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gymu小說 三國從忽悠劉備開始 浙東匹夫-第199章 南中街亭展示-t2h2a

三國從忽悠劉備開始
小說推薦三國從忽悠劉備開始
虽然佯攻不小心用力过猛弄巧成拙真把凹腰山的关隘攻下来了,但关羽很快发现这次误打误撞还是物有所值的。
首先,第二天一早,负责拷问俘虏的参军黄权就来回报,说是从一名被俘曲军侯和三个屯长口中,得知经过半个月的攻关相持,味县正面的敌军数量,已经达到了三万人之巨!
不但把整个建宁郡充其量不足万人的常备军、以及一万多人的临时动员兵都吸引了过来,还有位于建宁郡和永昌郡交界地区的孟尝部落,派来了上万人的援军。
除此之外,俘虏还交代,说都尉蔡飞在给他们鼓舞士气的时候,说过越嶲蛮王高颐也有可能出兵来援,但越嶲到此路途遥远,所以部队还没到。等高颐的援军也到了、关羽也师老兵疲之后,景毅就会带领南中联军主动进入开阔地带与关羽决战!
刀影瑤姬 司馬翎
而之所以凹腰山关隘在这种情况下依然失守,也只是因为关卡地形狭窄,展不开太多兵力,人多一方无法发挥罢了。
确认了敌情之后,关羽对于自己诱敌的效果,愈发笃定了——果然主要兵力都来了。
又过了两天,关羽确定自己的粮道被渗透的危险性也大大降低了,便派出信使回去朱提催督张飞和李素——
这也算是拿下凹腰关的一个附带收益,因为关墙在任何一方手中时,守军都可以把敌人从关前两百步内的空旷区域逼走,如此一来,到了夜晚城头就能用吊篮坠人下来、偷偷摸出关去,隐没在两侧的山林小道中。
夏瞳之音介
这也是之前景毅和蔡飞可以屡屡派出熟悉地形的翻山小队截杀关羽独轮车运粮队的原因。
现在关墙落入关羽之手,景毅蔡飞再派人渗透,难度一下子提高了一个数量级。
温柔少爷恋上我
关羽在关内焦躁地又等了足足十天,终于等到了信使人马兼行、翻山越岭回报。
“三弟和军师到哪里了?”看到信使回来,关羽迫不及待追问。
老公大人你擒我愿
“回禀将军,三将军在我回到朱提的时候,已经要从水路出发、由泸水进入涂水了。李都督让转告将军,说他也是因斥候打探到了越嶲蛮王高颐有增援景毅的趋势,怕被这支意外的敌军半路撞见,所以当机立断推迟了进攻,放敌军先渡河过去。其余计划不变。”
关羽捋髯沉思:原来李素那边也是因为计划外的越嶲蛮援兵出现,怕来早了被前后夹击包了饺子,所以放全部敌人过去……
这也算是埋伏战最常见的意外了吧,来的敌人比预想的多,总要走完了才好动手扎口袋。
“既如此,倒也不是什么大变故,我军谨守凹腰关,适度摆出继续骚扰敌军山道内营寨的姿态。把关前的投石车也拆卸了到关外另一侧重装,装作稳扎稳打免得敌军起疑。”
“是,将军!”副将和参军立刻领命去办。
……
末日狙击
且不说关羽这边计划外地完美完成了诱敌计划,如同一块铁砧吸引了全部敌军主力。
另一侧,原计划八月下旬初就要出兵的李素和张飞,却是一直在朱提郡的出发阵地多憋了十五六天,熬到了九月上旬末,才正式从水路开拔。
錦繡農女:拐個將軍來種田
“八月渡泸”也因此变成了更稳健的“九月渡泸”。船队在湍急的泸水(金沙江)上艰难行驶了两天,随后就转入了水流平缓得多、水位也浅不少的涂水(牛栏江)。
