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slxc人氣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我老姐實在太有錢了討論-第三百五十五章 動了,怎麼着?閲讀-n652d

我老姐實在太有錢了
小說推薦我老姐實在太有錢了
白元松一脸自信的来到张东山旁边,把脉检查。
张佳音白了于欢一眼,埋怨道:“你好好跟人家说不行吗?干嘛非要打赌啊,这不是搬起石头来砸自己的脚吗?”
于欢没说话。
这种事情,他解释不清的。
等白元松把脉完毕后,张佳音立即过去询问:“怎么样白先生?有把握吗?”
白元松皱皱眉,张东山这毒,比他想象中要棘手多了。
不过有于欢在场,他自然不可能露怯,仰起头傲然道:“当然。”
白元松扒开张东山上衣,取出随身携带的银针,嗖嗖嗖开始快速施针。
于欢始终在注视着白元松的手法。
发现银针刺入后,尾部会微微颤抖,发出类似鹤鸣般的声音。
这是鹤尾针!于欢在《古医法》上见识过这种施针手法。
如果没有严妍的突然捣乱,张东山是一开始那种状态,白元松这针法还真能行。
可惜现在,无济于事了。
几分钟后。
白元松施针完毕。
张东山慢慢苏醒过来,脸色看起来恢复些许红润。
蒋梅红和张佳音顿时惊喜,“这是已经治好了吗?”
白元松点点头,“毒素基本都已经清除完毕,等会儿我开张药方子,坚持服用一个月后,即可彻底痊愈。”
“多些神医。”蒋梅红和张佳音连忙感激。
白元松一脸得意的看向于欢,“怎么样于少?该是兑现承诺的时候了。”
没等于欢说些什么,安琪站出来喝道:“白元松,真让于少如此,你受的起吗?”
于欢可是于家小少爷,凭白元松在白家的地位,他还真受不起。
白元松却不以为然,冷哼道:“不过是仗着于曦罢了,名不副实的小少爷,有什么了不起的。”
“刚才我已经给足了你面子,是你自己非要挑衅招惹,不知死活。”
“所以承诺,必须兑现。”
于欢微咪起双目,“放心吧,我并非说话不算数的人,只是你真觉得自己治疗好了吗?”
白元松眉头一皱,“你什么意思?对我的治疗有异议?”
于欢点头,“没错,这毒你还没有完全解除呢。”
“你胡说!”
白元松冷哼一声,不屑道:“于少,我承认你有钱,可在医术领域,十个你都不是我对手,有什么资格质疑我?”
张佳音也在这时开口,“于欢,你就不要跟着添乱了。”
“就是,还真把自己当成神医了?不怕让人笑话。”蒋梅红小声碎碎念。
就连安琪都疑惑的看向于欢,她还不知道于欢身怀《古医法》这件事呢。
于欢没解释,走到张东山旁边,仔细观看了一下,沉声喝道:“白元松,你为了赢我,故意做出这种虚假,简直卑鄙无耻。”
“白家医生,就如此的医德吗?真是华国医学的不幸。”
白元松一听这话,表情明显慌乱了下,又很快恢复正常。
“于欢,你别在这里血口喷人。”
“我血口喷人?”于欢冷笑一声,“那就瞧好喽。”
于欢把手指点在张东山的眉心,随着一丝真气灌输,张东山脸色变得乌青发黑。
“你这是做了什么?”蒋梅红吓一大跳,指着于欢开始撒泼,“你把东山又给弄中毒了。”
“你个混蛋,为什么要害东山?”
“女儿啊,你快管管啊。”
“妈,你先冷静点,事情可能不是这样的。”张佳音保持了一份清明。
要说于欢迫害张东山,完全没有理由啊。
再看白元松慌乱的样子,很像是被于欢揭发了秘密。
“你还护着他,我没你这样的女儿。”蒋梅红气的一巴掌甩在张佳音脸上。
于欢瞧见,登时大怒,“蒋梅红,你找死是不是?”
注意到于欢冰冷要杀人的眼神,蒋梅红一下子老实了。
之前一幕可还历历在目呢。
劍逆蒼穹
这会儿,白元松已经反应过来,脸皮厚着死不承认,“于少,你这一手能说明什么?”
“还在装吗?”
于欢冷哼一声道:“白元松,你刚才解毒无效,为了赢我,故意把毒都逼迫到头顶。我方才打破缺口,毒素又落下来了,对不对?”
轰隆!
白元松脸色剧变。
万万没想到,于欢竟然还能发现这一点。
“你这是从哪儿学的医术?”白元松质问。
“跟你没关系,等我治疗好了病,再来收拾你。”
于欢一把推开白元松。
取出银针匣,飞速的在张东山身上施针。
白元松就在后面看着,不禁大吃一惊。
“驱毒针?”
“固体针?”
“九转回仙针?”
“……”
“我的天,这家伙怎么会如此多的针法。”
白元松深知在医学界,普通医生掌握一种针法,已经是很不容易了。
那些老牌医生,也最多两三种。
毕竟贪多嚼不烂。
针法,在精而不在多。
可此时的于欢,银针施展了七八种,每一种都施展的恰到好处。
老婆,吃完要负责
可见医术之深。
“天啊!小少爷什么时候学的医术?还这么强?”安琪大吃一惊。
发现这个小少爷越来越让她看不透了。
一开始的时候,安琪还疑惑于曦为什么执意扶持弟弟,于欢极有可能会是现代阿斗,烂泥扶不上墙。
可现在来看,于曦选择是对的。
十分钟后。
张东山一口毒血喷出,整个人脸色红润,生龙活虎起来。
和刚才的假恢复不同,现在的张东山是真正走出鬼门关,都能下地走路了。
“东山,你真没事了?”蒋梅红不敢相信。
血色薔薇的復仇 蘇嫣兒
张东山激动的一把抱住她和张佳音,“我好了!我好了!”
霜寒之翼
“爸,多亏于欢救了你。”张佳音感激的看向于欢。
她原本以为于欢只想依靠老姐呢,没成想,于欢暗中还和梁青牛学习医术。
于欢是上进的。
张佳音心里激动,毕竟哪个女人不希望自己的老公有上进心呢。
张东山张张嘴,有些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这个曾经让他看不起的女婿,随着一系列事情发生后,他才知道,是他们张家真正的贵人啊。
“谢谢你。”张东山叹口气。
一句话,饱含了张东山多年的愧疚。
于欢没说什么。
一日为父,终生为父。
他对张东山还是有感情的,自然不想看着他出事。
于欢马上把目光落在白元松身上,说道:“你输了。”
白元松咬着牙,沉声道:“那又如何?”
“你想不履行承诺?”于欢眼神一凛。
安琪跟着道:“都答应了小少爷,你不遵守,也太没品了。”
白元松撇过头,“少说废话,于欢,你这名不副实的小少爷,真以为自己多牛逼吗?”
“敢动我,白家……”
砰!
于欢一脚踹飞他,微微仰起头,“我就动了,怎么着?”
壹字入道 雨聽風說
“你……”
啪!
于欢又补了他一耳光,看向安琪吩咐,“今天必须让他履行承诺。”
“不做!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