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都市异能小說 舌尖上的霍格沃茨 起點-第1194章 “家園系統”和對抗賽鑒賞

舌尖上的霍格沃茨
小說推薦舌尖上的霍格沃茨舌尖上的霍格沃茨
霍格沃茨,清晨,天气晴朗而寒冷。
早餐结束之后,小巫师们并没有如同往常一样离开。
礼堂中弥漫着某种跃跃欲试的兴奋气息,每个人都期待着等会儿要开始的首届学院对抗赛,兴高采烈地聊个不停——霍格沃茨这两年的变化虽然不少,但类似这样的全新常驻活动还是第一次。
各个学院的特色菜园姑且算半个,只不过相比起默默耕种,小巫师们显然更青睐发**力的战斗。
“你们说这次哪边会赢?”
“我看好格兰芬多,他们在决斗上的经验太丰富了。”
“从数据上看,其实斯莱特林胜率更高——格兰芬多只是场次多而已。”
“你不应该为格兰芬多加油么?毕竟有你家那傻孢子在……”
“唔,就是因为这样,我才觉得不靠谱啊。”
霍格沃茨礼堂中,小巫师们七嘴八舌地小声议论着即将开始的比赛。
随着时间推移,绝大部分学生开始熟悉如何使用“学生手册”,那些罗列在最后一页的积分兑换内容显然成为了小巫师们除了学习成绩外的第二追求——除开每天拼命完成任务之外,“学生手册”的积分还可以通过押注“学校比赛”的方式增长,这一次的学院对抗赛显然也属于“学校比赛”的范畴之中。
当然,这种轻松心情仅限于今天在旁边吃瓜围观的赫奇帕奇和拉文克劳学院。
格兰芬多学院和斯莱特林学院的小巫师大多板着一张小脸,时不时紧张兮兮地用眼神隔空交战。
这可是横跨七个年级的综合实战对抗,如果在比赛中被打得一败涂地,那相当于就算是坐实了某一方全面被碾压的事实,这对于本就互相看不顺眼的两个学院而言,无疑是最不能接受的结果了。
不过另一方面来说,与之相对,获胜那方之后就能大摇大摆地“骑脸输出”了。
叮叮叮——
教职工席位上,麦格教授与其他教授们的对话终于结束。
这位霍格沃茨副校长站起身,敲了敲猫头鹰话筒,示意所有人保持安静。
“现在,双方学院的参赛选手依次出列,你们等会儿要先到魁地奇球场那边集合——弗立维教授会在你们入场前进行简单检查,并且施加一部分防护类的魔法……在此之前,我有几句话要向你们交代。”
麦格教授神色严肃地看着分成两堆站在她面前的那些小巫师们。
“学院对抗赛的意义在于交流学习成果、化解矛盾纷争。”
“尤其在当下这个特殊时期,学校希望大家可以通过学院对抗赛的形式进一步掌握知识,明白如何协同合作,以求在踏出校园之后可以沉着、冷静地处理困难和危机。因此,我要求你们在进行对抗的时候务必永远记住一点,站在你对面的是你未来可以依靠、信任的同学,而不是不死不休的敌人。”
“倘若教授和风纪委员们发现你们在对抗赛过程中存在杀死、折磨他人的意图,我们会在第一时间终止比赛进程,并且直接予以判负处理——以及,霍格沃茨绝不允许任何学生私下研究、使用黑魔法。”
她环视着礼堂中的学生们,声音逐渐变得严厉起来,目光如同老鹰般锐利。
“我必须再次强调,这是霍格沃茨的底线,一旦发现直接开除!”
随着黑魔势力死灰复燃,霍格沃茨迟早会受到些许影响,与其语焉不详地被动限制学生,还不如在一开始就无比明确地告诉所有人不可越过的红线在哪里,这也是艾琳娜昨天给出的建议之一。
不得不承认,如果抛开年龄问题,艾琳娜在某些方面甚至比麦格她看得更清晰。
这就是……真正的“先知”吗?
