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連載都市言情 這隻妖怪不太冷 金色茉莉花-第五百一十八章 下山展示

這隻妖怪不太冷
小說推薦這隻妖怪不太冷这只妖怪不太冷
清晨。
昨晚下雪了,令今天格外的冷,也将小山村装点成银装素裹的世界,陌生得周离险些认不出来。
站在床边欣赏片刻,他开始收拾床铺。
因为今天就要走了,所以要把枕芯和棉絮取出来、要把床单扯掉把垫絮也翻起来折好,到时候放进柜子里。枕套和床单被套则要拿去洗。
周离先把它们收拾好,放在床上,这才转头看向依然呈大字型躺在床上、侧着头盯着自己的槐序:“你不起来收拾吗?”
“要。”
“那还不快点。”
“哦。”
槐序一翻身爬了起来。
周离站在旁边,吹着他扇起的冷风:“该让小郑不给你铺床的,只睡几天铺起来好麻烦。反正你也不盖被子,不怕冷,就睡木板多好。”
“木板硬。”
“那可以只铺垫絮。”
“我还可以挨着你睡呢!”槐序扭头不满道,“懒得多弄一个床!”
“也是……”
第一次来这里的时候,这间房就只有一张床,那时候周离还比较介意挨着槐序睡。倒不是说现在不介意了,主要是多少也睡过几次了,业务熟练之后抵触心理就少了很多,偶尔凑合几天的话也是可以接受的。
等槐序收拾好,两人一猫走出门。
隔壁房间有声响传来。
呼呼风声。
周离凑过去看,是楠哥在抖被子,接着他的目光随意扫了一圈,没有找到小郑姑娘的身影,楼下也没有听见任何动静。
难得见到楠哥这么勤快,他印象中的楠哥向来是起床时把被子一掀完事,还要说‘把被子折得整整齐齐就没有家的温馨感了’的人。于是他把握住这个难得的机会,驻足门口认真参观起来。
抖完被子,令其平整的铺在床上,楠哥又拿起旁边放的围巾,却并没有围上的意思,而是耐心将之裹成球,似乎要收起来了。
然后转身。
你好,首席执行官!
砸向周离的脸。
伴随着她的配音——
“Boom~~”
拖着长长的尾音,似乎带爆炸效果。
然而围巾被周离轻松接住了。
低头一看,这是一条黑白交杂的手打毛线围巾,好像是高中某个女生给她打的,用的毛线料子是上好的,蓬松又柔软,一个高中女生能舍得买这么贵的毛线给她打围巾,可见是真爱了。
“呀嗬!被你拦截了!”
“好幼稚啊你。”周离随手将围巾炮弹扔回给楠哥,“小郑去哪了?”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不晓得诶。”楠哥眨巴着眼睛,“我才刚睡醒,我醒的时候她已经走了,摸着都凉了。”
“听起来好奇怪。”
“休得胡言!再受我一击元气弹!”
楠哥一脸严肃的又将围巾团子扔了过来,还是瞄准的周离的脸。
这次周离没有躲了,任由它砸在脸上,一点都不痛,甚至还能闻到楠哥的体香,待围巾团子落下来时,他才伸手将之接住:“这个围巾是不是隔壁班那个女生给你打的?”
“昂!吃醋了?”楠哥斜着眼睛审视着他,“你也想给我打一个?”
“我没有那手艺。”
“可以学嘛!”楠哥说道,“现在会针线活儿的男生也不少见,我之前刷抖音,刷到一个给全班女生一人打一条的男班长,你刷到没?”
“并没有。”
“还来!”
“不许再打我了。”
周离把围巾扔给她。
楠哥倒是没再扔回来了,而是解开围在脖子上,说道:“我昨天晚上决定了,我不跟你们一起回去了,我又不去清疆旅游,我要在这里多玩两三天再回去,你给我把车留下,你自己坐车走。”
我是死神
“你不回去当店长了吗?”