进入涂水之后,行船的水手们就可以用粗长邛竹做成的撑篙撑船。三四丈长的巨大竹篙,每根需要好几个水手合力操作,可以轻易插到河底的乱石上,顶着船快速推进。每船至少配了四根这样的长篙,正所谓“一篙顶三桨”,在山区水浅河流行船比划桨快得多也省力得多。
负责水战的副将周泰,当先在第一条战船上坐镇。尽管这些船都是介于走舸与斗舰之间的轻型船,但丝毫不影响周泰这位水战名将应对突发敌情的信心。
昼夜兼程轮流撑船、安全前行了足足七八天、驶出六百多里水路,很快就抵近了昆明盆地外围、靠近涂水源头的一座县城牧麻县。
张飞和李素的大军都没有被敌人发现,果然泸水被当地南蛮都视为毒水,自古以来更是没听说过有汉人军队会一直沿着河溯流而上偷袭,所以两侧深山密林六百里都丝毫没有防备。
相比之下,对李素部队乃至李素本人最大的威胁,还在于疾病——金沙江及其支流虽然不可能真是“毒水”,李素也不相信,但土人之所以这么说,肯定是有道理的。
因此,这个毒主要来自于两边原始密林、而且是热带雨林的蚊虫蚤虱、螨虫细菌。那些身体健壮的士兵,都有一些被估计是携带了疟原虫的疟蚊叮咬了,军中很快流行开来了小规模的疟疾。
幸亏李素当机立断,吩咐张飞把所有患了病的士兵同船,把病人和健康士兵用不同的船隔离开来。
但即使如此,疟疾和其他热带病的感染也超过了部队的一成,六百里路走下来,至少有七八百人染病了。其中几百个染病特别严重、全船病人都撑不动船的,李素只好答应他们顺流回去,或者是给足干粮和干净饮水,让他们找两旁河边山林稀疏的地方驻扎,自己求生等待救援。
事实上,李素已经为此做了很多事情了,不然染病的士兵恐怕会更多数倍,甚至根本无法控制。
“还有花露油么?再给我抹点儿,不行了,我热得又擦洗了一把身体,得重新上药。”李素一个人躺在船舱里,体虚气若地大口喘着粗气,但也不得不继续咬牙坚持,他知道这时候绝对不能功亏一篑,只要走出热带雨林流域,进入昆明地区,就一切好说了。
亲兵们把军中提前准备的宝贵花露水,给都督仔细喷洒涂抹,确保李素这个部队的核心灵魂千万别被蚊虫蚤虱叮咬了。
这款花露水,也是李素在犍为为南征做最后准备时,赶着量产的——倒不是他不想提前更久准备,而是因为这个时代的植物制品没法保证保质期,花草精油都是很容易挥发失效的,李素只能是战前一两个月才开始集中生产、而且一生产完就马上投入使用。再加上夏天是鲜花和各种树脂、树液最盛产的季节,原材料也好搞。
李素的这款花露水,他本意是模仿后世热带开荒神器“万金油”和“风油精”来做的,但万金油需要的三大主材樟脑、薄荷与桉叶油,如今只能搞到前两种。
樟脑是南中本地就有的,薄荷是李素入蜀之前问西域来的楼兰胡商买的,原产波斯,汉末很少有汉人本地种植。李素入川后为了给南蛮征伐做准备,才少量让人种了薄荷专供军需。
至于核心灵魂、杀毒用的桉叶油,如今桉树还在澳洲呢,没有进入大航海时代的物种大交换,这个问题是无解的。李素也就没法跟后世明末清初那些拓殖南洋的客家人那样,靠万金油消灭热带病开路了。
不过,少了一味桉叶油的花露水,好歹也能起到万金油大约一半的防虫防热病效果,对于原本什么都没有的汉军来说,已经是极大的利好了。没有花露水的话,说不定真要有一半士兵交代在“泸水涂水六百里”的航程上。
“看到城池了!前面就是牧麻县!”