麦格教授目光若有所思地扫过那只乖巧坐在人群中的白毛团子。
在邓布利多离开霍格沃茨的这段时间中,两人暂时达成了合作共赢的共识,但正如同她不会告诉艾琳娜关于凤凰社和学校更深的秘密一样,艾琳娜也没有完全坦白她看到的未来——两人更像是划分工作,一个人负责全权统筹学校,一个人负责加固、沟通学校周边环境,双方各有交集又各有防备。
总裁大人扑上瘾 雪待初染
事实上,如果不是伏地魔死而复生,魔法界形式一下子突然变得严峻起来,以米勒娃·麦格的内心来说本来是不打算大规模推动什么学院对抗赛的,但魔法部那边实在靠不住,她必须为学生们多做考虑。
更为关键的是,邓布利多教授昨天晚上又托凤凰送来了一封短信。
麦格教授眼神闪动了一下,目光从艾琳娜身上移开,继续看着全校学生说道。
“总而言之,在本次学院对抗赛结束后,霍格沃茨城堡下方那间‘密室’将逐步对各学院开放。”
“格兰芬多和斯莱特林学院将依照本次对抗赛结果,先一步划分50%的密室开发权限,并在学校监督下酿造‘生命之水’,至于剩下50%区域权限则按照各学院‘密室开发积分’进行结算……”
本宫很狂很低调 小说
自从蛇怪被消灭后,萨拉查·斯莱特林的密室一直处于空置状态。
虽说在清扫、整理方面,各个学院学生呈现出极高的合作,但涉及到装点开发时,矛盾自然而然就爆发了出来,经过邓布利多和诸位教授的商量,学校索性把这块地化作霍格沃茨新的学生活动区域。
而艾琳娜则更喜欢使用另外一个描述:霍格沃茨“家园系统”版本更新。
作为古灵阁妖精女皇,金钱对于她而言仅仅是一个工具而已。
只不过,艾琳娜并不打算让积分与“金钱”画上等号。
霍格沃茨的“校园积分”应当有更多的作用,相比起单纯的兑换个人用品,“家园系统”开启后的个人精神需求的丰富,才是艾琳娜真正的目的,无论是霍格沃茨学院对抗赛、日常任务积分奖励……
这些必须如同流动的溪流一样不停循环下去,才可以真正地渗入到霍格沃茨的每一个学生之中。
而更重要的是,这些波纹,最好还可以一点点地扩散出去,比如……
“另外,除了学院对抗赛之外,今天还有一个事情。”
麦格教授微微一笑,看着议论纷纷的小巫师们,清了清嗓子。
“不出意外的话,估计在中午之前,同学们的家长应该就会陆续抵达……”
“等到学院对抗赛结束后,学校方面会召开一个简单的家长会,大致介绍一下大家平时在学校的学习状况,尽可能在这个特殊时期加强家校联动,具体接待工作由卡斯兰娜小姐负责……”
————
————
咕咕~

爱不释手的玄幻小說 舌尖上的霍格沃茨 幽萌之羽-第1170章 嫁禍展示

舌尖上的霍格沃茨
小說推薦舌尖上的霍格沃茨舌尖上的霍格沃茨
小汉格顿村,烧了一夜的大火在晨雾中逐渐隐去。
弗雷警官推开里德尔府大门,领着一众警察和治安官往里边走去。
铁门后方,那栋曾经富丽堂皇的老宅子如今仅剩下了几片焦黑色的残垣断壁。
这里似乎还发生过爆炸,弗雷注意到,破碎的石块和壁炉残骸向着远离门口方向散落,看起来好像遭受过炮火的猛烈袭击,但更为诡异的是,四周除了难闻的焦糊味之外,没有半点儿火药和汽油气味。
“去看看里面——”
弗雷朝着身后的队员比划了一下,转过头看向不远处的治安官。
“你之前说,昨晚先是听到里边发生巨响,然后才看到火光从里德尔府冒起来的,对吧?”
“没错,”治安官点点头,“大致凌晨两三点左右吧,老弗兰克过来拍门,说是看到有一群极为危险的人闯入了里德尔府,就在我跟他询问细节时,半山腰那边就传来巨响——好像什么东西炸了,而且还不止一次——紧接着里德尔府就起火了,我从未见过那么汹涌的火,不到两三秒就吞噬了整座宅子。”
“没有人从里边跑出来?除此以外还有看到什么人么?这是唯一的下山路吧?”
