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小說 我在秦朝當神棍-第八百一十一章 忘恩負義分享

我在秦朝當神棍
小說推薦我在秦朝當神棍我在秦朝当神棍
“槐兄,我们已经被关在宫中很多天了。”李信叹了口气,对李水说道。
九州·缥缈录6·豹魂 江南
李水淡淡的嗯了一声:“是啊。”
李信又说到:“我这种弓马娴熟,身强体壮,龙精虎猛,孔武有力的人。一天不骑马,就全身难受啊。”
李水看了他一眼:“难受边难受,李兄你说那么多形容词做什么?”
李信叹了口气:“为何你能如此淡然?”
李水看着远方天上的云朵,淡淡的说道:“在我们那个世界,我曾经经历过很多次这样的事情。”
李信:“啊?”
李水说道:“我经历过三四次,整个天下蔓延的大瘟疫。那时候家家户户闭门不出,只能等在家中。一等就是三四个月。最长的,等了一年多。”
“那个时候,我就锻炼出来了。呆在家中,稳坐如山,什么也不做,也不会觉得难受。”
李信说道:“哦,原来如此,我还以为槐兄是单纯的懒呢。”
李水:“……”
李信说道:“如今这些朝臣都住在宫中,我看他们互相串联,拉帮结伙,已经形成了很多小团体。”
“这些小团体正在不停地给陛下上奏折,希望能扳倒槐兄你。你就一点都不着急吗?”
【领现金红包】看书即可领现金!关注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金/点币等你拿!
李水呵呵一笑,说道:“这有什么可着急的?”
李信瞪大了眼睛,说道:“难道你有破解之法?”
李水说道:“现在还没有,不过快了。”
李信:“……”
他看着李水,说道:“你到底有什么破解之法?我很好奇,你能不能告诉我?”
李水说道:“目前还不行。”
其实,李水的淡定,多半是装出来的。他不知道陛下能不能理解自己的决策,也不知道自己会不会成功。
有时候李水也暗自反思,觉得自己的步子跨的太大了,走的太急了,也许真要栽在这里了。
其实在提出这个决策之前,李水就预料到了这种情况。
如果是在以前,李水是绝对不会做这种事的。但是自从有了儿子之后,李水忽然开始考虑以后的事情。
他渐渐地认同了这个时代,不再觉得自己是后世来的,不属于这里。
他现在觉得自己是这里的一份子了,并且想要给后世儿孙留下一些东西。
李水不想看到自己的后世子孙辈人推翻,流落街头,甚至被灭族。
虽然说,那时候应该在几百年甚至几千年之后了,但是有了孩子,有了后代,有了血脉,这件事就是这么神奇,李水开始思考未来了。
思考自己看不到摸不着的儿孙的未来了。
所以,他走了这一步险棋,希望大秦能真正的千秋万代。
李水深吸了一口气,对李信说道:“李兄,现在也不是着急的时候,反正几日之后,陛下的使者回来,就一切都明白了。”
李信嗯了一声:“这倒也是。”
…………
与此同时,在去咸阳城中的路上,施邬的使者带着羊尾和村长等人,正缓缓的走着。
羊尾看着使者,像是看到了救命恩人一样,小心翼翼的说道:“大人,这次能不能救我出火坑了?”
使者看了羊尾一眼,忽然呵呵笑了一声:“出火坑?你现在在火坑里面吗?”
羊尾连连点头,说道:“是是是,我现在已经出了火坑了。我以前是在火坑里面。”
使者呵呵笑了一声,说道:“你以前是在火坑里面吗?我怎么觉得不是呢?”
羊尾:“啊?”
她有点惊讶的看着使者:“我就是在火坑里面啊,这是所有人都看到的,这个……”
羊尾因为太过震惊,说话都有点不够利索了。
妖孽皇妃 晴儿
使者冷哼了一声:“我这里有充足的证据,你是被家人卖到古麦村的。有手印,有契约,明明白白,一点不错。”
“你嫁过去之后,吃了人家的饭,却不给人家干活,总想着逃走,这像话吗?你是不是想逃回家去,然后再和你的父母合谋,把你卖给其他人?你们想用这种方法,诈骗钱财是不是?”
