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都市小說 上門狂婿 愛下-第兩千六百七十二章 糖葫蘆閲讀

上門狂婿
小說推薦上門狂婿上门狂婿
虽然吴帆已经有了决定,但是现在没有肖舜等人的行踪,所以吴帆夫妻也是焦急异常的。
不过索性还有三天的时间,所以在这三天时间里面吴帆一方面要忙着清点吴家的产业,一方面要派人寻找肖舜,所以也是十分的忙碌。
因为决定了让吴优承担起哥哥的责任来,所以吴帆这几日也没有让他闲着,自己走到哪里都把他一路带着。
故而吴优也出现在了码头之上。
看着人声鼎沸的码头,吴帆一时也顾不上吴优,在他身边留了两个人之后,自己就朝着人潮走去了。
吴优看着前面的大海,突然想到了自己好像就是自爱这里和肖思瞬遇到的,那时候自己不知道他的身份,还央求他教自己钓鱼来着呢!
这样想着,吴优的脚步就不受控制的朝着那个方向走去了。
即墨离没有想到自己会在这里遇到这个讨厌的小鬼,随即就准备抽身离开这里。
即墨离为什么会在这里呢,还不是因为一直没有肖思瞬的消息,那个药灵儿到现在都还没有醒,那个和尚在和大叔商量了一通之后,就独身离开了,也不知道干什么去了。
即墨离自己就是一个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大少爷,自然干不来照顾人的活计了,所以肖舜就只能在民宿照顾药灵儿了。
至于即墨离现在已经承担起了买药的重任了,幸而现在没有人关注肖舜等人,不然以即墨离的容貌又不知道会引起多少关注。
即墨离最近的行事也低调了很多,所以肖舜才会放心把这件事交个他。
今天也是因为自己出来的时间有些早,现在也已经买好了药材,所以即墨离才会心血来潮,到小蓬船的地方来看看。
因为即墨离自身的气场,所以在靠近这里的时候,吴家的下人就一把拉住了吴优,哆哆嗦嗦的说道:“少爷,那个煞神在这里,我们还是离开吧!”
虽然下人说话的声音不大,但是即墨离还是听的清清楚楚。
荒野赤子
出乎意料的是,即墨离听到那人这样说自己也只是回头淡淡的看了他一眼,随即就离开。
看着即墨离离开的脚步,吴优没有丝毫犹豫的挣脱了下人的手,一路小跑着,跟了上去。
下人在看到即墨离的时候身体就本能的发软,只恨不得离他越远越好,所以吴优挣脱之后,他们也不敢跟上去,只能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在原地不知所措起来。
吴优的动作自然逃不过即墨离的眼睛,在确定吴家下人没跟上了之后,即墨离停下了自己的脚步,转身看着对自己穷追不舍的吴优。
吴优看到即墨离站在原地等自己,心里也松了一口气,不然自己是追不上他的。
等到吴优来到了自己的面前,即墨离才蹲下身子,扶着不断喘气的吴优,一会儿之后才问道:“吴优,你跟着我做什么?”
听到即墨离喊自己的名字,吴优也是一愣,他怎么会突然喊自己的名字呢,他不是一直都叫自己小鬼或者小孩的吗?
看到吴优的样子,即墨离自然知道他心里在想些什么,脸上也闪过一丝尴尬和难为情,但还是红着一张脸,粗声粗气的问道:“吴优,你跟着我到底想做什么?”
吴优看着即墨离的样子,不知道为什么,原本对他的害怕就彻底消失了,伸手摸了摸他的脸,一手捂着自己的嘴,“即墨哥哥,你脸好红哦!”
听到吴优这样说,即墨离脸更红,随即一把扶开他的手,站起身来,居高临下的看着他,“你到底想干什么!”
这次的语气明显比前面两次都凶了!
但是吴优还是没有感到害怕,一直抬头看着他的脸。
即墨离只是伸手挡住了他的眼睛,“你到底说不说!”
“哦,是我爹爹在找瞬哥哥和大叔啦!”
我能無限升級陣法 一隻青鳥
听到吴优的回答,即墨离眼睛眯了一下,这次吴家又想干什么?
