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rxyp笔下生花的玄幻小說 我老姐實在太有錢了 愛下-第三百五十七章 姐弟終相見推薦-hg7a5

我老姐實在太有錢了
小說推薦我老姐實在太有錢了
嗖!
嗖!
嗖!
无数根钢针飞S出,速度之快,那些杀手还来不及露出惊慌表情,就被贯穿身体,一命呜呼。
危机解除。
于欢赶紧看向娜塔莎询问,“怎么样?伤的重不重。”
“没事,皮外伤!”
“小少爷,你刚才表现的可真勇猛。”娜塔莎挤起一只眼睛微笑的样子,迷人极了。
“我们先回去吧。”
三花聚顶 陈观鱼
于欢把娜塔莎抱上那辆面包车,因为她手臂受伤无法开车的缘故,只能于欢亲自来了。
十分钟后,两人到达于家府邸大院。
是那种标准的王府形式建设。
颇有古代风味。
于曦此时正站在门口等待着两人。
“老姐!”
天下魑魅之連城 雨天rainy
不良药 义
于欢下车后,迫不及待冲向于曦,来了个大大的熊抱,差点没把于曦撞倒了。
“哎呦,我这个老腰啊。”
“臭小子,你想谋杀亲姐啊?”
于曦没好气蹬了于欢一眼。
于欢嘿嘿嘿笑着,这一刻好想个没长大的孩子。
“小欢!”
于曦两条大白胳膊缠绕着于欢脖子,泪水止不住了,一个劲打在他肩膀上。
当初一别,姐弟两个好多年没见过面了。
于欢一个大男人都不禁鼻子发酸。
相見不如懷念 不離
“老姐,你这几年没什么变化,我可老了许多。”
“瞎说,我弟弟是成熟了。”
姐弟两个就这么拥抱着,谁也不舍得撒手。
最后还是于曦先难为情,“行了行了,我们进屋吧,奶奶正等着你呢。”
“诶?娜塔莎你受伤了?”于曦忽然注意到。
“一点皮外伤,没事的曦姐。”娜塔莎把事情经过,都讲述一遍。
于曦脸色当即变了,“谁这么大胆子?我弟弟刚来就迫不及待动手?”
“曦姐,应该是于家内部的人。”一位助理小声提醒。
于曦转头瞪她一眼,“住口!这种事情没有证据,不能乱说。”
“小欢,你来帝京后面临的危险绝对不止于此,明天我会安排人手贴身保护你。”
于欢点头,没有拒绝。
“呦呵,这不是咱们于家最风光的上门女婿吗?什么风把您给吹来了?快让我瞧瞧,果然,一脸窝囊相。”
一个和于欢差不多大,容貌还有几分相似的年轻人,嘴角噙着冷笑走来。
于易峰!
于家三爷于天蛟的儿子。
于欢盯着他的时候,本能产生一丝厌恶。
“于易峰,你说谁是窝囊废呢?”于曦美目含冷光,霸气护弟。
于易峰忌惮的看了于曦一眼,说道:“曦姐,我就开个玩笑,你别当真。”
“开玩笑找别人去,于欢是我弟,我不喜欢别人拿上门女婿这件事跟他开玩笑,懂吗?”
于易峰撇撇嘴,好像没当回事。
“我问你懂吗?”于曦拔高了音量。
于易峰吓得一哆嗦,咬咬牙道:“懂了,懂了。”
于曦伸手推开他,带着于欢走进去。

等他们走远后,于易峰对着地面吐了一口痰,骂骂咧咧道:“什么狗屁东西,我说他上门女婿,窝囊废,有错?”
“当然没错了,易峰少爷说的对,你看他那一身乡下味,要不是于曦弟弟,过来于家要饭都没人搭理他。”
出声的狗腿子叫于宁,于家分家亲戚。
于易峰听后哈哈大笑,拍拍于宁肩膀道:“烂泥是扶不上墙的,这小子既然敢来于家,看我怎么收拾他。”
“就怕于曦那边。”于宁有些担忧。
于易峰冷哼道:“于曦能保护他一时,还能保护一世吗?”
