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h52人氣都市异能 怪物被殺就會死 起點-卷末 那我也不滅這城 (7800)推薦-h1834

怪物被殺就會死
小說推薦怪物被殺就會死
虚空中,常人所无法感应到的震动正在扩散。
人仙不行,地仙也不行,哪怕是能自由出入虚空中的天仙,横渡世界的仙人,也并非是所有都能感应到这震动,更别说感应到振动的尽头和边缘。
但是,对于苏昼这种身怀至高传承,又有天神刻度在身的天仙而言,这一切的反应都实在是太过明显。
咽下一口口水,苏昼抬起头,看向埃安世界的天穹,他的目光满是震撼。
在男人的双目中,他看见漫天星辰都在扭曲,整个黄昏世界群,乃至于黄昏世界群之外,他所不能观测感应到的尽头彼端,全部都在瞬间扭曲,旋转,化作陀螺一般的星尘漩涡。
一切的光,一切的影,所有能被观测到的事物,其本质,都因为一个存在的举动而偏移,倾斜。
此刻,他的手中紧握着一块银色的怀表,天神刻度在苏昼的手中震荡,发光,有无穷无尽几近于实质化的银色纹路正以天神刻度为中心,朝着苏昼四侧显现。
就像是一种保护,一种护盾那样,天神刻录展露出了远胜于它在虚空中激发出的庇护之光。
一切都仅仅是因为一次侧目的注视。
“带我去虚空!”
感应到埃安世界周边的时空震现象正在愈演愈烈,并以自己为中心激发,他当机立断,选择催动天神刻度前往虚空。
虽然他觉得这种常人根本无法感知到的时空震,未必会对埃安世界的众生产生什么影响,但是凡事能不冒险,就不冒险。
霎时间,时空门便出现在苏昼身前,而他也以最快的速度触碰,脱离了埃安世界,前往外界虚空。
——黄昏世界群·时空乱流——
脱离埃安世界的,冲入时空乱流中的苏昼睁开眼,他本想要环视周围的情况。
但是,根本不需要睁眼。
因为凡是有感知,有思想,有智慧的万物,都可以见到,想到,感知到。
那环绕整个黄昏世界群的‘黄昏之光’,正在缓缓暗淡。消散,虚空中的时空乱流也开始平定,寂静,不复之前的喧嚣。
薄暮冥冥。
一时间,整个多元宇宙虚空的声音都失去了,无论是横跨世界的帝国,亦或是渡越虚空的文明,乃至于乘舟驶过亿万天幕与星空的仙神,在这一瞬都惊愕的察觉,他们观测外界虚空的法阵失效,侦测远方的传感器失灵,无论是术法神通,还是魔法神术,一切的手段都归于寂静虚无。
无论何时,无论何地,无论是深陷于时空轮回中的轮回原初世界,亦或是被囚禁于黑暗中的天狱宇宙,这些因为种种特异和因缘被隔绝于封印多元的众多奇异世界,此刻却全部平等的陷入了静谧。
超越时空和因果的力量正在扩散,正如同天神睁开眼眸的动作。
而抬起头的苏昼,却感觉看见了一轮渐沉的夕阳。
无尽的黑暗涌动着,就像是怀抱一样,将愈发黯淡,愈发沉沦的光辉纳入自己怀中。
然后……
‘拥抱’。
并非是幻想,而是现实。
庸君 公子欢喜
苏昼看见的,正是那几近于无尽,环绕整个黄昏世界,没有任何其他世界存在的黑暗‘大空无’地带,将整个黄昏世界群拥抱的场景。
“这……”
在这一瞬间,他忽然明悟,他原本以为,是黄昏部分力量显现,充斥整个黄昏世界群的‘黄昏之光’,其实根本就不是主体……
黄昏的部分力量显现,原来一直都在那里。
就是,那隔绝了封印多元中,其他封印世界和黄昏世界群的,‘空无黑暗’本身!
“雅拉……”
他喃喃低语:“你说黄昏很强……对吧?”
苏昼吐出一口气,带着一丝震撼到极点的语调:“但是你从没说过……祂强成了这个样子啊!”
