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都市小說 我真的是反派啊笔趣-第1185章試探,蘭之幻境相伴

我真的是反派啊
小說推薦我真的是反派啊我真的是反派啊
在强大的神力与鬼气的对抗中。
【看书福利】送你一个现金红包!关注vx公众【书友大本营】即可领取!
空气中开始传出“呜咽”的声音,时而像老人的叹息、时而像女人的哭喊,时而又像小孩的嬉笑。
剑道邪尊 杨盟主
总之声音千奇百怪,仿佛交缠在一起。
屋外已经是天昏地暗,飞沙走石,狂风大作。
那白骨树的白骨被摇晃着,在黑暗中十分的显眼。
大风吹着窗子,发出一阵“砰砰砰”的响声,随时都有被吹开的可能。
突然,徐子墨透过窗棂,看到了一道身影出现在庭院中。
那道身影正是天圣学院众多学生其中的一员。
他双眸茫然,似笑似哭,正木讷的走进了黑暗中。
“那家伙打开了房门,”徐子墨低声自语道。
随着那名学生的身影消失在黑暗中,一切又恢复了平静。
原本诡异的邪风也渐渐消失不见。
窗外一片安静,天空没有繁星也没有月亮。
黑暗一洗如净。
不过虚空中的神力与鬼气依旧十分的杂乱。
一夜无语,徐子墨没有睡,相信许多的人也同样睡不着。
一直到天亮的时候,兰残音出现,众人才敢从房间中走出来。
“怎么样?各位,”兰残音笑道。
“昨晚睡得怎么样?”
蒋莫子还好,毕竟他以前在鬼神域待过。
但那些学生却是瑟瑟发抖着。
“张扬不见了,”有人低声说道。
“我昨晚见他进了黑暗,然后消失了,”有人回道。
“不是都说了嘛,不准打开房门,”蒋莫子叹气说道。
“出去的人,便是再也回不来了。”
“兰姑娘有事吗?”徐子墨抬头问道。
“给你们送斑石来了,在这个世界生活一定要有斑石,”兰残音说道。
她右手一张,便是几颗黑色的石头映入眼帘。
这些石头是椭圆形,上面有一条条晦涩的纹路。
此刻正散发着强烈的白光。
在这黑暗中显得格外瞩目。
“谢谢兰姑娘了,”蒋莫子接过斑石,一边感谢道,一边给几人也都分了一块。
“天圣学院的事宗门那边今天应该会审判,等会有人会喊你,”兰残音显然知道一些内情,说道。
随即目光转向徐子墨,提醒道:“你在学院目前是人人公敌,要小心点。”
“人人公敌?”徐子墨诧异的回道。
“我也没得罪很多人吧。”
“你得罪了夜弥大人,而且一来就杀了四象之一的空明,”兰残音笑道。
“很多人认为你这是再向九鬼学院挑衅。”
兰残音的话音刚落,外界便传来了脚步声。
只见一名中年男子快步从里面走了进来。
他身穿白袍,看见兰残音,直接从腰间取出一枚令牌,扔给了她。
“是召令使,看来宗门要找你了,”兰残音低声说道。
“蒋莫子,跟我走一趟吧,院长要知道关于恶念的具体事宜,”那中年男子平静的说道。
蒋莫子连忙点头,随即跟在中年男子的身后离开了。
滔天 啃德金
看着蒋莫子离开的身影,兰残音转头向着徐子墨,笑道:“你能不能教教我?”
“教你什么?”徐子墨疑惑的问道。
“我想打败一个人,我觉得你应该能帮我,”兰残音说道。
“教你可以,帮我找一张鬼神域的地图,”徐子墨说道。
“要详细一些的。”
“可以,”兰残音回道。“不过在此之前,我要试试,你有没有教我的资格。”
只见她缓缓伸出右手,一朵兰花在手心绽放。
它的气质高洁典雅,花蕊在紫色的花瓣包围下,散发着芬芳的气息。
兰花素有四君子之称。
而兰残音的兰花却十分的怪异,因为她只有一半。
残缺的兰花虽然不完整,但其中蕴含的力量却让人动容、惊颤。
那兰花上,紫色灵气散发而出,在上空形成了一道虚影。
女子乃是鱼尾、人身。
不过它没有头,只有一片片的鳞甲覆盖周身,显得十分的瘆人。
鱼尾缓缓拨动,它拨动的那一刻,顿时天地间空荡荡的一片,所有的灵气都充拭在尾部。
尾巴一晃动,一股洪流朝徐子墨杀来。
徐子墨一挥手,那洪流直接被击碎。
爆炸的洪流化作漫天的花瓣,飘飘然的落在地上,随即以徐子墨为中心,四处开满了兰花。
无穷无尽的兰花在生长着,争先恐后,百花齐放。
“兰心幻境,”只听兰残音一声轻喝。
徐子墨感觉眼前的世界变了。
他身处在一片兰海中,前方有一株巨大的兰花。
花蕾含苞待放,一片片的花瓣从花蕾落下,如同垂落的三千柳丝。
当所有花瓣都开放以后,只见那巨大的花心处,出现了一名女子。
女子没有穿衣服,她如同浑然天成般,身上的每一寸肌肤都完美无瑕。
双眸剪秋水,十指剥青葱。
她踏着玉足,摇曳着身姿,一步步朝徐子墨走来。
一股股氤氲之气弥漫在四周。
徐子墨睁开双眼,只觉得自己迷失在其中,无论他如何睁眼,都无法从那女子的身上移开。
要不是他道心坚固,恐怕一般情况还真会沉迷其中。
徐子墨缓缓闭上眼,在他的眉心处,轮回之眸缓缓睁开。
说是轮回之眸也不准确。
因为在长久魔气的滋润下,那轮回之眸早已经被魔气给侵占。
如今应该算是轮回魔眸。
这额头的眼睛睁开那一刹那,一切虚无虚妄都被破开。
一眼万年,刹那芳华。
随即幻境消失不见,徐子墨的身影再次出现在庭院中。
亦或者说他从未离开过庭院。
“挺不错的幻术,”徐子墨赞叹了一番。
若是没有轮回魔眸,就算是他,要挣脱恐怕也要花费些精力。
“刚刚那是什么?”兰残音面色苍白,收起自己的残兰,余惊未定的问道。
“你不用知道,幻境对我是无效的,”徐子墨回道。
“这话有些说的大了吧,”兰残音不服气的回道。
“我兰家世世代代钻研幻术,终有一天会闻名遐迩。
你瞧不起幻术,可听过传说中的十大神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