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都市小说 獵魔烹飪手冊 頹廢龍-第二十一章 買賣

獵魔烹飪手冊
小說推薦獵魔烹飪手冊猎魔烹饪手册
‘山城’的黑市或者秘密集会之地在哪?
杰森是知道的。
昨晚上在‘山城’内寻找猎物,虽然猎物杰森没有找到,但是一些看起来正常实则暗藏玄机的地方,杰森却是确认了。
一个是武馆街上的香水胭脂铺子:红香坊。
一个是东城的客栈:悦来客栈。
前者半夜时分依旧有人进进出出。
后者则是有声响从地下传来,对于常人来说根本听不到,但对杰森来说却是吵闹不已。
没有任何停留,杰森直奔悦来客栈。
因为,悦来客栈距离此刻的杰森近。
一串三个灯笼高高挂在杆子上,让周围亮亮堂堂,大厅的门开着,小二坐在门前看似打盹,实则眯着的双眼扫视四周。
柜台内,掌柜的正在拨弄算盘,记着账。
大厅一角坐着三个身强体壮的男子正在喝酒吃肉,但是酒却没有一点酒味,反而是散发着茶味。
杰森一进门,目光一扫,大致就明白了。
小二是放哨加接待。
大厅一角的三个男人是打手兼保镖。
而那个掌柜的应该就是这里管事的之一。
“这位爷,您有什么事?”
看着戴着面具,遮掩着面容的杰森,小二一点儿都不奇怪,来他们这的,除去正常客人外,都是这种遮遮掩掩的,他早就习惯了。
而那三个打手更是头也没抬。
对他们来说,只要不惹事,那就没有事。
“买货。”
杰森压着嗓子说道,然后,一块大洋就抛向了柜台。
准准的,这块大洋带着一声脆响就落在了柜台后面的钱匣子内。
在昨天晚上,杰森发现悦来客栈奇怪后,就细细的查看了这里进进出出的人,以及这里的‘规矩’,每一个‘客人’进入这里,都是一块大洋,不给小二,不给打手,也不给掌柜的,而是抛向柜台后的钱匣子。
当然了,也有走过去放入钱匣子的。
整个过程,钱都不和客栈内的人接触。
‘应该是这里真正的老板立下的规矩。’
‘当然了也是为了防止大洋上有其它东西。’
大洋不大,但想要涂抹一些毒液或者是追踪粉之类的应该不难。
而且,眼前的副本世界中,指不定就有什么奇特的秘术。
因此,杰森并不奇怪这样的规矩。
“这位爷,您里面请。”
看着杰森驾轻就熟的模样,小二一笑,躬身一引,客栈后面就有走出一个店小二,带着杰森就走向了后院的一个房间。
看似是客房,里面布置的也是客房的模样。
但是地面上却有着床常常移动的痕迹,在杰森的注视下,这样的痕迹异常的清晰。
嘎吱、嘎吱。
小二走到床一侧,双手一抬,就将床挪开了。
一条向下的,大约五米多长的台阶就显现出来。
墙壁上插着两根火把,将通道照得明亮一片,两个打手靠在墙壁上,看到杰森是由自己人带进来的,就没有再多看一眼。
杰森迈步向下,吵闹声越发的清晰了。
等到他走到尽头时,看门的打手直接推开了门。
顿时,豁然开朗。
半个足球场大小的空间显现出来。
既有空地,也有房屋。
空地上摆摊的,行人来往。
房屋前招牌清晰,却闭门闭户,落锁关闭。
很显然,这里应该就是黑市,或者说是隐秘集会。
杰森站在入口处一扫,已经看到了不止一处再交易了。
他下意识的耸动了一下鼻翼。
淡淡的食物气息在这里弥漫着。
且,不止一种。
立刻的,杰森嘴角一翘。
‘果然,‘秘药’之类的都是有特殊手段保存的。’
‘是担心药力散去吗?’
