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都市言情小說 白骨大聖 ptt-第658章 發生變故的仁增寺分享

白骨大聖
小說推薦白骨大聖白骨大圣
“小兄弟看到藏布对面的寺庙了吗,那座临江修建的古寺就是仁增寺了,这条藏布名叫丹增藏布,罗桑上师曾经跟老道我提起过这条仁增寺和丹增藏布的历史。”
傅少轻点爱 小说
一条汹涌奔腾的凶险江河前,老道士指着对岸山峰的一座古寺。
“传说在远古的时候,这里还不叫丹增藏布,在江水下住着一个虎头鱼鳍人身的水怪赞魔,经常吞吃路人、野兽、牧民牛马,每到冬天枯水期时就会露出河床下的许多人骨与兽骨。”
“由于这江水吃人无数,到了后来,连牧民和牛马都不敢靠近江边。”
“不知过了多少年,后来,一名佛法高深的高僧,路过这里并砍下了赞魔的脑袋,赞魔的鲜血流入江河,把清澈江河变成浑浊不堪的砂浆黄水,并且奔腾如虎啸,震慑人心,吓坏牧民的牛马,让当地百姓与牛马动物都无法饮用这江里的水。因为越喝越渴,解剖牛马尸体发现喝进肚子里的不是水,而是被沉重泥沙灌满了胃袋和肠子,牛马被泥沙活活胀死,死得很受罪。”
“那名高僧深知这一切都是因他而起,这是那头赞魔心有不甘,怨气不散,临死前诅咒每个喝此江的生灵都会被泥沙胀死。后来,高僧开始在江边建起一座寺庙,常住下来,日日夜夜念诵佛经,才让江河重归平静,重归清澈,人和牛马牲畜又能重新饮用此江生存,人们感恩那位高僧为当地人做出的贡献,就一起给寺庙取了个名字,就是咱们眼前的这座仁增寺了。”
“仁增葬吐蕃语里代表着智慧与慈悲,类似于我们在中原常听到的‘南无阿弥陀佛’,是敬语,赞美佛祖的意思。”
两人边走下山向一条跨江而过的索桥走去,老道士一边继续往下说着仁增寺的历史:“不过,赞魔怨气太重,每到雨季时江水会再次变黄浊,奔腾吓人,即便隔着很远都能听到当年水怪赞魔的不甘心咆哮声,这个时候的江水无法再喝,舀起一瓢水有一半是黄沙。所以,仁增寺便这样一代代传承下来,世世代代守护江河两岸人畜安宁,这一守护,就是五百载,不管风雨还是战乱,都是佛经无阻,日日夜夜为高原上的生命祈福。”
“这条江也因此,渐渐被当地百姓称作‘丹增藏布江’,意为被无上佛法加持过的江河,以此让后人永远铭记仁增寺对当地人做出的无私奉献。”
“仁增寺在当地做的善举不止于此嘞,就比如说这条横跨汹涌江河的索桥,也是仁增寺为当地人修建的,为两岸百姓大大节省了十几天翻山越岭时间。”
索桥承载有限,晋安让傻羊还有驮物的马队,分批次安全通过,不过即便如此,当体壮如牛的傻羊独自过索桥时,听着索桥传出像是不堪重负的吱呀吱呀刺耳呻吟声,晋安和老道士都暗自捏把汗,深怕体重超载的傻羊掉下去,不过还好最后是有惊无险。
而当全队通过索桥,老道士也恰好讲完丹增藏布江和仁增寺的历史。
織淚 小說
“想不到仁增寺背后还有这么段故事,能孤守一地五百年,这份艰苦,大毅力,对佛法的虔诚,让人敬重。”晋安点点头。
虽然前不久他在刚灭掉一个密宗分支自在宗,但这并不妨碍他对佛门依旧保持很高的赞誉,就比如有好人就有恶人,不管在哪都会出一些害群之马,总体还是好人多过恶人。
量子帝國之幽冥世界
再说了,自在宗就是个附佛外道,假借佛祖名义诓骗世人的邪教。
上了江岸后,队伍顺着山间土路,前往山顶的仁增寺,晋安:“老道,就快要到仁增寺了,你不换身僧袍,用‘拥措上师’身份拜访罗桑上师?”
老道士捻须微笑:“既然是拜访,自然是要堂堂正正的来,这是周礼之道,做人嘛,不能乱了道德,更不能乱了礼数。”
晋安早就看出来,老道士这一路上的心情不错,心态轻松,是因为那些苦命农奴解开了他心里的一个心结。
而晋安这一路上又何尝不是如此呢?
咩。
带着身后长长马队的傻羊,这个时候也摇头晃脑叫一声。
記者的盡頭
晋安乐了,连傻羊也来凑这份热闹,可接下来老道士的一句话,让晋安的心态无法轻松了,老道士:“说得没错,这次差了倚云公子和奇伯没跟我们一起来拜访罗桑上师,不是十全十美,终归还是周礼不美了。”
晋安:“?”
“所以说,小兄弟,当日在小昆仑虚里时到底发生了什么,为啥倚云公子突然不辞而别,小兄弟你别想唬弄我们,就连卓玛小姑娘都能看出来倚云公子是不开心走出雪山,老道我一直都觉得这里面肯定有很多故事。”老道士八卦凑过来。
咩。
就连傻羊也跟在后面喷了口白气。
晋安脸黑:“傻羊只叫了一声,老道你哪来翻译出这么多话,关键是我也不知道倚云公子那天为什么不辞而别。”
咚!
身后突然一声大响,吓了晋安和老道士一跳,两人回头一看,是傻羊突然发羊癫疯,无缘无故的一头撞碎路边一块岩石。
晋安:“?”
不健全關系
老道士:“?”
老道士:“它说羊角痒了,找石头挠挠痒,好像听到了倚云公子在想念我们,倚云公子还托它问我们想不想念她。”
晋安:“……”
不多久,队伍终于来到仁增寺,可一到仁增寺就感觉到不对劲。
晋安皱眉:“老道,你有没有觉得哪里不对劲?”