“那可是‘我’说的很强啊!”
而蛇灵啧声道,尾巴也不停地旋转着:“我早就说了……只是你从来没认真想!
多元宇宙正在颤抖。
概念正在丧失意义。
庞大到超乎了想象,以至于只要实际躯体不大于复数宇宙,根本就没办法切身感知,没有边际的波动缓慢地震动,令诸天万界都在摇晃。
而最后,仿佛是回应苏昼的目光。
来自无尽遥远彼端,源于虚无的黯淡的意志,于埃安周边蔓延。
【我听见了祝福。】
缥缈之间,有不可辨别来向,又仿佛自诸天列星中而出的低沉之声,从虚空的四方响起:【久远的,转瞬的,真挚的祝福之声,终于听闻。】
这声音仿佛漠然,又似乎真挚,更像是惋惜,祂带着浓浓的叹息,以平静的语调阐述:【是你,混沌。还有你的立约者。】
在这瞬间,天神刻度上,闪耀的光纹变得更加璀璨,甚至外部那一层平平无奇的银色金属壳都开始缓缓解离,就像是在超高压下逐渐解开封印,展露原型的某种宏大事物。
但很快,天神刻度的闪耀就停滞了下来。
因为那个意志的主人黯下了目光。
【你在祝福。】
聽海 龍夙鳳
祂轻声道:【可是,小小的人啊,这三界六道众生,九天十地诸天,你可曾见过任何一地的全部风景?你可曾见过万物万族的诞生终末?你可曾知晓任何一种情感的泛起和平复?】
【时空尚且未超越,没有永恒的你,又为何能狂妄地说出这般言语?】
【混沌的立约者,你有何资格祝福虚无?】
【又有何资格,允诺希光?】
淡漠的声音响彻虚空,整个黄昏世界群闪耀的光辉都被遮盖,披上一层薄纱。
但是,身处于最中心的苏昼,却意外的没有感到什么压迫。
亦或是说,他还没有强大到,可以体会这个级别压迫的地步。
“但谁都应该有资格。”
所以,紧握着天神刻度,与肩上的雅拉一同抬起头,仰视虚无的黑暗,苏昼没有丝毫畏惧地环视没有展露任何形象与象征的空无:“祝福——祝福谁,不需要资格,祈祷希望更是如此!”
“有没有能力,和是不是期待,根本就是两回事!”
“况且,我会做到我所说的,倘若埃安世界再一次陷入了灾祸的轮回,人们再一次为了存在而背离意义,再一次选择踏入黑暗的境地——那无论如何,我都会再次归来,再次创建结社,立下教派,传播思想,扭转这一切!”
他只是对自己允诺:“我会做到这一切!”
【哦。】
但是,空无的声音却平淡地传递:【所以呢?】
【这一切,终归毫无意义。】
【一切恒久对比永恒,皆如一瞬,凡者不可想象思索,但超凡却能理解,故而能理解其中恐怖——死是寂静的归宿,永恒的存在本身就是虚无的象征,而并非永恒的一切,更是毫无意义。】
这声音响起,带动诸多世界轮转,苏昼从那漫天轮转的星尘中宛如看见了一切。
他看见了存活了不可以数量计数岁月的强者,因什么都体验过,什么都思考过,却始终无法填满自己的心而陷入疯狂——他探索了,却仍不满足,他追求混沌,可依然觉得不够。
他战斗,意图超越轮回,乃至于自己的极限本身,他创造前所未有的事物,并前往遥远彼端终结那些自己看不惯的万事。
但他已经是永恒,他想要什么就有什么,有着无限的时间和资源,他所需要的无非就是等待,等待自己想要的事物,想要去的地方出现,抵达。
而且,那些位于他前方的事物,也永远是无限,无论如何求索也是如此,没有尽头,充满空虚。
祂探寻了所有的路与正确,却寻觅不到,亦或是寻觅到了,只是并不能满足。
