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3out优美小說 隋末之大夏龍雀笔趣-第一千三百八十九章 西北大地動讀書-b9bm5

隋末之大夏龍雀
小說推薦隋末之大夏龍雀
李煜一愣,没想到三人的奏章一起到来,顿时笑道:“都拿进来吧!朕倒想看看这三人想说些什么?”实际上他心里面却已经提上来了,若是没有什么大事,这三人是不会一起来奏章的。
“陛下。”岑文本显然也看出了什么,眉宇之间多了一些忧色,他站起身来,从外面将三本奏折都呈了上来。
闻言夜笙
李煜先打开魏征的,然后又看了长孙无忌的,最后才是杨弘礼的,看了几遍之后,才丢给岑文本,脸上浮现出一丝笑容,说道:“实际上,大夏的律例讲究的是证据,朕还是那句话,若欧阳逊没有犯错误,无论是魏征也好,还是朕也好,都不会将欧阳逊怎么样的。但,不管怎么样,既然有人告发了他,说明他还是一个嫌疑犯,这一点总是没有错的吧!”
“陛下所言甚是,若是连询问都不能问,世人还会认为我大夏的法律是为那些世家大族所设立的呢?那些镖师中退役的士兵,他们都是为大夏一统天下而浴血奋战的功臣,朝廷不应该让他们失望才是。”岑文本这个时候也出言说道:“虽然欧阳老先生闻名天下,门生故吏遍及大江南北,但世人敬仰的不仅仅是希夷先生的学问,更是希夷先生的为人,相信希夷先生九泉之下,也不会让自己心爱的孙子带着瑕疵而过一生,诸位以为呢?”
變身本子漫畫家 妙筆生汙
崔季晖等人听了连连点头,岑文本所言甚是,不管怎么样,也需要在监狱里走一遭,毕竟这个时候,大家都是重视名声的。
“陛下圣明。”柳莫言恭恭敬敬的拜在地上。
灰色彩虹 木子六日
“对于欧阳老先生,朕还是很欣赏的,他的是一个真正的读书人,真正的老师,师者,传道授业解惑也!欧阳老先生实际上不仅仅是在授业解惑,更是在传道,传授做人的道理,做学问的道理,是一个很好的老师,可惜的是,朕年轻的很,没有见过欧阳老先生。”李煜面色肃然,将欧阳希夷的功绩夸赞了一番,然后才说道:“像这样的老师,最重要的是他的身后名。这每个人都是有不孝子孙。你们这些作为受过欧阳希夷老先生教导的人,更应该注重这一点,如何维护他的身后名,不是想着如何掩盖,更重要的是,不能让他们的子孙坏了他的名声。”
“陛下所言甚是,不管怎么样,我们也要将欧阳逊的事情查清楚,若不是欧阳逊所为,也要告知天下,免得让希夷老先生的英明受到影响。”岑文本也出言解释道。
众人虽然在心中还有一些疑虑,但这个时候,也只能是接受这样的解释,连天子都好言相劝了,难道还能逼着天子立刻放出欧阳逊不成。
————
李煜又勉励了众人一番,最后还赐予众人金币、蜀锦等物,才让众人退了下去,至于能够起到什么作用,李煜并不在乎。
中場魔塔
“陛下,现在看来,魏大人恐怕是遇到麻烦了。”等众人走后,岑文本忍不住说道:“是不是派人提醒一下魏大人,这件事情可大可小。这万一?”
“你是担心裴蕴的事情再次发生,还是魏征处理不好这件事情?”李煜忍不住笑道:“大明尊教都被杀的差不多了,在洛阳的势力也被我们消灭了许多,他们还能继续猖狂下去不成?纸糊魏征,他若是不能处理此事,这个谏议大夫也就没有必要当下去了,还不如到下面做一任郡守吧!”
