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stow火熱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初唐求生 曉風陌影-第635章趙英蔓的揹包分享-dsubv

初唐求生
小說推薦初唐求生
现在农业部,渔业部都是刚开始的部门,轻松些,只要个把舵的,不需要太懂。
吴欢把这想法和周之翎说了。所以,周之翎这时候和秦原说,不是让他退出政坛,而是改任,谁知道秦原直接退出政坛。
现在任谁都知道顾问,顾问,顾而不问,是个养老的地方。
周之翎:“岳父你是坚决要退?不是怄气?”
秦原笑笑说道:“秦家在沈阳势力太大了,你身居高位,你大舅哥,又是外交部部长,他两个弟弟都不是团长,就是营长,还有那随我们来的那些乡党们!不是官就是将。
你没有看到老执政为什么退么?我更不能在上面呆了。再过两年,让你两个小舅子也退下来。你一路上看看,能做什么好!回来说说,省的到时候,手忙脚乱!”
周之翎:“什么,你想让他们也退下来?”
秦原:“我知道,王爷不是薄情寡义的人,但我们不能不知道分寸!你和大郎前途无量,你两个小舅哥,还有一起出来的那些人,如果都大权在握,要权有权,要兵有兵,王爷能睡安稳?
就算王爷宅心仁厚,但朝堂从来都是相互倾轧的地方,稍不留神就粉身碎骨。我们秦家本是新乡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户,到现在在沈阳身为一方大员,该知足了。”
周之翎知道自己的岳父说的对,这千百年来,那些权倾一时的人物现在都在哪里?特别是那些创立基业的那批人。
禾九娘 九品豆腐花
他想到这里,回头看看城墙上的吴欢,是!他也许不会杀人,但他的儿子呢?谁知道未来是什么样的?不过孩子还小,而王爷才20多岁,有的是时间。
道别的时间差不多了,人员都登上船,起航钟声响起,舰队慢慢离开码头,向大海深处航行而去。
赵英蔓站在船上,看着高耸的长安城城墙,这个城市将是她未来生活和战斗的城市。
码头熙熙攘攘的,各种讨生活的人在码头上奔走。快入冬了,她还看到很多人穿着麻衣,露出如同干瘪的长豆荚一样的胸脯,又黑又瘦。
码头上还有一群群小乞丐,在对每一个下船的客人伸手要钱,曾几何时,自己和母亲也过过这样的生活!要不是王爷,现在尸骨不知道丢在哪个旮旯里。
船靠岸,两个管事装扮模样的人上前问道:“来船是不是沈阳来的?”
三國卑鄙軍閥
筹办珠宝店的负责人刘志在船上拱手说道:“两位郎君,我们是沈阳来的船!不知道两位是?”
其中一个管事说道:“某是宿国公府管事,奉国公爷之命,接小娘回府!”
刘志:“原来如此!可有信物!”
说话的管事拿出一个信封说道:“这是国公爷给小的!”
刘志看了一眼信封,信封上独特的暗记和上面印刷的简体字,知道这是无法伪造的。于是说道:“两位稍等,我去请小娘。”
赵英蔓出了船仓,两个管事眼睛都瞪出来,为什么?这时候穿的都是裙子,袍子,披风。头上梳着发髻。
而面前这小娘眉清目秀,一脸书卷气。头发是只到面颊,身上穿的是紧身的衣物,很怪,却看上去很舒服。其实赵英蔓就是学生装,都是按后世的学生服做的。
赵英蔓准备向两位管事行礼,两管事哪里受的起?连忙先行礼:“程富(程祥)见过娘子!”
赵英蔓有点措手不及,连忙说道:“起来!起来!我在沈阳并没有学过多少长安礼节,还望两位多多指教!”
程富笑道:“娘子说哪里话!我们哪有资格教娘子?要是大娘子知道一准罚我们!”
赵英蔓上岸,笑道:“怎么会!”
刘志让人抬出2个大箱子,对赵英蔓说道:“这是王爷命我等给娘子准备的物品,请验收!”
赵英蔓笑道:“刘叔,替我向王爷道谢!”
程富看看刘志,问道:“你们不和娘子一起走?”
赵英蔓笑道:“我就一个人!刘叔他们还有事情!”
程富点点头,对程祥说道:“让人把这两个箱子送到小娘院子里。”
程富吩咐完对赵英蔓说道:“小娘,这边请。”
赵英蔓走两步,想起自己带的行礼,红脸说道:“我的行李还船上呢!你们稍等,我去去就来!”
程富说道:“这事情那用娘子自己来?”
转头对程祥说道:“什么眼色,帮娘子去取行李!”
赵英蔓连忙阻止说道:“都是些私物,不方便,我还是自己去取,稍等!”
程富听到是私物,是不好代劳,于是笑道:“那小的就不去了!”
赵英蔓点点头,回到船上,取出自己的行礼!
贴身防火墙 笨老哥
嘯龍天下
装行李的是行军背包,这种背包先是军队里使用的,后来就百姓间流行了。
里面装的是贴身衣物,喜欢的书籍,她母亲塞的几贯铜钱,几两黄金,还有半袋子卫生巾。
抗战我在前线
这是她母亲硬塞进去的,这小姑娘现在还没有来天葵,她自己不懂,而自己不在身边,一边塞一边嘱咐。
也没有办法,这天下,也就沈阳有这东西。身为女人自然知道这东西对于女人有多重要。
你可以想象这包里的东西,小姑娘脸皮有多薄,自然不愿意让人碰这背包。
背包背在身上,原本身材还一般,立刻小了下去,这背包实在太大了。
刘志想上去帮忙,被赵英蔓拒绝了。上了岸,程富伸手来接,也被她倔强拒绝了。
程富见赵英蔓拒绝,回头对程祥说道:“愣着干什么?还不把车赶过来!”
程祥立刻说:“哦!我这就去!”
鳳驚九霄:盛寵重生妃 雲心
赵英蔓看到那些乞丐朝她涌来,她叹了口气,从口袋抓出一把铜钱,准备给这些小小乞丐。
程富也看到那些乞丐,也看到赵英蔓的动作,立刻阻止说道:“娘子不可给!来人!把这些人赶走!”
十几个家将上来拿着横刀把那些小乞丐挡开!有脾气暴躁的,就拿连刀鞘的横刀敲击那些乞丐。
赵英蔓吃惊的问道:“这是为什么?”
程富:“娘子久居深闺,自然不知道世间险恶。如果钱财给了这些人,无疑是把小娘的善心喂了狗了,还徒增罪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