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都市异能小說 魔寵的黑科技巢穴 愛下-第一千零二章 同修相伴

魔寵的黑科技巢穴
小說推薦魔寵的黑科技巢穴魔宠的黑科技巢穴
夕阳向晚,站在天空之城往外眺望,能看见无边的云海,波澜壮阔,被落日的余晖染上了金红色的光晕,蔚为奇观。
接到曹老板大宴宾客的邀请,各路大佬纷纷放下手头事务,赶了过来。
城主府内迅速热闹起来。
数百家势力的扛把子宛若溪流汇海,聚集而至。
这些人里有的是天空之城麾下的种族首领,徒步几分钟便能进入城主府,也有的是临时接到通知,辗转传送,从其他位面远道而来。
“你这几天去哪玩了,神神秘秘的?”
阿撒兹勒和至暗之神,星空之主,连同曹老板,这时候都在世界树上。
曹延等三人坐在一株树杈上,阿撒兹勒自己在一边凹造型,站得笔直,发丝随风飞舞。
探头下望,能看见城主府内人流往来,穿梭如织。
曹延不答反问:“老撒,你和至暗你们俩的神王境有突破征兆吗?”
“有。”
两人异口同声:“能很清晰的感觉到神王境的壁垒,但是什么时候能真正进入神王层次说不好,可能要几年,也有可能几百年,或者更久。”
曹老板颓然叹了口气。
这俩赔钱货,枉费他消耗资源辛苦养成,眼看着是指望不上了。
俩人能不能晋升神王,是他最后的挣扎。
要是这俩货突破神王有望,他就多了一种选择,可以不参与泰坦神王和生命之母的计划,继续咸鱼。
可惜连这条路也被堵死了。
“我去混沌之地,和生命之母一起修行后才知道,形势已经到了随时可能崩坏的地步。
光明之主和生命之母以神力演化意识世界,在精神层面的交锋,早就开始了。”
曹延说:“我这几天外出,是去光明神系下辖的各大位面走动。”
他挥了下手,虚空中元素交织,形成魔法力量投映的画面。
“你们看看,各大位面宗教国针对异端的手段无所不用其极,烧死算是最直接的方式了。”
画面里,出现一位须发皆白的老者,身穿暗灰色长袍,正被人束缚在马匹后拖拽而行,血肉模糊。奄奄一息之际又被吊在树上,暴晒数日,最终死亡。
“这是我从一个宗教国牧首的意识里剥离出来的记忆画面,被拖拽暴晒而死的老者,曾是他们所属位面最大的宗教势力,薪火教会的教宗。
现在出现的是该宗教的圣女索莫拉……”
那画面里情景变化,老者被吊死后,转到了一个容颜秀美,有着蔚蓝色眼睛的少女身上。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少女衣衫凌乱,神色慌张而又绝望。
“她被宗教审判所以异端淫(和谐)乱之罪论处,说她是恶魔派遣到人间的魅魔,蛊惑众生,被抓起来后遭到强迫式的凌辱,立时旬月才被他们烧死。”
画面里,那少女从风华正茂,变得披头散发若乞丐,死亡前已经精神失常。
魔力交织的画面遂又出现各位面宗教国掠杀异端,尸山血海般的情景。
“光明神系坐江山坐的太久了,各位面的宗教国早就养成了肆意杀戮却不用承担后果的恶习。而今反抗光明神系的力量和人口基数,并不比信仰他们的人少,长期积累的负面力量汇聚,光明神系覆灭的时候已经来了。”
“你决定要和光明神系全面开战了?”阿撒兹勒问。
曹延目光放远:“我要去混沌之地修行一段时间,我想拜托你们看好天空之城。等我回来,咱们就开始行动。”
阿撒兹勒哂道:“这还用你说。”
至暗之神和星空之主亦是轻轻点头。
“人到的差不多了,我们下去吧。”曹延从树上跳落,回到了城主府。
半小时后,城主府内,曹老板热情款待各路大佬,开始了集体干饭活动。
吃的是火锅。
火锅这种用滚水烫食各种食材的干饭方式,许多位面都有,就是食材和蘸料不一样。
曹老板请众人吃的火锅,食材就讲究了,龙肝凤脑这一级数的东西都不新鲜,善于奔跑的地龙腱子肉,万丈冰原霸主级生物腹部油脂四溢的五花三层,神鸟飞禽的舌尖,还有一种深海魔兽剥洗干净后抽取的海肠是最受欢迎的,上桌后被哄抢殆尽。
