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ngh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小說 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 暮雪朝歌-第182章 還是走了展示-0532b

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
小說推薦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
倪月霜脸色一白,让她代替田悠去?
她狠狠瞪向倪月杉:“你闭嘴!”
见倪月霜满脸怒容,很是生气,倪高飞呵斥道:“你一个庶出,让嫡出闭嘴?你好大的胆子!”
“爹,大姐她一直挑拨你和小娘的感情,女儿也是心急,爹,小娘这些年,一直为相府尽职尽责,小娘没有功劳也有苦劳,爹,你就饶过小娘这一次吧!”
倪高飞冷眼看着倪月霜,“若是你觉得田姨娘无辜,那你去吧!”
相府必须有一个人交出去,不然大理寺的人根本不相信,只是下人走私硫磺。
因为硫磺价格昂贵,下人承担不起!
倪月霜愕然,立即闭嘴。
怎么可能,她代替田悠去乡下!
“老爷,让妾身照顾照顾你吧,老爷,等你恢复了,妾身才能安心离开!”
倪高飞闭了闭眼:“月杉,将人赶出去,明日,你监督她离开!”
“是。”倪月杉目光看向了田悠:“小娘,你是自己堂堂正正的走出去呢,还是让下人进来,将你毫无体面的拖出去呢?”
显然,自己走出去比较好……
田悠仇恨的看向倪月杉,她气恼的站了起来,看向倪高飞时,双眼中又充满了希望。
“老爷,让妾身去乡下,可有个期限?”
总不能一辈子……
“时机成熟,自然接你回来!”倪高飞说了一句后,脸转开,不想再说第二句。
时机成熟?
什么叫时机成熟,若是没有时机呢?
这是在搪塞她吧?
田悠心里不甘,死死的咬着唇,不愿意离开。
倪高飞依旧没有去看她,不想多说。
田悠心里恼火啊,她最终擦着眼泪,朝外快步走去。
倪月霜从地上站了起来,追赶田悠而去。
人走后,倪高飞目光复杂的看着倪月杉。
“月杉啊,自你从将军府回来,性情大变,也让我看清了田姨娘的真面目,但月霜和鸿博,终究是你的大哥和妹妹,我希望你们可以好好相处!”
不要再有任何内斗现象!
“是,爹爹好好休养,女儿不打搅了。”
“嗯。”
倪月杉朝外走去,将房门关上。
她可不是什么喜欢找刺激的人啊,可田悠与倪月霜也不是什么善茬,她所做的一切,只为在相府生存下去。
倪月杉没去监督田悠是如何收拾东西的,她重新去了二皇子府。
刚到了景玉宸的身边,旁边就响起一道打趣的声音:“你怎么来的这么勤快,你对这小子动心了?”
一个男子坐在桌子旁,拿起桌子上的水果开吃,倪月杉扭头看去,真不知道这个邵乐成是什么时候进来的。
“你去哪里了?”
这些天都不在。
“回了趟寺庙,谁知道你就出了这么大的事情。”
倪月杉愕然:“我可没有出事……”
她好着呢。
邵乐成轻笑一声:“还不是你运气好,不然一样躺在床上动不了!”
重生之南山南
锋利的刺刀 joohero
倪月杉沉默着没有说话,邵乐成问道:“你还没回答我的话呢?”
倪月杉头也不回的反问:“什么话?”
“你是不是喜欢上这小子了。”
復仇公主的愛戀之爭
倪月杉目光温和的看着景玉宸:“他人挺好,没道理不喜欢。”
护花高手插班生
邵乐成:“……你确定?”
倪月杉奇怪的看着邵乐成:“自然确定!”
“咳咳,你小子,真让人羡慕。”邵乐成无比艳羡的看着床榻,倪月杉疑惑,怎么感觉这话邵乐成是对景玉宸说的?
倪月杉看回景玉宸,没想到他竟然睁开眼睛了。
倪月杉惊讶,“你什么时候醒来的?”
“你进来之前就一直是醒来的。”
倪月杉瞪了瞪眼,“所以,邵乐成和你早见面了,还故意问我那种话?”
她是看景玉宸还在昏迷,才说的喜欢他了啊……
倪月杉嘴角一抽,有些害羞。
最终只是轻咳一声:“我的心又不是石头,你对我好,我若是不动心,那除非我就是个拉拉。”
“什么拉拉?”
景玉宸和邵乐成异口同声。
倪月杉轻笑,“男人喜欢男人叫断袖之癖!女人喜欢女人,可以叫拉拉!”
二人露出一副恍然的表情,没听说过这个称呼……
“算了,你们小两口好好聚一聚吧,我走了!”
他郁闷的丢了手中的果子皮,朝窗户走去。
倪月杉扫了一眼桌子上的水果,他是因为吃完了东西才走吧……
倪月杉无语的收回视线,之后看向景玉宸:“你感觉身体怎么样了?要不要叫大夫过来给你把脉?”
她伸手抚向景玉宸的额头,发现烧确实是退了,她松了一口气。
景玉宸将她的手握在手心:“不用,有你在就好。”
“少说这种肉麻的话,邹阳曜原本在外面负荆请罪的,谁知道夜里来了刺客,将他伤了,抬回去养伤了。”
将景玉宸伤成这样,就算邹阳曜手臂的伤口不浅,她觉得也无法原谅!
