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meok精品都市小说 大神你人設崩了 一路煩花-535京城頂級世家約球,解釋一下鑒賞-9o78h

大神你人設崩了
小說推薦大神你人設崩了
孟拂这边。
盛聿已然恢复,虽然气势依旧迫人,但没那么恐怖了。
冷静下来的盛聿给孟拂道了歉,还重新召开了会议让孟拂去会议室详谈。
看得盛特助啧啧称奇,以往盛聿“犯病”的时候,没有经过治疗,不等个两三天是完全不可能冷静下来的。
孟拂露的这一手让盛特助也刮目相看,他在准备盛聿开会所需要的资料。
会议室内,盛聿坐在前面。
斩仙 方家二少
“这是唯一之前跟我们部门研究的系统,”盛特助把资料拿过来,盛聿直接给孟拂看,“这是她拿给我的初步方案,如果你能拿出比她更好的布局方案,我会跟你合作这个热武器。。当然,这个项目跟我向聘请你为总监是两件事,薪资好说。”
说到正事,盛聿理智很多。
他之前在会议室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半年前,他跟任唯一就谈过这个项目。
没想到临时会换成孟拂,盛聿欣赏孟拂,但他不会拿项目开玩笑。
孟拂伸手接过方案,“我只想合作个项目,或许你可以看看我们昨天留下来的文件。”
文件是昨天任青留下来的,只是盛聿一直在处理定位系统的事儿,现在才有时间看。
他低头,打开文件,这才发现这份文件对于热武器系统的见解十分独到。
里面的排布风格干净利落,让盛聿感觉到有一点熟悉。
不过很快被上面所说的系统吸引。
他顿了顿,抬头看着孟拂。
对方手指搭着桌子,漫不经心的敲着,指尖苍冷,眉眼生得冷艳。
见他看过来,她丝毫不客气,“合作吗?”
盛聿一直压着这个项目,就是为了能跟顶尖的团队合作,一开始认定任唯一,是因为她半年前就跟盛聿一起提了个构想。
眼下她的团队还有林文及。
他原以为任唯一推敲半年的系统是最佳路线,没想到孟拂给他勾勒了一个更大的蓝图。
盛聿看着对方熠熠发光的眸子,呼出一口气:“什么时候开始项目?”
盛特助站在盛聿身后,听着两人的对话,他不由又多看了孟拂一眼。
心头微跳。
这次任家继承人……
鹿死谁手,尚未得知。
總裁,總裁,我不玩了! 清澄若澈
会议室门外,年轻人朝盛特助招手。
盛特助悄无声息的走过去,年轻人站在会议室门口,小声道:“盛特助,风神医那边回话了,她下午三点有时间。”
每次盛聿躁郁症出来,盛特助都会提前约风未筝。
听到这句话,盛特助偏头看了眼盛聿,盛聿比平时更为正常。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他稍微思忖,“你去回话,说我们老板今天不去了。”
与此同时。
风家,把银针放回去的女人微微抬头,细眉微蹙,“不用去?”
