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w6h6好看的都市小说 北朝求生實錄-第1065章 改革的春風(3)鑒賞-bsf6q

北朝求生實錄
小說推薦北朝求生實錄
高氏皇族的蠢蠢欲动,这完全在情理之中,毕竟,谁愿意从皇族堕落成平凡人家,甚至被赶尽杀绝呢?
黏上被拐新娘
高伯逸对此非常理解。只不过,理解归理解,打压还是不能少的。他和那些人的区别在于,高睿等人,只想着能干掉自己,夺得权力就行了。
而他高大都督想的事情更多,在掌握了权力的情况下,要做的事情,就不仅仅的争权夺利了,而是让齐国这条大船,驶向通往天下一统的那片美丽新大陆。
而不是让它搁浅甚至沉没。
齐国要变得更好,那不仅仅是夺权就能实现的,这是一个必要条件,却并非是充分条件。
几天后,邺城以西的“工地”,正热火朝天的忙碌着。高伯逸带着竹竿两人,轻车简从来到这里,四处查看。
那些六镇的战俘,没有罪的,早就被释放,然后再次被重新打散组织起来,以100人为一个“生产队”,集体行动,去干那些重活。
而陆续迁徙而来的鲜卑军户,则是以家庭为单位,充实到“生产队”里面,他们努力工作换来的只有以家庭为单位的口粮,但是被许诺,三年后,可以在邺西城更西边的地方,获得土地。
以后他们的整体收入,就是仅仅够温饱的农田,多余的,需要从军,或者在邺西城的工坊里劳作,才能维持下去。
为什么这些人那么乖巧的同意了这种明显就是压榨的“不平等条约”呢?
因为高伯逸免除了他们的徭役,除了当辅兵以外,他们不需要无条件承担任何国家工程。
也就是说,这些人的家庭,除了男人以后可能会上战场以外,其余时候,是不需要管那些杂事的。
不平等一样的不平等,然而事情却简单了很多。高伯逸这么做当然有私心,那就是削弱邺城中枢对晋阳鲜卑军户的管制,让这些人只知道世间有“高都督”,而不知道朝廷为何物。
花心王爷极品妃 千宫湮
至于三年以后,等到那时候再说呗。
邺城地跨漳河两岸,有水的地方,造纸,纺织,印染等行业,都有发展的便利条件。高伯逸当初在规划邺西城的时候,就定义其为“工业区”和“商业区”两块。
璀璨王牌 夜醉木叶
远一点的规划,是将其看作是陆上丝绸之路的起点,毕竟,现在晋阳的位置,已经不适合干这活了。邺西城最大的工坊,要么是高伯逸的“私人产业”,要么就是“国有企业”,但是管这些的官员,却是他麾下的嫡系!
不知不觉的,高伯逸就将高平之战的获得的人力资源,充实到自身的“经济基础”中去了,可谓是巧取豪夺,狼吞虎咽,吃相一点都不比世家好看。
谁让他手里有枪杆子呢?
“大都督,这边请!”
网游三国之乱世神医
看到高伯逸来这里,在邺西城督管晋阳鲜卑军户干活的傅伏,简直受宠若惊。他在滏水河之战的时候,才算是正式投到高伯逸麾下,没想到现在就被委以重任。
可见,站队不怕晚,就怕没站好。在关键节点之前站队,就不会有事。否则,他现在兵权会不会被夺走,都要两说。
明眼人一下子就能看出来高伯逸想做什么,特别是那些鲜卑军户,稍微组织训练一下,就是一支强军。傅伏觉得高伯逸将自己安排在这里去负责都督那些人建造工坊什么的。
关注公众号:书粉基地,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其实,就是打算以后让自己统领一部分军队,打算委以重任了。
要是没有这点眼力,他还不如继续呆在泰安老家呢。泰安是赵郡李氏的地盘,他傅伏天然的立场,就已经摆明了,高伯逸信任自己,看似突兀,实则顺理成章。
众人来到已经建好的一座“豪华酒楼”的三楼,俯瞰城内大兴土木,高伯逸兴致勃勃的问竹竿:“听说这楼也是我的产业?”
我愿尘封我的感情 芷雅星
“回主公,确实如此。此楼叫摘星楼,取自危楼高百尺,手可摘星辰。”
竹竿居然在高伯逸面前卖弄了一番。
“附庸风雅!”
高伯逸不悦的摆摆手说道。
作为主公,怎么能随便被下人猜到自己想什么呢?虽然他觉得摘星楼这个名字不错,但是不能表露出来,更不能在傅伏面前点头。
竹竿以为拍马屁应该拍得高伯逸很舒服的,结果拍到马腿,一脸郁闷站在一旁不说话。
毒”夫”难驯 笑无语
“大都督,这里可以俯瞰全城,甚至连邺南城也能看到,那究竟叫什么名字比较好呢?”
傅伏也不动声色的跟高伯逸套近乎。
这种能“找话”的机会,可不多呀。
“大雅,就是大俗。反过来说,大俗,就是大雅。
我觉得,不如就叫有间酒楼吧。”
啥?
傅伏以为自己耳朵听错了。
什么叫“有间酒楼”?
“那个……”傅伏酝酿了半天,不知道要说什么才好,最后才喃喃道:“大都督起的名字果然很别致啊,哈哈哈哈哈。”
他在一旁尬笑,却发现竹竿苦着脸,冥思不语,似乎在努力跟上高伯逸的思路。
“你去楼下守着,任何人不得上楼来。”
高伯逸对竹竿交代了一句,随即跟傅伏二人上到还在装修的顶楼。
“傅伏将军精通兵法,尤善守城,在这里和看着晋阳那边过来的军户造城,果然还是太屈才了啊!”
探索實踐破解難題:上海新經濟組織和新社會組織工作調研文選.2006 許德明
高伯逸远眺西南,似乎那里有个好去处一样。
“大都督日理万机,还记得卑职,卑职真是受宠若惊。”
诡异档案
鼎定幹坤:至尊大陸
闻琴弦而知雅意,傅伏已经听懂了高伯逸想说的话,正合他意。
“我有一块心病,一直都不能解决,唯有傅伏将军可以帮我的忙。”
高伯逸意味深长的说道。
一听这话傅伏差点就跪下了,这是有门啊!
“大都督请讲,有什么需要末将去做的,末将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诶?不必那么紧张,不是需要赴汤蹈火的事情。”
高伯逸微笑着摆摆手道:“不过你先准备准备,这事还不是现在就办。你那些亲信部下啊什么的,都可以招募过来,让他们的家眷都搬到邺城来。”
这是准备外调?
傅伏心领神会,他经常外调,家眷早已在邺城安家。但是他的很多亲信部下现在都还在泰安,是时候让那些人带着家小一起来了。
“喏,此事容易办,末将这就写信派人送去。”
“嗯,事关重大,不要泄露半点消息。”
高伯逸拍拍傅伏的肩膀说道:“走漏了消息,事情可就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