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330超棒的都市异能 萬法無咎-第二百二十二章 再進之緣 歸屬之約熱推-02jan

萬法無咎
小說推薦萬法無咎
与公良盛妖王道别之后,归无咎便返回小界之中,将图卷张开,从容来看。
若是根器稍低之人,得到如此重宝,必定心神激荡而不能自持。但是对于归无咎而言,虽然他心知所赠之宝价值极为贵重,但是以他身家而言,却依旧在他能够驾驭的范围之内。
和补足根基道途、第二次清浊玄象之战、九子成道之争这样的“主业”相比,毕竟只是枝节。
但归无咎坐定之后,张开图卷一望,却不由甚是诧异。
原本归无咎当然以为,这图卷果真只是宝物出世的地形方位舆图而已。此时查勘一番,也只是确定行走路线是否爽利,再与魏清绮议上一议,看她取三道机缘中的哪一道;总是依个人行事方便为宜。
但是此时一看,这图卷之中,岂止是宝物出世的方位图——连三次宝物之性质、用途,亦都卜算出了明确的结果。
也难得公良盛妖王方才当面之时口风甚严,竟未置一词。
略一思忖,归无咎便即省悟。
三人三宝,如何选取、分配,这是听凭三人自观、自择、自取;赤魅族避免给与任何倾向性的意见,所以绝口不提。这是极高明的处事之法。
既已知三宝之根性用途,归无咎即凝神细看。
但就在下一刻,只看到第一件异宝,归无咎竟是忽然一怔,然后仰天长笑起来。
如今形势,果与当初在荒海中时的逆袭顿挫、举步艰难截然不同了。自孟冬田猎、阴阳洞天之战以降,解决了几件最重要的疑难后,诸般重大机缘,仿佛如水之就下,加于我身。
并未费心去早,其自然而然就扑了上来。
归无咎指上掐诀,心念一引。
但见明光一闪,面前多出一个半人人影,懵懵懂懂,揉了揉眼睛,似乎十分不满。脆声道:“归无咎,你寻我又有何事?”
正是小铁匠的声音。
恨嫁危情撒旦
归无咎笑道:“璇玑真人。你的机缘到了。”目光挪移所指方位,正在这一方图卷之中。
我对钱真没兴趣 泥白佛
小铁匠心中一动,白嫩小手一伸,连忙一把扯过那图卷去看。
灵虚 九流仙人
台海惊云 云山
虐爱一生:清纯娇妻腹黑汉
只是一望之下,他身躯立刻僵直在那里,一身明光吞吐不定,似日月轮转,信潮忽起。这是心意不稳之征兆,俨然当日海岛秘境之上、重见天日之时。
过了约莫小半刻钟,小铁匠拳头紧握,大声道:“归无咎。随你出行异域,果然是我出世以后所做的最英明的决定。”
往常小铁匠与归无咎说话,多半是嬉皮笑脸没个正形。但此时此刻,他虽然双颊醉红,又是一副笑眯眯的脸容,但态度却是异常郑重。
归无咎笑言道:“彼此彼此。”
小铁匠此刻头脑活络得很,精神亦十分振奋。不等归无咎提及,立刻拍了拍胸脯,言道:“你放心。若是本真人更进一步,第一时间便助你将元玉精斛和鱼龙兜再炼一回。这两宝繁复支离,根基庞杂,除我之外,世间再无其它炼炉,能够将其一步定型。”
煮酒安天下
“除此之外,以后斗战救急,援护困敌。但有需要,本真人也可随时出手相帮。”
归无咎微笑道:“那归无咎就提前谢过了。”
小铁匠认真道:“用你们修道人的话说,成道之恩,非同小可。若是果然功成,日后你于我而言,便是重缔因果,与当年丰独真君等同。双方心意无间,同求大道至境。”
归无咎精神一振,正色道:“若是如此,固我所愿也。”
墨爷蜜宠:萌妻入殓师 朕是五叔叔
昊天传说 妖月天机
丰独真君,乃是将小铁匠炼化而出的前代真君。
如今的小铁匠,虽然时常帮忙不少,但说到底不过是归无咎的“朋友”。若丰独真君依旧在世,有成立之因果在,旁人自然无法染指;唯丰独真君谢世十余万载,因宗门契约所在,璇玑定化炉便当归越衡宗所有,随越衡宗当代掌门听用。纵然宝灵之身的小铁匠一时决意玩耍出游,难以拗其心意;但是时日见长之后,终究要返回宗门之内。
但若是归无咎为小铁匠寻得大因果,功同再造。那小铁匠便能因循本心,彻底改换门庭,成为归无咎个人所属之宝,再与越衡宗无涉。
此时小铁匠手中捧着图卷,皱鼻微嗅。兀自陶醉不已。
归无咎早已知晓。对于小铁匠而言,若是寻得三件纪元更替之前的奇珍,便极有可能助其再经历一场蜕变,成就一种超迈寻常混元真宝之上的奇妙境界。
届时的小铁匠,无论在本土人道文明还是九宗序列之中,都将成为举足轻重的重宝。
快穿之炮灰不約
只是这一桩宏伟计划,却有高开低走之嫌。
当初在黄阳界中,三种纪元大药,竟尔一举取得两种,仅缺其一。乍一看来,算上即将访求的数十小界,此事似乎唾手可得。