最终是死宽慰了这位永恒者,自灭成了祂平静的归宿。
他看见有一个文明,发达到了不可思议难以想象的地步,祂们的新生个体一诞生就是永恒,就能理解文明的每一种知识,而每一个文明的个体都有一个初生亦或是完善的宇宙随意处理,祂们是超越了自身多元宇宙的超级文明,探索着永恒无尽的轴行走。
但这文明最终消亡,陷入寂静,因为祂们太过超越,祂们的所思所想就相当于多元宇宙的自然规律本身,以至于失去了改变的意义。
祂们现在某种意义上还存在着,但也不存在,那个祂们诞生的多元宇宙中又孕育出了全新的文明,但是那些文明永远无法想象,祂们熟悉的多元宇宙,包括规则和定律,都不过是昔日那个超级文明的个体的思想结果,但他们永远无法察觉。
苏昼看见了,他看见一只弱小的蠕虫。
这弱小的蠕虫身处危险的环境中,周围全部都是天敌和险恶的高热环境,它一开始是为了‘生存’而求存,吞噬同类,避开会喷射高温蒸汽的岩石坑洞,拼命地积蓄营养,顺应着血脉本能蜕变成飞蛾,然后在一个清爽的冬天,和一只雌性同族繁衍,得以留下后代,达成‘延续’。
完成了这一步后,寿命不长的它开始朝着远方‘探索’,这飞蛾消耗了体内所有的养分,本应该早就死去,但并非本能的微弱意志指引它前进,前往远方寻觅未知的‘可能性’。
而最终,这冒险的行为在混沌中为它寻觅到了一丝生机,几近于‘奇迹’,它找到了一颗神秘的魔晶,魔晶中蕴含的能量令这只几近于油尽灯枯的飞蛾蜕变,重获新生,打破了它们一族繁衍后就会死去,成为幼虫食粮的‘轮回’。
飞蛾得到了操纵火焰的能力,它开始捕食之前无法捕食的天敌,它也逐渐发现自己所在的区域满是熔岩和火山,还有长着翅膀和大角的可怖生物在熔岩火湖旁边驻扎营地,吸食了几只长角怪物脑浆,获取他们记忆的飞蛾知晓这里就是地狱,长角的是恶魔,而它也已经是魔兽。
狩猎恶魔,狩猎魔兽,飞蛾越来越强,祂最终征服了这一片地狱,‘创造’了一个前所未有的庞大飞蛾帝国,祂缔造魔光蛾这一全新的种族,‘终结’了这一层深渊恶魔帝国的统治。
祂越来越强,不仅仅征服了深渊,还征服了主物质位面,成就了至高的神祇,甚至就连其他宇宙都有蛾人这一种族出现,它已抵达永恒之境。
祂不再需要忧虑生存,也不需要忧虑延续,祂‘超越了’一切能束缚祂的,甚至轮回也是如此。
飞蛾寻觅到了祂自己,祂的文明,祂的种族更好的可能性,祂探索了一只小小飞蛾永远不能探索的区域,并带领自己的后裔一同探索更远方。
祂不再是它,不会畏惧危险,不会忧虑存续,祂超越了本能。
飞蛾创造了新世界,终结了旧纪元……祂什么都做到了,什么都办到了。
所以呢?
有谁会褒奖祂吗?有谁会夸耀祂吗?
或许会有,但这些也是永恒的吗?
即便夸张的想象,想象这都是永恒的,这一切又有意义吗?
飞蛾达成了一切的愿望和正确,但最终,祂只能等待。
等待漫长的虚无,真正正确的到来。
【正确?】
无穷的世界中,黯淡的光正在闪耀。
【正确就是虚无,正确毫无意义。】
祂念诵,带着缥缈地笑声:【但可笑的是,这正是一种正确。】
“永恒是这样吗?”
而青年的声音响起。
属于苏昼魂魄的本音,在凝视了一切后,仍然在质疑:“永恒只能是这样吗?”
“是否有更好的永恒可以期待?不仅仅是这些无可奈何的结果?”