“当店长哪有在这里当山大王好玩。而且这里下雪了,还可以玩雪,我已经想好等下要堆什么样的雪人了。”
“这样啊。”
周离觉得楠哥应该是察觉到了昨天晚上小郑姑娘的失落,决定再多陪她两天。
他摇了摇头,往外走去。
楠哥跟在他身边,嘴巴停不下来。
于是周离了解到了那位被全班其他同学孤立且霸凌的戴眼镜的女生,然后被楠哥帮助过后,打了好几条围巾才送了一条给她的故事。但楠哥描绘的着重点并不在那些感人的部分,而在于那些能体现出她王霸之气的部分,导致周离对其兴致大减。
小郑姑娘也不在楼下。
周离扭头看向槐序。
槐序打着呵欠:“出去了,已经回来了,马上你就看得到了。”
周离往外看了一眼,院子地上铺着一层白雪,空中也还飘着雪花,只是飘得很小了,世界是一片茫茫的白色。这么冷的天还要出门,看来山上的隐居生活也没有自己想的那么好。
“这雪天……”
“有清和呢,少操点心,她都在这里活了十几年了。”
“哦。”
周离这才稍微放心,用昨晚的热水刷个牙洗个脸,终于看见小郑姑娘从外面回来——她背着背篼戴着斗笠,专心致志的跟在清和背后,一人一妖在小路上留下一串凌乱的脚印。
周离连忙过去迎接。
背篼里装了五六个柚子,每一个都长得很大,像是一个个绿黄色的灯笼。
“没事的。”
小郑姑娘走回屋里,借助板凳将背篼放下,呼吸吐成白气:“你们不是要走了嘛,我去给你们摘了几个柚子,特别甜的。”
然后她又走到一旁拿起两个罐子:“还有秋梨膏,等明年我要是再做,就等你们来了再做了。”
“还有泡菜,你们喜欢的。”
“腊排骨也带一板吧,我自己养的猪,比外面卖的猪好吃的。”
“……”
周离抿着嘴,心情十分复杂。
从内心来讲他是不希望小郑姑娘这么费心的,但是他也没有说拒绝的话,而是全部接受了。
早餐后。
周离抱着团子,和槐序一起出门,又逐一去向四只妖怪道别,往往都得站在那聊几句,解释一下自己是因为要去清疆游玩才这么早走的,在这个过程中又收下小圆和老灰送的坚果、星回和季白送的毫无卵用的赠别花和自制粗茶,周离喝过这个茶,很难喝的……总之东西越来越多。
就这他们还很不好意思呢,觉得自己送少了,说等明年物资充裕了再给他更多。
幸好楠哥可怜他们,又允许他们把车开走了,只是让槐序再给她开回来,还特意叮嘱开回来的时候停在另一边,她下山时好少走几步路。
“不要送了。”
周离回身看向楠哥和小郑姑娘,顿了一下:“明年熬秋梨膏记得等我。”
郑芷蓝轻轻点头,作为回应。
然后周离和槐序向她们挥手,团子也跟着照做,得到她们和四只妖怪的回应后,周离才转身离开,小心翼翼的踏上小路。
这边没人走,雪还是铺得整整齐齐的。
坏处非常明显。小路本就年久失修,边缘各种塌方和陷阱,铺上雪后若不注意很可能踩到中空的地方,轻则摔个跟头,重则滚下悬崖。但就如之前帮小郑姑娘探路的清和一样,槐序也蹦蹦跶跶的走在前头帮周离探路。
好处也还不错,他们可以留下一串崭新的脚印,很有意义,遗憾的是走在前头的槐序已经把雪踩乱了,周离相当于走的是二手雪地。
路过止洪观时,他们又去探望了一番。
周离留下了一个柚子和一罐秋梨膏,看见老观主穿上了他买的棉裤和棉鞋,莫名心里美滋滋的。
于是脚步又轻快了几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