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merd熱門都市异能 歡喜神探笔趣-第七十七章 塵埃終落熱推-jnbgj


歡喜神探
小說推薦歡喜神探
时间仿佛又回到数年前。傍晚时分,华灯初上,还没来得及亮灯的图书馆一片昏黄。
化装成老妇模样的凌嫣在写有“医学”的书架前仔细寻找着什么,最后,她挑中一本书,拿下来认真地翻看着。
夜色掩护下,凌嫣走进一个小诊所,她不安地环视四周后,坐在椅子上等待。
良久,一个外国医生从屏风后面走出来,将手里的几瓶药交给凌嫣,凌嫣从衣兜里掏出钱交给医生。
凌嫣看着药瓶,咬了咬牙。
数年前的一个早上,陆祥急急出门。
林芝追出来,“吃了饭再走啊。”
陆祥头都不回地往前冲,“不吃了,来不及了!包康让我到码头接新来的探长,我给忘了!”
长出胡须和喉结,看起来已是男人的凌嫣在门边偷听,她眼珠一动,似乎想到什么,转身跑开。
晨光熹微,泛黄的霞光照在起起伏伏的海面上。新到任的探长应喜提着皮箱,在码头等待着什么。
片刻,看起来已是男人的凌嫣出现,嗓音与男人无异,“是新来的探长吧?包署长派我来接你。”
探长点点头,跟着凌嫣走开。
待走到小巷僻静处,凌嫣趁探长不备,一刀刺入探长的胸口。
凌嫣从探长的尸体里翻出一张巡捕证,上面写着“探长,应喜”。看到这,她阴险地笑了。
日上三竿,陆祥焦急地在码头等待应喜。
凌嫣伪装成应喜,提着皮箱出现在码头,掏出证件迎上去。
陆祥接过证件看了看,热情地握住凌嫣的手。
凌嫣看着陆何欢,“就这样,我变成了旧闸的应探长,确切地说是花天酒地的应探长……其实我常去烟花间,无非是为了掩盖身份……”
夜色撩人,烟花间一片灯红酒绿。应喜从姑娘们身旁经过,故意对姑娘们动手动脚。
其中一个娇小的姑娘故作嗔怒地看着应喜,“讨厌。”
应喜笑嘻嘻地凑上去,“讨谁的厌啊,哈哈哈……”
“你真坏。”
“好,今晚我就坏给你看,走吧。”应喜说着搂着姑娘上楼。
应喜搂着姑娘走进烟花间包房,二人相拥着坐在床边,姑娘搂住应喜亲了一口,接着要解应喜的衣服。
射 豬頭七
应喜掏出一些粉末,吹在姑娘脸上,姑娘昏倒。
警员们惊讶地看着应喜,个个目瞪口呆。
陆祥震惊地指着凌嫣,“原来你杀死了真正的应喜!”
包康缓过神,难以置信地张了张嘴,“应喜……你不是应喜,是凌嫣?不可能啊!”
包瑢既震惊又同情地看着应喜,轻轻叹了口气。
“凌嫣,你怎么这么傻……”陆何欢本想说些什么,但觉得多说无益,再多的安慰都显得苍白无力,他唯一能做的就是目不转睛地看着凌嫣。
凌嫣凄苦地笑笑,“变成另外一个人的日子其实也挺好,旧闸治安不坏,做探长逍遥自在,有时候我想,就这样以应喜的身份死在这里也挺好……何欢,你知道吗?跟你一起做‘欢喜神探’的日子真的很开心,我很享受以应探长的身份跟你相处,我几乎忘了自己曾经是凌嫣,几乎忘了我和‘四美帮’的仇恨。”
“就这样继续下去不好吗?为什么还要继续杀人?”陆何欢一脸痛苦。
凌嫣突然怒火中烧,“因为那几个贱人一个一个回来了,是她们逼我的!她们对你蠢蠢欲动,我恨透了她们!”凌嫣的眼神阴狠起来,“所以我决定,一个个铲除她们……”
陆何欢心痛地摇摇头。
