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8hj熱門都市言情小說 我在洪荒苟到成聖-第二百二十四章 不敢言成聖閲讀-pewqo

我在洪荒苟到成聖
小說推薦我在洪荒苟到成聖
昊天每日每夜都想着成圣的事情,可是他也知道这种事情希望渺茫。
极道
洪荒天地六圣,占据了全部的圣人席位。
这是天道定下来的,为了所谓的平衡,这个天地已然不容许出现第七位圣人。
他要是想要成圣,除了屠圣外没有别的路。
可是如今六大圣人之中状态最差的女娲,昊天都惹不起,又何谈屠圣呢?
“呵呵,昊天上帝在为何事苦恼啊?”
这时有一道声音从凌霄宝殿外传来,来者正是姜澈。
“你怎么来了?难道对西行之事有了别的办法不成?”
昊天见此微微皱眉,老实说姜澈现在有了人教的名头,他身为天庭的天地并不和对方公开接触。
若是被佛教知晓,恐怕会多出一些麻烦,这是他不愿意看到的。
可若是有什么办法能消耗佛教的实力,那么他也应该是能自己去做的
“是,也不是,姜某今日前来其实是为了给天帝大人分忧解难的。”
姜澈微微一笑,故作神秘的说道。
“这是何意?是便是,不是便不是,哪有这么模棱两可的说法。”
昊天刚刚就在为了自己的修为和佛教的事情烦心,对林洛这一番话并不没有耐心去细想。
“哎,天帝大人贵为仙界之主所烦恼的事情,我也略知一二,至于想要解决问题的办法我也是有的。”
姜澈缓缓走到昊天上帝跟前,瞥了一眼被击碎的沉香木香案,嘴角露出一丝微笑,好似在说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一样。
只要有所求,那么自然能让你也跟着入局。
仙宗道祖 蛮雷使者
这是姜澈的自信,知道不会出现其他的问题。
“难道你知道如何成……”
昊天听到姜澈的话顿时就急了,闻言马上站了起来。
翻墻逃逃逃:萌物小王妃
不过他马上又克制住了,不让自己神情露出异样的表情。
“天帝大人贵为仙界之主,难道还有什么需要隐瞒的吗?”
姜澈一点也不着急,反正他从开天辟地之后就已经存在于这行天地。
如今已经成为准圣,也不着急这点时间。
况且想要让天帝相信自己,那么姜澈就不能表现的太过于急切,不能让对方察觉到自己的真正目的。
“哼,什么仙界之主,我就算是在这天庭之中也只能号令那三百六十五个神灵而已,至于其他人根本就是各自为阵,哪里会把我这个天帝放在眼里?”
昊天一甩袖袍,说话更是怨气十足,对四御大帝之类的存在毫不掩饰自己的不满之意。
本来昊天还在姜澈面前掩饰些许,可是不知道怎么回事,他自己心里面就是有一股气,不发泄实在是难受。
“看来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倒是那佛教有两位圣人坐阵,门下弟子无论出自何处无不是服服帖帖,想必天帝大人也十分羡慕圣人的言出法随吧。”
姜澈对昊天这副表情丝毫不意外,若不是抓住了对方的弱点,他又如何会如此去做呢?
在姜澈前世的记忆之中,天庭的实力已经难以和佛教抗衡,多次天帝尝试争夺权力也不是拥有两位圣人的佛教对手。
总而言之,天帝有天道青睐,但是终究不是圣人。
面对圣人级别的存在,依旧会显得十分窘迫。
“姜澈!你到底想说什么?难道你是故意来寻朕高兴的吗?”
冷酷總裁替身妻 1832826133
昊天上帝不悦的看着面带微笑的姜澈,想着对方之前还说帮自己,心里面更是冒火。
以后要是人人都看自己的笑话,那这个天帝还当不当了?
姜澈看着昊天上帝急了,非但不慌,反而依旧淡定如常,声音平和的说道。
“天帝大人不必着急,所谓成圣之机缘并没有断绝,你依旧还有机会成为第七个圣人。”
平缓的语气,却仿佛一道惊雷在天帝耳中炸响。
他不可置信的看着姜澈,观察对方的脸色,似乎是在判断对方究竟是在说谎,还是真的掌握了什么秘辛。
“哼,你就不要在欺骗朕了,这天地圣人之位已然被分了个一干二净,哪里还有第七个圣人之说?”
王爺,我要嫁妳
尽管觉得姜澈并没有说谎,可昊天还是下意识否定了对方所言。
浣花洗剑录
“是吗?依我看是天帝大人害怕陨落,所以才不敢提及此事吧。”
姜澈眼睛一秒,毫不客气的说道。
穿越之我不是囧囧
他这是用上了激将法,只有这样才能让昊天真的去按照自己的计划去做。
“你说什么?我会害怕陨落?”
果不其然,昊天身为天帝,最为看中自己的颜面和威严。
如今被人当面嘲笑是一个胆小鬼,他如何能忍?
鱼上钩了。
“难道不是嘛?如今天地之下,想要图谋圣人之位的人但凡暴露意图指不定哪天就会暴毙,而就算真的能成圣过程也肯定比他们那些顺天成圣的要困难许多,天帝大人贵为仙界之主有所担心是正常的。”
姜澈依旧是不慌不忙,说的话却让天帝难以反驳。
诚然在如今的天地之中,若是有修为高深者表露成圣意图,真的会死的不明不白。
这并非是圣人在消灭对自家有威胁的存在,而是一种气机牵引。
其中包含了天道意志、圣人之力、气运命数等等因素在其中。
总而言之,就是当一个人想要成圣,甚至就连这方天地和自己的命运都会和他作对。
梟之魂 雷恩那
比如说修炼的时候突然走火入魔,或者突然惹上实力强大的对手等等,这些突如其来的危险都可能会导致陨落。
这也是昊天上帝极力否认的原因之一,固然他有天道眷顾,成为了代行人,可能不会遭受如此严重的反噬。
但若是被佛教双圣察觉,他可就真的一点希望都没有了。
圣人之下皆蝼蚁,可不是说笑的。
凡人在花园之中的闲庭信步,无意之中便会踩死一只蚂蚁,更别说圣人了。
“朕……姜澈你到底有什么话想说,就快点直说吧。”
昊天一甩袖袍,无奈的说道。
他不想多说什么,因为继续说下去就真的会暴露出内心深处对圣人的恐惧。
就算是天庭之主,也当的并不安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