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ui2p非常不錯玄幻小說 獵魔人怪談 起點-287三生鏡(九)讀書-15zxc

獵魔人怪談
小說推薦獵魔人怪談
不知道是因为县城里的人都比较早睡,还是昨晚的死人事件的缘故,晴都县的街道上竟一个人都没有看到。
现在不过晚上七点多,路边的一家便利店也匆匆的拉下卷帘门,然后陷入一片寂静。
十分钟后,辰逸和豆芽来到施信的死亡现场,尸体早就已经被清理完了,不过地上的血迹一时半会还没被清理掉。
暗黑色的血迹呈喷洒状,从地面,到墙上,溅的到处都是,可见当时的情况有多惨烈。
“虽然希望不大,我们还是在附近找找吧!”辰逸建议道。
辰逸之所以觉得希望不大,是因为他知道,一个手持灭魔百器的人,是很难被鬼物选择为杀戮目标的,如果当时施信手里有三生镜,一般的鬼物是不会找上施信的。
但也不排除个例,比如卫公,它身为鬼物却时刻带着梦忆石,卫公是死的时候就带着梦忆石,一直到尸变,产生灵智,或许他压根就没想到自己身上会有克制自己的东西。
黃昏旋律
总而言之,三生镜有可能出现的地方,辰逸都没打算放过,要是真找不到的话,只能找机会再潜入施信家里一趟。
騙情宰相 吉梗
刚刚因为陆林烟两人的介入,辰逸根本就没有来得及搜索施信的房间。
三生镜很有可能还在房间里,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也就解释通了,施信为什么会被鬼物追杀,因为他没有把三生镜带在身上。
独倚看花笑 桑葚泥
没过一会儿,这条路上都被搜了个遍,就连垃圾桶也没放过,却始终没有看到任何镜子一样的东西。
正当辰逸一筹莫展的时候,他突然发觉街道对面的小巷子的尽头个东西露了出来,小巷子里没有路灯,辰逸看的不太清楚,他有些不太确定的对豆芽问道:
“豆芽,你看对面巷子里,是不是有个东西?”
豆芽仔细注视的小巷子里片刻,然后酷酷的说道:
“是个人,他在观察我们。”
“过去看看。”
藍庭計劃
辰逸迅速跑进对面小巷子里,当他跑到尽头的时候,却发现拐过去是条死胡同,刚刚那个人居然不见了!!!
胡同尽头的墙不高,以辰逸的身手很容易就能翻过去。
不过此刻胡同上面站着一只黑猫,它浑身炸毛,正警惕的盯着辰逸。
武道巔峰(風中之龍)
豆芽随后赶来,她注意到黑猫之后,不自信的问道:
怒荡千 开荒
“难道我之前看错了?刚刚在这里观察我们的不是人,是这只猫?”
辰逸摇头:“应该是人,胡同下面的杂物有踩踏的痕迹,他应该翻墙跑了,这黑猫大概也是被他吓得炸毛的。”
这个人究竟是谁,他为什么要偷偷摸摸的观察自己,辰逸来晴都县才几个小时,不应该惹到什么人,难不成是那只杀人留皮的鬼?
比起辰逸这种脑力派,豆芽可是实打实的动手派,得知那人翻墙逃走了,豆芽二话不讲,提腿助跑,轻轻一跃,翻过了这堵死胡同。
胡同的墙后面是一个类似祠堂的院子,地上铺着青石板砖,内堂里面还供着几个不知名神像。
辰逸环顾四周,发现祠堂连接外面的大门是开着的,门外仓皇的脚步声渐行渐远,想来,刚才那人是跑出去了。
两人追了出去,看到那个身影正往街道上快速的跑去,因为街道上有路灯的缘故,辰逸这回看清了那个人的背影。
那人衣衫褴褛、背后的头发更是跟好几天没洗一般,隔着大老远,都能闻着味。
是个乞丐?他为什么要跑?
