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tpyk精彩玄幻小說 大奉打更人討論-第三十九章 大敵來訪-wrmej

大奉打更人
小說推薦大奉打更人
门房见这位年轻公子一表人才,俊美不凡,不像是坑蒙拐骗之辈,略作犹豫,道:
“公子稍等!”
他转身匆匆跑进府,大概一刻钟后,急促脚步声传来,一位女子飞奔着冲出来,她穿着素色长裙,眉如远黛,樱桃小嘴,皮肤白嫩白嫩,像是能掐出水来。
三十出头的少妇,穿着朴素,却难掩傲人身材,发丝间别着一朵白花,她最让人侧目的是淡淡的忧愁,没来由的让人怜惜。
“杏儿!”
李灵素面带微笑,风度翩翩的一枚浊世佳公子。
柴杏儿愣愣的望着他,眼圈一红,冷冰冰道:
“李公子不是自称江湖浪子,心无所依,唯有行走江湖才是唯一的归宿吗。今儿是哪来的风,把您刮到我这里来了。”
李灵素叹息一声:“心有牵挂的人,是走不远的。它终将回到所爱之人的身边。。”
柴杏儿别过脸去,倔强的不让泪水滚落。
这小子当初离开时,肯定是不告而别,留了封信之类的………许七安心里暗暗猜测。
否则这位小少妇怨气不会这么重,另外,相比起东方姐妹和闻人倩柔,这位柴家姑姑的性格,恐怕相当倔强。
李灵素张了张嘴,似是想说些甜言蜜语,又感觉环境不对,咳嗽一声,道:
“这位前辈是我的朋友,与我一起来湘州游历,听说了柴府发生的事,特来看看,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地方,杏儿你尽管开口。”
年轻的门房人都傻了,这个公子哥竟然一口一个杏儿的喊柴姑姑。
柴杏儿深吸一口气,朝许七安颔首,声音清冷客气:
“前辈远来是客,里边请。”
如果真的没有感情,这会儿应该把我们轰走,唉,又是一条被渣男吃定的鱼………许七安抱拳示意,牵着小母马进了府。
把小母马交给柴府下人妥善安置后,三人随着柴杏儿去了大堂。
“杏儿,柴贤真的杀了柴家主?”
待柴杏儿屏退下人,李灵素迫不及待的询问:“这不该啊,柴贤性情温厚,不是这种大逆不道之徒,其中是不是有误会。”
“误会?”
馭靈鬥士
柴杏儿素白的脸庞,露出冷笑:“此事我亲眼所见,柴府上下亲眼所见,岂会有假。”
李灵素沉吟道:“或许是有贼人易容?”
柴杏儿摇头:“易容术瞒不过我的眼睛,再者,招式路数,随身物品,以及驭尸手段等等,都是佐证,容貌可变,这些却变不了。”
李灵素哑然,皱眉半晌,问出了一直以来的疑惑:“可他为何要做出这等丧尽天良之事?”
柴杏儿道:
“因为我大哥打算把小岚嫁到皇甫家,你知道的,小岚和柴贤青梅竹马,他一直爱慕着小岚。得知此事后,他多次请大哥收回决定,表示要娶小岚为妻。
万仙浮屠 明月醉三人
“柴贤虽然天资不错,但大哥认为,把小岚嫁给他只是锦上添花,并不会给柴家带来太大的利益。但如果能与皇甫家联姻,双方结盟,对柴家的发展更有好处。”
柴杏儿是柴家家主的胞妹,她上一任丈夫是赘婿。
听到这里,李灵素眉头皱的更深:“小岚并不爱他,只是把他当哥哥而已。对了,小岚呢?”
—————
柴杏儿闻言,脸色凄然,“小岚被掳走了。”
在李灵素的追问下,她娓娓道来,事发当日,府上众人被交手动静惊醒,连忙赶往家主院子,发现家主已经被杀害,凶手正是义子柴贤。
柴贤见事情暴露,狂心大发,操纵四具铁尸一路杀了出去,就此逃之夭夭。
“我善后时发现,小岚早已不在房内,这半个多月,我派人四处寻找,始终没有找到她的下落。”柴杏儿满脸担忧。
十三班教室
李灵素问道:“杏儿,你就没觉得此事有不合理之处?”
柴杏儿淡淡道:
“当日他杀出柴府时,我亦出手阻拦,要说最不合理之处,就是柴贤的修为不知为何,竟突飞猛进,已不在我之下。
“但你知道的,柴家的驭尸手段脱胎于蛊族的尸蛊术。除了本人,外人难以驾驭。”
李灵素“嘶”了一声,表情凝重且困惑,他本能的觉得此事有诸多不合理之处,但无法有效归纳,更不知道该如何查起。
柴杏儿见他锁眉沉思,语气冷淡:
“你认为柴贤是冤枉的,想查清此案,还他一个清白?”