老道士皱眉思索:“确实有点不对劲,好像是太安静了,按理来说寺院里会有僧人念经声还有转经轮声音的。”
两人不再开玩笑,神色严肃的上前敲门,结果手指才刚碰上寺门,门就自己吱呀一声朝里推开一条缝隙。
两人疑惑对视一眼,用力一推,寺门彻底打开,结果就看到仁增寺内一片狼藉,好像是这里曾经发生过一场激烈斗法,虽然经过简单打扫,但还是能看到许多残破佛像、转经筒、建筑物。
当来到正殿佛殿时,这里更是狼藉,佛像倒塌摔碎,莲花蜡烛杂乱掉落一地,地上散落着被撕烂的经布碎片和大量砖瓦碎片,抬头看到佛殿屋顶破开一个大窟窿,几乎半个屋顶都没了,承重的梁木发出摇摇欲坠酸牙声。
“怎么会这样?”老道士脸色大变,心乱如麻的他,喊着罗桑上师名字。
“这里的人都去哪了,怎么一个人都没见到!”老道士心乱如麻。
晋安这个时候注意到了在砖瓦废墟下有一滩黑色污渍,就在他蹲下身子,准备伸出手指要检查时,身后佛殿外传来匆匆脚步声……

扣人心弦的玄幻小說 白骨大聖 起點-第647章 我佛慈悲,今天就讓我度你上岸得自在!分享

白骨大聖
小說推薦白骨大聖白骨大圣
“这……”
“天啊!不会是我幻觉吧?”
“真的是自在佛显圣人间了!”
黑石城山巅的金身佛像复苏人间,金灿佛光照洒山巅的动静太大了,满城的人都看到了这举世震惊的一幕,惊得嘴巴大张,头皮蹿起电流。
有人激动膜拜:“如果世间真的有神迹,这世间自在佛就是还活着的活神迹!”
这一刻,黑石城有更多人下跪膜拜佛祖,佛光照洒人间的同时,也普渡了人间,人人都心生强烈的皈依我佛,信仰自在宗的念头。
“你杀戮太重,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你杀戮太重,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
佛祖口开真言,宏大的真言如宏大钟吕响彻天地,神圣,庄严,慈悲,宁静,这是直接影响人心神的佛门真言,在这一刻,不管是当地人,还是康定国来的马帮茶商,翻越大雪山从西域来的商人,还是来自高原荒漠戈壁千里之外的古波斯帝国商人…所有聚集在黑石城的人们,都听懂了佛祖真言。
高达数十丈的自在佛金身像,穿入云霄,气势通古佛,震慑人心,它,祂,就是正道的一方,在神圣佛祖真言下,反倒是站在尸山血海,抬头仰望自在佛金身像的晋安,才是妖道杀神,活该被天地抛弃,要被佛祖五指山永世镇压在地狱最深处,永世遭受烈火灼烧,才能赎清一生的杀孽。
但是我佛慈悲,愿普度众生脱离阿难苦海,上到彼岸的黄金佛国,皈依自在佛,超脱自我,完成救赎,哪怕是十恶不赦的大恶人,只要你肯放下屠刀,肯真心悔过,自在佛愿意割肉喂鹰,以身喂孔雀大明王。
“你杀戮太重,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这一刻,天地齐唱,包括那些走出寺庙,足绽圣洁佛莲的千手菩萨、僧人队伍,也跟着伟岸无边宏大无边的自在佛金身像一起诵经梵唱,让晋安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甚至已经有不少民众目光狂热的走上街头,黑石城里逐渐有声音跟着自在宗一起梵唱,犹如天地共鸣,还未公平审判,就直接宣判了晋安的罪名,就因为佛祖慈悲,有更多人的心灵受到污染,在狂热信仰面前失去自主思考能力。
晋安脸上无喜无悲,平静看了眼脚边狂热膜拜自在佛的拐子格桑;又回头看了眼没来得及逃走,受到自在佛梵音真言影响,也开始跪下膜拜的农奴少年们;他又转头看了眼满城疯狂,把百足人视作真的佛祖,把他视作仇人的百姓…纵然他再能杀,难道真能屠戮光一城十几万人吗?
人言可畏,
人心沉重,
这就是人心的威力,众口铄金下假慈假悲的假佛戴上伪善面具成了真佛,真正的善人却被人言不断中伤,
所以才说人心沉重啊!
从苍穹往下俯瞰整个黑石城,此刻手里提着昆吾长刀,站在尸山血海中的道士身影,成了天地最孤独的渺小黑点,那种被天地抛弃,被所有人不理解的排斥,让他渐渐被黑暗潮流吞噬,举世皆敌也莫过于此了。
他不被世人理解的孤独背影,在这一刻让人心疼得鼻子有些酸。
这时,一个痛苦挣扎的微弱声音,从晋安背后响起:“佛,佛祖,晋安菩萨…不是…恶人……”
“他救过我们……”
说话的是跪在地上朝自在佛膜拜的那些农奴少年,他们脸上表情痛苦,挣扎,正在救命恩人与内心信奉了十几年的坚固信仰不断冲突。
自在佛愚昧这些农奴,说他们今生说受的苦,都是为了死后能进入世间自在佛所在的自在天。这世受到的饥饿,寒冷,贫穷越多,来世得到的寿命自在、田宅自在、愿望自在就越多,这世是农奴,来生轮回就是地主。如果这世为自在佛铸造金身出力越多,奉献黄金多了,甚至在来生轮回能当上贵族,人上人。正是在这种不断的蛊惑与愚昧下,农奴们放弃抵抗,麻木接受命运,甚至在活不下去时连自杀的勇气都没有,因为那样就无法进入自在天见到慈悲为怀,普度世人上岸的世间自在佛了。
能够在这种从小被灌输的精神信仰,心灵狂热中,此时还能站出为晋安微弱发声,这些农奴少年们已经用尽了一生的勇气,开始在与信仰和命运抗争。
虽然这种挣扎还很微弱,随时都会被洪流时代湮灭,但是,这个黑暗时代恰恰缺少站出来的勇气!
有第一个人站出为晋安发声就有第二个人站出为晋安发声!
