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bvfl精华言情小說 我娘子天下第一 小小一蚍蜉-第六百八十三章拔劍無情閲讀-ggb9v

我娘子天下第一
小說推薦我娘子天下第一
薛碧竹,黄灵依两女目不转睛的盯着站在店门前呆若木鸡的柳大少有些无奈,好端端的一个人,怎么跟魔怔了似得,站在门外一动不动都两刻钟了。
若非柳大少手里的扇子还在不停的摇动着,两女还以为这货被人点了穴道了呢。
比较机灵活泼的黄灵依停到柳大少面前,轻轻地挥动着自己的玉手。
“柳……柳大哥,你没事吧?”
異魔獵人 海哥栗子
女人,妳火了!
柳明志对于黄灵依的举动毫无反应,他还沉浸在自己的遐思之中。
放置流修仙
柳大少的无视令黄灵依有些羞怒,凑到柳明志耳边尖声说道:“柳大哥,下雨了,该回家收衣服了!”
“下雨了?下雨了?哪里下雨了!”
柳大少惊醒过来,下意识的抬头看去,敲着天下夕阳西下,红彤彤的火烧云有些迷惑。
“嘻嘻…..柳大哥,你发什么愣呢,站在门口跟个傻子一样。”
柳明志听着黄灵依古灵精怪的嬉笑着,这才反应了过来被骗了,没好气的看着黄灵依摇摇头。
“你这丫头,一点不稳重,没看到大哥我在想事情吗?”
“当然看到了,可是你要是想事情也别耽搁我们姐妹做生意啊,你站在门口把路都挡了,你知道酒楼因为你损失了多少收益吗?
想事情你回房间想去,那里更安静,有助于你心神放松,可以更好的思考。
哪像你现在这个样子,站在店门口一动不动,呆若木鸡跟个大傻子似得。”
“灵依,不准对柳大哥这么没大没小。”
听到妹妹说话越来越没谱,生怕心上人心里不舒服,薛碧竹急忙开口训斥了一下黄灵依。
黄灵依缩了缩玉颈,对着薛碧竹吐了吐丁香小舌,老老实实的站在一旁跟个乖宝宝一样不在嬉闹。
“碧竹,没事的,灵依这样子的性格才讨人喜,大哥没有那么小气,灵依说得对,咱们进去再说吧,堵在门口确实影响你们的生意。”
“嘻嘻,还是柳大哥善解人意,知道疼人,不像姐姐你,就知道训斥我。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x【书友大本营】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
柳大哥,小妹送你回房,今天想吃什么,尽管开口,小妹保证拿出十二分的手艺把你伺候的舒舒服服的。”
“算了,大哥今天没有这个口福,待会我就要回家一趟,今天十有八九是不能住在你们酒楼里了。
你们把跟大哥带回来的小兄弟安排妥当了就好。
你们该忙你们的便忙你们的,大哥上去跟小兄弟交代几句,就得回家了。”
有憾有撼 刹羽小官
两女美眸中闪过一抹幽怨,却还是强颜欢笑的点点头。
“好,柳大哥放心小妹一定将那位公子当成贵客对待。”
“柳大哥,你刚回京城,确实该回去看望二老,灵依就不强留你了。”
“谢谢你们两个的体谅,我就先上去了。”
“嗯,大哥你先去忙吧。”
两女看着柳大少朝着楼梯上走去的背影,对视一眼,幽幽的叹息一声,垂头丧气的去忙碌自己的事情。
“任兄弟,现在方便吗?我能进去吗?”
“兄长,你快进来吧!”
柳明志推门走了进去,看着迎上来的任清蕊淡笑着点点头:“今天一天在干什么?”
“听你得吩咐,没敢乱跑,一直待在房中,怎么样,有我爹娘他们的消息了吗?”
柳明志看着任清蕊急迫的目光,尴尬的摇摇头,今天一整天他压根就没有去想任文越的事情。
“暂时还没有,再等等吧。
来找你就是告诉你一声,我待会得回家一趟,你老老实实的在酒楼里待着,不要乱跑。
京城不比别处,人多眼杂,你出去实在不安全。”
任清蕊本想反驳,最终还是默默地点点头。
“小弟知道了,有我爹娘的消息,兄长你一定要尽快告诉我才行。”
“好,为兄知道了。
天色不早了,你的衣食我都安排好了,你吃完饭后早些休息。”
“哦,知道了。”
望着坐在那里扣弄着玉指,显得有些闷闷不乐的任清蕊,柳明志微微摇摇头,朝着房外走去。
蓬莱酒楼外拐角处,两个样貌普通目含精光的汉子正恭敬的看着轻摇折扇的柳大少。
“胆敢有目的靠近任清蕊的人,无论什么身份,格杀勿论。
另外传讯渗透到宫里的那些女探子,让她们密切注意太皇太后南宫梦跟皇太后陈婕的情况,十天或者半月为周期传递她的情报!
尤其是皇太后陈婕,想办法把她的天葵之期查到。”
“得令,属下告退。”
两人不着痕迹的隐入人群之中,柳明志目光幽幽的环视了一下周围,隐没在拐角处朝着柳府的方向赶去。
一炷香的功夫。柳远惊喜的看着站在门外的柳大少。
“少爷,您怎么回来了,怎么也不提前来个信啊!”
“柳伯,回来的仓促,就没有提前来信,老头子跟娘亲在家吗?”
最後壹張符留給我 鬼菩薩
“在在在,老爷在书房核算账目呢,老奴马上去通知老爷,只是夫人倒是不在,半月前她就回东海省亲了,想来还得一两个月才能回府。
不过老爷见到你肯定会激动不已的,老奴去传话!”