杰森想着,就开始在这个黑市中转了起来。
不开口,不询问,保持沉默。
只是多听多看。
对于杰森来说,类似的隐秘集会早已不是第一次参加,他很清楚在这种没有‘任何保证’的地方,应该怎么做。
转了半个小时。
杰森对于眼前的行情有了个大致的了解。
地摊位置是公共交易区域,谁都能够买卖,只要双方达成协议就好。
房屋处则是在每年大集会的时候,才开启的‘店铺’,需要付出一定的租金才能够使用,现在不是大集会的时候,都是关闭的。
不过,地摊处贩卖的货物也是种类繁多,五花八门。
但最收欢迎的是两种东西。
‘秘药’和‘秘传’。
自然的,价格也是极高的。
不过,并不是不变的。
‘秘药’会受到时间长短,保存妥善与否等影响,药力是不同的。
‘秘传’也是会有残缺等等。
以‘培元丹’为例子,一粒培元丹正常的价格是100块大洋,而在这里是在90-120大洋之间浮动的,药效有好有坏。
之所以了解的这么清楚,是因为刚刚有人在购买‘培元丹’的时候直接嚷嚷出了‘外面一粒培元丹也就100大洋,你这里竟然敢买120?’
声音高,且大。
自然是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力。
卖药的摊主,黑色斗篷裹身,坐在那里看不清面容,眼前的摊位也就是一块破布,上面写着‘售培元丹10粒,120大洋一粒’。
地藏尸踪
而站在对方摊位前的是一个戴着一个戏曲大花脸,身形同样被斗篷遮挡的男人。
“我的药是自己炼制的,药力更好,为什么不能卖120大洋?”
摊主冷冷的反问着。
“你说好就好?”
“有什么凭证?”
“要不然你让我尝一粒?”
那戴着大花脸再次嚷嚷起来。
“呵。”
摊主冷笑了一声不再说话了。
周围的人看着这里。
有的人是看热闹。
有的人眼中满是鄙夷。
有的人则是暗自皱眉后,就开始向后撤去。
隐秘集会,虽然隐秘,但并不安全。
杰森也跟在这些后撤的人中。
隐藏在冰球面具的双眼则是掠过了那个摊主和那个顾客,以及周围的几个人,这些人看似是看热闹,但是目光却时不时和摊主、那顾客交错。
显然是认得的。
而那个高声嚷嚷的顾客,本该是死死盯着摊主才对,但是却目光扫视周围,明显注意力不在摊主身上。
至于摊主本身?
斗篷裹着全身看不出什么,但是身上一丁点儿食物的味都没。
哪怕‘秘药’是特殊手法储存的,但是炼药的人身上怎么可能不沾染一丁点儿的‘味道’。
所以,很显然,眼前的一幕就是一个‘局’。
摊主、顾客是一伙儿的,包括他们身边的那几个人在内,为的就是挑选‘肥羊’。
而挑选的手段?
无非就是找个旁观者做为‘裁判’。
吃了摊主的药,说药效好不好。
好的话,顾客掏钱。
不好的话,摊主认输。
甚至,如果为了真实一点,最开始的时候先挑选3个‘裁判’,这3个‘裁判’毫无疑问就是身边那早就埋伏好的自己人。
接着,那3个自己人中的一个就含糊不清的说,感觉确实比一般的‘培元丹’强,另外一个则说和一般的‘培元丹’一样,最后一个再说比‘培元丹’差。
我变成了狗 叁啼
争执不下的时候,再来一次裁判。
这一次,就是真正意义上的‘裁判’了。
在有人‘证实’了确实是‘培元丹’,而且,摊主招牌上写了,‘培元丹’十粒时,一定会有贪便宜的人出现。
毕竟,一粒‘培元丹’100块大洋就是事实。
忍不住贪婪的人,最终会落入这伙人的圈套之中。
你盯着一粒100块大洋的‘培元丹’。
这伙人则是盯着你的全部身家。
就好似杰森家乡里‘你盯着别人给你的利息,别人要得却是你的本金’一样。
很基本的骗局。
但上当的很多。
贪婪,本就是原罪之一。
当然,因为布局真实。
國醫
杰森扫了一眼站在入口处的两个打手,两人无动于衷的盯着这里,既不像周围人的幸灾乐祸,更没有阻止的意思。
“这伙人给出了高昂的分成?”
“还是……”
重生之冠军篮球经理 昕爷
“这伙人本身就是这处隐秘集市的人?”
隐秘集市虽然没有任何的安全保证,但却一定存在秩序。
或者准确的说是规矩。
没有规矩的话,隐秘集市根本无法建立。
而在这样的规矩之下,这伙人要是和这处隐秘集市的人没有关系,根本不可能这么干。
不过,这和杰森没有任何的关系。
那些上当的人?
