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gxcc好看的小說 我的重返人生 起點-第699章 一大早就開記者會卻只敢避重就輕的蘋果(+5/19更)推薦-wl4js

我的重返人生
小說推薦我的重返人生
FD20~
~
~
苹果会不会取消WWDC这事不好说。
霸道总裁:老婆复婚吧 乔麦
但前沿办公室的庆祝,不能耽误。
方年将笔记本拿到一旁,笑道:“都快七点半了,大家吃过晚饭了吧。”
见众人点头,方年做了个手势:“我们自己人简单庆祝一下大会圆满结束。”
十一月份的最后一天,申城下起了小雨。
整个上午的能见度都不是太好,一大清早就起了雾。
气温也只有十三四度。
走在大街上冷风削微有些擦脸。
自打吴伏城昨天下午参与了复旦前沿社团的理事会后,就算是拿到了‘令箭’。
所以哪怕这又是月末又是小雨又是起雾又是降温,也并未影响他的脚步。
也不仅仅是吴伏城。
还有高洁、李子镜等一众人。
连带着方年同学也一大早来了学校社团驻点。
倒不是说要帮什么忙。
不管是以前的老成员,还是下半年才进来的新成员,对方年这个不一般的理事都有所了解。
其实本来就很难有活儿分配到方年头上。
不管是苏栀她们几个,还是别的人,都很乐意帮助方年。
“听说社团也要梳理劝退规章了。”
“你怕什么,前沿社团我是见过最公平的地方。”
“那倒也是。”
“这次动静有点大,可能是有大动作。”
“你难道不知道前沿跟咱们学校的科技园都有大合作,而且还有独立的项目基金,之前是适应期,现在肯定要开始利用起来了。”
“……”
“子镜学长他们都特地请假了的。”
“子镜学长人真不错,懂得多,办事积极主动……”
“……”
李子镜其实不算是请假,这毕竟是前沿的事务,前沿实习部毕竟只是个实习部。
所以原则上就是会配合这些事务的。
社团里大家各自忙得热火朝天。
要自选三大部分别加入,要这个那个。
虽然啥都跟方年没关系。
虽然方年同学显得有点多余的样子。
不过方年同学表示早就习惯了。
实际上方年之所以很懒狗,就是因为如果他愿意操心,可以一天忙24小时。
所以方年只能选择当个懒狗,充分体现出社会的分工合作属性。
忙里偷闲的苏栀鬼鬼祟祟的凑到方年跟前,小声问道:“方年,你知不知道社团为什么忽然要分部,还要搞一些规章制度出来,高小洁又不跟我们说。”
“为了让社团能更好的发展,享受到更多的福利。”方年解释。
苏栀眨巴着眼睛:“这么官方的吗?”
方年笑笑:“因为这就是事实,前沿社团毕竟不是兴趣爱好性质的,有付出才能有所得。”
苏栀似懂非懂的点了下头,然后又问:“那像我这样的有没有可能被劝退?”
“怎么会,不给你面子也得给我面子。”方年一本正经道。
想了想,方年还是补充解释了句:“劝退规章早晚都得有,毕竟无论是什么形式的机构,都会有人员走动的,并不是说一定要劝退几个。”
遲到的解釋 跡莫曉
“说是这么说,但我知道这次肯定会有人走。”苏栀哼哼两声。
她又不傻。
而且她跟高洁是一个宿舍,这么一年多下来,对高洁的行事方式还是知道一些的。
更重要的是,复旦·前沿社团是全中国第一个前沿社团。
是由前沿员工亲自创立的。
有着与众不同的意义,高洁必须要表现出十二万分的努力才能不让人看轻。
所以……
这才是李子镜没办法当选成为会长的核心原因。
看着苏栀走远,方年笑了笑。
临近中午时,吴伏城、李子镜、高洁几个忽然一起冒了头。
紧随其后的还有月余未见的林语淙和李安南。
方年一看,露了个笑脸:“哦豁,看来下午有安排。”
“只有你不关注了,下午在前沿实习部会议室召开申城校园俱乐部会长会议。”高洁无奈地摇头,解释道。
方年下意识说了句:“会长会议跟我又没关系。”
“你忘了以前的会长会议都会有两个理事参与?”一旁李子镜提醒道。
方年耸耸肩以作回应。
自打温叶卸任以后,这是第一次会长会议。
方年不咋太关心这会议,不过这次他还是打算去看看的。
看看申城各个社团会长目前的精神面貌也是好的。