十界梦见 白开水
他的质疑就像是扔进了平静的湖泊,激起了毫无意义,但是的确有什么正在泛起的波纹。
【并非无限,并非永恒的存在,永远无法理解永恒。】
有声音在低沉地轻叹:【你过去所经历,所想像,所期待的一切,都只是永恒最微不足道,可以忽略的一瞬,无论实际上度过了多么漫长的时光,感悟了多么美好的人生,和永恒本身都是无限分之一的渺小。】
【长短快慢,都不过是错觉,多少难易,终究只是虚无。】
【亿亿万万,恒久时光后,诸道成空,万象俱灭,你的一切思想,革新与建树都将化作尘土,埃安世界,乃至于这个多元本身也不例外。】
“我知道。”
霸爱:腹黑宫主有点贪 十三汐
而苏昼回答。
他握紧了手中所持的天神刻度,他握紧了这正发着光的怀表。
他正在恐惧,面对这强大到匪夷所思,强大到仅仅是一念,就令整个他所能观测到的多元宇宙震荡的强大存在,苏昼恐惧的难以站立,如果不是雅拉就在肩上,天神刻度的力量支撑,他或许已经半跪在地。
他此刻恐惧的想要不颤抖,也只能用力握紧手中仅存的事物。
但恐惧并不可怕,谁都会恐惧。
重生农家媳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重要的是能鼓起勇气。
所以他仍然开口:“无意义就无意义,该做的还是要做。”
“亿亿万万年后,诸道成空?那我就再归来,再次教化众生,再传我道!”
“没有世界,我就创造世界,没有万物,我就创造万物。”
一切是黑暗空无,苏昼的灵飘荡在虚空中。
他说:“没有光,那就‘要有光’。”
“我觉得光是好的,所以它就有意义。意义本就只有人需要的时候才会出现,不想要的时候,什么事,什么存在,都是虚无。”
没有回应。
但是,薄暮的黄昏中,却有一丝光芒正在闪动。
薄暮与黄昏交错,在黄昏世界群的周边,黑暗的空无中,有什么庞大的事物正在显化,正在涌动。
虚无,是黄昏时的黯淡,也是薄暮时的光辉。
隐约间,苏昼能听见一声悠长的叹息。
——这一切都是无意义。
——书本关闭了,书就无意义。
——电影完结了,电影就无意义。
——感动的事情忘记了,故事也毫无意义。
——人终有一灭,不是永恒的,这就是无意义。
——即便永恒,与无意义相对,始终也都是无意义。
苏昼看见,整个黄昏世界群的都在这一阵阵光辉中重塑,融合,扭曲……不对!
青年睁大眼睛,他惊愕的发现,那并非是扭曲,而是某种意义上的复原!
无数世界,无穷光辉,包括埃安世界在内,诸多或大或小的世界和虚空碎片,正在朝着黄昏世界群的中央汇聚,凝结,最终,最终在隐约间,融合成了一个庞大到难以想象,苏昼就连边界都无法想象,远超他所能理解的一切的庞大世界。
而埃安世界的众生也融入了那个庞大的世界,成为无尽辽远宇宙中的一个孤岛,成为了那个世界的一部分,而他们尚未察觉,不可能察觉。
那是黄昏的原初世界。
一个完好无损,从未破破碎过的原初世界!
一个被一只隐隐约约浮现的黑色巨手,托在掌心的世界!
【我如若说,这个多元宇宙的一切,皆为幻梦泡影,是梦,是电影,是故事,是书本中,我所写的字。】
【黄昏】如是道:【如若一切如此——事实也可如此。】
“不可思议……”
而雅拉此时,也震撼地自语:“祂究竟有没有被封印……祂明明当初也被打成重伤,犹如残渣……”
无穷世界宇宙,在黄昏的掌中,就像是纸张一般可以随意蹂躏,毁灭,重塑,然后恢复。
这一切几近于匪夷所思,即便是蛇灵也不敢相信,黄昏的一点苏醒的残灵,也可篡改封印多元的本质,视伟大封印如无物。
而黄昏的声音,仍在整个空无中回荡。
【倘若我如此说,如此做,这一切又有什么意义?】
祂询问,等待答案。
而寂静后,苏昼抬起手,按住了似乎想要说些什么的雅拉,他握紧了手中的天神刻度,沉声道:“又怎么没有?”
