賣,單沒體悟韓莊要緊個悟出擺攤的是當前十少許歲小朋友。
“你想擺攤,大約摸沒戲了。”
李棟倒錯處曲折韓小浩,李菊絕允諾許的。“兄嫂和衛軍哥,還但願你考高等學校呢。”
“棟叔,俺不對那塊料,再不,你跟俺娘撮合。”
韓小浩目一轉悠小聲商榷。“俺娘聽你的。”
李棟馬上,直一腳,者熊小子,打燮抓撓,和樂是傻了,去找秋菊嫂說,你家大人謬習料,不然讓他擺個攤吧。饒黃花大嫂荒謬場吐要好一臉的,認同感會給好神情。
這子打的鬼主,李棟眼巴巴一腳踹飛了。“走開。”
等著吧,洗心革面和和氣氣多買幾套論文集,魯魚亥豕攻讀料,還訛誤挨凍的料,做不完臀部打爛,總店吧,李棟強暴的取向,韓小浩微微嚇到了。“棟叔,俺就撮合。”
“說個椎。”
“白璧無瑕烤你的柿椒。”
小熊孩,情思上百,對路多做點奧數題材,手眼太多,李棟心說,這孩空暇得隨即衛軍哥說合,別到期候這東西假借小我名義搞差。
唉,甚至課業筍殼太小了,這隨後倘且歸就給這童子帶著力操練冊,整天天的不寢息,晚上靈魂好的跟二哈似得,整天給和睦求業做。
多做幾套勤學苦練冊是正統,少刻,炙飄香沁了。
方隨即新墨西哥紅做習軍教練的一眾年青人,鼻子抽抽,啥狀啊。
“棟哥天井裡感測的。”
韓空防幾個相望一眼,這是搞啥入味的呢。
“好香啊,哥。”
高二寶津液都要流瀉來了,皇皇寶也嚥了咽津,乾的他娘,啥事物,可真充沛,這馨太強悍了,直鑽鼻子。
“真香。”
劉曉曉碰了碰外緣王小萌。“是李垂問庭院傳遍的,你說李軍師再搞啥美味呢呢?”
“這我豈明啊。”
“要說李軍師,這人確確實實挺令人崇拜的,如此大手腕,還油漆謙。”
“對啊,特情同手足。”
趙小瑞也湊著死灰復燃。“最重要性的還特為老態龍鍾,比不上影戲影星差。”
“是啊,是啊。”
劉曉曉笑協商。“就跟電視機裡楚留香相通。”
“小芸,你即吧?”
“啊?”
“哄,小芸,你是被香氣給勾起饞蟲了吧?”
劉曉曉沒詳盡到羅芸跑神,並訛香。
“行了,晨就到這裡了。”
沙特紅撣手,這群大年輕,外圈一點感化就走神,關聯詞棟子搞啥的,這麼樣馥馥,俺去瞅瞅,別燉過度了,這聞著帶著點焦味的,得去觀望發聾振聵下棟子。
“國紅叔,你這是去棟哥家啊?”
“這不貨色燒焦了,俺去喚醒一聲棟子。”
“對對對,小崽子燒焦了,別片時燒著了,衛東吾輩也去看到,或許還能幫上啥忙的。”韓海防這一說,韓衛東幾個一聽那崽子分明要助的。
“那得從快的。”
什麼,留下來張一帆等人一愣一愣的。
“哥,我道我輩也急去拉扯。”
高二寶急待隨著去,可嘆,他隨後李策士不太諳習的。
“我輩也去幫襯。”
劉曉曉拉著羅芸,王小萌,喊著趙小瑞。“曉曉,慢點。”羅芸苦笑,這小妞獨自沒掙命,接著登了。
只容留張一帆,朽邁寶等人,聞著清香。“俺們先之類吧,恐頃刻也能去幫個忙。”
“嗯。”
委次太香了,李棟正邊吃邊烤,兩旁韓小浩繼學。“嗯,棟叔,這肉烤的真香。”
“還行吧,平常般。”
紅燒時辰太短了,沒法子,片時再者去市裡,買鱗甲,這白鮭命意夠勁兒適口,得多弄點,還有鰣魚,李棟設計間離些,瞅能未能在塘堰裡培養。
“棟子,這是弄啥呢?”
“國紅叔?”
“棟哥?”
“國防爾等咋來了。”
“李諮詢人。”
嘿,這是建軍來的吧,李棟微懵,咋一早全跑來了。
PS:求客票聲援,分類第五了,謝謝專門家。今朝加更!!!

超棒的言情小說 我的1978小農莊討論-第824章 李棟發財的事傳開了上 羞人答答 醉人花气 鑒賞

我的1978小農莊
小說推薦我的1978小農莊我的1978小农庄
“那以此烏股長和李棟有啥證件蕩然無存?”
“李棟?”
這她可就不大白了,李月狐疑。“為何談及李棟了,他回去了?”
“昨個歸來的,一趟來就硬碰硬他爸電魚被抓。”李福奎議。“你說,大夜晚還跑來找我通話給你。”
“有這事?”
