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l4m人氣連載小說 季漢長存-第四百九十二章 退匈奴(六)相伴-h2zm7


季漢長存
小說推薦季漢長存
南匈奴作为汉廷的征召雇佣兵,是和精锐禁军并肩作战过的,他们也深知禁军兵甲之利,之前呼厨泉便已警示过他们。
然而没见识的屠各胡不信啊。在马具齐全之前,骑在马上光要稳住就是一件极其困难的事。匈奴人是马背上的民族,自然弓马娴熟,可汉人又凭什么?
在屠各胡看来,汉人在马上连弓都拿不稳,那劳什子弩又能有什么用处?
便如千六百年后的大清国心态一般,洋枪洋炮,又如何能与八旗子弟的骑射相提并论?
大清国栽在了洋枪洋炮上,屠各胡也栽在了汉军的劲弩加马具的配合上,这种远程打击且不论杀伤,光是被动挨打带来的士气削弱就是难以忽略的损失。
事实上呼厨泉也很胆寒,即便是当初的禁军,手上拿着劲弩也没这么强的杀伤力,马的颠簸终究不能忽视。按照溃兵的描述,对冲的短短时间内,汉军便对匈奴人造成了有效的杀伤,这得是有多少弩?这些汉人射的比禁军还准?
这种心态下,看到汉人嘲讽似的扎营在原战场等他们,呼厨泉是真的不敢上了。
那密密麻麻的营帐里面指不定还有大黄弩,当年李广四千对四万是怎么突围的?就是靠着大黄弩在几百步外狙杀了匈奴将领,鬼知道汉军现在的弩能射多远,难不成统领们要缩到百丈之外躲着指挥?这不符合匈奴人的作风,军官们要真敢这么做,匈奴勇士宁愿回去放牧也不会冲锋的。
“南匈奴单于可在?”张辽施施然骑着马出了大营,单骑立于阵前,直言要见呼厨泉。
这是勇士,匈奴人都得承认这一点,汉将不带人出阵相邀,单于会去见他吗?
呼厨泉不想去,出了阵那就真成了靶子,匈奴人神射手也没法保证一定射的死张辽,但呼厨泉知道大黄弩肯定能干掉他。
这就像两方出人谈判,看似都不带人,可一方被重狙瞄着,心态自然不同。
但他不得不去,首战告负,威望骤减,若是连这邀请都不敢接,恐怕要被同胞戳骨头骂。
呼厨泉策马而出,硬着头皮回道:“汉将何人?为何要见本单于?”
张辽呵呵一笑,倒是挺惊奇这匈奴单于的胆量。不过他也没准备狙杀呼厨泉,这时候敌强我弱,狙杀单于只会让匈奴人发疯,不利于接下来的战事。
“度辽将军麾下校尉张辽,见过大汉天子敕封南单于庭大单于。”
呼厨泉眼皮子跳了下,张辽的话从官方来说没有什么问题,南匈奴这位置确实是来自于汉廷敕封。当初于夫罗进京就是为了找汉帝主持公道,南单于庭单于空悬多年,也是因为汉廷没有敕封,所以各方狗脑子都打出来了就是选不出个头来。
但是现在两军交战,按理说他作为单于是匈奴领袖,地位与张辽不在一个层次,他也准备用这点压住张辽。
然而张辽话一出,两人都成了汉臣,就算一个堪比诸侯王,一个只是校尉,但那还是汉臣,只是量的差距,而非质的差距。
偏偏自己这帮憨头憨脑的族人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妥,上百年了,南匈奴不都是这么过来的?更别说他之前确确实实接受了汉廷的敕封诏书,虽然那来自于曹操的手笔,如今看来,张辽认了诏书敕命,他或许该高兴?
“本单于奉旨勤王,有天子诏书与兖州牧曹公口谕,尔等攻我大军,阻我去路,是欲造反?”
一顶大帽子扣下来,张辽心里暗笑,早听说南匈奴上层个个都汉化严重,如今看来这呼厨泉确实不像头脑简单的匈奴人。都会学着汉人打大义的旗帜了。
“单于误会了,度辽将军听闻南匈奴大军南下,洗劫百姓,原以为单于要反,才派本校尉前来质询。不料单于前部竟然不分青红皂白就欲攻击我军,本校尉到时要问问,单于欲反邪?”
“胡言乱语!这是天子手谕,敕封本单于为大单于,本单于奉旨南下,谁敢阻我?”
呼厨泉展开那货真价实的天子诏令,只是距离这么远,张辽也看不清,但他也不纠缠,只是笑道:“天子之前被叛贼曹操挟持,这诏书乃是曹贼挟天子以令诸侯之诏,恐怕当不得真。依照旧制,匈奴大军受护匈奴中郎将节制,出征征伐皆要由护匈奴中郎将调派,不知中郎将何在?单于请他出来看看?”
呼厨泉没话说了,既然起兵造反了,护匈奴中郎将自然没了,谁还想头上顶个人指挥?而张辽说的也没错,匈奴军队调动要经过护匈奴中郎将,乌桓调动要经过护乌桓校尉,这都是制度,也代表汉廷并不信任他们。
单于擅自带兵出征,说他造反半点毛病都没有。
“中郎将镇守南单于庭,自然不能擅离。汝不必拖延时间,本单于最后问你一次,到底让是不让!”
摊牌了,呼厨泉不想扯下去了,本想着对面一介武夫,自己精通汉人学说,说不定可以一席话语让他倒戈来降,再不济羞愧而退也好,没想到却被他句句切中要害。
张辽也收起笑容,冷声道:“奉魏王王命,奉度辽将军之令,捉拿勾结曹贼的匈奴叛贼呼厨泉,劝尔等莫要负隅顽抗,否则大兵一至,让尔等化为齑粉!”
“度辽将军背叛天子,所有人,随本单于进攻!路上的一切财宝都是天子对匈奴的奖赏!”
呼厨泉退回阵中,喊出了极具南匈奴特色的造反鼓动语。下层想着抢东西,上层还有对汉廷的惧意,那就两手一把抓,需求都满足。
这话听着别扭,但南匈奴就吃这一套,匈奴大军嗷嗷叫的开始向前冲锋,甚至由于人数太多,隐隐形成了一个包围的态势。
张辽也退回本阵中,抿了抿嘴,冷笑道:“敬酒不吃吃罚酒,把大黄弩拉上来,本校尉就学一学飞将军,看看这些胡虏还记不记得汉弩的雄风!”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