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vn6c好文筆的言情小說 團寵小祖宗她又野又撩 ptt-第119章 愛慕者如星辰大海讀書-a1h90

團寵小祖宗她又野又撩
小說推薦團寵小祖宗她又野又撩
良久,墨沉皓将孩子交还给季风,狠狠地睨了他一眼:哼,没给宝宝穿纸尿裤却不告诉我,用心险恶!
如果有足够时间,他倒是想跟他较量一番。
不过,眼下他要陪父亲回青莲雅苑,关于古董店和洛泰煌的事,他必须及时跟父亲沟通,商量。
转身间,看见墨子倾正好盯着林六六看,那神色分明是余情未了,他心里感觉被戳了一个洞:墨子倾!!!
正要发飙,铎铎铎,天空中传来一阵轻微的蜂鸣声。
“警戒,警戒!”院子四周围的保镖们全部举起枪,瞄准一个飞行物,正在向林家大院上空飞行回来。
噗,精准击落。
那是一架无人机,失控地坠落下来,上面垂挂着一根大红条幅正好挂在古桐树枝桠上。
条幅底下方吊着一只黑色绒质锦盒,十分招摇地随风飘曳,上面明明白白地写着一行字:
【林六六我爱你XY】
契约制军婚【完】 若缄默
仁冬第一时间冲上去把他扯下来,卷起来交给保镖,“去烧掉。”
尽管他动作很快,但院子里的人基本不不会错过这样的粉红信息,纷纷朝墨沉皓和林六六看过去。
林六六正蹙着眉,XY?难道是……萧岩?搞什么,这么多年过去了,还不放弃?
她耸了耸肩,表示很无奈,“本祖宗魅力太大,一不小心就吸引了星辰大海。”无愧银河系担当!
墨沉皓的脸黑到极点,大夏天的凝上了一层厚厚的冰霜,冻得周围人都抖了抖。
他打开那只黑色绒质锦盒,里面是枚钻戒,至少5克拉。
噗,盒子关上。
将它交给仁冬,“还有这个,扔进青城湖!”
“慢着!”林六六上前从仁冬手里夺下锦盒,凑到墨沉皓耳边轻道,“我的东西你有什么权利处置?”
墨沉皓拧眉,一道冷厉的眸光怒射,盯着她,在她耳畔低语:“女人,你要翻天?”
“哦不,”林六六眉飞色舞,转向仁冬,把锦盒交到他手上,“去把它扔进青城湖。”
墨沉皓咬了一下唇角,脸上的寒气稀薄了些,心里还是挺满意的,隐隐地笑着,突然向前在她脸上偷袭了一个吻,然后撇眸向墨子倾示威。
墨子倾看上去倒是淡然,转身搀扶着父亲走出院子去。
墨沉皓对着小祖宗柔声道:“回头见。”
告别的目光中充满深意。
XY一定是人名缩写,在之前出现的所有追求者里面并没有这样的缩写……XY究竟是谁?
如是風來花開 宴曲
如此嚣张,敢来向他挑战!
他一定要把人揪出来。
刚走出院子,迎面吹来一阵浓郁的花香,有个花农推着一车子红玫瑰,被保镖拦了下来。
墨云涛和墨子倾驻足观看。
那名老花农急得汗都出来了,“大哥行行好,把这花送进去吧,买主叮嘱了,这999朵玫瑰花一定要趁着新鲜,在露珠干涸之前送到林六六小姐手上。”
万界封仙
“怎么回事?”墨沉皓上前问。
“董事长,总裁,有人送花给小祖宗。”保镖回答。
墨沉皓冷眸瞥过去,推车上一大束爱心形玫瑰花,花苞上还挂着露珠,娇艳欲滴,应该是刚采下来的。
所以又是一个追求者?999朵玫瑰,这么有心?
他的手伸向玫瑰花中心,修长的手指狠狠地拔起插在花间的蓝色小卡片。
脂粉香扑鼻而来。
——林六六我爱你天长地久。CLL
这个CLL又是谁?