毕竟虽然交给了吴伏城负责探索社团更好发展的可能性,但方年也需要了解情况,才能有更好的判断依据。
前沿社团现在不怎么起眼,但是未来必然会举足轻重。
看看几人,方年大手一挥:“你们来得正好,我请客去搓一顿。”
“尤其是安南跟大姐头,有日子没见了。”
闻言,林语淙率先开口:“那我喊上刘惜吧。”
“行。”
“……”
方年请客时向来不自己定地方。
只不过在没有温叶跟谷雨的情况下,自然而然的选择了‘偷闲’。
老实说,方年总觉得温叶跟谷雨故意避开‘偷闲’有点自讨苦吃。
‘偷闲’的厨师也是无星级大酒店出来的,不差。
至少五角场这个片区是没有比这家餐厅口味更好的了。
一行八人,就没坐在一楼,而是去了二楼的卡包。
差不多一年以来,也都算混熟了,热热闹闹的说着这啊那的。
尤其是李安南跟李子镜还有王军可是太能凑一块哔哔赖赖了。
“最近新出了款游戏,叫三国争霸,挺有意思的。”
“谁还玩电脑游戏,我都直接玩手游的。”
“就是就是……”
“……”
方年也被拉进了话题。
“现在的手游再好玩也就那样,肯定比不上电脑游戏那画面精致,可玩度更高。”
“你不会不知道当康游戏手游平台吧?现在可贼牛逼了!”
“对,花样多得很。”
“说说,都有什么花样。”方年还是蛮好奇的。
他是没什么兴致去在钻研一款手游的。
除了斗地主。
提督,你好
倒是说方年其实还蛮期待立项为‘枪战’的绝地求生的。
那游戏还是有点意思的。
英雄联盟……
还是算了,方年玩不明白。
“很多花样,比如有一些拔鼻毛之类的小游戏啊……”
“你下一个就知道了。”
“……”
年轻人的快乐,有时候就这么简单。
聊游戏就完事了!
…………
下午三点,吴伏城主持了他上任后的第一次申城高校会长会议。
吴伏城也是个雷厉风行的人。
并没有过多的啰嗦,先是对各个社团的现状进行了解,然后就是宣布了新的房展方向。
差不多是昨天在复旦理事会上说的那些。
不过这次吴伏城额外强调了一些注意事项。
比如:
不要过于急躁。
要注意方式方法。
要有信心。
实际上在这之前,吴伏城已经实地去七个高校了解过,包括上财。
此外还跟李安南、林语淙有专门的沟通交流。
所以算得上是对症下药。
最后吴伏城大胆的提出目标:“我希望申城的前沿社团能成为全国所有社团的榜样!甚至要成为盖过名校BBS的存在。”
“……”
有目标,有资源,从理论上来说,一切都不是问题。
在会议结束前,吴伏城认真道:“赶在12月1日之前,是我对大家的期待,我希望从2010年12月1日开始,各个社团能有全新的面貌。”
“毕竟申城是发源地,要一直领先于其它地区!”
“……”
该说不说的,吴伏城还是有口才有能力的。
很会给人立目标,也很会给人一些描述未来的蓝图。
方年还是很满意的。
会后,方年跟李安南走到了一块。
“最近忙什么呢?”
李安南老老实实地道:“学习,玩玩手游。”
“哪方面花的时间更多?”方年微微笑着问道。
李安南没多犹豫,直接道:“应该是差不多的,我现在有些想法,正在自学PHP。”
总裁的神秘恋
“要做网页还是什么?”方年好奇问了句。
李安南笑着摇头:“还没完全想好,就先不说了,毕竟你的眼光跟我的不一样,我怕我就是临时想法浪费了你的精力。”
方年有点欣慰:“也行,自己有想法有目标是最好的。”
接着话锋一转,又说:“社团的事情也得上上心,东华其实是很有特色的高校,抓住这一点努力发展就可以。”
李安南连连点头:“我明白,纺织、化学嘛。”
见状,方年语重心长道:“不要不当回事,现在社团的管理形式真正开始与社会挂钩,身为会长,你会体验到很多有益的东西;
不管你以后是想工作还是自己创业,都是用得上的;
毕竟有机会谁都想做人上人,而不是受人管制。”
李安南听是听了进去的,这一年以来,方年在各个领域的延展速度他都是知道的。
这给他带来了很大的触动。
李安南也不想自己真就是个废物。
听着方年用语重心长的口吻说着这些,李安南感叹了一声。
“其实之前我还真没想过要做什么,因为我越想越发现,没了你老方照看,我就踏马一彻底的废物,别说上211,上大学都难!”