……
黑石城山腰的外地商人居住区,赵金川这群马帮茶商们站在门窗后,透过缝隙偷偷望着山巅的佛祖显圣,神色震撼,接下来又被走上街头狂热信仰自在佛的人们震撼到。
“放下屠刀立地成佛!”自在佛显圣太过震撼人心,在佛音梵唱下,就连马帮中有开始有人受到影响,信仰自在佛,加入讨伐晋安。
不过这个人刚发声,就马上被赵金川一巴掌扇倒,一直给人以和为贵,和气生财印象的赵金川在这个时候露出狠色:“他娘的都醒醒,别在这个时候跟老子犯浑!我们只信财神爷!你们一个个想造财神爷的反,想要改信佛吗,老子最反感的就是一心两意,后脑生反骨的人了!”
正妻謀略
“老子再警告你们,一个个别自误,别忘了我们这条命都是晋安道长救的!大家都是跟晋安道长熟悉的人了,晋安道长的为人你们还信不过吗,老子宁可信自在佛显圣是假的,也不信晋安道长真的是杀人不眨眼的大魔头!”
太古龍象訣
看着突然脸露凶光的赵金川,在场的人都被吓得一个激灵,人顿时清醒,没人再受那些佛音梵唱影响,没人再犯浑要改信自在宗,继续紧张观看山巅局势。
……
自在宗僧人队伍中,那几名走在最前的千手菩萨,见到几个肮脏卑贱的农奴少年居然对自在佛的信仰产生动摇,敢在这个时候站出来反对自在佛,一个个如怒目菩萨威严大喝:“大胆!你们受到妖道蛊惑,一颗佛心已经受到污染,看不清是非黑白,敢在这个时候与十恶不赦,满手鲜血的妖道站在一起!”
“所幸自在佛大慈大悲,不愿抛弃每一个受苦受难的世人,你们几个立刻过来接受佛光洗礼,然后与这个妖道划清界限,才能拯救你们,拯救你们的阿加阿吉在死后能够继续进入自在天面见世间自在佛,听取三十二天自在经!”
听到自在宗的千手菩萨站拿阿加阿吉威胁自己,站在晋安身后的几个农奴少年面露更加痛苦挣扎,一边是他们的大恩人,一边是内心信奉了十几年的信仰与父母家人,这让他们陷入两难抉择,内心挣扎得越发痛苦了。
忽然。
一道持刀身影挡在他们面前,庇护他们神魂不受伤害。
晋安深吸一口气,然后天地炸起一声怒喝:“都给我闭嘴!”
卡徒
这一声怒喝,糅合了狮吼功和精神武功的惊神劫、定神劫、伤神劫,如霹雳炸落,轰隆隆传荡开四野,居然还借助了五雷斩邪符的纯阳雷威,冲击出肉眼可见的音波,飞沙走石,风云变色。
轰隆!
晴空万里的黑石山头顶天空,居然真的响起一声轰隆惊雷,天威浩荡,天地梵音一下被肃清。
这一幕,与发生在佛国的每一晚场景何其相似,都是一声惊雷击散索命梵音,肃清天地平静。
靈異人偶
遥远神话竟在这一刻,在晋安身上出现重合。
犹如遥远神话重新复活世间。
冥冥中自有天意。
“你们这些来自沙漠深处的百足人余孽,附佛外道,跑到高原自称自在宗,自在佛,满口仁义道德,慈悲为怀,早不出现晚不出现偏偏等我杀光黑石氏所有高层才出来阻止我!你们的假仁假义,满口虚假慈悲,就跟沙漠深处那个假借佛祖名义人吃人的堕落佛国一样,真是一点都没有改变!”
“不过是一个白日神魂出窍,法相御物,跑到这里装神弄鬼,蛊惑人心,一个附佛外道也配在我面前称神,玩神道!什么狗屁不如的自在宗,什么狗屁不如的百足人,你们这些百足人余孽早就应该在千年前死绝,居然还跑出来祸害人间!”
纵使不被人所理解,举世皆敌又如何?大海茫茫,谁可争流,不拒众流方为沧海,晋安心志坚定,非一般可移动,他早在来黑石氏时就已经想到会有这个结果,他朝那尊耸立云霄,长着二十三面二十三手二十三足,高达数十丈的世间自在佛金身佛像宣战。
此时的他并非孤身而战,他背后还站着想要保护的人。
“骂得好!卖麻批的,骂得太热血了!我早就看那个满头是包的胎神石头不爽了,谁敢污蔑晋安都长你是大魔头我老赵第一个站出来喷死他全家老母!我呸!”
赵金川的声音突兀出现在满城寂静的黑石城,然后被差点吓飞魂魄的其余马帮茶商们拉回屋子里,娘嘞,我们怂了,我们怂了还不行吗我的赵老板,以后你就是我们马帮里最大的,你也不看看今天是个什么形势,这是我们几个普通商人能掺和进去的吗。
“各位,他喝多了喝多了,刚才说得都是醉话,不要当真,抱歉抱歉。”
马帮茶商们一边朝大家道歉一边拖拽回还想继续骂人的赵金川,就在最后一个人临进屋前,那个人突然转头朝晋安喊一句:“老乡我们支持你!加油!”
刚喊完,就吓得砰的重重关上木门。
这突然的插曲并没有影响到发生在山巅的道佛决战,当听到晋安提到百足人时,那尊二十三面二十三手二十三足的自在佛石像气息猛然一变,低头俯瞰脚下如蚂蚁黑点的晋安。
晋安刚才羞辱百足人的话,已经成功激怒了它,祂!
这尊白日法相御物的大石像,手掐佛印,十六条臂膀齐齐轰击向晋安:“执迷不悟,你入魔太深,我佛慈悲,今天就让我度你上岸得自在!自在天,自在佛,自在印,十二自在!”