然或许是黄阳界果然甚为特殊的缘故,所缺之一种,偏偏在其余小界之中无法求得。
再后来,秦梦霖恢复识忆,阴阳道已为盟友。归无咎总以为此事当了结了。在阴阳秘地与大阴阳洞天之中,前古之物,当远远超迈黄阳界这般的小界。就算是寻上十七八种,也未见得稀奇。
但一问之下,情形果真又出所料。
阴阳洞天正界虽大,却自有其正法传承,与世推移,反而不若小界之完全封闭。当中草木、人物、鸟兽万象,虽然与紫微大世界之正界迥异,但同时也殊异于前古。可谓非真非假,非老非少,非枯非荣,非古非今。若说保证了完整前古气象之物,竟终属难能。
无奈何,这一件事便被耽搁了下来。
直到此时,这一桩悬疑却涣然冰释。
随清浊玄象之气运,十二载后将要出世这一宝物,并非一件具体的宝贝;而是一粒无形种子,不可见,不可闻,但有一名,号称“三世木灵识种”。
此种无形无相,唯有一点性灵神机。三个纪元之内,木属性后天之物,只消你脑海之中有此物之声、色、嗅、味,随此种一同观想时。这一枚“灵识种”便能依他起性而圆成自足,最终长成观想之物。
如今大阴阳界天之中虽云“与世推移”,但前世之物如何形貌,却并非如仙道一般湮灭无闻。历代阴阳道主,早已将心识所感,映照于阴阳两处秘地之中。故而借镜观月,弄假成真,却有现成的媒介。
在归无咎即将破境元婴之前,亦曾与众弟子门人日日打骨牌自娱。如今这“灵识种”,简而言之,大约便相当于骨牌之中的“财神”、“癞子”、“百搭子”一类,可随意当其他任意牌来使。
玩味此宝,归无咎忽起一念:这赤魅族,竟然大方若此。
但仔细一想,却又了然。
似那些上古之物,其用度法门早已失传,甚至是声、色、嗅、味,亦未必能传之后世。乍一听似乎虚玄神妙无比,但是以实绩效用而论,只怕还不若当世奇珍。
而论及当世珍宝,似圣教、隐宗、赤魅族这般巨大规模,当有之物都甚为完备,少有短缺之理。
再退一步说,就算是实际可用之物,价值最高的也当是天祭器、恒器一流的锻造主材,品质愈高愈好。至于灵植一类,本来便与资质绝佳之辈绝缘。除非遇见柏果这样极特殊的情况,否则就算是“阴阳升降大药”这样传说中的珍药,也未必能说有多大价值,更遑论是单一药材。
见小铁匠喜不自胜的模样,归无咎微笑道:“璇玑真人稍安勿躁。再如何说,十二年之后,才是宝物出世之时。”
小铁匠闻言,先是脸色一愁。倏忽间又变脸一笑,道:“那我便睡上一十二载。如此,不过是弹指一挥罢了。希望下一次你将我唤醒时,这灵识种已然顺利入手。”
话音一落,也不等归无咎回复,便身化流光,往归无咎袖中一钻。
大唐弃妇
归无咎不由哑然。想起自己原本计划,索性起身,四处随缘游走,观览风光。
但小界之内,并未寻见秦梦霖、黄希音。
出得小界之外后,凭借心境之妙,又随意游走七日。终在半始宗东南三四万里处,生出感应。
走近一望,青天之上,云雾之中,唯秦梦霖一人而已,黄希音却并不在侧。
归无咎出言相问时,秦梦霖伸手一指,道:“那里。”
归无咎抬首一看。数十里外有一座小山。山中隐雾朦胧,新叶翠妍。虽然那小山本来并不甚雄伟,但是那一整段地脉地势却高。按理说如此地势,当异常干燥清爽才是;但那山谷之内,却依稀可见有一十二道鸣泉汩汩流淌,别有静旨异趣。
赏鉴片刻,归无咎出言赞道:“倒是一处佳地。”
秦梦霖道:“她结丹之正时,算定时辰,当是三月之后。不过希音望见此山之后,只觉情境甚为合意,索性就不再回返了。就此安居山林之间,调和心意,休养三月。”
归无咎沉吟良久,道:“甚好。”
这数日之间,秦梦霖已替黄希音将护卫法阵布下了。秦梦霖手中所藏外用之物,得之于阴阳道的积蓄,端的是丰厚无比,有些更是阴阳道主亲手祭炼的手段,较之归无咎所持“红尘晦暝”、小无始阵等阵门,非但没有不及,反而隐隐有所胜过。
秦梦霖转身一望,大有深意的言道:“三月时间。她既等得,我二人自然也等得,却不必提前离开。既为护法;也为观法。倘有征兆起于微末,亦可及时察觉。”
归无咎心中一凛,缓缓点头。
秦梦霖隐晦所言,正是魔尊所赐秘宝、点化先天伴麟石之事。此事归无咎心中一直隐约挂念,并未彻底放下。宝胎替代之物早在数月之前也便为他寻好了,的是一件品阶不弱于“先天伴麟石”本色的奇珍。且看黄希音成丹的一瞬,到底作何选择。
又或者……有什么奇诡的缘法因果结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