缘天镜 泯灭的一根烟
“别别别,千万别那么兴师动众,我自己去找老头子就行了。”
“这…….好吧,少爷自己去,也算给老爷一个惊喜。”
“惊喜不见得,惊吓倒是有可能,柳伯,你早点休息,别一直守着府门了。”
“哎,老奴知道了,多谢少爷关心。”
柳明志知道柳远答应的挺好,不见得就真的放松对府门的把守,苦笑了一声朝着内院赶去。
“老头子,还活着没?你家王爷儿子回来了,还不快出来迎接!”
教師容宇
片息间,柳之安强行按捺惊喜的声音从书房中传来。
“混账东西,你他娘的嚎什么丧呢,老子活的好好的呢,你死了老子还能活个几十年。
一回来就知道气老子,什么东西!”
“唉….咋还活着呢,老头子,你这样子我继承家业得啥时候才是个头啊。”
“去你娘的,狗嘴里吐不出象牙的混账东西。”
未来之师
柳之安咒骂着从书房中走出来,看着站在门外嬉皮笑脸的柳大少,没好气的瞪了一眼,对着书房示意了一下。
“还不滚进来!”
“那叫走进来,有辱斯文!”
柳之安坐在椅子上看着柳大少走路的叉着腿有着怪异的步伐,眼神有些怪异的扫视了柳大少一眼。
“什么情况,你腿怎么了?
偷睡人家婆娘被发现了,把腿打伤了?”
正准备坐椅子上的柳大少脸色一僵,看着神色有些好奇的柳之安嘴角抽了抽。
想起了陈婕的事情,又是摇头要是点头,最终还是点了点头。
自己回来就是想找老头子商议商议的,自然得把事情的原委给简洁的说一下。
“嗯………啊……..嗯……..啊………啊……….啊!”
柳之安看着哼哼唧唧最终重重的点了点头的柳明志,目光一亮,笑嘿嘿的搓着手朝着柳大少走了过来。
“我类个乖乖,你个混账东西还真的睡别人家红杏出墙的婆娘了?
哪家的啊?老夫认识不认识?这女人有没有什么无话不谈闺中密友啊?肥水不流外人田,给老夫介绍介绍啊!”
柳大少眼角颤抖的看着双眸锃亮的柳之安:“老头子,这种事情传出去可是要浸猪笼的,你是怎么舔着脸说的这么理所当然的?
你还要不要老脸了,本少爷给你说正经的呢!”
柳之安坐在椅子上,顺势赏给了柳大少一个白眼,哼哼唧唧的端起了桌案上的茶杯。
“你他娘的都睡了人家的婆娘了,还跟老子说正经的,你也配?
什么东西?”
“我………..唉………本少爷该怎么说跟你说呢!”
“说什么说,男人就没有不偷腥的,老子也是男人,没什么不理解的。
别人家的嘛,都是好的。
理解,老夫理解!
给老子说说,哪家的婆娘?以后老子尽量避开,别到时候咱爷俩踩一条船上去了。
不过说真的,这婆娘真有想红杏出墙的闺中密友,一定给老夫说道说道。
有好事的时候你他娘的也想着老子一点。
你娘好不容易回娘家一趟,老子机会不多的。
就当老夫给你保守秘密的报仇了。
儿媳亲,骨肉相连的儿子更亲啊,你说是不是啊,儿子!”
柳大无奈的看着思想龌蹉,神色淫荡的柳之安,无力的坐到了椅子上。
“姓陈,名婕!有没有闺中密友不清楚。
可能有,就怕你无福消受。”
“陈婕?”
“嗯!”
“有些耳熟啊,哪家的小妾来着?
陈婕….嘿…混账玩意你还别说,这名字越念老夫越觉得耳熟,有些似曾相识的感觉。
就是一时间想不起来是哪家的了!”
柳之安捧着茶水往口中送去,眼中带着思索的光芒。
片刻之后,柳之安闷咳一声,茶水从鼻孔中窜了出来。
巫女笔记 楚未央
“吭哧……咳咳咳….咳咳…..”
柳之安顾不得擦拭胡须跟衣服上的水迹,一把提起柳大少的衣领揪到自己面前。
“小….小…..小……..小王八蛋,你别跟老子说是那位李氏陈婕的主!”
鳳傲九天:廢柴小姐太囂張
柳明志看着柳之安有些狰狞的眼神,悻悻的点点头:“嗯!啊!”
柳之安无力的松开了柳大少的衣领:“我嘞个草,完蛋了。
那么多女人你招惹谁不好,怎么偏偏招惹到了这位主了!我嘞个乖乖,睡了当朝太后,简直就是光宗耀….额….额……家门不幸啊!
造孽啊。
造大孽啊!
造老孽了啊!
你让老子缓缓!”
“老头子,事情有些复杂,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不是本少爷色性大发把她怎么了,而是这女人一直馋我身子啊。”
“呵……呸……到底怎么回事?给老子一五一十的说来。”
“唉……怎么说呢,我简明扼要的给你解释一下吧,今天我去上朝……….
然后就回来给你商量商量,想让你给我拿个主意。”
听着柳大少絮絮叨叨的讲了一大堆,柳之安脸色古怪的看着脸色无奈的柳大少,小拇指在鼻孔里扣来扣去,最终将某些小黑球球弹向了窗外。
“事后你就这样跑了?”
“不然我能怎么办?当时我吓得六神无主,魂不附体,只想着赶紧出宫,继续待在那里,万一被人看到了,非得被碎尸万段不可。”
柳之安轻轻地揉捏着下巴上的美髯:“道理是这么个道理,不过站在男人的角度来看,你这穿上衣服不认人,拔腿就跑的行径,怎么看都有些拔…………额………额………..
怎么看都有些入鞘销魂,拔剑无情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