弗雷警官手中的笔在速写本上敲了敲,正准备继续挖掘些线索,忽然目光停在不远处。
一名浑身包裹在黑色风衣中的男人正沿着那条唯一山路,朝着他们走来,甚至不用询问治安官,单从男人那高领风衣就能看出他与小汉格顿格格不入,而以弗雷的直觉,那家伙显然是冲着他们来的。
“军情六处,金斯莱·沙克尔,从现在开始这个案件由我们来接手。”
那名男人走到弗雷等人面前,从怀中掏出一份证件展示了一下,干净利落地说道。
“关于我的身份,您可以让你们上司拨打我们部门电话,转62442查询——我希望您这边可以提供一下事件记录,文字口述这些,最好还有重要人证、物证方面的协助收集……另外,由于本事件涉及国家级恐怖袭击的威胁,在我们这边行动结束前,我希望诸位可以配合工作,暂时不要在周边宣扬……”
那名自称金斯莱的“军情六处”成员有着深沉缓慢的嗓音,能使人平静下来。
弗雷虽然此前从未接触过军情六处,但对于他们的名字却是早有耳闻。
“我明白了,我先打个电话——”
弗雷重重皱起眉头,目光在金斯莱·沙克尔那张黝黑、严肃的脸庞上扫过。
作为干了几十年的老警察,弗雷虽然有些可惜到手的大案子飞走,但他更清楚有些东西不是他这个级别可以插手的,现在干干净净地移交出去,总比之后某天被打成马蜂窝然后以遗物形式移交要强。
另一边,趁着弗雷去打电话查证的间隙,金斯莱转过身走到治安官和老弗兰克旁边。
總裁逃妻:新娘不是我 魚歌
同样还是那一套身份介绍,以及非常标准化的案件询问流程。
唯一不同的是,当他听到那名“管家”名字时,那张黝黑沉稳的脸上飞快闪过了一抹震惊。
“巴蒂·克劳奇么?我知道了——”金斯莱沉吟了几秒,“我们得立刻动身去伦敦,事情比我们想象中的更加严重,这位……唔,弗兰克先生,非常抱歉,您可能卷入了一场极为复杂、危险的事件。”
“关于您的那些问题我暂时不能为您解答,但我可以确信的告诉您,您在伦敦可以得到一切答案。”
“到时候,您只需要如同之前那样,如实描述您看到、听到的一切就好了……”
金斯莱停顿了一下,扭头看向右侧放下电话走过来的中年警官。
“您好,请问还有什么问题吗?”
“从现在的情况来看,我的回答最好是‘没有’,对吧?”
弗雷耸了耸肩膀,收起手中的电话,“我可不想惹麻烦,交给你了,军情六处的先生——”
“感谢理解,出警记录您照实填写就好。我可不是什么007,与你一样是个想喝咖啡的倒霉蛋而已。”
金斯莱笑着朝那名中年警官点了点头,无比自然地说道,紧绷的神经松了下来。
显而易见,哪怕魔法部遭受了突然袭击,但此前与麻瓜政府的部分合作依然没有受到影响。
或者更准确的说,相比起魔法部,麻瓜政府在这方面实在是可靠太多了——倘若没有这层关系,他很难按照“原计划”让重要证人在恰当的时候,出现在恰当的地点,并且引导出恰当的推理。
…………
老弗兰克自认为自己见过的怪事足够多了。
不过,他很确信他正在经历的一切绝对是此生最离奇的经历。
那名来自军情六处的男子又在村里晃悠了一会儿后,与他一同坐上了停在村口的黑色轿车。
轿车后座坐着一名胡须格外长的老人,那名老人给他讲了个关于魔法的奇怪故事。
老弗兰克自然不会相信这些孩子们的睡前故事,但当他趁这些人不注意拉开车门滚出去时,却发现外边早已不是小汉格顿村的泥石路了——他来到了一个高楼林立、到处铺着柏油马路的繁华现代都市。
“我们到了,弗兰克先生。欢迎来到伦敦。”
那名老人从敞开的车门走出,伸出手扶起跌坐在路边的老弗兰克。
“非常抱歉,这些事情确实很难接受。但时间紧急,我们不得不采用最快的方式。如果您还有什么疑惑和担心,我们可以先陪您去一趟伦敦市政治安厅。不过在此之后,我们最好赶紧去魔法部那边。昨晚发生了极为可怕的事情,您所目击、听到的一切,可以说是帮助我们拨开迷雾的最重要证据。”
“这么说……这真的是魔法?”
