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plb0火熱小說 穿越陪都之諜戰重生笔趣-第966章 意外的選擇看書-un18p


穿越陪都之諜戰重生
小說推薦穿越陪都之諜戰重生
“川隆达贸易商行”。
度庐的办公室。
睡了一觉,显得精神焕发的度庐对林寒所做出的选择,还是感到有些意外。不过他转念一想,又觉得倒也还真合适,而且还真为商行承担了一份重任。
原来林寒选择的竟然是负责与沦陷区的商贸生意,虽然这块业务涉及到一些合法和不合法的商贸往来,有些还是秘不示人商务潜规则。不过,度庐没有任何犹豫,立刻就答应了林寒的想法。
他还由衷的对林寒说道:“小林,这一块业务颇为繁杂,千头万绪的,有你来负责,我可是大大省心了不少。”
当然,林寒也笑着解释了自己如此选择的原因,“大哥,常言说得好,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我也想借这个机会四处走走,既为大哥照看了生意,也能增长一些阅历和见识。”
“小林,你说得对,大哥支持你的选择,况且这与沦陷区的贸易往来,可谓水深难测,我们商行也是栽过不少筋斗,才长了教训的。不过,我相信以兄弟的能力,说不定还真的能够创出一片崭新的天地来!”
度庐的鼓励倒让林寒感觉到了一些压力,他连忙谦虚的说道:“大哥,小弟对做生意也不是很在行,只怕把生意搞得一团糟,还请大哥多多指教才是。”
度庐一本正经的说道:“小林,我就信得过你,你只要放开手脚去干就可以了,无需多考虑其他的事情,你要什么要求,商行都会全力以赴的支持你的。”
坐在一旁一直没有说话的李德浩见度庐对林寒如此信任,甚至把利润最为丰厚,而且其间还隐藏着颇多密事的生意毫不犹豫全交给了林寒,心中还是感到有些担心,但是他又不好出面阻止度庐的决定,脸上就显得有些不自然。
他故意咳嗽了一声,然后才说道:“这个,我想林先生初涉商业,如果把这块业务全都压到他的身上,恐怕林先生短时间内会应接不暇,头尾难以相顾的,效果有可能适得其反。”
林寒看了一眼李德浩,一脸谦虚的说道:“李经理说得极是,我也怕自己力不从心,误了大哥的生意!不知李经理有何高见?”
李德浩有些迟疑的看了一眼度庐,见他额头上微微皱起了一下眉头,然后很快就一闪而过,又恢复了原来的表情,笑着说道:“小林,我只是怕你一时忙不过来,其他倒没有什么好指教的。”
这时,又听到度庐说道:“小林,你不用担心赚钱与否的事,做生意自古以来都是有赚有亏,世间那有包赚不赔的生意,所以你不必担心什么,放手去干就行!”
既然度庐把话已经说到了这个份儿上,林寒和李德浩都不会再多说什么,只是笑着点头答应,这件事情就这么决定下来。
其实,林寒并不担心自己的选择会给商行造成大的损失,以他对民国事情经济史的研究,他对抗战时期的各方的经济政策和经济发展的轨迹都非常清楚。
在林寒看来,这个时代确实是有包赚不赔的生意的。不过,除了极少数真正眼光独特的商界奇才之外,还有就是他这样洞察历史之先机的未来人了。
◇◇◇
午后,阳光依旧灿烂而炎热。
林寒一脸轻松的回到了磁器口办事处。
陈安妮已经按林寒昨天的吩咐,将林寒的随身物品装好了两个皮箱。其中的一个装有相对贵重物品的皮箱将送到江北苗儿石张校长家,交给张太太保管。另一个皮箱里装的都有林寒随身换洗的衣物,还有几册“青云子”所留下书籍。这个皮箱林寒准备随身携带。
汤池州、马宝驹和陈安妮都来到了林寒的办公室里,办公室里什么都没有动过。而且汤池州明确表示,他不会搬到这间办公室来办公,这间办公室要为林寒保留着,直到他回归的那一天。
林寒却直接否定了汤池州的做法。当然,林寒也没有责怪他,只是告诉他必须按章办事。磁器口办事处虽然不在军统局本部机关里,但仍要符合机关的规矩和章程,不然就会授人以把柄,让人找到诋毁办事处的理由。
毕竟磁器口办事处的闪耀光环,看在某些人的眼里还是很不开心的。
林寒的一番话,让汤池州和马宝驹心中都茅塞顿开,表示一点会按林寒的吩咐处理此事。
由于事发突然,林寒原有的计划也被打乱,所以他还对汤池州和马宝驹做了最后的交待。
前期抓获的日伪特派员贺祥云,继续秘密关押,还要注意更换关押地点,不得走漏他的任何消息。
原有的“国宝计划”,由于高桥的反复无常,暂停交易。并且将李长乐秘密派往军统局在外地的“特训班”进行学习。此事已经张芸峰同意,由汤池州负责安排护送他前往。
至于沙坪坝“新知识书店”的王慧娴,可以让她撤回归办事处,安排在陈安妮负责的机要室,协助办事处的秘密行动。
林寒交待完之后,一一握着汤池州和马宝驹的手说道:“你们都是我的好朋友、好兄弟,此刻的离开只是为了未来更好的再见,所以,我们要开开心心的,我们后会有期!”
林寒看到泪眼婆娑的陈安妮,还轻轻的上拥抱了她一下,在她的耳畔轻声说道:“安妮,你要为自己好好的或者,池州是个好人,他会帮你的。”
对于林寒的拥抱,陈安妮脸上还泛起了淡淡的红晕,她会意的点头说道:“我一定会的,主任,您放心吧!谢谢您!”
◇◇◇
当林寒一个人提着皮箱走出办事处大院的时候,根据林寒的要求,不准任何人相送。此刻他孤独的身影在旁人看来,多少都有几分落寞。
林寒回头看了一眼磁器口办事处的大门,脸上却露出了几分诡异的笑意,还默默的点了点头,仿佛是在向这里道别。
然后他转过身来,抬头挺胸,提起皮箱,迈开大步向前走去。
很快他就汇入到磁器口街上穿梭不停的人流之中,消失的得无影无踪……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