“你这么做了,我会愤怒——我就有反馈!”
“除非像是怪物,整个多元宇宙都只有自己的唯我,不然任何有两个智慧生命存在的多元宇宙,任何行动都不是无意义——都会有所反馈,有所行动!”
“即便是无所谓,即便是忽视,那也是在看见了,了解了,知晓了之后,才能作出的决定——这一切本身,就是思索和决断!”
青年魂魄鼓起勇气,阐述自己的想法。
而他听见了一个轻声的回答:【是的,没错。】
【正因为如此。】
【正因为有你这样的人,有你这样的想法。】
【所以我只等待。】
在极尽的黑暗中,苏昼看见了光。
不,不能这么说,因为光从未熄灭过。
虽然黯淡,虽然看似即将落日,虽然似乎马上就要陷入无尽黑暗,但是光芒从来没有熄灭。
黄昏薄暮,始终是要有光,才能被称之为黄昏薄暮。
庞大的原初世界,再一次地碎裂,于掌心中重新化作无尽零散的世界和宇宙,归去它们原本的位置。
黑暗退去,重新化作笼罩黄昏世界群的空无。
晨曦未起,光明未生。这是黑暗和虚无的原意。
而既然白昼仍在,那它便不会降临。
此时此刻,在这毗邻薄暮的世界旁,在这封印的多元宇宙中。
注视了这一切的苏昼,终于理解了被称之为‘黄昏’的那位伟大存在,所秉持‘正确’的一丝本意。
——无论永恒还是有限,自有绝望茫然的一日,而祂承诺这就是正确,并拥抱所有虚无的沉沦者。
是的,万事万物,即便就是永恒也是虚无,这是毫无疑问的正确。
——但是……只要还有一个人不这么认为,即便是身处苦难,即便是饱受折磨,只要还有人在挣扎。
那么这一切就永远不是真正的虚无,不是真正的终末,不是最后的结局。
无论如同尘埃一般缥缈的人世再怎么苦难,人们再怎么求不得,放不下,仿佛一切都毫无意义。
但只要还有一个人不甘心,不愿意,拒绝无意义,想要证明自己存在的痕迹,求索心中的正确。
那么,最后的熄灭,终末,永远不会降临。
而黄昏,也永远不会成为‘虚无’。
黑暗要褪去了。
专心致志,永远只是‘等待’的伟大存在,因祝福而睁开眼眸,最终也因满意的回答,那不甘心的愤怒而合上眼帘,继续自己永无穷尽的等待。
苦难没有熄灭火焰,仍然释放着光,所以黄昏就仍然存在,太阳就没有落下,一切不会被黑暗笼罩。
而苏昼仍然紧握着手中的天神刻度。
他突然明白了,黄昏自始至终,一直都在。
力量会消失,寿命会减少。
世界会毁灭,宇宙会终结。
即便是永恒,也要面对虚无。
但是,生命,文明,乃至于超凡者和仙神,就是为了对抗这一切的黄昏,所以才会坚持自己的道路。
只要一直战斗下去,黄昏就永远会是黄昏,而不是虚无。
革新也同样如此。
总是期待更高,总是盼望更远,总是相信更好。
否定和质疑,总是会推动革新和进步。
但是只要心中生出满足,一切就会停下脚步,陷入虚无的困境。
所以不能停下。
与命运永不停息的抗争,向更加美好的未来的求索,这不停息的一切,正如同追逐太阳的旅人一般,永远不会熄灭对光的追逐。
思索着这一切,青年恍然大悟,他终于明白,为何要同时抗衡‘存在’和‘虚无’,正确才能是正确。
无法理解黄昏?这就对了,正确正是需要‘质疑’它,没必要去赞同,没必要去救赎,当然也可以这么做——只是一切都是无意义。
唯独需要在意的,就是坚持自己想要做的事情。
的确如此……的确如此!
所以,他再一次开口。
苏昼高声,对整个虚空呼唤。
“请原谅我逾越——伟大的存在啊。”
青年的声音,在整个埃安世界之外回荡:“多元宇宙万事万物终将面对结局,几乎所有的众生都放弃了,都因苦难而绝望,你就会将其拥抱,入灭虚无吗?”