但是即墨离这次并没有急着拒绝吴优,而是一把抱起他,带着他一起往自己现在住的地方走去。
突然被即墨离这样中规中矩的抱着,吴优也有点不习惯,但很快就适应了,满足的待在即墨离的怀里,“即墨哥哥,你是带我去找瞬哥哥和大叔他们嘛?”
即墨离听到瞬哥哥三个字的时候,身体有一点点的不自然,但很快就恢复了,轻轻的嗯了一声,就不在开口了。
吴优也能感受他的情绪,随即也不说话了,自己开始左顾右盼起来。
因为即墨离腿长脚快的,所以他们没一会儿就到了。
肖舜看到吴优也吃了一惊,但也没有开口询问,只是不解的看着即墨离。
即墨离把药往桌子上一放,找了张椅子坐在,头也不回的说道:“哦,他呀!就是我在路上捡的,说是来找你的!”
其实肖舜在看到即墨离抱着吴优进来的时候就知道,这次是吴优自愿跟着他来的,他只是很惊讶吴优会这样快转换对即墨离的态度而已。
这段时间,即墨离的改变肖舜自然也是看在眼里的,现在肖思瞬不知所踪,即墨离主动承担了一部分责任,而且还主动和无缺和解,肖舜早就不生他的气了。
嫡親貴女 小說
果然,还是个孩子!
肖舜轻轻的勾起嘴角,“等会儿我送他回去,你看着灵儿哦!”
听到肖舜这样说,即墨离还是闷不做声,肖舜一把拿起他买回来的药,往厨房走去,等到厨房门口的时候,他突然对着吴优说道:“吴优,一会儿大叔送你回去的时候给你买糖葫芦怎么样?”
听到有糖葫芦吃,吴优高兴的手舞足蹈的,这时的即墨离愈发气闷了,肖舜又说了一句:“到时候我们买两支吧!”
看着吴优疑惑的小眼神,肖舜看着即墨离的背影,浅笑着说道:“给你即墨哥哥买一只,哄哄他!”
说完就进入厨房熬药去了。
即墨离听完肖舜的解释之后,猛的从椅子上站起来,朝着药灵儿的愤怒房间走去,脸的颜色跟煮熟的虾子一样,嘴里还嘟囔了一句:“谁稀罕吃你的糖葫芦呀!”
寸芒
吴优看了看厨房,又看了看即墨离的背影,然后恍然大悟的叫嚷起来,“大叔,原来即墨哥哥也喜欢吃糖葫芦呀!”
在厨房的肖舜闻言,立刻大笑出声:“哈哈哈!吴优真是聪明呢!”
在房间里面的即墨离脸色更红了,气急败坏的叫嚷了一句:“吴优,你这小鬼,什么都不知道,在乱说些什么!”
然后就把门关上了!
看着两人不一样的反应,吴优不解的摸了摸自己的小脑袋,即墨哥哥到底喜不喜欢吃糖葫芦呀?
这时在房间里面的肖舜看了看某个方向,等你回来了,我也给你买好不好?
即墨离看着躺在床上的药灵儿,你什么时候可以醒来呀?
等肖思瞬回来了,我们三个一起吃糖葫芦吧,可好?
在沉默中,时间也过得很快,夜色一不小心就笼罩了整个凌海。
在吴家,吴帆焦急的坐在椅子上,他的面前还跪着两个家丁,身体不断地颤抖着。
吴夫人来到吴帆的身边,示意家丁先离开,然后握着吴帆的手,“既然他们说优儿是自愿跟着即墨少爷走的,那么你就应该相信他不会伤害他!”
闻言,吴帆准备说什么,但是被吴夫人抢了先,“夫君,你要相信你的孩子!”
看着吴夫人的脸色,吴帆也静下心来,眼神也一直往外瞟着,“但愿吧!”
随着时间的流转,吴帆的脸色也愈发难看起来,就在他准备起身的时候,传来了吴优的声音,“爹地,娘亲!”
吴帆回头就看见吴优站在肖舜的门前,手里还拿着两串糖葫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