魏征很讨厌,经常站在世家的角度上考虑问题,但魏征也是一个有才能的人,所以李煜还是用他,可若是魏征处理此事不当,李煜也不会保他的。
“臣倒是相信杨大人的判断,这个欧阳逊或许是一个浪荡子,沽名钓誉之辈,但若是说他买凶杀人还真的可能性比较小。”岑文本也认为杨弘礼的判断有些道理。
李煜点点头,杨弘礼做了多年的刑部尚书,在这方面还是很有经验的,既然他断定这件事情有问题,想来差不了多少。
“还是辅机鸡贼,将两人的事情都说了一遍。”李煜忽然想到了什么,将长孙无忌的奏折拿了出来,翻了几下,然后不经意间看了岑文本一眼,在历史上,这两个人在政治上是对手,可惜的是,长孙无忌后面有李世民,岑文本不是他的对手。不过,现在就不一样了。岑文本是长孙无忌拍马也比不上的了。
“陛下所言甚是,辅机说话还是比较公正的。”岑文本心中一阵不屑,哪里是什么公正,分明就是是暗中捅了魏征一刀。
“西北的粮草已经起运了吗?关中的粮草可够了?”李煜望着西北,历朝历代,西北都是祸乱之源泉,在前朝也是如此,现在的西北,不仅仅有异族出没,李勣还没有死心,正在收拢兵马,随时袭击大夏的西北境,韦云起等人正在筹措兵马,防备李勣等人的进攻。
“回陛下的话,粮草已经准备妥当,不仅仅从关中运送粮草,西南蜀地的粮草也朝西北集结,毕竟我们不仅仅要供应大军,还有那些百姓也是如此。在很短时间内,我们还需要照料那些百姓,每天损耗的粮食比较多。”岑文本很快又说道:“不过,今年麻烦一些,等到了明年,西北就算不能自给自足,但最起码也能减少从关中的输送。”
“百姓是我们送过去的,将士们也是在前线浴血奋战,我们在后方,不仅仅要提供粮草,其他的东西也要准备,冬天快要到了,过冬的衣物也要运送过去,粮草尽量多一些,冬天西北可是冷的很,一旦大雪封路,中原的物资运不去,将士们如何安心戍边。”李煜叮嘱道。
“是,臣明白了,一定会盯紧这一块的。”岑文本不敢怠慢,赶紧应道。大夏地盘很大,从东到西,何止万里,原本交通就不方便,一旦粮草缺乏,对西北来说,就是一场灾难。尤其是现在,李勣的兵马虽然退回了西域,但倚仗着统叶户可汗的帮忙,仍然在骚扰西北边境,一旦韦云起粮草供应不上,根本无法抵挡李勣的进攻。
而这个时候钦天监偏殿,一个硕大的铜炉坐落其中,铜炉之上,有八条金龙盘旋其上,口含龙珠,分八个方位,分别是东、南、西、北、东南、西南、东北、西北,每条神龙之下,对应着八只蟾蜍。这正是闻名天下的地动仪,传承自东汉时期。
虽然岁月流逝,兵戈四起,但对于任何一个野心家来说,地动仪都是他们保护的对象,甚至认为是上天所授,不能损坏。所以,出现在燕京的地动仪就是从长安皇宫中带过来的原版。袁天罡每时每刻,都让人监视着地动仪。
恐惧的探险记
“当。”一声轻响,龙口张开,一颗龙珠坠落于蟾蜍口中,声音在大殿之中显得格外的清脆,格外的醒目。一边正在瞌睡的童子猛然之间惊醒,看着坠落于蟾蜍口中的龙珠,小脸大变,猛然之间爬了起来,朝外面飞奔而去。
燕京,钦天监,袁天罡仰望星空,只见空中群星璀璨,环绕于紫微周围,连连点头,星河灿烂,拱卫紫微,在袁天罡看来,这是大夏太平的表现,尤其是中间的紫微星紫光闪烁,其大如斗,华光闪闪,表明帝位稳固。只是他看到西北方向的时候,微微皱了皱眉头。西北方星空星辰寥寥,唯有一个星辰闪烁着一丝红色的光芒。
逆剑之神
“七杀垂于西北,代表着西北方向或有刀兵。”袁天罡摸着胡须,想到西北方向的李勣,顿时摇摇头。只要李勣在西北一日,西北就不会太平下来,出现兵戈之事也就变的寻常了。
“大人,大人,地动仪,地动仪。”远处传来一阵疾呼声,袁天罡望了过去,只见一个童子飞奔而来,顿时面色大变。他认识这个童子就是从来监控地动仪的。
“快,快走。”袁天罡这个时候不敢怠慢,赶紧飞奔而走。
“龙珠坠如西北,杆下六十。”袁天罡看着地动仪上的滑竿,仔细算了一番,顿时松了一口气,说道:“是西北发生了大地洞,距离京师约六千里处,仔细算算应该是在大漠之中。”西北原本人烟稀少,就算是有大地洞发生,也不会有太多的人死亡。
“快,报于崇文殿,还有,派人报于陛下的行在。”袁天罡摆了摆手,只要不是中原,在西北之地,想来不会有太大的影响。
只不过他不知道的是,在西北荒凉大漠之中,一只队伍正在搬运粮草,队伍宛如一条长龙一样,在沙漠之中前进,这是运往西北驻地的粮草,不仅仅是供应西北驻军的,还供应迁徙到西北百姓的粮食。
护卫大军粮草的是韦氏旁支韦照禄,他看着远处的天色,脸上露出紧张来,大漠之中的天气说变就变,现在远处有乌云出现,这就是一个不好的兆头。
忽然,大地一阵颤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