老弗兰克喃喃道,摸了摸旁边冰冷的不锈钢路灯杆。
不远处依然是微亮的天色,街道上没有多少人,绝大部分店铺还没有开始营业。
“好吧,不管你们是魔法部也好,军情六处也好……总之是能解决问题的人,对吧?”
显然,没有什么比十几分钟横跨大半个英国的事实更加“魔幻”了。
哪怕老弗兰克此时脑海中依旧还是乱糟糟的一团,但在内心深处,他不得不开始接受一个事实:
他可能真的遇到了会魔法的巫师,在普通世界之外还存在着一个魔法世界。
最重要的是,这些人愿意相信他说的那些事,单这点就足以让老弗兰克下定决心了。
…………
英国魔法部,临时问讯室。
老弗兰克努力压抑着狂跳的心脏走进房间。
魔法部方面显然提前得到了消息,不算宽敞的圆形房间中坐满了人。
在房间正中央放着一把单独的高背椅,老弗兰克不用问也知道这是留给他的——不得不说,这让他略微有些不舒服。不过他很快放松下来,因为那名有着长长胡须的老巫师也在旁边坐了下来。
“放轻松,弗兰克先生,我们并没有审问您的意思。”
老巫师抽出一根小木棍(弗兰克刚知道巫师们管那个叫魔杖)挥了挥,凭空变出了一把椅子。
而与此同时,金斯莱则走到了康奈利·福吉身边,附在他耳边低声说了些什么。
“这可不是开玩笑的——”
康奈利·福吉脸色猛地一变,压低声音说道。
“这是非常严肃,非常严肃的指控,你应该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是的,正是因为这样,我才必须提前告诉您——”金斯莱·沙克尔一边说着,目光在这间临时收拾出来的房间中扫动,似乎在搜寻某个人,“所以,部长先生,您看要不要一并叫上那位先生?”
“……不,暂时不要轻举妄动。”
康奈利·福吉沉默了片刻,手指在扶手轻轻敲了敲。
“金斯莱,去找斯克林杰先生过来。至于那个人的话,你先想办法看住他。”
“好的,部长先生。”金斯莱点了点头,神色严肃地快步走出房间。
…………
地縛少年花子君
片刻之后,鲁弗斯·斯克林杰推开门走了进来。
疯眼汉穆迪紧随其后,两人的脸色看起来似乎都有些难看。
“很好,”康奈利·福吉说,“现在所有人到齐了,我们开始吧。可以吗,先生?”
“没有问题,部长先生——”
邓布利多温和说道,他修长的十指交叉,湛蓝色的眼睛看了眼旁边的瘸腿老人。
“不过我希望在问讯结束后,魔法部可以派遣一到两名傲罗暂时保护下弗兰克先生——他后半生的不幸生活是魔法带来的,我希望我们在工作方式上可以有些变通,您知道我的意思吧,关于遗忘咒……”
“谢谢提醒,等一切结束,我知道怎么安排——”
康奈利·福吉没好气地说道,他目光在老弗兰克身上打量了几下。
“那么……”
“咳、咳——抱歉,我有一个提议。”
就在这时,疯眼汉穆迪忽然有些突兀地打断了福吉。
他那只蓝色魔眼依旧盯着老弗兰克,但那只正常的眼睛却转向了坐在不远处的康奈利。
“我们没有太多时间鉴别谎言,如果可以的话,我申请直接使用吐真剂——这位弗兰克先生显然不具备欺骗药剂的能力。相比起反复询问和对峙,我认为这或许是一个更加高效、可信的询问方式。”
“吐真剂?”老弗兰克眉头皱了皱,探寻地看向旁边的邓布利多。
“一种魔法药剂,效果是在服用后一段时间内不会说谎。”
邓布利多轻声解释道,他拍了拍老人的肩膀,“您放心,如果您不愿意的话,没有人可以强迫你喝下任何药剂。”邓布利多一边说着,一边朝穆迪摇了摇头,“阿拉斯托,这并不是审讯,我认为……”
“有什么副作用么?”老弗兰克忽然开口问道。
“没有,但——”
“唔,所以,只要我喝下那个什么‘吐真剂’,他们就会百分百相信我回答的内容?”