凌嫣接口道,“我发现她们四个当中,柳似雪和我的体貌特征最相似,用她做我的替死鬼最合适不过了。我先是模仿你的笔迹给柳似雪写了一张字条,约她在我家旧宅见面……”
那天天色正好,柳似雪走出家门散心。突然,一个小孩拿着一张字条交给柳似雪。
柳似雪打开字条,发现上面写着“今夜子时,凌嫣旧宅见”。落款是陆何欢。
柳似雪有些疑惑,随即高兴地笑了。
当夜子时,柳似雪有些战战兢兢地推开门,走进凌嫣旧宅。
“何欢,何欢你在哪……”
屋外,应喜悄悄走到窗前,从窗户吹入**。
屋内,柳似雪昏倒。
天亮时,柳似雪已经被绑在一个野外木屋的床边,嘴巴一并被封住,她既不能动弹,又不能呼救。
凌嫣持刀出现,比对着自己胳膊上的伤疤,在柳似雪的胳膊上狠狠割下去。
鲜血滴在地上,柳似雪痛苦地**着。
我被黑成了大明星 一個補習生
至尊邪風
凌嫣拿出一包药,把药撒在柳似雪伤口上。
凌嫣看看陆何欢,又看看白玉楼,“之后我制造了柳似雪私奔的假象,待柳似雪的伤疤好了以后,我再故意换回女装,回到苏州河边旧宅,故意让凤婆看见,以便制造凌嫣归来、怨恨自杀的假象。”
夜色蒙眬,化身为应喜的凌嫣穿着白旗袍躲在暗处。待凤婆出门,凌嫣走出来,朝门口走去。
凤婆看见凌嫣,仔细辨认,“凌嫣回来了?”
凌嫣站定,朝凤婆弯腰鞠了一躬,然后转身走进旧宅。
包瑢惊讶地看着凌嫣,“既然是你杀了柳似雪,为什么她脸上的符咒像是自己刻上去的,而且死前嘴角还挂着笑?”
凌嫣笑笑,“那是因为肉豆蔻的果实,它是一种治幻药物,无色无味,人一旦吸入,就会产生幻觉,快活无比。我在给柳似雪的**里加了肉豆蔻的果实粉末,这种果实有治幻和麻醉的功效,所以她感觉不到疼痛,整个死亡过程都沉浸在快乐里。”凌嫣说着,邪恶地笑了。
那天晚上,月黑风高,柳似雪坐在凌嫣旧宅的角落里,惊恐地看着向她靠近的凌嫣。
凌嫣微笑着拿出一个竹筒,冲柳似雪一吹,一股烟从竹筒飞出,一起飞出的还有一些粉末。
柳似雪眼神渐渐迷离起来,产生幻觉的她站起身,妩媚地舞动腰身。
柳似雪看着凌嫣,眼中的凌嫣幻化为眼神暧昧的陆何欢,她情不自禁地解开自己的衣扣。
代嫁雙面妃 愛璃說
柳似雪妩媚地靠近凌嫣,在凌嫣身前纠缠,“何欢,我爱你……”
凌嫣从背后抱住柳似雪,柳似雪贪婪地在凌嫣身上摩挲,一脸享受。
凌嫣从后面环住柳似雪,从身上摸出匕首放在柳似雪手里,然**着柳似雪的手,在柳似雪的脸上刻起符咒。柳似雪的脸上鲜血直流,但她似乎感受不到疼痛,而是无比享受地**,嘴角微微上扬。
穿着白色旗袍的柳似雪躺在床上,凌嫣将旗袍的纽扣扣好,然**住柳似雪拿着匕首的手,向柳似雪的脖颈狠狠割了一刀。
鲜血流出来,渐渐染红了旗袍。凌嫣掏出一张身份证,翻开看看,上面写着“凌嫣”的字样,凌嫣把证件塞进柳似雪的衣襟。
包瑢难以置信地看着凌嫣,“你真是煞费苦心。”
凌嫣得逞地笑笑,“这样,凌嫣归来、怨恨自杀的第一步计划就成功了。之后我又编造了‘血衣咒’杀人的恐怖传说,全城四处散布,以转移侦破方向。”
包瑢神色一凛,走向凌嫣,“为什么选择雾天杀人?”
凌嫣正要回答,陆何欢抢先开口,“选择雾天杀人,只不过是想让案件看上去更神秘一些,制造‘血衣咒’恐怖传说的气氛,还有,就是雾天气压较低,便于**扩散……”陆何欢顿了顿,看向凌嫣,“对吗?”