“我建议咱们以后每个月来延少这里聚餐一次,就拿这种火锅招待我们就行。”有人明显吃嗨了,囫囵不清的道。
阿撒兹勒和曹老板并坐,全程不抬头,闷头吃喝,筷子下的干净利索。
这货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变成了干饭第一名的那种人。
“要是按这种吃法,一个月招待我们一次,各位面世界的魔兽估计不出两三年就得被抓干净,全部绝迹。”
“要我说这种吃法太补了,过犹不及,一个月都消化不了。”
“过剩的精力可以去找姑娘们分享……保管能在床榻上横推一切敌。”
豪门长媳太惹火 七念安
众人身心愉悦,骚话连篇。
临近饭局结尾,曹老板才说了召集众人过来的目的。
他表示各方势力接下来可以积极备战,但别浪,先保全自身,等待合适的时机统一行动,集中全力和光明神系一决雌雄。
夜幕降临后,赶来聚集的众多大佬散去。
城主府的书房内却是灯火通明。
曹延和至暗之神,星空之主等人,包括提农这些绿丛林世界本土势力的首脑,倾谈到天亮才结束。
次日,曹延在家待了一整天。
夜色再降的时候,一家四口吃过晚饭,回到二楼的卧室,曹老板快手快脚的把自己扒(和谐)光了。
“你干什么?”王梨妙目流转。
“老夫老妻的,你说干什么。”
曹老板正色道:“老子要一雪前耻。”
“还记着呢?”宝月调侃曹老板上次丢盔卸甲,落荒而逃的事情,造成的结果,就是她成了曹老板的首要攻击目标。
三女都知道曹延即将外出,良宵苦短,半推半就的从了,一家四口胡天胡地的展开交流。
临近天明,三位娇妻倦极而眠,曹延独自来到了世界树上。
乱战秦殇
曹太子蜷缩在世界树的一片叶子上,随风摇曳,睡得很香。
曹延看过儿子,鞠了一把老父亲的辛酸泪,随即离开天空之城,进入混沌之地。
生命之母早就知道他要来的亚子,睁开一只眼:“你想好了?”
曹延:“没想好,但不得不来。”
蛋蛋也出现在他肩头,缩小后的纪元神庙在其身畔环绕。
其余魔宠亦相继被曹延放出,准备参与这次共同修行。
圈儿,大棍,鲍鱼等魔宠出来,都以敬畏的小眼神注视生命之母,就像现代人类看见人类鼻祖的赶脚。
“开始吧。”曹延说。
下一刻,混沌之地气息翻腾。
纪元神庙和曹延意识里泰坦神王遗留的核心碎片,也在同一刻震动,与曹延和生命之母的力量交融。
而在遥远时空外的起源之地,光明之主从修行中睁开眼,眼前浮现出数以千计的光明经文,每一枚经文,皆对应着一个位面世界的坐标。
他探查诸天般扫视着这些经文坐标,眼神锐利,若有所思。
————
光明神国。
赫拉脸色苍白,半边脑袋被曹延以纪元神庙砸出来的塌陷伤势,依然没能恢复。
每当她和十二主神联手,推动力量想恢复伤势,伤患处残留的纪元之力便会水涨船高,仿佛能将她受伤的位置,刷新回到刚受创的那一刻,循环往复,无法根除。
事到如今,赫拉已经耗尽了神力。
她能清晰的感应到,体内的最后一丝生机,正被伤患处的纪元之力侵袭,当其彻底消散,自己就会真正死去。
在死亡即将到来的这一刻,赫拉站在光明神国最高的神殿之巅,眺望辉煌鼎盛的神国各处。
她的眼前,浮光掠影,万物流逝,众生轮回。
恍惚间,她似乎看见了曹延协同天空之城的精锐,与光明神系展开殊死对决,尸山血海也似的可怖情景。
光明神国内部的一栋栋恢弘建筑,崩塌倾倒,十二主神相继死去。
最终,曹延竟然洞穿了光明之主的胸口。
赫拉心里浮现出浓重的不祥。
她眼前的景象挥之不去,曹延站在未知的时空当中,手执滴血长矛,穿透了光明之主的胸口,而后扭头往她看来。
“是我产生了时空幻觉,还是真的看见了某个时空支流中可能发生在未来的变故?!”
赫拉的视线模糊,心脏剧烈跳动,而后又倏地收紧,就在其即将停止跳动前,光明之主凭空走出,站在不远处。
她眼前的时空画面瞬间破碎,烟消云散。
赫拉最后看了一眼光明之主,缓缓闭上眼睛!
PS:据说明天沈阳要开始第二次全员核算检测……还有人说至少要四次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