她放下银针,少见的,起了一些疑虑。
妖孽殿下失宠妃
“窦先生最近也没联系你?”沉思半晌,她收起木盒。
“没有。”回话的人低着头,语气十分恭敬。
女人摆手,让他下去,站在原地微微思索。
**
午间,孟拂回去找大长老。
除却这个项目,她跟大长老还有个香料的合作。
肖姳就在门口等孟拂,看孟拂穿着单薄的外套出来,显得清冷极了,便是极素的颜色也盖不住她艳色。
肖姳挽住孟拂的胳膊:“虽然天起转暖,只是我看新闻,怪病频出,你多穿点。”
她唠家常似的说着。
孟拂的脚步却因此顿了一下,见肖姳看过来,她抬头,笑得懒卷,“没事。”
一路上肖姳杂七杂八的问,就是刻意避开盛聿那件事一样。
正值午饭,肖姳准备带孟拂回去吃完饭,再去找大长老。
刚进任老爷的院子,就感觉到院子里有种不一样的气氛。
来福在外面,看到肖姳跟孟拂,压低了声音,“百里会长来了,老爷让小姐先进去。”
肖姳知道任老爷,是想要趁此机会把孟拂介绍给百里泽。
低头向孟拂郑重的科普:“他是器协会长,你之前在研究院,应该听过他,在他之前是萧会长,他跟任唯一关系很好,尽量不要得罪他。”
孟拂目光从院子里的花上移开,心不在焉的点点头。
两人进去,跟任老爷下棋的百里泽微微偏头,看了门口一眼,随意略过,修长的手指下了一粒黑子,重新回到棋盘。
他身边,站着的是任唯一。
看到她,任老爷抬头,向来任郡说过孟拂会下棋,想让孟拂帮她看看。
听到任老爷的话,任唯一忽然看向孟拂,她看过孟拂的资料,上面对孟拂的兴趣爱好没什么了解,而任唯一只研究孟拂在万民村拿份过于完美的履历,至于孟拂娱乐圈后面公开的事,她没多在意。
百里泽也看了眼孟拂。
“我棋艺一般。”孟拂随意的坐下,悠悠道。
她拿出手机,去刷刚刚肖姳提的新闻。
要是葛老师跟许导在这里,一定会大声吼着,连他们想跟孟拂下一局都难……
任唯一收回目光。
这一局,五分钟后,以任老爷败北,他看向百里泽与任唯一,咳了两声,“百里会长,你棋艺都突飞猛进,人老了,比不得你们了。”
任唯一给任老爷倒了杯茶,“爷爷,您喝药茶。”
这药茶是任唯一亲自跑遍全国,给任老爷找到的乙方良药。
她今天是特地借百里泽跟任老爷修复关系。
果然,看到茶,任老爷抿了下唇。
他没接任唯一的话,不过倒是端起了任唯一倒给他的茶,向百里泽介绍孟拂,温和开口:“阿拂,这是百里会长。”
所有人都能感觉到,任老爷在给孟拂铺路。
门外又有不少人进来。
孟拂感受到一股不善的视线,稍微一抬头,就看到了任唯辛林文大长老等人进来,见她看过来,任唯辛朝她笑了笑。
“听说孟小姐你上赶着抢去了盛老板的项目,不知道进展如何?”任唯辛故作天真的询问,眸底却都是恶意。
这话一出,大厅里瞬间安静下来。
一上午,经过林薇这边的有心经营,该知道的人都差不多知道了。
任老爷本来在跟百里泽介绍孟拂,闻言,脸上的笑容淡下。
他身边的来福也看了任唯辛,哪壶不开提哪壶!
林薇连忙出来打圆场,“唯辛,你瞎说什么呢!”然后看向孟拂,有些抱歉,又带着宽慰的,“孟小姐,盛老板他本身就性格不好,也就唯一能跟他走得近,他不想你踏入公司,也能理解。你也别担心,依照你跟香协的关系,不拿这个项目对你也没太大影响。”
孟拂跟段衍的关系已经被传出去了,但孟拂名下确实没什么香料出来。
想查也查不到,二班的学生口风很紧。
不过有段衍这个名头,孟拂在任家风头确实很大,名气也渐渐有了。
听着林薇的话,任唯辛嗤笑出声。
任唯一站在百里泽身边,看了对面的孟拂一眼,低头,掩下了眸底的讽笑。
“来福,让人上菜吧。”任老爷沉声开口。
他这是明摆着要护着孟拂了,任唯一垂下了眼眸。
就是这时候,跟在孟拂身后的任青看了任唯辛一眼,“盛老板很满意我们小姐,还盛情邀请她去IT部当总监,明天我们的热武器工程就要启动了,他非常满意我们小姐剔除的企划案。”
任唯辛脸色一变,百里泽拿着茶杯,也有些惊愕。
而林薇更是看向任青,嘴角颤了颤,垂在两边的手握紧,却强笑道:“不是听说盛老板今天上午发火了,他是真的要跟你们小姐合作?你们不是才刚接触这个案子吗,这么快就有了企划案?”