“嗯,父皇需要他,所以不想伤及他性命!”
倪月杉有些失望,竟然就这样便宜了他。
“他现在肯定恨透了你和我,投靠你是不可能了,让我回将军府也不可能了!”
邹阳曜以后不会纠缠她了,但绝对会想着让她死!
“你我今后的共同目标,除掉他!”
“……你好好做你的二皇子吧,这种残害朝廷忠良的事情我来!”
邹阳曜对闲常有用,只不过与她有私仇而已!
“你将本皇子当外人?”景玉宸有些不开心的皱起眉,语气有些埋怨。
倪月杉摇头:“没有,这种事情我自己来就成了,你不必费心!”
皇叔 梨花白
不过也对,倪月杉是谁,胆敢贿赂大理寺卿,状告邹阳曜!对付邹阳曜,她从不畏惧,而且那还是邹阳曜立了军功回来的第一天!
倪月杉守在景玉宸的身边,给他喂饭喂药,然后给他擦身子,之后准备离开。
景玉宸却是非常严肃的问:“这手法不一样。”
倪月杉疑惑:“什么意思?”
“和上次擦腿的手法不一样!”
弒王煞鳳:草包七小姐 月鎏香
倪月杉尴尬的笑了笑,有些心虚,“随便擦的,我怎么知道。”
反正景玉宸当时什么都看不见……
继续诓骗他好了,免得让他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景玉宸锐利的眯起眼睛,显然不相信倪月杉的话呢。
但最终他没继续深究,“好吧,本皇子希望你对本皇子的好,都亲力亲为!想给本皇子擦身子的人,太多了!”
倪月杉汗颜,“自恋!”
天快要擦黑时,倪月杉回了相府,相府很是宁静,没有任何不寻常,听下人说,倪高飞喝了药,早早睡下了。
她就没去打搅了。
到了第二天,倪月杉起了大早。
前往于姝阁。
倪月杉双手环胸的倚靠在门边:“田姨娘东西收拾好了没有?”
通天教主异界纵横 李圣人
田悠房间的桌子上放着大大小小的不少包裹,在地上还放着几口箱子。
打包的东西不少。
可她人并不情愿动身。
倪月杉目光定定的看着她,嘴角噙着一抹笑。
倪月霜在旁边擦着眼泪,真的很讨要倪月杉啊。
她看着田悠,“娘,不如让林品儿随你去乡下?好好伺候你这个婆婆,也好敬孝道?”
倪月杉意外,倪月霜真敢想!
前妻的贈品:契約啞妻
“难道身为女儿的你,不更加应该尽尽孝道?”
倪月霜冷哼一声:“你想的美!我若是也走了!这相府还有我们二房的地位?”
倪月杉再怎么蛮横,以后终究是要嫁出去的,相府迟早还是倪鸿博的,作为倪鸿博的妹妹,她就应该代替倪鸿博守在相府!
而倪鸿博继承相府的时候,田悠绝对可以重新回来!
倪月杉轻笑一声:“庶出有地位吗?”
“你……”倪月霜狠狠瞪向倪月杉,怒!
田悠拉了拉倪月霜的手掌:“别跟她吵!没有意义!将来嫁个好人家,给娘长脸,风风光光的接娘回来!”
倪月霜脸颊上有一丝羞涩闪过,但这件事情很难办啊!
景玉宸好像很器重倪月杉,心里根本就容不下她!
指望景玉宸接回田悠,几乎没可能。
“嗯,小娘放心,月霜定然不会让小娘失望,嫁的比她倪月杉这个弃妇差!”
云帝传 一笔执天下
倪月杉双手环胸,不屑。
倪月霜送着田悠出府,依依不舍。
“小娘,记得多写信回来。”
田悠抹着泪,“好,你也要好好保持你大家闺秀的风范,不要与毒妇妒妇过多接触!”
“小娘放心,女儿必定会接小娘回来的!”
二人你一句我一句,说着没完,倪月杉有些不悦的皱起眉。
“哟,小娘这是要去哪里啊?大包小包!还备马车!”
一道声音扯着大嗓门,是林品儿大跨步的走来,她满脸都是喜色,根本不掩饰对田悠的嘲讽。
田悠和倪月霜看向林品儿,这个贵妾,看着就头疼,还是她当初欣喜挑选出来的。
田悠皱着眉,瞪着她:“你这个吃里扒外的!你逼走了我,告诉你,她下个要收拾的就是你!你就等着哭吧!”
原本田悠想和倪月霜好好说说告别话,但现在太来气了,一刻都不想多待。
林品儿不屑的切了一声:“谁敢欺负我?问过我的鞭子没有!”
她说着长鞭挥出,“啪”的一声抽在田悠身边,田悠被吓的一声尖叫,往后退去,她狠狠瞪着林品儿:“疯子!”
然后转身上了马车,在田悠马车的旁边还有另外一辆马车,倪月杉以为是田悠下人坐的,没想到倪月霜却是钻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