“但倘若其中有五十个人仍在努力挣扎,反抗这结局,你会因此而等待吗?”
而空无中,有淡泊的声音自悠远彼方回荡:【为这五十个的缘故,我便等待。】
他问:“请原谅我的逾越,伟大的存在啊——假如这五十人中少了五个,你会因为少了这个五个,而降下虚无吗?”
祂说:【如若有四十五个,我也继续等待。】
他又问:“倘若再少十个,又会怎样?”
祂又答:【为这三十五个,我仍然等待。】
霸槍
“请原谅,但我仍然要问,倘若再少二十个,又会怎么样?”
【为这十五个,我仍然等待。】
在最后的最后——
冷少掠愛 水慕瑤
他问:“假如只有一个呢?”
而祂说:【为这一个的缘故,我也愿意等待。】
问题得到了解答。
所以黄昏归去,继续自己无尽的等待。
苏昼在回首,凝视了一会埃安世界后,便轻笑着出发,朝着地球归去。
而就在冥冥中,离去的苏昼,听见了一个声音。
【我的那些眷属,我的那些眷族,他们都忘记了何为等待,迫不及待地想要出手。】
【革新,混沌。任何正确,都有着与其对抗的义务,这也是虚无的一部分。】
【施行……你的正确吧。】
“那当然。”
闭上眼,聆听这话语,还有这话语中透露而出的气息,苏昼沉声道:“这正是我的义务。”
“一切生命的义务。”
黑暗空无中,银色的光辉划过轨迹。
【——如若说,只有一个人呢?】
【那我也不灭这城。】
——这是约定。
自诞生之初,黄昏与万事万物,过去,现在,未来,无尽恒远时光中的无限存在,所立的约。
……
埃安世界。
阿斯莫代帝国,西方的一个平原边缘,临山的庄园遗址。
庄园屋顶已经有了些许破洞,斑驳的污迹和灰尘盖满了它的每个角落,此刻正是小雨,阴云下雨滴从屋檐上滴落,又从漏洞中透进,更显败坏。
一位高大的白发骑士屹立在这庄园的大门口,他沉默了好一会,然后从口袋中掏出一根保养的很好的钥匙,打开了庄园大门。
在嘶哑的吱嘎声中,骑士扫开蛛网,吹散尘埃,他寻觅了一会,然后找到了通向地下室的大门,然后将其打开。
相比起庄园,地下室还是很整洁,里面的空气并不陈腐,只是有些凝滞已久的味道,这八十年前的空气现在闻来甚至还有一丝葡萄的香气,地下室的边缘处还有着酒桶规整地摆放。
骑士站立在这些酒桶前,他伸出手抚摸这些自己昔日亲手砍伐橡木,亲手箍紧制作的杰作,手劲柔和的就像是抚摸自己的孩子。
他拿起几桶酒,然后找到了当初那个熟悉的位置,抬起头看向天空。
当初还有两个人会一个拿出烤肉,一个拿出牌,三个人就着烤肉喝着酒,打牌度过一整晚,累了就看看星星或者是云,亦或是聊一聊未来冒险的目标,谈论遗迹的难易。
骑士一个人喝着显然酿的不怎么样,酸的有些过头,天知道是不是坏了的酒,一杯接着一杯。
他喝着,从傍晚至深夜,又从深夜至黎明。
小雨稀稀落落,凌晨时便已经停下,当骑士放下自己杯子时,恰好黎明升起,霞光漫天。
圣日虽然已经黯淡,但却依然有着光。
有光,就不会黑暗。
“真难喝啊,幸亏你们没喝到。”
他站立起身,轻声叹息着,注视着眼前的朝霞:“真可惜啊,你们也看不到。”
“但这一切并不是没有意义,是吗?”
他放下那古早的杯子,连带钥匙也扔在庄园内,骑士大步离开。
他还有着许多工作,许多必须要做的事情。
他还不能休息。
——埃安世界的故事已经结束。
——埃安世界的故事刚刚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