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都市小說 前方高能笔趣-第九百九十九章 千鈞分享

前方高能
小說推薦前方高能前方高能
街道平静的伪装被撕裂,越来越多的血液涌流。
血光所映照之处,显出这座鬼城真实的一幕。
一只半匍匐在地上的血尸仰起了头,长长的头发被黏稠的血浸湿,顺着她的脸颊往下涌,‘滴滴答答’的掉落在地面之上。
一道令人触目惊心的刀伤从她的头盖骨处斜砍而下,几乎将她半个头颅劈开了。
脸颊裂开巨大的缺口,暗红的血液‘汩汩’流出。
“痛——”
一只眼珠被捣得稀碎,另一只眼珠却因为剧痛而瞪得极大,完整的保留了她死前的痛苦。
在咆哮声中,她的嘴大大张开,吐出一根乌黑的舌头。
那舌头探出一尺来长,舌尖上黑气翻涌,在即将刺入宋长青肚腹的刹那,宋长青恰好被老道士抓着丢往后处。
“啊!!!”
尖厉的嘶叫声中,女鬼探出浸泡在血泊中的手掌试图来抓住宋长青。
但那手掌仅只是从宋长青飞扬的衣袍间擦过,‘嗤’的响声下,衣料被鬼气腐蚀,一道深深的血痕却透过被腐化的衣料,印到了短褂之下的裤子上头。
鬼叫化为神识攻击,钻入众人耳中。
老道士强忍耳膜刺痛,抓出一大把黄符,用力贴往这女鬼脸颊处。
‘轰!’
符光在碰到鬼气的刹那,瞬间化为火、雷攻击,顺着女鬼脸颊上被砍切开的大缝,钻入骨中,令她眼珠变得通红。
“走!”
老道士一击即中,头也不敢回,冲着众人一声怒吼。
已经骇得呆若木鸡的众人在他这雷霆一震之下回过神来,都尖叫着转身往后奔逃。
‘嘶——嗤。’
此时墙壁四周,血浆消融,一条条断臂伸出,万千条曝露在外面的血管涌动。
曾惨死在这里的鬼魂被唤醒,发出痛苦的吟哦,纷纷张开了手,妄图将这些闯入鬼城的人拉入地狱之中。
墙壁蠕动,化为尸山血海所筑成的旧墙,一张张陌生而痛苦的脸,带着临死前的不甘与怨毒,阻拦着这些逃亡者。
那头被劈成了两半的女鬼失去了宋长青这样一个血肉丰沛的猎物,却改而换成了老道士,咧了咧嘴角。
她一笑之下,那劈开的脸交错,血液大股大股往外涌,湿漉漉的头发上,滴落的血连成丝。
相比起宋长青,老道士的修为更高,气息也更深厚。
面对这样一个以捉妖驱邪擅长的老道长,她并不怵,反倒双掌撑地,后背一拱,胸口与地面之间拉出千线万缕的血线,尸身便站起来了。
她一站起身,便格外的凶猛,厉啸声中,那舌头往劈开的脸颊一扫,连血带符,一下便尽数被清扫进她嘴中。
老道士见此情景,瞳孔紧缩,还来不及出手,便见她一声暴喝!
血光冲天而起,粘黏在她身上的那丝血色丝线‘嗖’的探长,拧为一股约如手腕粗细的血管,‘轰’的击中半空中的铜钱剑。
铜钱剑应声而碎,化为无数碎片射击往四周。
正道的剑光隐没,这里化为尸山血海般的阎罗殿了。
老道士的心直往下沉。
他并不是傻子,此地的厉鬼之凶悍,压根儿不是他能扛得住的。
听到悬挂的法剑一碎,他根本不敢痴缠,随手抓出腰间的符纸,如不要钱般往外洒落。
‘吼!’
‘痛!’
符光如流星闪过,所到之处有鬼魂发出痛呼。
那离他最近的女鬼见到光芒闪过,便随即格外凶悍的伸手来拍。
趁此时机,老道士二话不说转身就退走。
沈庄大凶!这里的麻烦并不是他能解决得了的。
唯今之计,只有先逃离这里。
看样子此地离城中心的距离并不是很远,老道士只希望吴婶的娘家已经快到了,众人可以躲进去,暂时避上一避。
想到这里,他不由大喊了一声:
“宝才!”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他急促的喊声透过嘶吼的鬼群、血尸群,传进了前方领路的吴宝才耳朵里。
“你外祖家还有多远?”