李月犯嘀咕。“電魚向來就不理所應當,再者說這事我也幫不上忙。”
“可不說是如此說嘛。”
“一味沒曾想,李棟不知情找還啥涉嫌了,拉上烏程旁及,那陣子就把人給放了。”李福奎這是百思不可解。“是不是他有啥學友在人民幹活?”
“以此沒吧。”
李月些微,還清楚腹地在縣裡,標準公頃工作的,卒這動盪不安往後就有聯絡,朱門過年過節這城邑聊到這事,一部分當地人都互相加過聯絡格式。
“指不定是高中同硯吧,李棟高階中學在市一中上的。”
“唯恐吧。”
“迷途知返你接著李棟相干接洽,我瞅著李棟和烏程干係天經地義,特意發車捲土重來,還退了一些罰款。”李福奎這一說,李月是真驚到了。
“烏程親身過來的?”
毛集離著這邊十多裡呢,親跑一回退有點兒罰款,這涉嫌要不是極端絲絲縷縷,要不就李棟有啥烏程都要酌內幕。
浩繁天沒見以此完小同學了,兩人還真有的熟悉了,要說李月挺帥。小孩子都愷有口皆碑,李棟曾挺喜悅往者小姑姑河邊湊。
“別光談了,速即煮飯,難得妮回到一回。”
大奎侄媳婦商。“我去摘些菜。”
“媽,我給你沿途。”
李棟那邊來看時間,喊著李靜怡協同去收南極蝦籠子。
“李棟歸來了。”
“大奶,李月?”
“李棟叢年沒見了。”
“是多年沒見了。”
李棟笑著照應李靜怡和好如初,喊著太奶,姑奶,啊李月口角直抽抽,心說,這狗崽子別是蓄志的吧。自是這李月最異是李棟看著好青春年少,該署年沒變過。
這咋珍重的,難道老誠都這一來嘛,李月心眼兒囔囔。
“你這是?”
“下了幾個青蝦籠,捉點毛蝦吃。”
李棟笑情商。“大奶,李月你們忙。”
“媽,這李棟咋看著諸如此類年輕啊?”
“也好咋的,你隱匿,我還沒忽略到呢。”
“這幼兒寧推頭了吧。”
“那兒,份沒變。”
母子倆小聲打結,李棟那邊帶著室女拉著青蝦籠。“爸,快看,以內有磷蝦也。”
“那本,你是沒見著天光外緣趴著無數呢。”
結晶還行,根本個籠子裡有十多隻,一來出水還譁喇喇來得挺多,五個籠收了二三斤算的沾邊兒的。“夠晌午吃了。”
“走吧,且歸了。”
洗了雪洗,李棟提著飯桶帶著李靜怡回著娘子,半途碰見幾個莊人,下田,打了理會。歸來老婆子,李棟去桃園摘了些燈籠椒,茄子,豆角兒,秋葵和絲瓜。
“靜怡,去鐵籠裡望望有衝消雞蛋。”
“大聖。”
李靜怡喊著蹲在樹上大聖,這山公卻精,尾聲一顆結著桃杉樹被這貨盯上了。“再偷吃打末。”
“快上來。”
“跟我去拿果兒。”
竹籠在另外一棟小樓前,這是次的房,現如今空著了。李靜怡帶著大聖去了轉瞬,帶會兩個大鵝蛋,好嘛,雞蛋沒幾個倒是鵝蛋弄回倆。
午有數燒了個龍蝦,烘烤小雜魚,炒了番椒炒蛋,涼拌一下越瓜,清炒茄子,一番絲瓜蛋湯齊活了。
“夫人,還沒趕回了?”
“沒呢。”
下鄉勞作數典忘祖時辰不好,卻李慶禹開著大卡帶著幾個小孩迴歸了。“先換洗進食,爸,你先吃,我去見到我媽。”
“你媽在街頭少刻呢。”
得,不領路跟誰聊西方了,臨時半會是壞趕回了。“靜怡去喊霎時間嬤嬤居家起居了。”
唯獨貓兒 泡影中輪回
“嗯。”
李靜怡出臺,沒半晌山海經蘭就回到了,滌盪一念之差。“咋燒這一來多菜。”
“不多,天下烏鴉一般黑弄的少。”
一般而言用大湯碗,荷葉碗,今個用的是稍天毫不碟子,比戰時一份菜至多要少三百分數二。
“是少,一筷就夾掉了。”
“一頓吃完嘛。”
午飯技藝,洪敏幾人湊到街口輿論開了。“你們說合,以此李棟真在馬鞍山購機子了,這事是確實假啊。”
“不能假的吧,我剛還問我們家廣大呢,李棟開的那車百來萬呢。”
“那真發財了。”
“可不嘛,爾等不敞亮,剛碰見李棟媽,她生狂說啥兒成天能掙幾千萬的。”
“開啥戲言,成天掙幾千上萬,那工具一年還不幾萬了。”這牛吹的太大了。
“說啥呢。”
郭麗群是慶春兒媳,慶字輩裡最大的,學家都喊著大嫂。“這不,剛親聞李棟在河西走廊購地了,他媽還說全日他能掙幾千百萬塊錢。”
“再有這事?”