十二佛掌印卷起金灿灿的光芒和纯阳火焰,带着轰隆隆的惊世声势,如十二道铺天盖地的陨石砸向地面,镇压向晋安,掌印还未到地面已经轰隆隆塌陷出巨大佛掌印,掌上纹理都清晰印在坑洞里。

妙趣橫生玄幻小說 白骨大聖 txt-第636章 西崑崙事了展示

白骨大聖
小說推薦白骨大聖白骨大圣
看着炼化剩下的半神血液,晋安眸光冷峻。
他并没有犹豫太久,直接把这半滴猰貐神血炼化得灰飞烟灭。
即便过去这么多年,猰貐神血依旧带着至强的威严气息,它仿佛知道大限将至,有金色血灵虚影冲出,通体跟黄金浇筑一般,光辉灿灿,鳞甲泛着金属光泽,龙首威严而狰狞,似要撕裂晋安并逃走,凶性烈烈。
但被晋安一巴掌拍爆成血雾,半滴神血化作方圆几亩的血雾,血气磅礴,而后被晋安头顶的三轮气血太阳焚烧成灰烬,天地重新恢复平静。
他有他的大道。
这些血祭无数生灵换来速成的旁门左道,统统都是小道,根本不入他的眼。
心若向善,无畏人心,心若向阳,无畏地狱!是谓心无亏者无畏。
他要走的是阳光大道,无限未来的真武大帝,是得道者,诸天神道相助,鲲鹏展翅九万里,岂是这种魃魈魁魅魍魉魑鬾能动摇得了他一颗上下求索的道心。
舍弃掉神血并不觉得可惜,面对新得到的震坛木被毁,倒是好一阵心疼,手掌一摊,就见此时的震坛木在晋安手里已经断成数小块时。
这小昆仑虚毕竟枯竭得太久了,苍兽化骨,这震坛木若非是镇教级宝物,也早就随风飘散了。但也早到了油尽灯枯境地,古法磨灭,最后被他几次如莽夫般撞杀九面佛十世肉色的坚固肉身,终于不堪承受,神道毁灭,碎裂成普通凡石。
“虽然神道死亡,但是残骸还在,像这种镇教级别的至宝,哪怕是能带到外界复刻出仿品也是件稀世重宝。”晋安小心收起震坛木碎片,然后抬头想寻找倚云公子和奇伯,却发现两人早已经不在附近。
此时还在第三境界的他,元神在白天出窍,如游神般飞天遁地,迅速搜索天地,倚云公子和奇伯的身影没找到,反倒是发现了那几个最先进入小昆仑虚的降头师的遗物。
那些遗物是被外力强行摧毁的法器,都是种着蛊虫的人头、人手、人眼这种痋术,一看就很南蛮养蛊特色。
除了这些被毁的法器外,并没有找到那些个降头师的尸骨,看来他们的结局并不好,估计一进小昆仑虚,就遭到自在宗几个护法神的围杀,最后全都成了血祭的祭品。
说到护法神,晋安想到还被他揣在怀里的佛祖降魔画卷,他拿出来一看,发现画卷上的佛祖和莲花宝座上的肉身佛身影暗淡了不少,画卷灵性失了一半,也不知道黄金家族那位央金在画卷里又有怎样一番八方风雨,大杀四方,杀得连佛祖都变色。
“反正我这一身修为也带不走,不如让我在最后助你一臂之力!”晋安目光绽放神光,他把宏大的真武拳意与神道拳也,揉炼为两团阳火血气和精神印章符道,助央金在群佛里劈荆斩棘,在他的阳火和符道庇佑下,早日从佛门小千世界破封出来。
重新收起画卷后,晋安再次回头登高望远一遍四野,见遍寻倚云公子和奇伯不得,他也没有多想,猜想倚云公子和奇伯或许是另有它事离开,并不担心二人安危,等出了小昆仑虚很快能重逢。
他一直都觉得倚云公子身上的秘密很多,先不说她能认出阴山府君印,知晓有关断天绝地四象局的不少上古秘密,单论她只身进入西域沙漠深处寻找九面佛,就说明了倚云公子这对主仆游历天下,拥有非常自信的自保之力。
此时晋安飞奔向火山口,穿过熟悉的古建筑群,在古殿深处找到那位玉京金阙前辈。
当晋安从空中落地,由地面走向那座古殿建筑时,有容颜钟天地之灵慧,乌发如云,根根轻灵,慧洁额头光亮如美玉,乌发上素朴插着枚道教玉簪,身上带着道庭飘渺气质,若无欲无求太上忘情宗仙子,早已静静矗立门前。
她当看到平安归来的晋安时,这位无欲无求像个太上忘情宗的女子,平淡点头:“解决了?”