于宁一想也对。
感慨于欢这臭煞笔,好好待在云市不好吗?非要到帝京于家。
他拿什么来生存?
于家大院,别有洞天。
于欢乘坐专车,用了七八分钟才到大厅。
此时这里已经围坐了很多人,有家族元老,联姻伙伴,分家亲戚。
主位,一个坐在轮椅上的年迈老苍,正是于家的最高精神领袖,于家老奶奶。
她两侧分别是于天蛟和于天豹。
“奶奶,我带着于欢过来了。”
于曦领着于欢走进来,一时,所有人都投去目光。
其中好些不屑的,嗤之以鼻。
于欢身为于家少爷,于天龙亲生儿子,却要去做上门女婿,如此丢人之事,已经传遍整个帝京了。
“见过奶奶。”
于欢看着主位上的老人,感觉压力山大,无比紧张,直接来了个双膝跪地。
“哈哈哈哈哈……”
诸道学宫
一片嘲讽声。
走在后面的于易峰恶意道:“于欢,拜见老奶奶都要单膝的,你双膝跪地几个意思?存心咒奶奶死吗?”
唰!
全场哗然议论。
今天可是于家老奶奶的九十大寿,如此跪法,太不吉利了。
于曦赶紧把于欢拉起来,解释道:“奶奶,小欢他太紧张了,没别的意思。”
于家老奶奶打断于曦的话,冷哼道:“没有教养的东西,容妈,回头好好教教他。”
容妈是老奶奶的贴身老仆,她点点头。
于欢刚才尴了个大尬,现在整个人都不好了。
以前看电视,都说大家族规矩多,如今他亲身经历,才发现所传非虚。
估计以后拉屎撒尿,还得和人通报一遍,麻烦死了。
神级保安
于曦害怕于欢再出丑,把他安排到一旁坐着,攥着于欢手小声安慰,“没事小欢,你刚来,很多规矩以后习惯习惯就好了。”
于欢点头。
紫水晶的承诺
老姐为了他做出那么大牺牲,他为老姐学点东西,又有什么。
看着众人都到齐,于天豹开口道:“妈,今天是您的九十大寿,为礼物我可准备了好久。”
萬古劍聖
于天豹拍拍手,几个仆人抱着福禄寿三仙的雕像走进来。
顿时引起一片惊呼,“雕刻的惟妙惟肖,像活了一样,一看就是出自大家手笔。”
于天豹面露得意道:“当然,这是我请帝京的闫大师亲自雕刻的,你们应该知道吧?”
“闫大师?号称鬼眼神手的闫大师吗?”某人惊讶。
于天豹点点头,“正是。”
坐擁君心
闫大师是帝京古玩界第一人,所有宝贝都逃不过他的法眼。
且他还会各种雕刻,做出来的东西如真身显灵。
因此才有鬼眼神手之称。
“据说闫大师雕刻一平方米就要一百万,这福禄寿加起来,得破亿价格了吧。”
“于四爷大手笔啊。”
面对众人的吹捧,于天豹哈哈大笑,尽孝道:“能让母亲一笑,花多少钱都无所谓。”
于天蛟冷哼一声,显然是不太服气。
走上前道:“妈,我也为您精心挑选了一件寿礼。”
他表面倒是没于天豹那么大排场,只拿出一古朴盒子。
打开后,传来阵阵药香,里面竟是一颗丹药。
“此为延年益寿丹,是我花费好大心血搞来的,母亲服用后,可以恢复些许青春。”
话落,于天蛟挑衅似的看一眼于天豹。
送的东西名贵又能如何?比起青春,不值得一提。
于家老奶奶果然更高兴,露出欣慰的笑:“老三有心了。”
“当然老四的礼物我也喜欢,你们都是好样的。”
不远处于欢看到这一幕,有些坐立不安。
这大家族寿礼都搞的如此奢华有排场。
太狠了。
而且最关键的是。
“老姐,我没准备寿礼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