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小說 秦先生他又寵又撩 起點-第三百四十二章出軌展示

秦先生他又寵又撩
小說推薦秦先生他又寵又撩秦先生他又宠又撩
南意棠拉着秦北穆的衣角,轻声的说道。
“为什么?”秦北穆的眉头不由得蹙了起来,其他的事情倒也罢了,他不爱多管闲事,但是南意棠说她会因为那个女人而感到不安,那么这件事情就不容小觑了。
“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虽然以前我跟唐佳音应该根本就没有见过面,但是从我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心里就会莫名的觉得害怕,总觉得她的笑容下藏着什么不简单的阴谋。我本来以为这是胡思乱想,可是这种感觉,只在她一个人的身上出现过。”
南意棠的那种不安,秦北穆是能够感觉到的,他的眸色不由得深了几分,握住了南意棠的手,说道:“别怕,没事的。”
“那你不反对我跟着她了?”
“既然你这么好奇,那我们今天就当一回侦探,看看这个不简单的女人到底是个什么角色。”
南意棠和秦北穆悄悄的跟了一段路,觉得唐佳音跟她旁边的那个男人的关系实际上是很微妙的,因为他们的关系看上去很亲密,但是却不像是情侣那样的,有一种说不上来的诡异的感觉,可唐佳音会对那个人撒娇,那个高高瘦瘦的男人也会抚摸她的头,上一秒还在吵架的人,很快的就和好了。
“那个男的……”秦北穆沉吟着,并未把话说完,但眉头却蹙的很紧,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
“嗯?”南意棠还等着秦北穆说完呢,结果没了下文。
“没什么,就是觉得有点眼熟,像个故人,但是不可能是他。”
“为什么不可能呢?那可说不准。”
‘因为那个人已经死了。’
“……”
继续跟了一路,那两个人竟然去了酒店,到了地方之后,还一起进了房间。
南意棠拿出了手机,想拍照,秦北穆看着她,并未阻止,但南意棠自己停了下来。
“怎么不拍?”
“我觉得你说得对,如果我拍了,是给不给夏明涵呢?还不如不给,这样就不会为难了。”
南意棠叹了一口气。
“棠棠。”
秦北穆唤了一声她的名字,将南意棠拉着,压在了墙角,用自己的身体挡着她。
“怎么了?”虽然这样被秦北穆护着的感觉挺好的,但是南意棠此刻还是觉得有些懵,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那个男人出来了,别让他发现我们在跟踪。”
“这么快出来了?”
“快吗?”
秦北穆反问,朝南意棠挑了一下眉。
南意棠顿时就不想说话了,好像,他们的话题又要开始变得不对劲了。
“走了吗?”
“走了。”
南意棠从旁边露出了脑袋,将秦北穆往外推了推。
“还继续跟吗?”
“没有一起过夜,可能他们的关系不是我们想象的那样,别跟了,继续跟怕是要被发现的。”
“我们想象的那样?”秦北穆咳嗽了两声,说道:“恐怕,我们想象的不太一样。”
“……”不是她每次都要往那方便想好吗。
“那个男的不喜欢唐佳音,他的眼神就已经透露出来了。不过,这俩个人关系匪浅。”
“你觉得唐佳音这个人,怎么样?”
“比不上你,哪里都比不上。”秦北穆一本正经的回答道,求生欲极强。
“我不是问这个,就是,你觉得她对我们来说,是敌人还是朋友。”
“目前两个都算不上,不过成为朋友的可能性更低。”
跟了一路,回去的时候才发现原来他们已经走了那么远,到了住的地方,天已经很晚了。
南意棠累极了,匆匆的洗漱,便睡了。
秦北穆看着怀里南意棠的睡脸,确认她睡着了之后,才从床头拿起了手机,给自己的助理发了短信过去。
“帮我查一查唐佳音这个人,顺便查一查唐家。”
安知意这段时间过的很是浑浑噩噩的,简洛寻一直对她很关心,甚至在知道她跟秦越分手之后,委婉的表示过,只要她需要,他随时都会在她的身边,希望跟她复合。
可是,安知意已经找不到从前那样热切的爱一个人的感觉了,时间太久了,久到她忘了自己那个时候,是如何的喜欢简洛寻的。
现在的安知意,已经不是个十几岁的小孩子了,重新开始,对她来说太难了。
和秦越分手,让安知意陷入了巨大的悲伤和痛苦中,她根本无法在这么短的时间内重新开始,投入到另一段感情中,所以她还是拒绝了简洛寻,这段时间,几乎每天都是公司和家里两点一线,她不爱出去玩了,变得很沉闷,也没有再跟简洛寻见过面。
而秦越,这一次分手分的很潇洒,从那天之后,安知意就没有再见过他,一条消息,一个电话都没有,他消失的干干净净,仿佛是真的没有一点留恋,从此以后,都不会再出现在她的世界里一般。
他们在一起的五周年,安知意一个人坐在曾经他们约会过的餐厅里,一个人喝着酒,吃着她最不喜欢吃的一道菜,吃着吃着,眼泪就掉了下来。
这道麻辣小龙虾,秦越最喜欢吃,但安知意从来没碰过,因为她对小龙虾过敏,她没对秦越说过,但秦越见她不爱吃,开始还劝过她几句,想哄着她一起吃,但几次未果之后,每次跟安知意吃饭,秦北越也会记得,所以他们的餐桌上没有再出现过这道菜。
一不小心潜了总 聿天使
太辣了,让安知意红了眼睛,根本忍不住自己的眼泪,她一边吃,一边哭。
“您没事吧?女士?”
给安知意上菜的waiter看到南意棠的样子,愕然了半晌,小心翼翼的问道。
“你们的小龙虾太辣了。”安知意低着头,还在朝自己的口中塞小龙虾。
“那,我给您倒一杯冰水,好吗?”
“不用了。”安知意擦了擦手,端起酒杯一饮而尽,便站起身来,去结了账。
安知意有点喝多了,摇摇晃晃的走出去,看着那暗沉的夜色,她只觉得悲伤,也越发的忍不住自己的眼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