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玄幻小說 江湖梟雄 起點-第一四七一章 死於話多讀書

江湖梟雄
小說推薦江湖梟雄江湖枭雄
张鹤站在山路边上,向道路上扔了六七块石头之后,那台下山的车辆也越靠越近,只要再翻过一个小山梁,车灯就能够将张鹤笼罩其中。
谁的青春不璀璨
“踏踏踏!”
张鹤看见这一幕,向边上紧跑了两步,蹲在了一处草丛后方。
“吱嘎!”
大约两分钟以后,一台卡罗拉沿着下山的道路赶来,而车内的司机远远看见路上散落着不少石头,一脚踩下了刹车,因为这条路的另外一侧就是个小山坡,山上有动物路过的时候,也经常会引发山石滚落,所以司机并没当回事,推开车门准备下去把石头搬走。
“嘭!”
从卡罗拉里下来的司机,将一块石头扔到路边,正准备搬第二块,动作却忽然停顿了一下,因为他顺着地上的石头,发现路边的雪地里,还有着一行蔓延到草丛里的脚印,只是那边不在车灯的照耀范围之内,乌漆墨黑的,他也看不清楚。
“踏踏!”
青年意识到事情有点不对劲,顿时不再继续停留,转身就要回到车里。
“扑棱!”
就在青年转身的一瞬间,藏在草丛后侧的张鹤猛然起身,攥着手里的斧子,疯狗般的向着青年扑了过去。
“谁?!”青年听见喊声,扭头大声喝问。
“艹你妈的!”张鹤一声怒吼,手里的斧子伴随着叫骂一起抡了出去。
“我艹!”青年恍惚间看见张鹤的动作,陡然躲向了一边。
“铛!”
随着青年闪躲,张鹤一斧子跺在了发动机舱上,直接把引擎盖劈开了一道豁口。
“嘭!”
青年发现张鹤压根不跟他交流,直接下了死手,脑门瞬间冒汗,扶着车的倒视镜,对着他的胸口就是一脚。
“咕咚!”
张鹤被青年一脚踹在小腹上,身形踉跄的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咣当!”
面对这么一个来路不明的虎逼,青年此刻也脑瓜皮发麻,肯定不可能跟他在这平白无故的玩命,所以拽开车门坐进车内以后,伸手就就把车挂上了倒挡,在狭窄的山路上往后退了一下,动作迅速的将方向打死。
就在青年挪车的同时,张鹤也从地上爬了起来,快步冲到车边,对着车窗一斧子剁了上去。
“嘭!哗啦!”
车窗炸裂,防爆膜斧子直接撕开了一道豁口。
“嗡!”
青年被张鹤的举动吓了一跳,无意间踩下了油门,而车辆的预碰撞系统也被激活,检测到前方的障碍物以后,直接定在了原地。
“嘭!”
张鹤再度抬手,将车窗彻底砸碎,然后把右臂伸入车内,将斧子的刃口抵在了青年的脖子上:“想死吗?”
“大哥!咱俩没怨没仇的,犯不上这样吧?”青年见自己彻底走不掉了,脸色惨白的问了一句,面对忽然出现的张鹤,他的确是被吓坏了。
“别跟我废话!动一下弄死你!”张鹤攥着斧子抵在青年的脖子上,伸手往方向盘下面摸了一下,发现空空荡荡的,登时蹙眉:“怎么回事,车钥匙呢?”
“大哥!这车是一键启动!”青年听见张鹤的问题,有点无语。
“熄火!”张鹤蹲了十几年监狱,对于现在的车确实整不太明白,控制着青年将车熄火以后,这才敞开车门把他拽了下来。
“大哥!我最近也没得罪什么人啊!你是为什么来找我的,能告诉我一下吗?”青年站在冷风当中,借着昏暗的光芒看着张鹤狰狞的脸颊,多少有点慌。
“裤子脱了!褪到脚脖子的位置!”张鹤压根不搭茬,继续吩咐道。
“哥们!咱们别开这种玩笑,行吗?”青年听见这话,吞咽了一下口水。
“艹你妈!别等我干你!”张鹤瞪着眼睛吼道。
“我就是宁可让你用斧子干我!也不能脱裤子让你玩我啊!大哥,我真错了!我痔疮刚好!不信你看我肚脐眼!还贴着肛泰呢!”青年脑门哗哗冒汗。
“你他妈的!”张鹤再度举起了斧子。
“别!你别激动!我他妈豁出去了!”青年一咬牙,直接把裤子给退下去了,冷风拂过,顿时打了个激灵。
张鹤让青年脱裤子,目的是为了卡住脚踝,让他没办法逃跑,等青年做完这一切之后,张鹤眯眼看向了他:“我问你,你是山上赌场的吧?”
“对!但我就是个伺候局的!拿的也是死工资!不管你在上面输了多少钱,但一分都进不到我兜里!你拿我出气也没用啊!”青年听见这个问题,还以为张鹤是因为在赌场上输急眼了,来这报复社会的,连忙解释了一句:“我这趟下山,只是因为上面看场子的那些人,都忙不开了,让我送点东西下去!”