李灵素摇头道:“是还柴家一个真相,我既然来了,自然要帮你把此事解决。”
柴杏儿冷冷的看着他:“那你什么眉目?”
李灵素顿时语塞,摇了摇头。
丁香花般素雅忧愁的少妇,哂笑一声:“你当自己是许银锣,专破奇案?”
李灵素苦笑道:“杏儿,你又何必这般挖苦,我知道你恨我当初不告而别……..”
笃笃!
这时,敲桌的声音打断了这对痴男怨女,柴杏儿蹙起精致的眉头,看向青衣男子。
许七安缓缓道:“有几件事想问小姑娘。”
小姑娘…….柴杏儿眉梢一挑。
“他的身份非同寻常,柴家老祖宗在他面前都是黄毛小子。”李灵素害怕红颜知己顶撞徐谦,惹这个老家伙不快,连忙传音解释。
重生之野蠻盜賊
柴杏儿知道“长寿”意味着什么,花容微变,态度立刻变的拘谨起来,柔柔道:
“前辈请说。”
“家主柴建元对柴贤如何?柴贤此人品性如何?”许七安问。
柴杏儿回答:
“柴贤年幼时是个孤儿,饱受欺凌,家兄见他可怜,将他收为义子,不但养育他成人,还教他驭尸手段,教他武道修行,说一句恩重如山并不为过。
“至于柴贤此人,若不是发生这件血案,大家还蒙在鼓里,认为他是个忠厚之辈。”
许七安点头:“也就是说,柴家主对他恩重如山,而他之前的性情也不像是忘恩负义之徒。那么,即使他真的心生怨恨,无法容忍柴家小姐嫁给别人,直接掳走柴家小姐,远走天涯不是更好的选择吗?”
对,就是这样………李灵素猛的击掌,所以他才觉得此事有许多不合理之处。
柴杏儿凝眉沉思,道:“前辈说的有理,但,那天我亲自与他交手,确认柴贤就是本人,府中许多人都可以作证。那几具铁尸,也的确是他的。”
有人证……..许七安分析道:“尸蛊是可以从上往下兼容的,强大的尸蛊师,可以释放子蛊,强行控制别人的傀儡。如果有人假扮柴贤,并强行控制他的铁尸呢。”
李灵素沉吟道:“所以,他的修为才突飞猛进,其实根本不是本人?”
棄妃情殤
柴杏儿摇头:“不,如果真的有人伪装成他,反而不会暴露实力才对。而且,符合条件的强者寥寥无几,他的动机是什么呢?只是家伙柴贤?”
许七安深深看她一眼,笑道:“这可就得好好查一查,当然,如果能活捉柴贤,更加省事。”
………..
京城,司天监。
二楼大堂,杨千幻站在窗边,面朝窗户,背对众人。
在他身后,有二十多位术士,他们都是杨千幻这个派系的,在司天监内部,被同门们称为“后脑勺党”。
这显然是一个不礼貌,带着嘲讽意味的名称。
但其他派系同样有着不那么好听的名字,比如宋卿的派系叫做“疯子党”,孙玄机的党派叫做“哑巴党”,钟璃的派系叫做“鬼见愁党”。
褚采薇因为等级太低,还没有资格代师收徒,因此没有派系。
不过明年,她就有资格教徒弟了。
妖師鯤鵬傳
言归正传,大堂内气氛很不好,众人面色严肃。
“不是说关铺子了吗,这群人还有完没完?给不给人留活路了。”
“简直胡闹,这群刁民是想榨干我司天监吗。”
“实在不行,就调动禁军来镇压吧。”
“但这样一来,杨师兄的名声就不可挽回了。”
“反正已经糟糕的不能再糟糕了……..”
