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j65好看的都市小說 大唐最強駙馬爺 線上看-第124章 李二憤怒了推薦-n16pa

大唐最強駙馬爺
小說推薦大唐最強駙馬爺
杜荷回到家中,把一身灰尘洗净,换上干净的衣服,走进书房中坐下。
顺手取本书出来翻阅。
诡异的灵魂
再说东洋使臣团,村上太郎身边漏网之鱼,看到主人遭到镇压,关进衙门。
急了。
马上跑回东洋使臣团,向井上大郎报告。
东洋人的姓氏非常奇葩。
见习御医 樊落
什么村上、井上、山上、山下,桥下、林中,其实是说此人是在那个地方得来的。
东洋人的传统和服,妇女背后不是要背一个小包裹,那是出于行事方便。
随时随地能进行。
大家懂的,不多说。
不扯了,回归正题。
井上使臣团长一听村上太郎被帝国关进大牢,一下子着急起来,取出大量黄金带上。
找到礼部官员,送上大量的黄金。
对于白得的钱财,礼部官员挽为其难收下。
听到村上太郎关进大牢,礼部官员问为啥?
井上大郎事件的原因说出来,望贵方给予释放。
礼部那名小官员一听,关押东洋国使团,那可是外宾呀!
关系到唐帝国面子。
陈姓的礼部官员,觉得此事不是什么大事,不用尚书出面,本人也能搞定。
陈姓官员叫陈石。
带着井上大郎找上衙门,与之进行交涉。
长安令洪稷听后摇摇头。
“陈大人,这件事本官恕难从命,人确实关押着,禁卫军抓捕回来的。
不过,此事涉及到冠军侯,冠军侯给禁军下令,不许释放,必须好好惩罚。
说什么一个小小的东洋国人,敢在帝国境内强抢民女、肆无忌惮行凶,这事不好办呀!”
洪稷苦笑道。
洪稷话一说完,让陈石惊讶万分。
丫的!
咋会冲撞到那尊杀神!
苦呀!
花田喜事:酒家娘子
拿了东洋人的好处,要为人家安排。
无可奈何之下,陈石让井上大郎去找大儒孔颖达大人帮忙,陈石自己闪人。
毕竟,外宾在唐帝国官员眼中,绝对是高人一等的。
不论对方国家如何小,毕竟代表一个国家,必须要给予尊重。
一下子把人关进大牢,帝国的面子丢不起呀!
陈石太了解杜荷了。
那么多人弹劾,一点屁事没有。
群臣还被陛下狠狠喷了一顿。
躲都来不及,还往杜荷身上凑,那不是找死吗?
系統皇上做不到啊
井上使团长一听,情况有点麻烦。
再麻烦也得解决,村上太郎可是东洋国一个大人物的公子,不能出事。
雷老虎大傳 山中有老虎
井上大郎又带上大量黄金、珠宝,往孔颖达府上而去。
“大人,东洋人来拜访。”
孔府上的管家进来报告道。
孔颖达心中郁闷。
东洋人来找自己何事,貌似与对方没啥关系好不好?
算了,见一下吧!
毕竟是一个国家的使臣,礼数应该给足。
井上大郎让人抬着一大只箱子进来。
木箱一打开,金光四射,亮瞎眼睛。
一木箱中全是黄金呀!
谁让东洋国主产黄金。
此时东洋国黄金与白银的兑换比例1:4不到,是真的便宜。
东洋国不缺乏黄金、白银,只缺乏铜。
相对来说,东洋国黄金、白银不值钱,反而是铜比较值钱。
后世的东洋国啥都缺乏,那是被开采光了,其实,那个地方是主产黄金、白银的。
拿人钱财,与人消灾。
孔颖达听完后,觉得不是什么大事,就算是涉及到冠军侯又咋的,该喷就喷。
“好了,此事老夫会过问,不要胡乱找人,回去等候消息吧!”