“也好咋的。”
“幾千上萬,李棟幹啥了?”
“開村落。”
“莊子是啥?”
“這你們就陌生了吧,那械算得農戶家樂,電視機上放的,那啥鄉野情愛,頂端不對有嘛。”
“倩倩媽,這一說我就顯了。”
“這莊子咋然扭虧為盈。”
“這不圖道呢。”
洪敏不太猜疑,總當鼓吹的。“這事沒譜,誰了了。”
“爾等來的還真早。”
“嬸你來了。”
大奎婆娘,還有其他兩個嬸也來了,這本地涼爽,廣泛吃完中飯世族都樂滋滋來此處涼快。“李月歸來了。”
“嫂嫂。”
李月原來不太審度,此咋說呢,嘴裡的談古論今重鎮,村落花變故此都能出滕銀山來。
“剛說啥呢?”
“這隱祕棟子這娃兒嘛。”
郭麗群笑說道。“他媽說他開了聚落,全日能掙幾千上萬的。”
“充分啊,然多。”
天 域 神座
“認同感咋的,你說說嬸孃,這又訛謬羅馬京華,咋就掙這樣多錢,這魯魚亥豕坑人嘛。”
“能夠這般說。”
大奎內助剛想說,可不是嘛,己男兒李昊再香港一年才掙百來萬,他李棟在江東山國這貨色能掙到錢,雞蟲得失。可一想剛黃花閨女和漢說的,昨日的事。
別正是發跡了,要不予何以然滿腔熱忱,這不塞錢了,這一想,大奎老小道這事還真風雨飄搖呢。
“不光光賺錢的事,他媽還說李棟在滿城買了大屋子。”
“啥,還有這事?”
大奎媳婦兒心說,咸陽屋子可以價廉,闔家歡樂兒費了數量勁,還借了夥錢,這才付了二百多萬首付,錢款買了一村舍子,娃娃幹了然窮年累月箱底都洞開了,除開留住點裝修錢,袋子裡都沒不必要錢了。
別看好平素揄揚他人崽一年賺百來萬,可賺的多平生花的上百,況再有另外的花銷,五六年上來只多餘三百多萬。
“堪培拉屋宇可利益。”
“那首肯,他媽便是現款買的。”
“這焉應該,惟有李棟假髮大財了。”
別說大奎女人這會不太懷疑了,幹坐著李月都撇嘴了,要領路桑給巴爾買個好點房舍,咋說也要百兒八十萬吧,現金那火器誰一瞬能拿這一來多。
“他媽說的。”
“我看,敢情吹捧的。”
“說反對。”
呀,李棟購地子的事感測了,但是傳的略為黴變了,咋聽著都不像當真,也稍微像是哄人的。
“媽,午後我去一趟二姨家。”
這不帶了些菸酒,茶葉,哀而不傷送疇昔,適值帶靜怡蕩老街。“等會,我摘些柿子椒茄子你帶以往。”
“好嘞。”
“對了,牢記買箱鮮奶。”
詩經蘭計議。“夫人有娃娃。”
道快要出錢塞給李棟,李棟不已招手。“媽,我真不缺錢。”
“你不缺是你不缺的,你便是有金山,你媽該給的錢,竟自要給。”得,李棟真不掌握說啥好了,投機說鉅額富豪,錢多的花不完,可二十四史蘭依然這麼,女兒錢是子的。
咋整,洗心革面多取點碼子付給爸吧,李棟心說,吃完飯,繩之以黨紀國法分秒,二十四史蘭下果木園摘了十來斤辣椒,幾斤茄子,五六條絲瓜,十來條黃瓜,再有幾條越瓜,又弄了兩個十來斤南瓜。
李棟費了功力才把裝好提著軫上,這刀兵菜園太大,器械太多,天方夜譚蘭平居經常送來他人,只村村寨寨誰家沒個桃園,除卻上了年華的,不足為奇住戶團結一心家菜都吃不姣好。
“靜怡,這錢你拿著。”
“奶,我爸穰穰。”
“這孩。”
“你爸是你爸,這是仕女給你的。”
“婆婆,我毫無,我也富,我再有多多少少陪送呢。”李靜怡道一把拉過大聖啟封大聖閉口不談包,中裝著幾百塊錢,這是大聖前一天賺的。
“咋把錢給山魈了啊。”
“媽,這是大聖友好賺的。”
“山公還能掙錢?”
“認同感,而今還接廣告辭呢。”
李棟笑稱。“一條桌萬塊呢。”
“幾萬塊?”
山公,楚辭蘭咋的都想恍白,大團結伉儷篳路藍縷十多畝地,抬高平時捉些鱗甲,這一年上來三四萬塊錢算對的了,咋猢猻接一條啥海報就幾萬塊抵上調諧一年。
不懂,紅樓夢蘭轉瞬也不分明手裡錢該應該塞給靜怡了,要好成天捉鱔,買個二三百都傷心差。
“太太,我們走了。”
“嬰幼兒爾等幾個下。”
“輕閒,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