只有三个字。
“嗯。”晋安回答的字数更少,只有更简短一个字。
这位无欲无求女子,正是暂时修为尽失,都灌顶给了晋安的那位玉京金阙前辈,随着修为暂时都灌顶给了晋安,身上的缩骨功、妙变之术,全都退去,露出真实容颜。
重生,嫡女翻身计 小说
弦歌雅意 小说
此时的场景,就像是站在门口等待丈夫归来的妻子,而晋安就是平安打猎归来的那个丈夫,并且这位丈夫还是收货颇丰归来的。
傲世九重天 风凌天下
“我观察这里的地火不稳,随时都要爆发,变成熔岩横溢,烽火遍地的是非之地,我们也赶紧离开吧。”这位玉京金阙高手抬头望了眼红光冲天的火山口中心方向,时不时能看到几道火柱高高冲起,空气烧灼,温度很高,炙烤得人汗流浃背,脸颊红彤彤。
话刚说完,这位玉京金阙高手身子一软,昏死倒地。
晋安一个箭步冲上去扶住对方。
检查一番身体后,才确定对方并无大碍,只是身体修为尽失,加之这类地肺之气灼热,身体邪火入侵,身体缺水加内热,导致脱力晕厥。
她一直等到晋安平安归来,才身体垮下,这位林叔的师叔伯,虽然一身气质无欲无求,实则心里一直牵挂晋安安危。
晋安是第一个与她元神交合的人。
是她第一个完全放开心扉,记忆的人。
接下来,晋安环抱起怀里的身子,飞跃出火山口,然后迅疾朝出口方向奔去。
就在他抱着怀里的人,刚看到出口方形的通天神木时,身后的冲天火山云变成赤红,随着一声震撼天地的爆炸巨响,火山熔岩喷发,毁灭世界。
两尊第三境界强者在火山口附近大战,终究还是点燃了那座平静了千万年的火山。
晋安最后惋惜回头看一眼这方即将要消失的世界,然后抱着人冲进神木,一路飞快下树。
只是,虽然他已经提升速度,但是他下树的速度还是赶不上头顶上方的火山爆发,烽火倒灌速度,神木着火,有滚烫熔岩顺着巨大树干流淌下来,巨大树干着火,一节节断枝不停坠落,宛如天崩之势。
那些坠落的断木枝,每个都大若树干,带着熊熊火焰和岩浆,从耳边灼热飞过。
这棵通天神山木的树心早已经腐朽中空,头顶熔岩倒灌,很快从内部点燃树身,变成通天火炬,有数条巨大火龙顺着气流的带动,从树底下向上迅速蔓延燃烧,树身开始出现咔嚓咔嚓崩裂声,不堪重负的慢慢倾倒。
与此同时,头顶上方的高温岩浆如赤红银河倒泄般,还在不断的倾倒下来,这就是末日场景。
晋安开始庆幸,还好其他人提前下树,离开小昆仑虚,人在天灾前渺小如蚂蚁,根本无力反抗。
但更大的危机还在持续爆发,头顶火山爆发,脚下地龙翻滚,西昆仑山本就是有着一小片火山群,这里的火山爆发就像是牵一发动全身,若说之前还是天崩,那现在就是天崩地裂了。
还没平安下地的晋安,面对眼前的天崩地裂末日灾难,他此时无心担心自己的安危,而是担心起其他人安危,希望老道士他们不要等在树下的巨城古墟,已经平安跑出去。
……
此时外界的昆仑山。
天上千年不散的厚厚灰云,此时如黑云压城,厚厚密布,压得更低了,仿佛有人触怒天威,从昆仑雪山深处冲起磅礴无边灰云,留在冰川林子里的牛马羊畜都开始焦躁不安的嘶鸣,狂躁冲撞过来安抚的牧民。
轰隆!
忽然,昆仑山深处发生大地震,附近几座万年雪峰发生惊心动魄雪崩,这次雪崩比去年那场雪崩还大,这雪崩来得如雷霆万钧,不仅把进山的路都给掩埋,连冰川林子也被掩埋了一部分。
雪崩过后,这里生灵绝迹,只留下深不可知的厚厚积雪。
……
一天后。
冰川林子外的那座破败荒凉的佛头寺,断裂佛头依旧掉落在地,保持原来位置不动,护法佛神像依旧被大雪压垮的屋顶掩埋。
本应平静的佛头寺,突然一声巨像,护法佛神像与地面、白雪一同炸开,然后有一男一女两道身影冲出来。
这佛头寺下别有洞天,有一个能直通往冰川林子深处的冰川裂缝,只不过平时被佛头寺基石和暗道埋住,外人一直不知道。
重见天日,看到熟悉的昆仑雪山和冰川林子,晋安目露喜悦,然后是一脸感慨:“我们这么多人千方百计的想要挖通进山的路,想不到这里有着能直接通往弱水附近的地道。”
他们二人在地下,又是被火山爆发所困,又是被地震引发的雪崩所困,最后还是多亏了这位玉京金阙高手修为恢复,元神出窍,强行窥视天地,才在地下那片上古神迹被毁前,终于找到天地一线生机,带着他脱困。
这暗道里有蒙蔽元神探查的佛符,才能欺骗过外界所有人,因为这次地震,佛符被震落,通道重新出现。
而这枚佛符是谁布局,不难猜想,肯定是那些自在宗的人所为,他们就是通过这座佛头寺进出上古先民开辟在地下的神迹,布下惊天阴谋大局,骗高手入局,血祭喂给九面佛十世肉身。
经过脱困的起初喜悦,晋安转头看向身后那位,打算两人去冰川林子找其他人汇合。
哪知,对方已经化作虹光,元神在白天出窍,自己提起自己,腾空离地的飞天离去。
走得绝情又决绝。
不给晋安多说一句的机会。
其实,这种绝情又何尝不是一种保护。
不想让晋安步林叔的老路,被躲在玉京金阙背后的神秘未知强敌斩灭道基,还未成长起来就被打杀陨落。
这是个习惯了在登天路上一个人孤独求道,不善解释的女仙人。
晋安站在原地望着对方离去方向好一会,然后才向冰川林子方向赶去,找大家汇合。
……
当晋安找到老道士时,老道士正和傻羊在拼命挖雪救他,还有逃出来的高原三大部族也带着大批农奴在挖雪救他。
“老道!”
“傻羊!”
晋安欣喜与大家汇合。
老道士转头看着从身后冒出来的晋安,他脸上表情和其他人一样,先是一脸震惊,然后是狐疑,似乎在怀疑是不是自己挖雪一天太疲累,眼前出现幻觉了?
只有体大如神牛的傻羊胆子最大,它走上前,在晋安身上嗅来嗅去,似乎在学狗闻味辨人,最后晋安实在忍无可忍,一拳锤在傻羊脑门:“我就知道你奸猾!关心我是假!惦记我怀里的几颗玉浆果才是真的!”
看着熟悉的爆锤傻羊一幕,老道士终于喜极破涕而笑,的确是小兄弟活着回来了。
“小兄弟,你可总算平安回来了,老道我还以为咱们爷俩历经千辛万难刚在昆仑山重逢,又马上阴阳俩隔,你没有逃出生天,老道我担心了一天!”老道士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抱住晋安,把鼻涕眼泪什么的都往晋安道袍上擦。
看着晋安爆锤雪山神牛,天神氏、黄金家族姑娘、神猴后裔,以及其他农奴们也都喜色跑来,在整个昆仑山和吐蕃,也只有晋安一个人敢天天胖揍雪山神牛,一点都不给他们雪山神牛面子。
“咦,小兄弟,倚云公子和奇伯怎么没跟你一块出来?”老道士忽然发问。
晋安疑惑看着老道士:“他们不是已经提前出来跟你们汇合吗?”