“理论上来说是这样,因为您没有魔力,不可能干扰吐真剂的效果。”
“好吧,我明白了——”
老弗兰克环视着四周那些巫师们,眉头挑动了一下。
“我可以服下你们的吐真剂,如果你们觉得这样才值得相信……”
他差不多看懂了目前局势,那几个坐在房间另一头的明显是魔法政府的大人物。
虽然不知道巫师平时怎么看待他这样的普通人,但肯定不会比警察更容易说服——他厌倦了一遍遍重复故事然后被人质疑。
“呃,当然,当然……这样自然最好。”
康奈利·福吉愣了两秒,旋即飞快地点点头。
倘若仅仅是伏地魔的真实身份,乃至于他的阴谋、家庭背景,亦或者他几十年前杀过什么人……
这些内容对于魔法部而言并没有什么特殊意义,充其量也就佐证一下伏地魔卷土重来,以及今晚的袭击确实是由那个黑魔王和他的手下发动——但如果说还涉及到其他事情,那就不一样了。
譬如说……
康奈利·福吉看着老弗兰克喝下吐真剂,先是问了几个姓名、住址的验证问题。
显而易见,作为麻瓜的老弗兰克在魔法药剂前没有任何抵挡之力。
不过,康奈利·福吉并不好奇这老家伙到底有过多少女人。
“那么,弗兰克先生……”
他有些紧张地咽了咽口水,轻声问道。
“你刚才说,几个月前,有名自称‘汤姆·里德尔’管家的男人来到小镇,为他的‘主人’买下了位于小汉格顿村的里德尔府。你还记得他的名字,以及他的长相么?还有您昨晚听到的所有内容……”
“当然——”
老弗兰克语气笃定地回答道。
快樂的葉子 小說
“巴蒂·克劳奇,反正治安官之前是这么说的。”
“至于他的具体长相,以及我昨天晚上听到的所有内容……”
全能棄少
伴随着老人没有太多起伏的平静腔调,在场所有巫师的脸色猛地一变。
绝世魂尊 异能专家
…………
与此同时,几百里之外的克劳奇家族府邸。
浓密的雾气无声无息地笼罩住宅子,沿着门扉、窗户缝一点点渗透了进去。
几分钟之后,门厅处响起一个啪嗒的声音,仿佛什么小东西从桌子上滚落到了地板。
“目标确认昏迷,二组行动。”
几名黑衣人对视了一眼,抽出魔杖轻轻打开了紧锁着的房门。
在客厅地板上,一个小小的身躯躺在那里,不省人事。
黑衣人轻巧地迈过那个小身体,举起魔杖耐心地在四周的空气中摸索、搜寻着,最后在客厅后方的一个沙发前停了下来,一层透明的隐形衣被他们轻轻掀开,在隐形衣下边,是个陷入昏迷的男子。
如果老弗兰克在这里的话,一定会惊恐的发现,这个男人与他正在描述的一模一样。
“啧,真可怜……”
为首的黑衣人仔细比对了一下男子长相,挥了挥手。
“带走。”
————
————
好耶!

