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soyq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 逍遙小地主 起點-第四百八十二章 小娘子你是不是對我有啥誤解展示-przsi

逍遙小地主
小說推薦逍遙小地主
傅小官也很诧异啊。
这么巧?
难不成她在这里等我?
聊齋縣令 六卦有坎
于是,他笑嘻嘻的走了过去,看了一眼蓝凯,视线便落在了边蓉儿的脸上,映着这门口的灯笼,这小娘子一脸柔光,倒是有几分姿色。
问情系列之离散篇之一血癌 诗奴
“小娘子可是在此处等我?”
边蓉儿脸上浮现起了一抹迷人的微笑,她盈盈一礼道了个万福,“可不是嘛,这冷的天,奴家想要见公子一面可真难呀。”
穿越女闖天下 恬靜舒心
这声音娇滴滴软酥酥令傅小官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于是他凑得更近了一些,觉得这小娘子倒是个戏精。
边蓉儿心肝儿一颤,她想后退,但身子却偏偏向前一靠——
她自然以为以傅小官的色性,定然是会将她拥入怀里的,可她未曾料到的是,傅小官这厮恰好在这一刻横移了一步!
于是,便听得“噗……!”的一声,然后又传来了“哎呀”一声,边蓉儿在地上摆着一个大字。
傅小官顿时瞪大了眼睛,“小娘子这是怎么了?雪天路滑,小娘子可要谨慎一些才好。”
他一边说着一边退了一步,丝毫没有要去将边蓉儿给扶起来的意思。
边蓉儿咬着嘴唇从地上爬了起来,一身貂裘沾满了雪,倒是干净。
“公子就是这样怜香惜玉的?”
她心里愠怒,但脸蛋儿上却丝毫没有表露出来,这句话说得百转千回,似乎傅小官就是个不解风情的薄情男子。
傅小官摸了摸鼻子,心想老子还担心你莫要偷偷给我一刀呢。
“倒不是我不懂怜香惜玉,小娘子不是傅某的菜啊,傅某怕吃了撑坏肚子。”
边蓉儿拍了拍身上的雪,仰起头来,问道:“公子未尝,为何就认为奴家不是公子的菜呢?夷女非但多情,夷女还多艺,这良辰美景,公子就真不打算尝尝?”
傅小官心里顿时热络了起来,这特么的,要命呀!
古人云天下没有不吃腥的猫,古人诚、不欺我!
傅小官猥琐的搓了搓双手,视线却看向了蓝凯手上提着的箱子,“不瞒小娘子,傅某心中压着三十万银子未曾解决,这胃口,实在不开啊。”
说着他摇了摇头,“可惜了美味当前……小娘子请回吧,等傅某搞定了那三十万两银子的事,再来寻小娘子共度良宵。”
说着他就要去叩门,边蓉儿却一把拉住了他,吓了傅小官一跳,差点掏出枪来把她崩了。
“公子且慢,奴家就是来为公子解决这烦忧的。”
说着她对蓝凯招了招手,蓝凯将手里的箱子递了过去,沉甸甸差点压弯了边蓉儿的腰。
“这里面就是三十万两银票……公子,别人千里送鹅毛,奴家这千里是送什么来着?”
傅小官心儿一荡,这小娘子,老子有些扛不住啊!
他乐呵呵接过了箱子顺手递给了苏珏,“小娘子这是千里送温暖啊,傅某感激不尽,这无论如何傅某都得进一番地主之谊,请小娘子入府一叙!”
边蓉儿心里长长的舒了一口气,三十万两银子,终于买来个入府一叙。
“如此,奴家可就要入傅公子的府了。”
門·歌
“小娘子一看就是大户人家,也不怕入了我这府被傅某给吃了?”
边蓉儿眉儿一飞,嘴儿一翘,“奴家倒真是大户人家,只是奴家担心傅公子……”她的身子凑了过去,脸儿几乎贴到了傅小官的耳边,吐气如兰,声如醇酒,“你敢吃,奴家就敢给你吃!”
傅小官吓了一大跳,这特么的,简直是个要命的妖精!
他咽了一口唾沫,贼兮兮的说道:“那……咱们是不是改个地方吃?”
消失的爱人
“如你所愿。”
“上车,跟着我。”
“好!”
傅小官真没有回府,他让苏珏架上马车,带着蓝凯的马车离开了傅府门口,去了……四方楼。
边蓉儿明白今夜凶多吉少,反倒是看开了,为了太子殿下之大业,就舍了这副皮囊又如何?
一路上她都开着车帘,任由寒风扑面,既然要舍,就要有得。
今夜无论如何要傅小官确定谈判的时间,也无论如何要邀请傅小官去红袖招赴宴!
苏珏背着个黑匣子抱着个大箱子还要驾车,但这不是问题,他的问题是……小师弟难不成还真敢偷一嘴?
小师弟果真是道院之楷模,哪里像自己,三师妹送到嘴里居然都不敢一口咬下去。
囚愛豪門情人 琪安
哎……人比人得去死!
問鼎仙鴻
经此一事,自己这思想倒是应该放开一些,莫要再耽误三师妹了。
只是小师弟偷嘴怎么偷到四方楼来了?
这儿难不成还有客栈?
傅小官此刻压制住了心中燃烧的火,独自咧嘴一笑,三十万两银子到手,也应该请人家吃个饭。
在府上还真不方便,这小娘子胆儿太大,会给自己招惹来一些麻烦。
銀月巫女
马车抵达了四方楼,边蓉儿下车一看,也顿时有些懵圈……他不是应该去找处客栈么?怎跑这地儿来了?
傅小官乐呵呵向她走来,“要说这金陵美食,还是以四方楼最佳,小娘子里面请。”
“吃饭?”
“人是铁饭是钢,这吃饭自然是排在第一的。”
主人我想变大 陌子然
边蓉儿一想,估计是这厮还未曾吃晚饭,想的是吃饱了来折腾。
四人上了四方楼,傅小官叫了一桌子的好菜,要了一箱子的西山天醇。
“你们夷国可有这酒卖?”
傅小官开了一瓶酒,为边蓉儿满上,又为苏珏满上,没有理蓝凯。
“这酒据说是你所酿造?国都太临城倒是有卖。”
“咱们打个商量,明年我将这酒提供一些给你,你在太临城售卖,大家三七分账,你三,我七,如何?”
不是,你丫脑子里究竟在想什么?怎么一下子又飘到卖酒这破事上了?
边蓉儿嘻嘻一笑,“这倒是个好主意,不过,奴家先敬傅公子一杯。”
二人喝了一杯,边蓉儿拿着酒瓶斟酒,又道:“不过傅公子若是拖着这谈判之事,奴家一时半会也回不了太临城……”
她放下酒瓶,问道:“敢问傅公子究竟打算什么时候启动谈判?”
“这事不急,来都来了,就在金陵城好生玩玩。”
不是麻雀變鳳凰 吞尾蝴蝶
“若是奴家今晚就陪你玩,还让公子玩个痛快……”
“不是,小娘子是不是对我有什么误解?小娘子可能不知道,我真的很忙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