老道士神色错愕:“一直没见他们出来啊,老道我一直以为你们在一起呢。”
其他人也在旁摇头,说没有看到。
闻言,晋安皱眉。
老道士面露忧色,以为两人发生什么不测,开始卜卦,结果是上卦,跟他们一样都已经脱困。
“这就奇怪了,倚云公子和奇伯既然都已经出来,为什么不跟我们见面?”
樹 章
老道好奇问向晋安,后来在小昆仑虚里发生了什么,以及晋安是怎么从外面出现的?
当了解到事情始末,尤其是听到晋安成功镇杀九面佛十世肉身时,在场所有人看着晋安的目光都更加敬佩了。
他们在大逃亡时,可都是见过九面佛十世肉身怎样恐怖的,那简直就是一尊古神复苏,拳掌能轻易打断山头,逼得他们大逃亡。
大叔的重生冒險日記~從露營開始盡情體驗異世界生活~
既然昆仑雪山已经事了,大家匆匆收拾后,趁天黑前退出冰川林子,免得还有余震引发雪崩危险。
半个月后,晋安带着老道士和山羊找到多杰措大叔和次旦卓玛一家时,得到了多杰措大叔一家热情欢迎,尤其是看到完好无恙平安回来的“神牛”时,嘴里不停说着感谢天神和赞神的话,连忙找来干草好生伺候“神牛”,把晋安和老道士看得一阵羡慕。
“小兄弟要不你下次也用造畜术把老道我变成雪山神牛试试?”老道士羡慕的开玩笑道。
与之同时,他们也得知了倚云公子和奇伯新消息。
二人果然早已经顺利出山。
并且在十天前就来到这里取走属于他们的牦牛和物资。
晋安追问两人下落:“他们有说要去哪吗?或者有说是因为什么原因这么匆忙离开吗?”
次旦卓玛一家都是摇头,倚云公子来时说话并不多。
次旦卓玛小心翼翼说道:“晋安道长,是不是你让倚云公子不高兴了?卓玛能看得出来,倚云公子回来后脸上不再有像蓝天一样好看的笑容,眼睛里也失去了像天湖的漂亮光芒,她虽然假装什么都没发生,脸上表情平静,但卓玛能看得出来,倚云公子离开的时候并不高兴,变得沉默话不多。”
老道士:“?”
他神色古怪看看晋安,低声问:“小兄弟,在小昆仑虚是不是还发生了别的事没有说出来?倚云公子因为这事生气,甚至和小兄弟你不辞而别。”

寓意深刻都市言情小說 白骨大聖 愛下-第548章 自小不相识 栖风宿雨 鑒賞

白骨大聖
小說推薦白骨大聖白骨大圣
阿平枝接自軍大衣士人的左上臂,狠狠控制在屋面。
下漏刻,矚望一隻只陰氣扶疏的血指摹無故面世在臺上。
那些血指摹從網上迅速延伸向方圓建築,牆面、窗門,家門、雨搭、屋頂黑瓦,伸張關小量血手印。
恍然!
那些血指摹裡平地一聲雷出玄色汙血,織成一張瓷實,從半空中掣肘住湊巧飛向人皮大蚰蜒的由守山各人皮製成的聚魂幡。
掛在聚魂幡上的守山各人皮,橋孔洞眼窩裡排出熱淚,想要強闖這張玄色汙血的金湯。
可是那幅汙血帶著深寒哀怒。
不獨是能惡濁,毀滅妖道法器高僧念珠,也能傳死物。
聚魂幡一撞上這些墨色汙血,立即茲茲冒黑煙,氣氛裡嗅到死漆皮被灼燒的清香意氣,燻人討厭。
聚魂幡口吐黑氣,那些黑氣裡懸浮著一隻只眼圈裡燃著幽綠鬼火的人品骨,那些丁骨圍著聚魂幡再次衝向困住其的牢牢。
可!
阿平毫不會讓這些雜種跑去威逼到晉安!
在他眼底。
遠逝何如比晉安別來無恙生活更機要的了。
阿平的血肉巨臂是芽接自救生衣臭老九,左上臂力量是繼續了禦寒衣知識分子的血手模,那隻紅不稜登臂彎則是枝接自十五的巨臂,承受了十五的怪力動魄驚心。
鏹!
阿平下首放入腰間一把剔骨刀。
那是小業主廚裡的黑背寶刀,這把大刀上環抱著業主對那三個小禽獸的整結仇。
砍刀黑背,帶著劣弧,比不怎麼樣快刀還大出一輪,一看便知在剁齏做包子時還兼著剔骨碎骨效驗。
砍刀上還感染著的汙血,陰氣深寒,好在往時滅口了她倆佳耦二人的那把西瓜刀。
這把折刀上的濃厚嫌怨與煞氣,但落在這對妻子二人丁裡能力施展出最大和氣與飛快。
阿平踩著浮泛中那幅絡,左上臂怪力日益增長嫌怨鋒銳的單刀,從半空豎斬向以守山眾人皮煉成的那杆聚魂幡。
纏繞在聚魂幡就地的那些人緣骨,割愛了撕咬臺網,齊齊調控頂骨,僵冷撕咬向身還在半空的阿平。
守山人被開膛破肚的安全殼,也愣住盯上了阿平,誠然眼圈空泛,卻一仍舊貫給人怨毒恩愛的肉皮麻木不仁感。
阿平那張紙紮的面容上,比不上表情,也煙退雲斂懼意,更靡要閃避的興趣,猩紅左臂前赴後繼鄭重的劈砍向咫尺的聚魂幡。
雙面端正橫衝直闖!
轟隆!