妙趣橫生小說 舌尖上的霍格沃茨 ptt-第1072章 尼克尼克尼克 断然处置 无以为君子 分享

舌尖上的霍格沃茨
小說推薦舌尖上的霍格沃茨舌尖上的霍格沃茨
在魔法社會風氣中,延時性魔咒並沒用千載一時。
實在,絕大部分“詆物”實質上特別是一度封印了惡咒的再造術陷坑。
而關於艾琳娜等人卻說,極度是在本來的大體硌式根蒂上,優化矯正了一時間鼓勁藝術,與此同時飛昇了頃刻間魔咒收支的陽關道,直接讓老精湛的魔咒積蓄、縱變成了二愣子式的填裝、放歷程。
一端,默想到打造兒藝的節骨眼,著重批“魔導書”上沾的妖術位留存洋洋畫地為牢。
元,它黔驢技窮承上啟下太過於巨大的法——譬如,鄧布利空如許等差神漢接力一擊的神力。
次,即若艾琳娜等人在“術數位”轉的長河中操縱了邪法石,但照例沒法兒搞定成效溢散的節骨眼。
跟著時的延遲,封印在“造紙術位”華廈魔咒能力會馬上鑠,截至到頭灰飛煙滅。
尤為是在48鐘點後,溢散速率會遽然暴增——從先頭的試行數量見狀,粗粗會在一天裡面從原的80%燈光高速減肥為15%到20%足下的場所,險些抵伏地魔的阿瓦達索命咒化了膿血咒。
末,同步也是最沉重的一點。
在簡約了符咒、坐姿那些平放步驟的同時,“催眠術位”打擊於魔咒的克服需也更高。
而外相反“盔甲護身”、“鐳射閃爍生輝”、“水火不侵”、“一概加護”……那些非針對性咒外,絕大部分照章性魔咒在勉力時,無一不比得過程附帶的施法習題,不然從略率會直接在施法巫神的村邊炸開。
區別於任何小師公,看作純血媚娃的艾琳娜自身元元本本就裝有無杖施法才具。
換具體說來之,她在引導掃描術在押時,縱然是指、髫,幾近都狠起到魔杖定向約束的力。
而與之絕對的,赫敏、漢娜、盧娜三人斐然力不從心復刻“大錯特錯人飯糰”的做法,他們收取的新手教程提案一切有三條:盡力而為採擇非對性魔咒、在法術位捕獲時用到錫杖疏導、勤加實習魔導書施法。
至於魔咒鍵入方向的擇,艾琳娜也無力迴天交太多好的建議書。
到頭來,不論是“生我極點”亦要是“妖術位載入”,那幅全都是排頭次迭出。
赫敏、漢娜、盧娜三人故而慘空前絕後取得配製款的內部一期原委,也是為著在切實採用長河中採錄頭數據、檢視效應,而這對待稍略帶求同求異疑難症的赫敏具體地說,無可辯駁是一個不行偉大的檢驗。
相比起另一個兩名小女巫,她想要載入的魔咒審太多了。
從坐堂距離此後,赫敏始終精研細磨琢磨著,當他倆過漫長走廊,至軍法課課堂的辰光,她還低位想好終究在“梢”中鍵入咦分身術。絕她總算回過神來了,由於身處家法課講臺邊的並謬洛哈正副教授授,再不別稱俱全人都很面熟的霍格沃茨幽靈——格蘭芬多的駐院幽魂,險乎沒頭的尼克。
“尼、尼古拉斯爵士?!您緣何——”
“洛哈輔導員授有部分重在的人家業務要處事,以是,這段時日由我權且幫他代課。”
險乎沒頭的尼克部分不自由地整理了俯仰之間團結豎起的皺領,向集會在坑口的小師公們曝露一番斯文而舛誤如魚得水的笑顏,“噢,快下床吧,童稚們——我輩總能夠在甬道中上課吧?”
小半舉足輕重的……區域性碴兒?