“送什么?”张鹤蹙眉问道。
“不知道!东西在后备箱里放着呢!我下山以前,阿豹跟我说过,让我把车开到市内的公安局后巷里,然后通知他一声,他会吩咐别人来取,还说上面有封条,我要是弄坏了,得吃不了兜着走!”青年光腚在零下二十多度的气温里站了好几分钟,屁股蛋子冻得通红,身体不断哆嗦。
“打开!”张鹤拦住这个青年,本来是想要向他问一下,自己怎么才能去山上,但是听见青年这话,伸手就指向了后备箱。
“大哥!你既然能在这堵着,而不是去山上闹事,应该也知道开这个赌局的人是什么身份!如果这趟差事我办砸了,阿豹是不会放过我的!”青年一脸纠结。
“艹你妈!你觉得我能放过你啊!”张鹤瞪着眼珠子问道。
“……我开!”青年此刻前有狼后有虎,心中十分憋屈的点了点头,最终还是决定听张鹤的话,不仅因为害怕,也是因为这天气是真他妈冻篮子。
“咣当!”
随着青年扣动车里的拉杆,这台车的后备箱应声弹开,里面果然如同青年说的那样,放了一个收纳箱,而且上面贴着一张写着字的白纸,想要开箱子,这张纸肯定得被扯撕了。
“哗啦!”
青年惧怕阿豹的威胁,但张鹤可不管这种事,伸手扯掉了上面的封条,将收纳箱掀开,看见了里面整齐摆放的大半箱现金,粗略一数,至少有一百多万。
“咕噜!”
看见这些钱之后,不仅旁边的青年懵了,就连张鹤也吞咽了一下口水。
十五年前,他跟两个队友绑架了一个富商的儿子,开价五十万,但对方没给。
十五年后,刚刚出狱的他,因为病秧子开出的两万块钱报酬,就能持刀伤人,而且误杀了一个。
由此可见,张鹤这条命确实不值钱,而且他这辈子也没见过什么大钱,说起来,这还是他平生第一次看见这么多现金摆在自己的面前。
“大哥,这……”青年沿着后备箱的灯光看见张鹤的目光,嘴角颤抖。
“我问你!你想死吗?”张鹤突兀的对着青年问道。
“我又不是傻逼!你说我想死吗?”青年憋屈扒拉的问道。
“搬着箱子不方便!你找个东西,让我把这钱拿走,然后我给你留下十万!”张鹤摆手吩咐了一句。
“这……”青年抿了下嘴唇。
“凭你这个体格子,肯定干不过我!要么赚十万块钱,要么我现在干死你,自己拿着钱走,你选吧!”张鹤目光锐利,杀气腾腾的开口。
“车里没有袋子,用坐垫套子包上,行吗?”青年不一定敢拿这个钱,但是从张鹤的目光来看,他好像真不是在吓唬人。
“快点!”张鹤点头。
“咣当!”
青年见状,光着腚敞开车门,将里面的坐垫套扯下来之后,铺在了地上。
“哗啦!”
张鹤等青年做完了这一切,搬起车里的储物箱,直接把里面的钱全都倒在了坐垫子上面。
“啪嗒!”
就在里面的现金散落在坐垫上的同时,一个小锦盒也滚落到了一边的地上,敞开后露出了里面一个用红绳串起来的天珠。
“这啥玩应?”张鹤捡起链子向青年问道。
“好像是天珠吧!我在电视上看过,说是藏族的东西,能保平安的!好像李连杰也有一个,听说他那个,价值一个多亿呢!”青年解释了一下。
“啊!”张鹤对于这些东西也不懂,听说能保平安,顺手就挂在了自己的脖子上,胡乱用坐垫套包裹了一下现金,在里面拿出一捆十万的,扔给了青年:“这钱是你的,拿着吧!”
“大哥,你真放我走啊?”青年听见这话,总算放心了一点。
“不该问的别问,走你的!”张鹤虽然是个走投无路的人,但本身不是什么变态,也做不出胡乱杀人的事情,所以见这个青年挺配合,也的确动了放他一马的心思。
“哎!谢谢大哥!”青年咧嘴一笑,终于鼓起勇气认真的看了张鹤一眼,随后笑道:“大哥,我看你咋这么眼熟呢,咱们俩是不是在哪见过?”
“咱们俩见过吗?”张鹤忽然戒备了起来。
“我想起来了,昨天晚上,你是不是就在山上玩牌来着,我还给你送过茶水呢!”青年忽然回忆了起来。
“你认错了!抓紧走吧!”张鹤摆摆手。
“认错了吗?我记着你还输了三万块钱呢!”青年见张鹤否决,嘀咕了一句,缓缓转身。
“哎!哥们!”张鹤再度开口。
“咋了?”青年本能扭头。
“噗嗤!”
在青年转身的一瞬间,张鹤的斧子粗暴的砍在了青年的脖子上。
“嘭!”
青年挨了这一下,当场断气,身体撞在了车身上。
“小兔崽子!我他妈都放过你了!你废话咋这么多呢!”张鹤拎着尸体的衣领子,直接把他塞进了后备箱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