左臂承受十五怪力才具的阿平,一刀劈得那幅人品骨平地一聲雷失火光,竟在長空炸開一圈表面波,掃飛了十五殺氣騰騰砸中地域爆炸起的黃埃與碎石,那些碎石繚亂著從樓蓋震花落花開來的瓦塊,在長空撞擊成末兒。
該署質地骨險乎就被阿平一刀劈散,但一如既往咬住阿和局臂與黑背刻刀,強負隅頑抗住阿平一擊。
僅僅,咬住黑背鋼刀的幾顆人緣骨,又當即被獵刀上的嫌怨與血汙紫外線崩碎。
那些人緣兒骨不再去咬刀,口噴綠火的咬向阿平持刀膀子和身材別樣位置。
那幅綠火帶著九幽黑光,似發源陰世的鬼火,能把死人與死人都燒死。
黑白分明阿平快要被百分之百幽冷綠火燒到,喝!
阿平一聲怒喝。
巨臂真皮放,不絕從左上臂開至下首半個身子,由氣衝霄漢莫大的陰氣從體無完膚處湧出,聯名血影精從他的如血翻砂臂裡鑽出。
那血影妖精灰飛煙滅一絲一毫感情,一味底止的盛怒與怨恨,一張臉面卻有三張臉龐,合久必分是由阿平、白衣夫子、十五調和成的龐然大物怪物。
阿平大仇得報後為不讓小我持續被氣氛掩瞞兩眼,煞尾去心智,化為只知殺害的精,為此在從首次田地衝破至次之邊際時,他特別分離出替代敵對與怨意緒的一魂一魄,並與防護衣斯文和十五殘留在他身上的殘存冷酷味道榮辱與共,就此才存有這隻血影厲魂。
這血影精怪半斤八兩執意阿平、新衣知識分子、十五全副負面情懷攜手並肩成的數以億計妖物。
趁機阿平解隨身封印,刑滿釋放血影精怪,兩道人影在空虛中小動作一塊的朝前一壓,轟轟!
血光爆裂!
響徹雲霄!
幸孕嫡女:腹黑爹爹天才宝 素素雪
阿和局華廈黑鐵刀,最終劈爆翳的百顆質地骨,噗哧!
刀上紫外光血汙與怨尤成為明銳絲光,起頭頂到肚皮,一齊下劈,輾轉看管山大眾皮聚魂幡劈成兩半。
但這時的守山人人皮還沒完完全全出現,被劈成兩半的空人皮,一左一右從兩者掐向阿平領。
成就還沒掐到阿平,才剛近身,直接就被阿平百年之後的血影和衷共濟怪,一口吃掉,血影妖魔面龐親情蠕動,多了第四張面部,黑馬說是守山人的怨毒面部。
那怨毒,明人視之多多少少發寒,確定在嫌怨公共幹什麼不救他,他不想死。
從這點能見狀來阿平雖民力大進,但與軍大衣傘女紙紮人相比,能力照例差了一截。
線衣傘女紙紮人一入手便乾脆毀了黑雨國國主的百皮衣,而阿平全盤花了三招才剌守山自皮聚魂幡。
三招特別是三息,人皮大蜈蚣那兒的殺仍舊升任至風聲鶴唳。
被偷營了的黑雨國國主苦楚嘶吼,那幾丈長的人皮蜈蚣肢體在空間秀麗撥,然後撲咬向正精算砍出老二斧,若一座肉山亦然的十五。
是際,線衣傘女紙紮人也雙重入手了,兩張跟黑雨國國主雷同的皮影人,從她隨身分離入來。
好像是當初附身操控十五等效,紅衣傘女紙紮人也等位操控了兩張皮影人。
阿平只是收了陰氣,並小破壞皮影人。
吼!
黑雨國國主探望兩張皮影人時,談話吼怒,本條時間他那邊還能不明確,跟了融洽幾終身的兩個跟班,逝死在外面,卻死在了鬼母惡夢裡。
這跟砍斷他左膀左臂翕然。
斷頭之痛令他越是紛亂暴怒。
他撞開十五,不復去管靶子最小,走最慢的十五,也煙雲過眼遇激怒的去殺羽絨衣傘女紙紮人,果然磨殺向在他眼裡最弱的晉安。
從剛,他就業經註釋到,剛那聲夂箢打鬥,即是晉安喊出的。
晉安偉力如此孱弱,卻能讓如斯多偉力薄弱的希奇遵守於其,自然有異樣之處,在武裝部隊裡裝有利害攸關位。
火 鳳凰
最利害攸關的是!
他國本眼就已認出了晉居住份!
這黑雨國國主並不不靈,反過來說,別有用心,嚚猾,嘀咕,心氣深,才是他的性氣。
咕隆隆。
人皮大蚰蜒百足踏地,氣焰驚天,如武裝力量出國,本土感動,很快飛衝向晉安。
在人皮大蜈蚣非同小可位的黑雨國國主,既伸開臂膊,眼力淡,嘴角顯示譁笑,類似一度走著瞧闔家歡樂親手摘下晉安的血絲乎拉人頭。

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说 白骨大聖-第492章 殺豬刀!糯米!殺回福壽店! 易放难收 俯拾即是 相伴

白骨大聖
小說推薦白骨大聖白骨大圣
先頭這位小業主看著區域性孱。
跟晉安設想華廈硬實,臉盤兒橫肉,跟張飛只差一圈連鬢鬍子的影像差異成千成萬。
“有勞頃的活命之恩,還不知老闆娘你該何等名?”
晉安不容忽視朝締約方致謝,事實上他的目光向來眭財東一直在血崩迭起的股根內側,那幅鮮血染紅了行東的褲,可小業主類並不顯露上下一心受了傷,臉蛋臉色跟死屍臉亦然激盪。
晉安單向談道一面控管腳錯分,天天搞好了奪門而逃的計。
“阿全該食飯了。”
髀根還在繼續出血的行東,像是腦汁微不平常,丟下一句毒頭錯事馬嘴來說後,拿起桌上的燈油轉身航向後屋標的。
餑餑鋪的後屋有一期天井和幾間屋子,業主舉著燈盞落入一間房,從快後,房間裡傳入很飢腸轆轆的嚼聲。
訛誤晉安不想隨後進,以便這房子的陰氣很重,比方一臨到房間就發覺氛圍一般冷,給他一種動亂感。
他只得站在登機口往內人察看,見狀屋裡掛著一張士真影和聯合靈牌外,其他處都在黑燈瞎火中啥子都看少。
我从凡间来 小说
“阿全即行東的女婿嗎?”