也和他没有任何的关系。
他按照‘食物’的味道分布,开始游走在整个集市内,收购这些‘秘药’。
有着刚刚从李彬那里搜出的500金票和100大洋,以及230块6角4厘纸票,杰森的资金是相当的充足。
要知道,一片金叶子就是5块大洋。
而一两金能足足换取10片金叶子。
简单的说,光杰森手里的那张500金票就能够换取5000金叶子,而这就是25000块大洋,如果按照市场价的话,就是75颗‘培元丹’了。
以一粒‘培元丹’10点饱食度来算,这就是750点饱食度。
或许常人拥有这样一笔巨款,会舍不得,但是对杰森来说,完全的换成饱食度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不要忘了,在那位‘往生教’夺城的师兄身上,杰森还得了壹仟整的金票。
‘对方带来这么大笔钱来,显然是为了夺下‘山城’后,要大笔的金钱来犒劳己方,安抚城内的百姓,但是最后便宜我了。’
杰森只是略微一想就明白了那位‘往生教’所谓的州府大师兄为什么会带这么多钱了。
他现在恨不得,把那张金票也全都换成‘秘药’。
但是,令杰森失望的是,他搜刮了整个隐秘集市,也仅仅是购买到了15粒‘培元丹’和30粒‘小培元丹’。
‘小培元丹’顾名思义,就是弱化版的‘培元丹’,价格在40-60大洋间。
而再购买了这些‘秘药’后,杰森花费了整整3000大洋。
金票从一张伍佰面额的,换成了四张壹佰整和四张拾两整的金票。
不知不觉中,所有人的视线都盯着杰森。
事实上,当杰森开始近乎不讲价的购买‘培元丹’和‘小培元丹’的时候,就已经有不少人在注意他了。
而当杰森掏出那张伍佰整的金票,确认不是造假后,整个集市就变得一片安静。
所有人的注意力完全被杰森吸引。
他们看着杰森将‘秘药’揣入怀里。
他们看着杰森将金票传入怀里。
即使是远处‘布局’的人也在盯着这里。
戴着冰球面具的杰森笑了。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他刚刚是故意这么做的。
从现在的情况来看,效果很棒。
“咳。”
“我在这里发布一个委托:悬赏武馆街‘沐式武馆’馆主的头颅。”
“赏金——”
“百两黄金。”
杰森环视周围,轻咳了一声说道。
顿时,眼前的人群就炸开了锅般。
百两黄金。
那就是五千大洋!
足够他们去州府买一套房子,然后舒舒服服的过完下半辈子了。
所有人都激动了。
每一个人的目光都变得炙热。
既有对花红的。
但更多的是对杰森的。
他们可没有忘记杰森的怀里现在就有四百四十两的金票。
“悬赏时间两天!”
“两天之后,我还会再来。”
“谁拿了沐白的头,我就给他钱。”
说完,杰森转身就走。
放定金?
不存在的。
他是来钓鱼的。
又不是来喂鱼的。
‘希望这些家伙有点家底,不要让我失望。’
都市狂徒 冷宫小白
杰森默默的想着。
经过了之前的一些战斗,杰森已经看明白了,这些混迹在暗处的家伙们,更愿意把全部身家都带在身上,而他期望这些人家底子厚一点儿。
然后,杰森猛地想到了一点。
‘我这算不算图了别人的本金?’
‘肯定不算的。’
‘毕竟,我连利息都不算给。’
杰森十分肯定的想道。
然后,径直出了悦来客栈。
杰森没有走向武馆街的方向。
而是迈步走向了北城。
不一会儿,在他的身后就传来了脚步声。
杰森停下了脚步,一回头就看到了是那位摊主。
那位摊主看到杰森停下脚步了,马上就开口道。
“阁下,请稍等。”
“我这里有‘秘药’,请问您要吗?”
“要。”
杰森肯定的说道。
“一粒120大洋,我这里有10粒。”
摊主认真的说道,一副要做生意的模样。
“太贵了。”
谁知道在集市内从来没有讲价的杰森却是摇了摇头,这让摊主一皱眉,他一边看向四周夜色中隐匿的同伙,一边假意为难道:“您能出多少?”
杰森竖起了一根指头。
“100大洋?”
“不行,太少了。”
“至少115大洋。”
摊主看着缓慢、悄悄靠过来的同伴,继续假意讲价。
杰森则是再次摇了摇头,用淡然的声音道——
“不,你误会我了。”
“我是说……”
“一条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