“你不要给我抵赖,你这样的人,我不是没有见过,你这样的案子,我也不是没有办过。”
使者指着羊尾的鼻子说了一通。
羊尾面色惨白,哀声说道:“我没有,我真的没有,我只是……”
使者冷笑了一声:“没有?朝廷已经知道你的事情了,就是要让我来将你带走,明正典刑。”
“你如果老实认罪的话,还有一线生机。你如果想要抵赖,我现在就可以取走你的性命。”
羊尾打了个寒战。
使者甩了甩鞭子,喝了一声:“说!”
羊尾战战兢兢地说道:“是是是,我说,我……”
他按照使者的意思,说了一遍。
使者呵呵的笑了一声,说道:“你最好想清楚了,以后可别轻易改口,否则的话,呵呵,杀头的罪过,放在你身上也不算什么。像你这样的骗子,我也杀过不少了。”
羊尾使劲低下头,小声说道:“不敢了,不敢了。”
使者又看向老牛:“你呢?你也是刚刚从火坑里面出来的?”
老牛的嘴唇动了动,颤抖着说道:“我……我真的是从火坑里面出来的。我那儿子,我那儿子被活活的……”
使者冷哼了一声:“活活怎么样?你的事情,我们早就已经调查的清清楚楚了。你那儿子,与人殴斗落水,最后淹死完全是因为咎由自取,你还想怎么样?你是不是想要讹诈别人的钱财?”
“呵呵,你这样的人,我也见的多了,我岂能容你?”
老牛快哭了:“当真不是,我那儿子……”
使者抬了抬手,打断了老牛:“你不用说了,你这样的人,我也见的多了。我告诉你,你最好不要在我面前弄鬼,否则的话,我必杀你。”
老牛缩了缩脖子,不敢再说话了。
使者又一一问了其他的人,那些人全都被吓住了。
而村长又惊又喜,他和那些使者迅速的热络起来了。
使者满意的点了点头。
眼看着咸阳城就要到了,几个使者合计了一下,他们说道:“剩下的路,咱们不能走了。听说陛下的使者就在前面的村子当中,咱们不如……”
当天晚上,使者对古麦村的人说道:“我们要继续去前面抓人了。你们向北走,十里路之后,你们会看到其他的使者,他们会带你们回咸阳城。”
“我事先告诉你们,如果你们乱说话,被人当场杀了,可别怪我没有提醒你们。”
这些人都唯唯诺诺的点了点头。
使者又说道:“你们的姓名和户籍,我们已经调查的清清楚楚了。如果有谁敢弄鬼,呵呵,你们觉得你们能逃到什么地方去?”
老牛等人都苦着脸应了一声。
之前在村子里的时候,在巡捕的带领下,狠狠的批判了族长。
寻尸人 洛琳琅
本以为这一次能翻身做主人了,没想到啊,使者来了之后,一切都变了。
尤其是老牛等人知道,原来朝廷是支持村长的。他们顿时心灰意冷了,觉得自己的人生都没有希望了。
村长自然是大喜过望,他笑呵呵的看着这些人,说道:“普天之下,有一个王。一族之中,有一个长。这是自古皆然的道理,有什么问题吗?”
“你们这些穷鬼,还妄想谋得我的名望钱财,真是笑话,你们今天敢杀族长,明天是不是就敢造反了?朝廷岂能容得下你们这些人?”
置局时刻
老牛等人愣了一下,然后都低头不语了。
他们觉得村长说的很多,朝廷是不会帮助他们的。
之前他们经历的事情,大概就是一场梦而已。
村长很积极的对使者说道:“两位大人,你们放心的去吧。我有二十多个子孙,可以押送着这些村民,一路向北,保证一个都跑不掉。”
使者满意的点了点头,说道:“那我就放心了。”
这时候,黑三小心翼翼的说道:“大人,那我们算是什么?”