魔獸英雄縱橫網遊
辰逸不解,眼看就要追上了,这个时候,空中爆发出一道璀璨的光芒,照亮了附近所有的街道。
“是信号弹!!!”
豆芽停下脚步,询问询问辰逸,比起这个身份未知的乞丐,显然是救人更加重要的,若是陆林烟两人能轻松解决鬼物,也不会发信号弹求救了。
再说刚才跟辰逸豆芽分开的陆林烟两人,他们在那死去的三口之家里,没有发现任何鬼物的痕迹,就连门锁都是完好无损的。
武断九天情 浪噚
搜索一番无果之后,两人拍下许多的照片,前往另一个死者,醉汉的遇害地查探,他们想要找到厉鬼的藏身地,哪怕发现一点点端倪也好。
目前唯一确定的是三处遇害地相隔并不远,厉鬼可能就在这块区域的某个地方藏身,可究竟在哪儿呢,陆林烟是一点思路都没有。
两人走在街道上,忽起一股狂风,随后路灯开始闪烁,婴哭、魔啸,幽怨的哀鸣从四周响起。
它来了!
陆林烟抽出银色匕首,架在身前无比戒备。
白晓枫全身化作一片烟雾,笼罩进黑夜之中,这是他的神通“烟雾”,可以增加他的移动速度,也可以化身为雾,使得厉鬼的爪击等物理攻击无效化。
这时,路灯停止了闪烁,街道的拐角处走出一个枯瘦的身影,阴测测的说道:
“没想到我刚出世的第二天,美味就送上门了,现在的猎魔人效率可比以前高多了。”
它指的美味自然是陆林烟和白晓枫两个猎魔人,能叫出猎魔人这个名称,说明它以前跟别的猎魔人打过交道,而且还顺利逃脱了。
枯鬼已经完全消化了昨天七个人的血肉和灵体,实力已经恢复了一小截。
只见一个眨眼间,它就出现在了陆林烟身前,陆林烟举刀回砍,不料砍了个空。
枯鬼的手臂能任意伸缩,它缠绕住陆林烟的脖子,然后用力把陆林烟甩在二十米远的路灯柱子上,戏谑的嘲讽道:
“你们这届猎魔人啊!太弱了!”
话毕,它又对白晓枫出手。
白晓枫此刻是烟雾状态,自然不会被它那伸缩手臂给抓住。
烟雾中,爆发出一根根银针,如雨点般落在枯鬼身上,直接打穿了它的躯体。
飞针,是白晓枫一直在苦练的绝技,曾靠着银针消灭过不少鬼物,他的飞针命中率很高,他也会经常自我调侃着:
“小白飞针,例无虚发”!
普通鬼物被银器打伤的伤口,会变得跟火烧过的纸片一样,难以愈合,况且枯鬼的实力也没完全恢复,一个没注意,自然中招了。
这让枯鬼本来就很难看的脸色更加难看了,它刚放出的大话,现在就被打脸,它绝不能忍。枯鬼厉声咆哮:
“蝼蚁,你该死!!!”
枯鬼作吸气状,原本枯瘦的身子顿时胀成个皮球样,之前被戳破的伤口也在缓缓恢复,细看之下,它那皮球似的肚子上挂满了碎肉屑,可谓恐怖。
你是我的劫 水袖
枯鬼深吸一口气,白晓枫化作的烟雾竟不由自主的朝它嘴里飘去。
这要是进了枯鬼嘴里,那白晓枫真的就要被宣判死刑了。
情急之下,白晓枫的真身脱离烟雾,飞速的后退,期间他还不忘掏出口袋里的信号弹朝空中发射。
此时的枯鬼气急败坏,不再留手,伸长枯臂直接没入白晓枫的体内,穿透他的身体,从他后背破体而出。
“不!!!”陆林烟绝望的喊叫。
總裁,立正站過來 百醇不純
她才稳住身子,从二十米开外的路灯柱子下赶回来,而白晓枫跟枯鬼对战,到惨死,不过数十秒,她根本来不及出手救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