喊话的同时,追在后面的女鬼一见猎物逃脱,发出愤怒的咆哮声。
她脚掌用力一落地,‘哗’的溅起大股血浆。
飞溅而起的血化为万千缕黑丝,拧为一股,疾速往老道士的双腿缠去。
与此同时,尖厉的鬼啸声中,她的脑袋越裂越开,‘嗤’的一声疾响,长舌化为黑影,探出两三米。
老道士听到身后响声,强忍惊惧,凭借对鬼气的敏锐,足尖点地,身体高高弹射而起。
全装战姬 月下小狐
‘轰!’
血丝从他脚底滑出,扑了个空。
‘滴答。’血滴落入地面,所到之处墙壁两侧的鬼魂迫不及待的伸出长舌来舔。
一旦舔食,便也变得格外暴戾,伸手去抓扯老道士。
“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
危急关头,老道士将手中早就准备好的一张黄符纸往自己身上一贴。
‘呯!’大股浓雾散开,老道士的身影在半空之中一顿。
这一顿之下,墙壁两侧的鬼影一把将老道士的左右双臂抓在掌心。
只是下一瞬,一条黑色的长舌如同索命的利刃,‘噗’的扎进老道士的后背心。
舌尖之上突然延伸出无数黑色血丝,眨眼之间就将那老道士捆得严严实实。
那些血丝还来不及吸食老道士身上的灵力与血气,紧接着老道士的身体却轰然炸裂。
大股金光迸发开来,那些血丝被炸得断裂,化为脓血落地。
一大截舌头断开,粘黏着半张剪成人形的黄纸一并掉落到血泊之中,还如蛇般挣扎不停。
“好痛——”
女鬼那张狰狞可怖的口中发出一声凄厉的痛鸣,而约数米开外,老道士的身影在半空之中狼狈现身。
他利用替身纸人阴了女鬼一把,替自己争取了少量时机,拉开了一段距离。
女鬼受此创击,更加暴怒。
地面的舌头卷动,黑血涌动之间将那半截替身纸腐蚀。
血光之中,另一个新的裂面女鬼再度出现,速度比先前的女鬼还要快、还要凶悍十倍不止!
老道士险险脱身,心中本来已经焦急如焚。
众人原本被围入鬼打墙中,好不容易破了幻境,却遇到了如此凶悍至极的邪物。
此地动静如此之大,众人的尖叫声,大量鬼物的现身,照理来说,半个城镇恐怕都能听到声音。
大家与宋青小分离不到两分钟的时间,以她能耐,这些动静可瞒不过她耳朵,早该赶至。
莫非先前她留下来断后,也遇到了什么危险不成?
一想到这里,老道士顿时心急如焚。
永清河上的时候,宋青小已经展现出了非凡的能耐,照理来说老道士不应该如此着急。
可关心则乱。
在他心中,想到宋青小的时候,第一反应仍是自己爱若性命的小弟子。
若她在这里出事,无异于剜他的心肝。
老道士失了方寸,恨不得立即到了吴婶的娘家,安顿了这些人后去寻宋青小的踪迹。
没有听到吴宝才的回应,他不由又厉声唤了句:
“宝才——”
“啊——”
回应他的,是一道无比恐惧的惨叫声。
吴宝才的声音从前方传了回来,还有其他的人也像是遇到了什么危机一般,接二连三的发出惨叫,竟然‘咚咚咚’的往回跑了过来。
搞什么?
身后已经出现了两只裂面女鬼,她受了老道士的耍弄,此时戾气重得惊人。
森然鬼气之下,老道士只觉得后背发毛,半步都不敢停。
而这些人跑得好端端的,竟不知死活往回走——
莫非,莫非前方也出现了什么危机?