说着,李安南找了个路墩坐下,望着不远处的绿茵草地,神情有些恍惚,手上下意识的拔了根草,语气低缓道。
“前段时间,朱元忽然加了我的轻聊好友,有一搭没一搭的聊了起来,他说的话让我感触特别深。
他说,他现在在海南三亚那边做土棚子,偶尔有机会去市里都会刻意说自己在三亚工作;
绝对不提工地,也不提什么扎钢筋;
他说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工作两个字,让他有一种身份的认同感;
有次爬到塔吊上去吹风的时候,看着城市的灯火辉煌,心里忽然很难受;
你知道的,朱元在高中时候还是受欢迎的,有女朋友,写情书写得很棒,当初大家甚至还讨论说他有点艺术家的忧郁气质。”
“曾经那些关于梦想、爱情、文学、艺术的东西,已经完全从他的生活中消失了,他每天每天就是搬砖,扎钢筋,看不到任何的未来。”
说到这里,李安南看了眼方年,自嘲的笑了下:“而我现在可以在申城这么繁华的城市里上大学,甚至如果我厚着脸皮,随时都可以变着花样体验到我所有
但从公司账户上的余额来算,几乎算是回到了十月初。
与十月初的区别是: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看文基地】,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当时的‘贪好玩’蒸蒸日上,全体员工都在期待更好的未来,期待入驻环球金融中心上班。
而现在,‘贪好玩’旗下游戏一款死了,一款半死不活,员工们人心惶惶。
‘贪好玩’面临的危机也一直没解除。
彈道無痕 嚴七官
本来就有一摊子问题需要解决的方年,再加上眼下‘贪好玩’的困境,忽然就很羡慕这只悠闲的乌龟。
看着这只悠闲的乌龟,方年心里直犯嘀咕:“我这是等还是不等呐?”
想着,忽然有似泉水叮咚声音响起。
“方年!”
方年刚回头循声望去,就看到一道人影飞快的飚了过来。
是的!
飚!
速度快极了!
像是飞了起来!
还好方年眼疾手快,双腿微动,腰身下沉,张开双手,很轻松的接住了飚过来的人影。
稳稳接住陆薇语后,方年语气温和的道:“你好,陆薇语。”
用撞的方式闯到方年身上的陆薇语细声嗯了声:“你好,方年。”
方年双手微微用力,让陆薇语可以舒服的跨坐在自己腰上:“还好现在是冬天,要不然你现在该肉疼了。”
“呀,旁边是池塘啊!”陆薇语这才看到方年背后的池塘,惊呼出声,“你不怕接不住我吗?”
方年就笑:“这就很体现出日常锻炼身体的必要性了,就你这样……还得再多吃点。”
陆薇语哼了声:“有力气了不起哦~”
接着俏脸微红,小声道:“先放我下来吧。”
方年应下来,稳稳的将陆薇语放在地上,脑子里面茫茫多的念头,抽出一个问:“今天不是周四吗,你怎么来了?”
“我来看看你。”说这话的时候,陆薇语抿了抿嘴,目光细心观察着方年的神色。
方年有点摸不着头脑:“?”
接着说道:“最近我在研究点学习上的问题,脑子里乱七八糟的想法比较多,反应可能比较迟钝。”
陆薇语小声的说道:“新闻上说你的公司都要破产了。”
说着,飞快的看向方年。
極品媽咪之老公太腹黑
方年啊了声:“没有吧,上午我才见过关秋荷,公司只是出了些小事情。”
闻言,陆薇语貌似随口道:“我看到新闻上说可能要破产清算,所以我顺路过来看一下你。”
方年看了眼陆薇语,挑着眉拖长声音道:“是~吗~”
陆薇语嘴硬道:“是的,就是这样的!”
方年没硬要拆穿陆薇语的‘谎言’,更不会提,刚才陆薇语见他时都用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