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5hb1都市小说 主播開演唱會了-第0627章 第一案看書-at1m6


主播開演唱會了
小說推薦主播開演唱會了
事实证明,潘安还是太小看最高院的决心。
第二天上午,才开播没一会儿工夫,就有水友在直播间里说,他们代替维权的提告,已经收到了官府的通知,下午开庭审理。
不但如此,就在潘安带着大家去体育场,观看演唱会场地搭建工作的时候,甚至收到了金筑城相关单位的邀请。
邀请他以开播状态,下午参加第一场针对网络喷子的公开审判。
不但邀请了他,据说还有整个帝国所有有名有姓的上星台。
刘曦很快就意识到,这是你最高院试图将金筑城这一场审判,打造成一个展示窗口。
再度对网络暴力说不的同时,也深度解密网络暴力的危害,以及表明最高院打击这种行为的决心。
潘安直播间弹幕已经炸了。
一秒几十万条信息滚屏,就问你怕不怕。
那一男一女俩名前来邀请潘安的相关单位工作人员,年纪约莫分别是三十多和四十多岁。
得到了潘安‘会准时到场’的答复后,顿时如释重负。
其中,那位还带着其他任务的女士,开始按既定计划,跟掌镜的齐橙儿搭话,满眼好奇模样打听:“姑娘,看你这样子,潘先生直播间当前是开播状态吗?”
齐橙儿忙点头:“是的,女士!”
女士又打听:“直播间里有多少人啊?记得和大家说,下午两点来见证帝国开庭审理网络暴力第一案……”
齐橙儿满口答应下来,并回应说:“今天是周末,虽然只是上午,但在线水友比平时要多不少,有两千三百多万。”
女人吃了一鲸:“这么多啊?”
秦小倩乐观估计说:“到下午应该会有三千多万水友。”
女人再度吃了一鲸:“不是听说到晚上才会很多吗?”
齐橙儿解释:“周一到周五晚上水友会比白天多很多,周末两天白天和晚上差距并不是很大。”
女人关心问:“那提醒一下直播间水友,下午……大概会有多少水友来参与?”
秦小倩估算着:“如果联系所有州府水友群群主,请大家帮忙宣传一下,怎么也得应该有四五千万吧!”
也不晓得是不是因为猜对了晋级分区淘汰赛的水友粉丝名额,让她骄傲了,秦小倩现在对这种预测非常敢说。
当然,这个数值也不是信口开河。
更不存在吹牛的成分,反而非常保守。
君不见,潘安直播间里那些弹幕,都在打五六千万?
甚至,连一个亿的都有。
齐橙儿看在眼里,硬是不敢点破,万一到时候没那么多水友过来捧场,那可就尴尬了。
送走这两位工作人员,秦小倩立刻开始安排通知的事情。
直至此时她才知道,原来类似的消息早已经被那些热心的直播间水友们,给带到了各个州城水友群。
不但如此,就连那些小粉丝私下组成的同好小群,也没有例外。
那还需要秦小倩操心?
大家都铆足了劲,要在今天下午两点,召集最多的小伙伴,帮着潘安将场面给撑起来。
就是在这种情况下,当潘安等人来到金筑城相关单位,直播间在线观众数量足足多达六千万。
刘曦很庆幸。
若不是周五全体官媒痛批网络暴力之后,她劝说潘安收敛一段时间以避免意外无果,回头就撇开那个男银和秦小倩联手。
在所有府城水友群宣传了‘这段时间里尽量不要过来找潘安、增加安保难度的倡议和原因’。
这会儿,指不定相关部门这里就该聚满了潘安水友。
那种场面,可不是什么值得炫耀的事情。
依照大汉帝国的传统观念,在这种场合,那是招摇过市,要招人烦甚至招来不满,并非什么好事情。
要知道,一行人才露面,立刻就被各路官媒电视台的长枪短炮瞄上了。
看那架势就知道,俨然是要将潘安这个苦主,也添加到报道里。
几位与潘安有过一面之缘的主持人,甚至直接过来,试图对潘安进行一个简短的采访。
哪怕潘安按照刘曦的提醒,直言这次只是受邀出席,一切尊重法庭和法官判定。
也足足花了半个小时时间,才将这股热度渐渐平复下去。
早已经等候在一旁的工作人员,很快开始引导大家,一起来到了一个不算太宽敞的审判庭里。
不多久,法官、陪审团、提告方、被告方,控辩双方纷纷列席。
齐橙儿按照刘曦的提醒,用镜头如实将这一幕,呈现在直播间里。
当六千万在线观众,看到那名满脸憔悴到胡子邋遢的被告,顿时就觉得不可思:
“这人看着面相很和蔼啊,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
“这是蔫吧了之后的模样吗?”
“我们永远不知道网络那边的家伙到底是人是鬼!”
法官是一位精神抖擞的老人,据说是金筑城资格最老的大法官,从业几十年,至今还没有发生过什么冤假错案。
本来早就退休了。
但接受了返聘,专门处理一些关注度比较高,或争议比较大的案子,总能凭借丰富经验和德高望重的权威,做出令所有人满意的审判。
这一次,又被最高院赋予了重任。
可所有关键人物就绪,老人却并没有急着进入流程,拍响惊堂木宣布开始审理本案。
而是随口和所有人闲聊了起来:“刚才进门之前,工作人员特意提醒我,说本次公审,旁听见证者不仅有到场的提告人亲友团,被告亲友团,以及现场这么多媒体朋友。
还有真正的受害者,以及支持受害者的五千万观众。
这是本人从业几十年来,从没有遇到过的情况。
而且上有最高院从严从重从快处置网络暴力,肃清网络歪风邪气,让大汉律法光芒照耀整个网络的指示精神。
民间有为维护自身合法权益,提告无数网络暴民,誓要为整个帝国民众做好带头示范作用的卫道者。
作为第一案,我遇到的压力堪称前所未有。
所幸,经过昨晚一宿时间的深入了解,本人已经大致弄清该如何惩前毖后!”
说话间,老法官随手拿起惊堂木,在板鼓上不轻不重拍了一下。
随着‘啪’的一声,整个法庭所有人都收回了心思,精神了起来……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