这个念头一涌入老道士的脑海,接着他就听到吴宝才凄厉的惨叫:
“僵尸啊,好多僵尸啊——”
说话的功夫间,只听整齐划一的沉重脚步声响了起来:砰——砰——
每踏一步,整座已经沦为鬼域的沈庄便颤了一颤。
煞气腾空而起,一股浓浓的尸气从城中心的方向席卷而至。
这股浓重的煞尸之气下,那些城墙之中缺胳膊断腿的鬼影顿了一顿,接着发出更凶残的嘶吼声。
血光冲天,笼罩城镇。
远处又有绿莹莹的光芒亮起,与血影相辉映,使得这里成为活生生的人间炼狱。
惨叫声不绝于耳,雾气之中先前逃亡的人又一路惨叫着回到这里。
“……”
老道士的身体瞬间冰凉,感觉今日说不定要死在此地。
修道之人,本来已经看破生死,以他修为以及累积的善缘,若是正常死去,将来必有福报。
可沈庄之中鬼气浓重,死在此处,受阴气、煞气的影响,魂体恐怕迷失,会万劫不复,沦为此地一抹失去理智,只受怨恨、恐惧支配的怨灵。
“长青——”
关键的时刻,老道士像是打定了主意,前掠的身影突然一顿,竟像是不准备再逃般,身体浮立在半空之中,唤了自己的大弟子一声。
他此时面色平静,不再像先前一样忐忑。
宋长青心中生出一股不好的预感,抬起了头,打量着自己的师尊:
“师傅——”
“我准备将这些鬼物先镇住,弄出一个保护罩。”
老道士平静的说道,同时咬破了手指,像是虚空在画什么法阵。
大量的灵力从他体内逸出,像是半点儿不留余地。
“不——不要,师傅——”
宋长青像是猜到了什么一般,脸色‘刷’的一下变得雪白,一双眼睛中有水气浮起。
“傻孩子。”
师徒二人心意相通,老道士看他这模样,表情也柔和了些许,不再像以往一样严厉。
“沈庄之事,远比我们想的还要艰难一些。”
他手上画符,嘴中却说个不停:
“你答应我,一定要找到你的师妹!”他脸颊动了动,眼中也露出不舍:
“将她平安带离此地。”
黑雾之中,吴宝才等人的身影接连现身,后方人皮灯笼的光照之下,一大群至少达到了魃尸之境的亡灵正往这方逼近。
女鬼的尖叫声中,两条漆黑的长舌凌空飞起,往老道士的身体如同飞箭般刺去。
他闭了闭眼睛,深呼了一口气。
死到临头,老道士不惧生死,却唯独有些遗憾还没有见到宋青小,不知她安全与否。
下一瞬,他头顶之上紫光冲天,一个与道士面目相似的紫婴钻出半个身体。
紫婴的出现,使得老道士气息极盛。
女鬼的那只充满了黑红血丝的独眼之中,露出畏惧又贪婪的神色。
只顿了片刻,她就像压抑不住内心的贪婪之意,两条长舌探了过来。
紫婴的身体迸发出强大的灵压,化为光芒扫射大地。
光芒之下,那些戾气稍弱一些的阴魂顿时受到重创,发出痛苦的惨吟。
“师——”宋长青带着哭音的呼叫声中,一道细微的破空声突然响起。
‘嗖——’
一团紫光如同流星,划破血光充盈的天地,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疾飞至老道士的身侧。
那紫芒所到之处,所向披靡,阴鬼退避,煞气无法阻止。
紫气之中包裹着一支半透明的长剑,剑内一条金色小龙影游移。
剑芒穿透两条漆黑的长舌,仅留下一道残影,速度快得那女鬼似是还没来得及发出惨叫之声,那长舌便已经被剑光撕裂。
小龙的金影透出剑体之外,将浓郁的煞气逼退,把老道士身侧清理出一片难得的空隙之地。
“——傅——”
宋长青的惊呼声音调一顿,仰头往半空看去,只见那剑停在老道士的身侧,如同催命的神物,令百鬼避逸。
发生了什么事?
不止是宋长青愣住,就连准备自爆紫婴的老道士的动作也是一顿。
已经骇得心神大乱的众人一见此景,像是想到了什么一般,突然有人高声喊了一句:
“宋姑娘!”
“宋姑娘,宋姑娘!”
有人喊了第一句后,其他人迅速反应了过来,都异口同声的爆发出疯狂的呼叫声。
众人以为必死无疑,却不料绝境逢生。
一见那剑光出现,哪怕还没有见到人,却已经心生希冀。
‘咚咚——咚咚——’
众人屏息凝神,既像是在欢呼,又夹杂着期盼之际——
“我被拦了片刻。”
冷冷清清的女声响起,灵力涌动之中,一只白皙的手探了出来,将悬浮在半空的诛天剑握在手里。
随着剑一被握住,宋青小的身影也随之出现,另一只手抓住了老道士正欲拍碎丹田的手臂:
“您没事吧?”
“啊啊啊!!!宋姑娘!”
大家一看到宋青小的身影,当即如吃了定心丸般,纷纷喜极而泣,爆发出震耳欲聋的欢呼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