众术士你一言我一语,愁眉苦脸的商议着。
前阵子,杨师兄心血来潮,打算在城中开铺子做善举,京城百姓但凡有困难事、不公事等等,都可以来找为国为民的英雄杨千幻解决。
最初,京城百姓并不相信世上有这样的大好人,“大好人杨千幻事务所”无人光顾,但这难不倒集才华和智慧于一身的杨师兄。
他找了托,是一个苦难的女人,丈夫嗜赌成性,婆婆重病在床没钱医治,走投无路之下,求到了杨千幻事务所。
立志要成为英雄王的男人杨千幻,义无反顾的帮助了这个可怜的女人。
从此以后,越来越多的百姓向杨千幻求助,并得到了满足,一传十十传百,司天监杨千幻的名头,迅速崛起,成为家喻户晓的大善人。
可没多久,味儿就变了。
百姓们就向一个无底洞,可劲儿的白嫖杨千幻,得到满足视为理所应当,得不到满足则破口大骂。
杨千幻被嫖来嫖去,眼见大业难成,伤心的关掉铺子,躲回司天监。
但百姓们并没有放过他,群聚在观星楼外的广场,要求给个公道。
总裁追妻令:爹地请入室
明明说好了白嫖到天荒地老,做人要有契约精神。
窗口的杨千幻朝下俯瞰,只见观星楼外的大广场,聚集了数百名百姓。
“都是些什么事,念来听听。”
他语气低沉,饱经沧桑,像极了被社会毒打后,浑身都是故事的过来人。
众白衣术士松了口气,其中一位抓起桌案上厚厚的信纸,展开第一份,阅读后说道:
“住在轱辘街的张大婶说,隔壁杨大婶家又添了一个孙子,她也想要抱孙子,希望司天监能想想办法。”
杨千幻点点头,这并不是什么难事,虽然司天监近来亏损极大,但一包药钱还是能给的。
“那就给她儿子开些补肾壮阳的药。”他说。
那位白衣术士脸色古怪,道:“可是张大婶只生了三个女儿,她哪来的儿子?”
“………”杨千幻沉声道:“下一封。”
“杏花街王掌柜说,隔壁新开了一家铺子,抢了他的生意,他希望司天监能帮忙赶走对方。”
“触犯律法的事不做,下一封。”
“平康街赵府的婢女小翠,觉得自己容貌比小姐好,性格比小姐好,不甘心一辈子当丫鬟,请我们帮忙,让她也成为富贵人家的小姐。”
杨千幻憋了半天:“下辈子投个好胎,下一封。”
“李家村的李二,他媳妇怀孕六月要生了,李家一脉单传,他想给媳妇买点安胎药,但没银子,所以求到我们这里来了。”
不等杨千幻开口,那位术士无奈道:“一副安胎药倒是好说,但我觉得李二首先要做的是原谅她媳妇。”
杨千幻心累的摆摆手:“下一封。”
“混混梁三,希望找一个轻轻松松就能日进斗金的活计,如果可以,他更希望咱们司天监能送他一座金山。”
杨千幻叹口气:“金山没有,日进斗金的活计都写在大奉律法里,让他自己挑一个喜欢的。”
“咦,这封是许家主母,许银锣的婶婶写的信。”白衣术士惊喜道。
许七安语气缓和了些,道:“说说看她有什么事,我与许七安那狗贼相识一场,他婶婶的要求,我会尽量满足。”
白衣术士点点头,说道:
“她说自己幼女饭量太大,府上穷的快揭不开锅。如果可以的话,她还想把幼女送到司天监来学艺,吃住都在司天监。她幼女还有一个师傅,是南疆姑娘,也一起过来,希望我们不要介意。”
……..杨千幻语气里透着疲惫:“太蠢,当不了术士,除非监正老师亲自教导。”
这都是些什么破事!
寂静的甬道里,传来轻微的脚步声。
钟璃走到门口,探头望向昏暗的甬道,细声细气道:
“杨师兄,你怎么回来了?”
杨千幻语气空洞:“人间不值得,我打算回来歇息一段时间。”
顿了顿,他狐疑道:“钟师妹,我记得你说过,我的注意很好,定能成大事。”
钟璃天真无邪的回复:“我有说过吗?记不得了。”
“………”
钟璃小声问道:“你的事业进展如何?”
杨千幻思考了一下,沉声道:“我觉得还是弑君更稳妥些。”
………..
湘州柴府。
后花园凉亭,裹着狐裘大氅的慕南栀,抓着一把饵料,抛入池中,引来锦鲤争相夺食。
她身后的石桌边,许七安把毒草和毒果丢进捣药罐捣碎,再以瓷勺刮出,吃进嘴里。
服毒从未停止过,他无比庆幸自己带着花神转世一起游历江湖,他每隔一段时间,就能服食品质极高的变异毒草、毒果。
同样也庆幸带着小母马一起出来,与小母马的互动、交流,缓解了心蛊的后遗症。
尸蛊的后遗症,许七安最近摸索到了一个极好的办法,那就是操纵恒音的尸体,让他说话、办事,达到“与尸共舞”的目的。
就像现在………
李灵素火急火燎的奔过来,候立在亭外的恒音拦住,沉声道:
“施主,请不要当电灯泡。”
李灵素诧异的看他一眼,懒得思考这死鬼怎么突然开口说话,匆匆越过,进入凉亭,沉声道:
“大事不妙,我听府上管事说,方才来了几个和尚,为首的自称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