孔颖达淡淡的道。
井上大郎马上屁颠颠的带着手下离开孔府,回去等候。
东洋人清楚,只要孔颖达愿意出面,真不是什么大事,毕竟,孔颖达是太子的老师。
唐帝国顶顶大名的大儒。
孔圣人的传人。
声名显赫、影响力巨大。
东洋人走后,孔颖达穿上官服,往皇宫中而去。
強制霸愛:不做妳的溫柔妻
……
冠军侯府上:
啥!
李二跑来了!
正在书房中看书的杜荷,听到管家杜福来报告,一声惊呼。
丫的!
真是关心呀!
“小兔崽子,叫谁李二?”
李二大声质问道。
妈蛋!
撞进来了!
嘴上跑火车被李二听到,有点麻烦。
“见过陛下、见过皇后殿下、见过房叔叔、见过魏叔叔!”
杜荷看到那么多大人物跑进来,连忙行礼。
“小兔崽子,回答朕的话?”
李二追问道。
房玄龄、魏征彻底无言,脑袋转向一边,啥也没看到。
长孙皇后则满脸笑容。
“陛下,那个,那个微臣回答什么呀!刚才没听清楚,到客厅奉茶吧!”
杜荷装逼邀请道。
一听喝茶,李二马上想起来,貌似上次杜荷答应,送朕的茶叶没拿。
“对了,小兔崽子,送朕的茶叶呢?”
李二继续追问道。
“陛下,什么时候的事,微臣为啥不清楚呢?”
杜荷装傻卖愣。
大伙走到客厅,坐下,下人奉上茶水。
李二端起茶杯呷了一口。
“小兔崽子,这茶不是上次喝的那种,味道差了一点点,不过,依然是好茶。”
李二问道。
丫的!
口味真准。
看来,忽悠不过去呀!
“陛下,上次喝的是龙井,早喝光了。这次喝的是黄山雪蜂,味道差了一点点。”
杜荷淡淡的道。
长孙皇后、房玄龄、魏征也纷纷端起茶杯,呷了一口香茶。
“不错!真的不错!茶叶还能这样饮,微臣首次饮,比煮茶好喝多了。”
房玄龄点头道。
“陛下,与上次喝的比较,奴婢觉得味道一样,差不多呀!”
长孙皇后道。
皇后话一说完,从外面涌进来几个小女孩。
杜梅、杜寒二个小丫头,带着李丽质、小莲子二人好好逛了一圈府上。
返回来,看到客厅中那么多的人。
一下子,四个小萝莉停下笑声。
“丽质,胆大包天,居然敢私下跑出宫,在外面疯了一天,还不想回去吗?”
李二微笑着呵斥道。
“见过皇帝陛下、见过皇后殿下、见过各位大人!”
小莲子上前行礼。
“丽质,来娘这里。知道不,你一出走,娘好担心,陛下也在担心,
连公务都不处理,派出好多禁卫军,暗中一直打听你的消息。要不是杜荷派人来说,谁知道,你会跑到杜府来。”
长孙皇后道。
妈蛋!
貌似说杜荷勾引李丽质唉!
冤枉!
真心冤枉!
杜荷比窦娥还冤。
“皇后殿下,那个,不是公主来找微臣,微臣从垄山村返回,碰上有人正强抢公主。
当时,微臣也不知道是公主,救下来后,公主说要跟着微臣,这才……。”
杜荷小声介绍道。
啥!
有人敢强抢朕的女儿!
李二愤怒了。
长安城是皇都,光天化日之下,居然有人敢拦街强抢,李二老脸放在何处。
号称最安全的长安,出现这种事。
李二真心愤怒!
“丽质,给朕好好说说,朕到是要看看,是那个吃了熊心豹子胆,敢明知故犯。”
李二询问道。
房玄龄、魏征二人知道,又一场风暴要降临,不知会有多少人要遭到镇压。
杜荷则翘着二郎腿,端起茶杯慢慢饮了一口。
事不关已,高高挂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