凌嫣点点头。
众人震惊,在现场的警员们迅速将凌嫣团团围住,以防她逃跑,但是凌嫣却毫不在意。
六跡之星河創世
陆何欢见凌嫣如此平静,反而不知所措,他痛苦地看着凌嫣,“真希望这只是我做的一场噩梦。”
凌嫣动容地叹了口气,“何欢,我早就让你忘掉凌嫣,让你得过且过……我们开开心心做一辈子‘欢喜神探’,做一辈子好兄弟,多好。”
陆何欢伤心不已地低下头。
白玉楼看向包康,“包署长,现在可以证明霜姐是清白的了,可以放人了吧?”
包康恼怒,厉声呵斥白玉楼,“你小子!现在是说这件事的时候吗!”
華朝秘史 子閑
白玉楼急了,“霜姐还在牢房里吃苦头呢,我要去放霜姐出来。”
包康不耐烦地摆摆手,“去去去!你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吧!”
白玉楼一听高兴地转身跑出去。
夜色笼罩,牢房显得更加昏暗。
白玉楼带着一名警员跑到柳如霜的牢房门口,“霜姐,你没事了!”
柳如霜惊喜地凑过来,“喜哥跟陆何欢找到证据了?”
白玉楼迟疑了一下,没有回答,催促警员,“你快点开门。”
警员打开牢门。
柳如霜走出来,见白玉楼情绪不对,“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江湖風霜傳
白玉楼有些不自然地搓搓手,“没,没什么。”
“白白,你可从来都没瞒过我。”柳如霜看出白玉楼定是心中有鬼。
白玉楼看看柳如霜,“霜姐,你做好心理准备,可一定要挺住啊!”
“到底怎么了?”
“那些人都是凌嫣杀的。”
“凌嫣?”柳如霜大吃一惊。
“不是凌嫣,是,是应喜。”
“白白,你到底在说什么啊?”柳如霜莫名其妙。
白玉楼挠挠头,“霜姐,应喜其实不是应喜,是凌嫣,当年凌嫣被你姐姐她们冤枉成为杀人凶手之后,吃了一种叫雄性激素的药,外貌就变成了男人,后来她杀了真的应喜,冒充应喜的身份混进警署,就是为了接近留洋回来的陆何欢……”
“你说什么?喜哥是吃了雄性激素药的凌嫣?”柳如霜震惊不已,伸出手在白玉楼眼前晃了晃,“白白,你不是又被催眠了胡说八道吧?”
“不是胡说八道,是真的!”
柳如霜踉跄一步,险些晕倒。
白玉楼赶紧扶住柳如霜,“霜姐,你没事吧?”
柳如霜站稳,摇了摇头,“我没事,你继续说。”
白玉楼有些担心地看着柳如霜,“后来,后来好像是你姐姐她们追求陆何欢,让应喜,哦,让凌嫣再次产生怨恨的念头,所以就把她们一个一个除掉了。”
柳如霜被真相震惊,抓着白玉楼的肩膀,“喜哥现在在哪?快带我去找他!”
二人匆匆跑开。
乘风酒楼宴会厅一阵沉寂,在场众人面面相觑,不知所措地愣在原地。
凌嫣向陆何欢靠近几步。
陆何欢拔出手枪对准凌嫣,握着枪的手微微颤抖,“别动……”
凌嫣微笑着站住。
“为什么,为什么……”陆何欢眼中含泪,慢慢将枪放下。
凌嫣突然捂着腹部咳嗽起来,喷出一口血。
陆何欢担心地要过去,“凌嫣……”
凌嫣向后退了几步,“你别过来……”
凌嫣拿出手帕擦拭嘴角的鲜血,陆何欢不禁感到一阵心疼。
凌嫣深吸一口气,“何欢,我早就因为一直服用雄性激素得了肝病,命不久矣。”
“不会的……”陆何欢不愿相信。
凌嫣凄凉地笑笑,“‘生亦何欢,死亦何哀’……何欢,我们一起做‘欢喜神探’的日子是我最幸福的日子,这辈子,我已经没有什么遗憾了……”凌嫣说着从身上拔出配枪,对准自己的头。
陆何欢拼命摇头,“不……”他看着凌嫣,视线渐渐模糊,往昔二人一幕幕的美好时光涌上心头……
应喜气定神闲地坐在陆何欢身后,一只手环着陆何欢的腰。
陆何欢局促地皱起眉头,“为什么搂着我的腰?”
