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玄幻:我一劍重回十萬年前 冶山熊-210、孤注一擲展示

玄幻:我一劍重回十萬年前
小說推薦玄幻:我一劍重回十萬年前玄幻:我一剑重回十万年前
“终于来了。”
落霞山下草庐中,许巍握着拳头,低声说道。
他的话语中,没有卫国大军压境的急迫,反而带着一丝渴望。
典 心 小說
渴望一战。
这些时日,眼看着前军与昌宁新军磨炼战阵,他们这些领军大将已经手痒。
“将军,末将愿为前锋!”
“将军,第一战交给我!”
……
虽然敌军有三万大军,但此时众人请战之心异常热切。
校场上那种不能放开的假打,实在是受够了。
盛 寵 世子 妃
听到卫国来攻,那些领军校尉一个个双目放光,恨不得立即领军上去厮杀一场。
许巍转首看向上首端坐的宋濂。
宋濂是从三品招讨使,虽然文官不管战事,但此时他官位最大,有事还是要咨询于他。
“呵呵,我只管大营安稳,至于战事,那是你们武将的责任。”
宋濂话是这么说,但依然转过脸,看向韩啸。
“老师说的是,但我书院学子还是希望能多参与。”
韩啸说着转首看向许巍道:“伯爷,明日一早,我们会交给你一份推演方案,有没有帮助,您来决断。”
“好,那就在明日大军出征之前交给我。”
许巍点点头道。
他见过那些学子推演算计,个个都是刁钻的很。
虽然真正的战场说到底还是战力拼杀,但能算计一点是一点。
见许巍点头,韩啸又转过脸看向肖胜道;“大人,我想要这次卫军的所有情报。”
肖胜也是点头应下。
作为看着韩啸主持书院大局的背后推手之一,肖胜非常愿意看到书院学子能在此国战中有所斩获。
见两人同意,韩啸站起身抱拳道:“那我这就召集善于推演的学子,来谋划一番。”
……
第二日清早,前军一万大军在校场集合。
他们有守护百里灵地之责,需要迎敌。
书院营地的守护任务,则是交给后来陆续到来的守备军伍。
现在整个营地已经有除去前军之外的万余大军,随时可以调动补充。
“伯爷,这是我书院学子连夜作出的作战计划,您有空可以看一下。”
许巍伸手接过,然后挥手道:“出发!”
一万大军缓缓前行。
坐在御风驹上,许巍将韩啸递给他的书册打开。
“卫军三万已入关,日行两百里,预计今日回到长河郡谭中县。”
“卫军领军大将是镇西蛮将完颜和,金丹七层修为,曾三次破关入我大楚,极为有经验。”
……
这些消息许巍手上也有一份,是从仙卫那边得来。
不过没有现在这书册上的详细,也没有这么一目了然的列出各种数据。
看来这些学子还是有些用处的。
之前虽然见学子与军伍同处,筹划军阵,他还有些不以为然。
鸵鸟青春
兵危战险,带着这些无法在战场上厮杀的学子,完全是累赘。
但这般看看,这些精细活,还真是需要专门的人来做。
前妻后妇 清扬婉兮0214
他将书册往后翻,其中对两军对比,后勤供给,各项调度的安排,都写的很是详细。
看到连粮草的用量都计算好,许巍不禁微微点头。
“能得伯爷赞许,看来这些学子所做的推演,也不是纸上谈兵啊。”
一旁的鲁泽荫笑着说道。
许巍点点头,刚准备说话,忽然浑身一震,瞪大眼睛。
“上兵伐谋,与这三万大军对垒,完全是下策。”
这一句话,让许巍整个愣住。
他赶紧往后看去,只觉得一股凉气从背后升起。
“弃此三万大军,直接出关,与边军围剿十万卫军,以宗师之威,镇杀十万军,以祭我大楚三百年受苦百姓。”
不但不与这三万入侵之敌对战,反而直接出关。
甚至悄无声息之间,让宗师出关去。
三百年来,大楚从无儒道宗师出关。
宗师之威,已经很少有人记得了。
“伯爷,怎么了?”
见到许巍神情,鲁泽荫忙出声问道。
许巍怔怔看着那一页纸,许久之后,轻叹一声道:“这些家伙的算计,实在是……”
说着,他将那书册递给鲁泽荫。
鲁泽荫接过书册快速翻动。
前面的内容虽然详细,但泛乏可呈。都是他们这些老于军伍的武将心中有数的。
翻到刚才将许巍镇住的那一页,鲁泽荫也是跟着倒吸一口凉气。
许久之后,他低声道:“伯爷,一战封侯,这诱惑,谁能抵挡?”
那书页最后就是这句话。
一战封侯。
许巍以世袭伯爵之位领前军,若是能一战围杀十万大军,绝对直接晋升,一战封侯。
此等大功,大楚三百年来第一功。
许巍沉默不语。
你若不归我便放手
“伯爷,错过此功,怕是……”
等大军到来,无论功劳多大,都会被大帅安平侯分去大半。
军中等级森严,有些功劳,不是想得就能得到的。
何况等数十万大军到来,他许巍不过数十位领军大将之一,侯爷点将之时,都不一定能想到他。
错过此等大功,今生封侯怕是无望。
许巍双目中透出一丝精光。
为将者最忌犹豫不决。
“大军转向,升起狼烟,全速前进——”
他一声高喝,身上气血化为烟柱,直冲云霄。
“遵命!”
鲁泽荫长喝一声,跟着许巍身后,身上狼烟升起。
这两道狼烟如同风向标,便是百里外也能清楚看见。
“老师,他们转向了。”
韩啸轻笑着说道。
在他身后,高安丘等人脸上露出激动神色。
昨晚他们不眠不休,最终设计出这直捣黄龙的绝杀之策。
便是宋濂看了之后,都直摇头道太过疯狂。
当时韩啸笑眯眯在书册中插上几句话,还说不出百里,大军必然转向。
没想到,这大军不过出发三十里,真的转向边关。
“韩师兄,你在书上写了什么?”
众人好奇的看向韩啸。
连一旁的上官若言也是看向他。
到底是什么一句话,会让前军放弃职责,转向边关。
要知道,这般选择,若有半点差池,那就是贸然出兵的大罪。
“其实也没什么,我不过告诉许将军,错过此战,再难封侯罢了。”
韩啸说完,看向宋濂道:“老师,我们也该往边关去了。”
宋濂点头,两人一步步往山下走去。
错过此战,再难封侯。
上官若言面色复杂的看向韩啸的背影。
悔教夫婿觅封侯,这天下男子,都是这般孤掷一注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