“這麼快?我還合計會趕生長期截止……”
赫敏皺了皺眉,看了眼【中外】斯文,無形中反過來頭看向艾琳娜。
所作所為預備隊【公平】少女,她本略知一二尼克所說的“匹夫事件”是好傢伙。
只是在她的胸臆中,這一來的生業足足要待到潛伏期了卻,詐騙首期的悠然辰去撫平樞機,而訛謬在進行期省直接引爆——在霍格沃茨執教中間此地無銀三百兩醜事,那繼的鋯包殼也好比產褥期時的花會。
“快麼?我還感應不怎麼遲了——”
艾琳娜的湖蔚藍色眼閃過些許微冷的光彩。
“負債累累產生的本金每日都在叮叮地連發助長呢。”她說,類在座談古靈閣的帳,“憨厚,靜靜高居理黑現狀,那是斑地芒的生息法,涅槃更生的要準星不怕冷光與熾熱。”
“然……假諾金光過分利害,寧你就不憂鬱會——”
“過眼煙雲命艱危,這是合情的專職——有關另一個的,一個人做錯了結情,那行將擔待惡果。”
“以是,你還有嘻收斂語我的機密策畫嗎?”
“關於這件事?很缺憾,一無哦。”
兩人一頭打著啞謎搭腔著,一邊拎著草包走到他倆的座位上坐。
吉德羅·洛哈特大勢所趨要逼近霍格沃茨,一言一行別稱生意盎然、相信、充分顯擺欲的血氣方剛巫神,他並不這就是說恰到好處霍格沃茨薰陶這份處事,能夠異日他會歸學塾,但從過渡期察看他更妥帖外邊的海內外。
渔人传说 一家之煮
極在此前,洛哈特得面對昔時的這些垢,要不然鄧布利空恐更樣子於把他摁死在母校中。
自是,其它的承唯恐道岔再有多多益善,但艾琳娜並不規劃逐為精算姬姑子評釋。
Complex relationship by unawareness
跟隨著下課虎嘯聲叮噹,尼古拉斯王侯也從門邊飄到了講壇前敵。
“在洛哈正副教授授迴歸書院以前,他給我精簡說明了爾等班的上學速……”
險沒頭的尼克舉目四望全省,視野逾越最前方的白毛糰子,看向坐在後排的哈利等人。
“我令人矚目到,洛哈教授授的教化實質重在在現代敘事、閒書疆域,然則對待好幾風俗習慣詩抄、藏,逾是有新穎文藝的鑑賞端略有紕漏。因故,在接下來的這段期間,我會至關緊要加倍部分的講學。”
“郎中,俺們磨詩選方向的讀本,咱倆但那幅——”
迪安·托馬斯扛手,單方面晃了晃叢中的那本《與女鬼交惡》共商。
班上其它同班也繁雜有贊成地咬耳朵聲,猜疑地看向那名飄在講桌前方的格蘭芬多駐院幽靈。
在霍格沃茨中心,亡靈講授並沒用嘻奇幻的事情。
僅僅,縱是賓斯助教的煉丹術史,那亦然依據巴希達·巴墨西哥合眾國著作的《法史》來輔助拓傳授,而從險些沒頭的尼克方才的別有情趣看,他快要要耳提面命的實質分明與“洛哈特浩如煙海”舉重若輕關係。
“掛牽吧,在長期的年光半,這些言已經死死地烙跡在我腦海中了。
險乎沒頭的尼克面帶微笑地對答道,低調雅觀而切當,讓人不禁不由想要連續聽上來。
我能追蹤萬物 武三毛
“以我的講授內容未幾,性命交關甄選了史上三篇經典的成文所作所為參照文獻。今日,你們不錯持球筆記本和羽絨筆,算計著錄我們然後要讀書的三篇口風的名字,我會一一介紹一剎那它的效用——”
“元是《尼伯龍根之歌》——有關巫神齊格飛、跟他的老小克瑞姆希爾特的故事。”
“而在這之後,我輩會學好《大作爵士和運動衣鐵騎》這一冊狎暱啞劇故事,本,我只求你們在習歷程中火熾辯證、明智地去看待文學描述,必要發出哎喲騎兵比巫師要更厲害的荒誕不經遐思。”
“末,設偶爾間的話,我們會重在修業下托馬斯·莫爾的寫作……”
險些沒頭的尼克幾不成聞地頓了半秒,秋波從坐在家室的正前頭“愚者黃花閨女”臉孔上掠過。
魔兽 剑 圣 异 界 纵横
“《烏托邦》(Utopia)。”他輕聲說。
————
————
漫威號角 049
好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