“拙荊掛遺照擺牌位,小業主的愛人既死了?”
晉欣慰裡詠歎的想著。
也不曉得是不是晉安色覺,他感應行東女婿的神像類在對他笑?
晉安皺了下眉峰,當他再留心去看時,埋沒屋裡遺容又變回很普通肖像。
其一時段,肉包鋪戶行東從間裡走出,她臉蛋兒神氣看不出該當何論特異,但晉安注目到老闆下身上浸紅的膏血更多了,髀根流血更多了。
行東從房裡走出後齊側向廚房。
這依舊晉安國本次見灶。
發生灶的大梁上掛著幾條白淨的腿。
一開始由於視野黑黝黝,晉寬慰裡一驚,還覺得那些是人腿,他進了人肉叉燒包的鬼店,等眼適合了黯淡視線後,才偵破那些粉白的腿骨子裡是豬蹄。
此刻,業主走到指揮台邊終局燒白開水。
在等水燒開的內,砰,老闆從正樑上取下一隻嫩白的腿,好些砸在案板上,後頭序曲提起剔骨刀剔骨,隨即放下殺豬刀剁起豆沙來,看起來像是給在計做肉餡饃饃?
很難設想,看上去很氣虛的業主,揮砍起幾斤重的厚背殺豬刀,少數都不困難。
這老闆打從救了晉安一命後,除開只說過一句話,時間再沒說過全路吧,他於今還沒弄明瞭這業主的目的好容易是呦?何以要下手救他?
看了眼頭頂棟上還剩一隻的白花花大爪尖兒子,晉安不由眉梢一皺:“我適才從福壽店二樓逃出來的過程,小業主你是不是近程都探望了?”
“小業主你入手救我,是不是有嘻事相求?”
晉安在片刻的當兒,雙眸直白經久耐用盯著業主臉孔神情改觀,常事還瞧一眼老闆娘的大腿根,哪知,老闆娘面頰神氣命運攸關就毀滅變革,居然那副屍臉臉色,也未曾應對晉安來說。
呃。
結尾,老闆勾芡、包餡,蒸出幾籠綿羊肉包,下遞到晉安前方:“吃。”
晉安:“?”
那幅驢肉包又白又香,還在冒著狂升暑氣,一看那皮薄豆蓉鮮嫩,就知曉咬一口明擺著多汁,夠味兒,行東的農藝很有滋有味。
業主:“吃。”
“吃。”
“吃。”
她一遍遍從新均等個字,晉安低頭瞅了眼還掛在頭頂大梁上的顥大腿,看著業主平昔硬挺讓他吃別緻回籠的肉包,晉安尾子拿起一下肉包輕輕的咬了一口,確乎是皮白,肉嫩,汁多,鮮嫩,除此之外蓋剛出活不怎麼燙口外他湮沒還挺夠味兒的。
“你的薄禮我早就收到,現今驕說說,為什麼要救我了吧,是否要我為爾等倆潰決做嗎?”這次年來始末了這麼樣滄海橫流,見過這就是說多稟性惡的另一方面,呀人對他有禍心呀人對他逝黑心,晉安甚至能看得清的。
“……道長是從福壽店進去的…不知九叔長征回去了沒…央道長求九叔幫朋友家阿全殮屍…讓他有個全屍安葬……”
業主話頭很靈活,源源不絕,像是青山常在沒跟人開腔,致使稱有的繞嘴,再累加中那濃濃的壯語話音參雜點白鄉音,晉安靠蒙帶猜才好容易沒法子聽懂過半吧。
小業主話裡揭穿出幾個任重而道遠線索——
一,範疇的鄰家左鄰右舍們都管福壽店僱主叫九叔。
二,者九叔多年來可巧出遠門,福壽店長期是無主之物。
三,小業主漢如死的很慘,連個全屍都罔?
四,不可開交叫九叔的人,坊鑣察察為明撈陰同行業裡的連線師人藝,能給殍縫合遺體,民間有一種傳道,屍身不全粗野下葬方便詐屍。
五,行東看他衣直裰,猶如是把他奉為了福壽店東家的門生或同門,求他找九叔供職。
固然光天化日了老闆的存心,晉安也很紉老闆頃的出手相救,可嚴重性是,他向不認得福壽店九叔,他也不懂連線師的殮屍兒藝,雖是想偷樑換柱也沒點子。
固然,晉安並比不上這拒絕財東,現行老闆有求於他,看上去並無噁心,鬼寬解他閉門羹了業主,行東奪希冀後會決不會瘋狂?
更何況了,他吃了一口肉包,也算是接到這份公事,任由成不好,說到底要品下。
晉安第一看了眼業主還在衄過的髀根內側,事後一再看業主股根,心馳神往財東議:“老闆娘對我有深仇大恨,我過得硬幫小業主試探下,但不致於承保能畢其功於一役,只好說我會盡最大奮勉幫老闆娘躍躍一試,不外在此頭裡,我需要以防不測幾樣用具。”
“財東可識殺豬的屠戶?我必要財東幫我找一把屠戶用於殺豬,帶了凶相的殺豬刀。”
“業主的饃饃鋪裡活該有生糯米吧?我還亟待糯米。”
殺豬刀是帶煞鎮器,江米的辟邪五穀,都是手上所能找回的民間辟邪鎮屍之物,晉安稿子還殺回福壽店!
聽行東的趣,那福壽店的九叔是位使君子,那麼著在福壽店裡篤定也有黃符、桃木劍、招魂鈴、開過光的陰陽八卦鏡等法器,他要打主意快追此血色寰宇,亟須有該署樂器能力削足適履擋在街頭的乖乖和喊魂父。
他不清晰在鬼母美夢裡待長遠,會不會出哎呀誰知,遵照實為傳,形成像百足人、無耳氏那麼樣的身心固疾之人,為此他必得打主意凡事智,找回百分之百狠命助他深究鬼母噩夢大地的助推。
就便,幫老闆娘在福壽店裡追尋看有冰釋準確度他鬚眉的別的辦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