“万一你跟柳如霜一样把我摔下来,老子就算是金刚不坏之身,也招架不住。”应喜理直气壮。
自行车颠簸了一下,应喜搂紧了陆何欢的腰。
清晨,阳光洒进宿舍的每一个角落。床上,应喜熊抱着陆何欢睡得正香。
忽地,二人一起睁开眼,看清对方后立刻互相推开,俱是一脸嫌弃。
“你为什么抱着我睡,是不是又梦见凌嫣了?”应喜恶人先告状。
陆何欢见应喜无理取闹,顿时皱起眉头,“明明是你抱着我。”
应喜想起什么,“哎,你今天念那个是什么诗啊,对女人挺管用啊。”
“哦,是英国著名诗人拜伦的一首情诗,叫《我见过你哭》。”
“能不能教教我?”
“干吗?”
“拿来讨女孩欢心啊!教教我。”
陆何欢有些不情愿,但又拗不过应喜,“好吧。我念,你听着。”
应喜点点头,一脸难得的认真。
陆何欢来到窗边,看着夜色,缓缓念着,“我见过你哭,晶莹的泪珠,挂在蓝色的双目,就像一朵紫罗兰沾满晨露。我见过你笑,璀璨的宝石,光焰也不再闪耀,它怎能与你回眸一瞥的灵光比较。夕阳给云海染上了绚丽的色彩,冉冉的暝色也不能,不能把这奇彩逐开。你的微笑让抑郁拥有了欢乐,像明媚的阳光,在我的心头闪烁……”
应喜看着陆何欢读诗的背影,泪流满面。
陆何欢把袜子盆放在地上,痛不欲生地将手伸进袜子盆,他忍不住感慨了一句,“不愧是包署长的得力干将,你们为了治好我的洁癖真是操碎了心。”
应喜偷笑,放下花生,又摆出一副仗义的架势走到陆何欢旁边蹲下,帮陆何欢一起洗。
“你,干什么?”陆何欢讶然。
应喜不以为意地笑笑,“帮你一起洗啊,我们是欢喜神探嘛,有福同享,有难同当,有案同破!”
应喜看着陆何欢,“你是不知道柳如霜的厉害,想当初我去百乐门被她抓个正着,她在百乐门大闹一通不说,还在我宿舍门口整整哭了三天三夜,那哭声比狼嚎还难听,我实在是怕了。这次被她抓到,准又没完没了。”
陆何欢笑笑,“那是因为她爱你,才会做过激的行为。”
“算了吧……”应喜坏笑着看看陆何欢,“有你在,不缺她这份儿爱。”
陆何欢面露尴尬,转身就走,“不早了,赶紧回宿舍。”
应喜坏笑着跟了上去。
龙震天把陆祥追到墙角,举起大刀劈下,陆祥惊恐地闭上眼睛。
紧急时刻,陆何欢挡在陆祥身前,大刀砍在陆何欢胸前。
“陆何欢!”应喜惊恐大叫。
陆何欢一脚将龙震天踢倒在地,看看胸前被劈开的衣服,他伸手在胸前摸了摸,摸到被大刀劈得变了形的金斧子,顿时松了一口气,“是娘救了我。”
应喜跟着松了口气,差点哭出来,“你他娘的吓死我了!”
罗四竭力挣扎,突然,他夺下身后警员腰间的匕首,刺向陆何欢。
危急关头,应喜一个闪身挡在陆何欢身前,一把握住匕首的利刃。应喜指缝间鲜血渗出,两名警员赶紧过来制伏罗四。
陆何欢缓过神,关切地看着应喜,“应探长!”