随着土坯城墙出现在视野的尽头,还剩四千五百人可作战有生力量的张飞部,以及还剩一千八百人的李素护卫亲兵,无不爆发出了惊人的士气。
被虫子叮咬了六百里路,终于到了出气的时候了!都督真乃神人也,这样的路都能硬扛着奇袭走过来,敌军毫无防备焉能不败!
“伯雅你别动,看我去去就来,拿下县城再接你入城!”张飞看到李素本人也想挣扎着起来,连忙一把摁住让他躺好,表示要动刀动枪的事情交给三哥料理就是了,这些天在船上忍着热和虫子睡大觉,早就把体格健壮的张飞憋出抑郁来了。
张飞的体质比李素强壮太多,所以在有花露水供应的情况下,微量的蚊虫根本无法对他的健康造成损害,这一路上他甚至以拍蚊子为消遣,这么多天累计拍死了几千只蚊子作乐。
终于可以杀人发泄而不是拍蚊子了!
张飞让人牵过马匹,挺着丈八蛇矛披挂铠甲,就带着本部人马对着牧麻县城发起了冲击。
站船上本来就有携带少量的撞木和几架飞梯,关键是牧麻这种破县城,城墙的土墙才一人高,根本谈不上防御力——自古也没见人来攻这么偏僻的城池,南蛮才懒得把大量民力浪费在造城墙上呢。
所以这儿出了滇池周边的两个核心大县谷昌和滇池外,其他县城的城墙跟北方的围墙、封火墙也差不多了。
张飞带兵猛冲之下,不但城门被撞木撞开了,甚至城墙都有一处直接被树木撞塌、跟撞院墙差不多,然后张飞就一跃从缺口杀进,展开巷战挥舞蛇矛疯狂刺杀。
“快跑啊!快去味县和滇池报信!”
“哪来的疯子军队,这是谁打来呢?”
牧麻县尉和手下的几个屯长作鸟兽散,被杀了几十个士兵后就直接崩溃了,毕竟这地方平时就是县尉直接带屯长,连个曲军侯都没有,兵力极为薄弱。景毅抽调主力去味县山路战场,这儿就只剩两百多个人了,怎么防守?
张飞沿着县城里的主巷冲了一遍,拿下了牧麻县,才把李素接进城里,问他后续打算。
李素忍着疲乏和病痛吩咐:“我军先继续顺流推进,出了涂水河谷后分兵,一路立刻往南翻山转入温水河谷,拿下昆泽县,阻挡味县的敌军退回滇池盆地的退路。
另一路趁着敌人空虚,直取谷昌县和滇池县,把昆明夷的富饶之地全部控制起来。让王平周泰拿昆泽断敌后路吧,拿下后就当道扎营,不要与敌人交战。翼德,我与你进取昆明夷。”
李素这一手,一个是堵住敌人主力回援和逃跑的道路,一个是跑马圈地快速抢实利,跟后世诸葛亮首出祁山时一边疯狂圈地陇西三郡、一边派马谡堵住街亭不让张郃翻越陇山,颇有异曲同工之妙。
但唯一的区别,就是这次李素让周泰、王平这些老实谨慎之人堵路,没有了马谡那种“在山上险要之处屯兵扎营”的纸上谈兵者,周泰和王平堵住一条河谷应该不成问题。
从地图上看,堵住温水出口的昆泽县,位于温水的西岸,温水同时扮演着昆泽的东侧护城河角色。要堵住整个河谷,王平周泰二人只需要一个守住县城,一个到县城东面的河对岸扎营,把河流两岸都堵了,不留出一丝偷渡的空间,就万无一失。
李素指着地图把这番思考简要说了一遍,临了跟了一句:“严格按我说的扎营!千万不可自己随机应变创新、妄求险要多杀伤敌军,咱一切求稳,否则虽胜亦斩!”
“末将遵命!”周泰王平听了李素的详细吩咐,表示一定严格按照计划扎营,绝不偷工减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