“是啊,他非常满意我们小姐的企划案。”任青开口。
任唯一眸底的讽笑褪去,她看向孟拂,眸底有些疑惑。
她用半年时间才勉强摸到边。
而孟拂,不过一天,就有了企划案?
任老爷把茶杯磕在桌子上,“咳”了两声,“好!不愧是我任家子弟!”
假如西行取經的唐僧是法海 顧家小墨
百里泽也深深看了眼孟拂,“恭喜任老爷,又多一名得力子弟!”
而林薇只觉得手脚发冷,她看着满面红光的任老爷,又看看百里泽看着孟拂若有所思的目光,心底一阵郁气生起,面色都青了。
“你是怎么搞定盛老板的?”肖姳去饭桌上,压低声音询问孟拂。
剩女的極品總裁 柒墨
孟拂稍微侧头,“实力。”
肖姳一愣,然后笑,目光一瞥,看到林薇,肖姳关切的询问:“林阿姨,看您脸色不好,没事吧?”
这一句,让不少人看过来,林薇内心气得吐血,面上却还是微笑:“没事。”
**
任唯一会经营人心,任郡也会。
任青的一面之词大部分人都信了,毕竟他不会说谎,这个谎言容易拆穿,不过即便如此,他们还是让人去盛聿那边的人打听情况。
这一打听更加坐实了任青的话,盛聿那边已经开展研究。
不过一个中午,孟拂跟盛聿合作的消息就传遍了整个任家。
而任家这些人,把孟拂传得神乎其神。
吃完饭,任唯一跟百里泽商谈了几句,她送百里泽出门。
“你觉得孟拂的实力如何?”向来对孟拂不在意的百里泽问话。
孟拂,又是孟拂。
任唯一面上却不在意,只笑:“很厉害,两天就做出了系统。”
“两天,她也太快了吧……”百里泽身边的钱队嘀咕一句。
这一句自然不是什么赞赏,也足以让百里泽有些怀疑,百里泽微微颔首,也若有所思:“确实……有些快。”
她把百里泽送走,再次回来,面色转冷。
身后,看到任唯一的表情,任唯辛拿出手机,“姐,窦少他们今天下午在北山约高尔夫,你去吗?”
任唯辛借着任唯一的关系,进了京城的顶流圈子的群。
任唯一一愣,惊喜道:“去!”
都知道,窦添跟卫璟柯背后是谁。
傲嬌狂妃馭夫記 陌上塵
**
听到孟拂这个消息,任吉信也被惊到了。
他放下手里的武器,拧眉往外面走。
“任队,这件事好奇怪,”任吉信的手下有些不可思议,明明上午走的时候盛聿那么恐怖,怎么一回来,就变天了?“我还听说孟小姐他们拿出了方案?”
任吉信摇头,“去他们的工作室,看看他们在搞什么。”
他虽然不懂工程,但也知道任唯一为此准备了半年,盛聿没必要这样。
既然继续合作了,他也要跟着一起。
与此同时,任吉信也对孟拂能与盛聿合作表示疑虑。
异界炼金狂潮
他一路到了任青的工作室。
任青的工作室没什么人,任吉信没有看到孟拂,他一进去,就看到了小李:“就你一个人?”
小李连忙给任吉信倒茶,“任部长去找资料了,孟小姐接了个电话就走了,好像去打球……”
听到孟拂去打球,任吉信摆手,不想听她这件事。
转身要走,目光一瞥,却看到桌子上摆着的一份文件。
那文件,任吉信认识上面的一个标志,是任唯一的专属的标志。
他目光一凌,直接伸手抓起了文件,打开一看,果然是任唯一的企划案。
任吉信脸色瞬间变得可怖,直接拿着文件出门。
小李刚端出来茶,看着任吉信的背影,一愣,“哎——任队,您干什么?”
任吉信回头,看着小李,冷讽的一笑,“那你能不能解释一下,为什么大小姐的企划案在你们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