应喜按住手掌,强忍疼痛,“没事,小伤。”
陆何欢从回忆中醒来,痛心地看着凌嫣,咬了咬牙。
凌嫣用枪指着自己的头,眼中含泪,“这辈子跟你爱过,也做过好兄弟,够了……”
陆何欢摇了摇头,“凌嫣,把枪放下……”
凌嫣闭上眼睛,流下两行热泪。
片刻,凌嫣睁开眼睛,把枪扔给陆何欢。围住凌嫣的警员们登时松了一口气,但见凌嫣又将手伸进口袋,不由得再次紧张起来。
凌嫣从口袋里拿出两张照片,一张正是陆何欢找了好久找不到的凌嫣和他的合照,另一张则是应喜为了逗陆何欢开心两人一起照的合照。她用力撕碎相片,目光灼灼地看着陆何欢,“何欢,忘记我吧,忘了应喜和凌嫣,好好地生活下去……”
突然,凌嫣病发倒下。陆何欢一惊,冲过去扶住凌嫣,“凌嫣……”
凌嫣猛咳一阵,再次吐出一口鲜血。
陆何欢为凌嫣擦拭血痕,一脸担心,“凌嫣,你怎么样啊,凌嫣……”
凌嫣虚弱地抓住陆何欢的手,“何欢,答应我,要珍惜身边的幸福。”
这时,白玉楼和柳如霜冲进来。
柳如霜泪眼婆娑,不知所措地看着凌嫣,“喜哥……你告诉我这不是真的,不是真的……呜呜呜……”柳如霜终于忍不住哭了出来。
凌嫣愧疚地看向柳如霜,“如霜,谢谢你一直以来对我的关心和照顾……这辈子,我怕注定负你,下辈子如果我是个男人,一定娶你……”
柳如霜哭着点点头。
凌嫣极力挤出一抹笑痕,温声接口道,“傻丫头,要珍惜身边的幸福,知道吗?珍惜那个一直守候着你的人……”
柳如霜点点头,流着泪牵起白玉楼的手。
凌嫣看向包瑢,“小瑢……”
包瑢上前一步,“凌嫣……”
“我撮合你跟何欢,是想让你好好照顾何欢,这辈子,我没办法再陪着他了,以后的日子,我就把他交给你了,你答应我,一定要好好照顾何欢……”
包瑢迟疑地看看陆何欢,但见他眼中含泪,痛苦不已。
“答应我……”凌嫣说着又吐出一口血。
陆何欢慌乱地替凌嫣用手擦拭血痕,“凌嫣,我们去医院……”陆何欢作势要抱凌嫣离开。
凌嫣虚弱地摇摇头,“没用的,我的肝病已经到了晚期,治不好了……”
凌嫣握紧陆何欢的手,艰难地看向陆何欢,“何欢,答应我,不要对我念念不忘,别的小路也一样能通往山顶,看见最美丽的风景……”
陆何欢还来不及回答,凌嫣就这样死在陆何欢的怀中。
陆何欢的眼前模糊一片,恋人凌嫣和挚友应喜两人似乎融为一体又再次分离,他的嘴唇张了又合,却什么也说不出口,仿佛有些东西一旦说出口,就会像是冬日里呵在铜镜上的暖气,转瞬散去,仅剩回忆的线索在他手中。
陆何欢终于承受不住,失声痛哭起来。
傻妃鬥上酷王爺 夕言
朝霞泛金,白露沾草,郊外的墓园笼罩在蒙眬的晨色之中。
陆何欢和包瑢站在凌嫣墓碑前,但见墓碑上写着“陆何欢之妻凌嫣之墓”,墓碑前放着一束清新的百合,沾着清晨的雨露。
陆何欢缓缓开口,“应喜,我的好兄弟,凌嫣,我最爱的人,希望你在另一个世界能够没有烦恼,开心地生活。”
包瑢侧脸看着陆何欢,“何欢,为了追求所谓的正义,失去了最爱的人,你会不会后悔?”
陆何欢嘴唇动了动,却迟迟没有开口,他转身离开,包瑢跟着离开。
不远处,柳如霜站在另一处墓碑前。墓碑上写着“先母柳王氏之墓”,墓前点着香烛,摆着祭品。
柳如霜跪地三拜,从怀里拿出柳似雪、玛丽、宋晓婉和文慧当年的合影,她把合影放到蜡烛上点燃。看着照片烧成灰烬,柳如霜脸上露出一丝笑容。
柳如霜起身走开,来到凌嫣的墓前,她看着凌嫣的墓碑,脸上浮现一丝苦楚。呆立了许久,柳如霜转身走远。
陆何欢从暗处走出来,看着柳如霜的背影,若有所思。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