现在黑三心中也能忐忑,黑三心中也很懊悔。
早知道是这样的话,就不投降了。现在可好,投降过来之后,刚刚得了几句好话,现在就变了。
也不知道到了咸阳城,会不会被杀头。
现在想要逃跑的话……马匹都没了,也不知道能不能逃走。
就算能逃走,没有验传,又能逃到哪里去呢?
一时间,黑三血都凉了。
眼看着使者要走,他想了想,死也要做个明白鬼,问明白了之后,总好过在路上提心吊胆的。
于是,黑三小心翼翼的问了使者一句,并且忐忑不安的等着使者的回答。
使者盯着黑三看了一会,然后看向村长:“这些人,是好人吗?”
村长看向黑三,黑三紧张极了。
他知道自己不是好人,尤其是还得罪过村长。
当初村长前来投奔他,没想到他见风使舵,一转身就把村长给卖了。
黑三知道,落井下石这种事,没有人不痛恨,现在村长心里肯定已经恨死他了。
现在使者问村长的意见,黑三觉得,这意见已经不用问了,自己去死好了。
然而,没想到村长看了看黑三,微微一笑,说道:“知错能改,善莫大焉。这个人还是有善心的,我觉得……放他们一条生路也不错。”
黑三惊讶的看着村长。
他万万没想到,村长居然能说出这番话来。
村长笑呵呵的说道:“我这个人,想来奉行的原则是,多个朋友多条路。黑兄,我们是老朋友了,你的为人我还是很了解的,我知道你本性不坏。”
黑三顿时感动的热泪盈眶。
懈 寄生
村长向使者拱了拱手,说道:“诸位,你们可以放心离开了。我这里不会有事的。”
使者们满意的点了点头,随后走了。
而村长带领着自己的子孙,开始吆喝着驱赶那些村民。
现在村长又将自己的儿孙聚拢起来了,而且又有了黑三的协助。
这一次,可以说是万无一失了。
在这过程中,村长的子孙一脸庆幸的说道:“幸好我们遇到了这几位使者啊,否则的话,我们死定了。”
村长点了点头,说道:“日后,你们一定要吃一堑长一智,我们是一家人,要拧成一股绳,只要我们不散,就谁也奈何不了我们。”
“这一次,是你们主动投降,否则的话,我们有必要吃这样的苦头吗?”
这些人都惭愧的低下头去了。
村长嘴上在教育他们,其实心中已经对他们很鄙视了。
这些家伙,真是一群蠢货。
可是,村长已经年纪大了,生不出来聪明人了,只能仰仗这些愚蠢的儿孙。
算了,走一步看一步吧。
于是,他带着儿孙,押送着那些村民,向北方走去。
在路上的时候,村民们也在悄悄地商议。
有人低声说道:“我们接下来怎么办?到了咸阳城之后,是不是要被处死?”
他们都是些没有见识的人,但是三个臭皮匠,顶个诸葛亮,每个人把自己听说过的事情说了一遍,然后就大概勾勒出来了,自己会受到什么样的惩罚。
有人说道:“其实咱们没有做什么大奸大恶的事情,充其量就是抢了村长家的东西。这不至于杀头吧?”
另一个人说道:“虽然不至于杀头,但是这罪过也不轻啊,也不知道会不会将我们判为强盗。”
之前那人说道:“应当不会,现在对于强盗的罪过,已经不是那么重了。我们只要老老实实认罪,应该没有事的。”
有村民叹了口气,一副追悔莫及的样子:“早知道就不听那些巡捕的话了,一定要跟着他们抓了村长。现在可好,自己被陷在这里面了。”
“那些巡捕离开了,我们却成了罪人。”
周围的村民都连连点头。
紧接着,又有人说道:“最可气的是,这些强盗,他们摇身一变,竟然成了好人,这……这怎么可能?我们才是可怜人啊。”
村民们摇头叹息,但是叹息来,叹息去,也没有叹息出个所以然来。
最后,他们只是默默地向前走罢了。
至于逃跑,倒是没有人想到逃跑。
毕竟一旦被抓,那就是死罪,谁敢逃跑?
倒不如现在老老实实的,争取一个宽大处理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