他抬头望天,晕眩啊……思虑片刻,看见一只小鸟从空中飞过,自由自在,毫无拘束。
炮灰庶女逆襲記 沙樂
它飞着飞着会不会忘记回家的路?怎么可能?飞累了自然就回家了。
算了,小祖宗的爱慕者如星辰大海,如果我每一个都计较,那岂不是要累死?
就当他们全是小祖宗的粉丝。
情迷少帅试婚妻 司文九
信任她,尊重她,才是他该学会的功课。以不变应万变,才是智者境界。
如果任凭一腔醋意发酵,那还不得酸死人?
于是他爽快地大声吩咐:“把花送进去,别辜负了这良辰美景,小祖宗见了花心情也会愉悦的。”
降临在海贼的天魔
“是,谢谢墨总。”花农感激地将花车推进院子里去。
嗯哼嗯哼,父亲假意咳嗽,“皓儿啊,你跟小祖宗的婚事是不是要抓紧点?虽然有孩子了,也不能掉以轻心!”
父亲语重心长的话语令墨沉皓心头沉重地一颤。
婚事?他怎么觉得八字还没有一撇?……急急急,头发都掉了一簇!
墨子倾撑着伞,罩着父亲走在前面。
墨沉皓跟在后边,一路从窄巷走出去,远远地就听见有人爬在树上,对着林家大院内里喊话:“六六,哥给你钓了一条鱼,新鲜的,赶紧煲个鱼汤,奶水多……”
这个高高高,不死心也就算了,还奶水……那也是你能提的么?!
某皓的脚忍不住踢起一颗石子,噗,击中高高高的膝盖。
啊——一个大熊般的庞大身躯从树上坠下来。
哦噢,说好的以不变应万变呢?
院子里的人像浪潮,来得迅猛,去的也利落。
科技探宝王
脚步声渐渐远去,林家大院又恢复了安静。
傀儡天師 青樓名花
院子的青石板上,只剩下一大束娇艳如血的玫瑰花摆放在地面上,林六六围着爱心形踱着步子,走了N个爱心形圈圈。
CLL……又是谁呀?她把曾经的同学都从脑子里过一遍。
难不成是整天都拿着四驱车玩的那个小胖子——车砺砺?
一定是他了,有一阵子她天天陪他玩四驱车,那感情好得跟亲兄弟似的。
哎,这也能被惦记上?
午饭前,季风也告辞了,“六六,今晚8点可以去电台,谈一谈昨晚的情况吗?”
“可以。”
“不过,是不是可以事先透露一点给我知晓?你们见面了?”
“好奇心一旦被满足,做节目就少了许多激情,所以到时候再揭晓吧。”林六六故作神秘。
“那就即兴发挥,今晚的故事一定很精彩。”
季风想,多一个情敌,她跟墨沉皓就多一分障碍,那么他的机会也许就会多一分。
分散竞争,机会均摊嘛。
季风经过999朵爱心形玫瑰边,笑笑说道:“看来又有人在追你。”
“初中同学,一个鼻涕虫,也不知道现在混成什么模样了。”
“六六你美丽出众,值得万千宠爱。”季风适时地赞美。
林六六开心地笑笑,指着玫瑰花,“这些花我得想想怎么处置它们,留着毫无用处,扔了又暴殄天物,不如你帮我个忙,拿到大街上去做个广告,送玫瑰花提醒人们关注今晚的节目,或者给您的新公司做个宣传。”
“行啊,这主意好。玫瑰花象征爱情,还是送给年轻情侣吧。今晚《成长的树洞》栏目一定会很热闹。”
季风立刻给手下员工打了电话,招呼他们把玫瑰花运走,去大街上分发。
送走季风后,林六六吁了一口气。
Bing,一个来自墨子倾的微信送到:
对不起,那天是我不对,我向你道歉,以后我不会再提以前的事,我会安安静静地待在你身边,协助你完成梦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