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都市小说 兇猛道侶也重生了笔趣-第三百五十六章 陸少爺你吃我口水了推薦

兇猛道侶也重生了
小說推薦兇猛道侶也重生了凶猛道侣也重生了
陆家其实很多侍女的母亲都是侍女。
要不就是父亲在陆家做事。
做侍女可能是辛苦了点,不过安全。
在陆家范围内,不可能出现生命危险。
因为不管是这一世还是上一世,从未有人攻打到陆家住宅。
秋云小镇都很少受到波及。
非要说最严重的,大概就是自己人跟自己人打。
慕雪想了想,嗯,就她跟陆水打才会发生这种事。
哪怕有她的混元之气跟陆水的天地之力保护着陆家区域,可还是承受不住他们两个的力量。
他们的境界是高了点。
陆水带着慕雪来到了秋云小镇。
他买了几个肉包子,然后拿了两个给慕雪。
慕雪凑近闻了下,看着陆水:
“陆少爷,这是素包子?”
陆水点头:
狩猎:阴山狼城 李达
“素包子。”
慕雪将信将疑,然后咬了一口,果然出现了肉。
“陆少爷你看,肉的。”慕雪递给陆水看。
她觉得陆水就是故意的。
“可能老板弄错了。”陆水随意道。
“那陆少爷是素包子还是肉包子?”慕雪凑到陆水身边问道。
她觉得陆水肯定又吃素包子。
“肉的。”陆水没咬直接说道。
“老板没有拿错,拿成素包子?”慕雪一脸的不信。
“慕小姐要咬一口试试吗?”陆水把包子递到慕雪跟前。
他觉得慕雪是不可能会咬的。
毕竟大小姐的气质不能失。
“吧唧。”
在陆水还在觉得慕雪肯定不会咬的时候,慕雪就直接咬了一口陆水手中的肉包子。
“看来老板没有拿错,是肉的。”慕雪咬完就轻声的开口。
陆水看着慕雪一脸的诧异,居然咬,咬了?
这时候慕雪貌似也发现了自己冲动了,然后低着头咬着她的包子。
一言不发。
陆水:“……”
我最近是不是对她太好了?
都大胆到咬我包子了。
这般想着他就把包子往嘴边放,等他咬下去的时候,才停顿住了。
这是慕雪咬过的包子啊。
“……”
慕雪偷偷的看向陆水。
“居然就这样吃了。”一丝念头闪过。
最后慕雪低头带着浅浅的笑意,果然陆水装不喜欢她都装不会。
至于刚刚咬包子,陆水都送上门的,她有理由不咬?
别说包子了,送人过来他,她都敢咬。
吃着包子,陆水感觉这次亏了,亏大了。
这破肉包子,让他们距离一下子近了。
不对,他可能被慕雪认为是变态了,女的咬过的东西,都吃的这么顺嘴。
好吧,这样也比拉近距离的好。
年轻时候被当变态就当变态吧。
“慕小姐要去哪里逛逛?”陆水看着前方道。
“听陆少爷的。”慕雪小声说道。
她的声音带着笑意。
“那去公园看看,听说那边有人摆摊。”陆水说道。
其实他想去找找叶新,这家伙又开始卖假药。
得去买一些。
就是不知道能不能遇到。
“陆少爷带钱了?”慕雪有些好奇。
陆水应该没有多少钱才对。
陆水拿出了两把间,一把不灭仙剑,一把七鳞龙吟剑。
“有这个。”
自信满满。
慕雪:“……”
她还能说什么?
嫁给陆水,就只能随着他了。
丢脸也是两个人一起丢。
毕竟他们是一起的。
————
今天一大早,东方夜明就找到了陆古。
此时陆古正绑着绷带坐在轮椅上。
“哥哥,你怎么又来了?”东方黎音看着东方夜明有些无奈。
她哥哥就是来嘲讽她夫君的,不怕她夫君恢复了,要切磋吗?
“今天来带陆兄去外面晒晒太阳。”东方夜明正色道。
说着他就接过东方黎音的位置,然后推着轮椅往外面走去。
“对了,你跟你嫂子讨论一下做菜吧,以后陆兄伤好了,好做给陆兄吃。”东方夜明好心道。
东方黎音不知道说什么好。
不过跟嫂子讨论做菜倒是一件开心的事。
只是儿子跟儿媳妇都回来一天了,她还没去逗逗他们。
好吧,等她夫君好了再说。
陆古就这样被东方夜明推了出去。
“陆兄,去小镇上看看如何?”东方夜明问道。
陆古不好动,但是声音还是能传出来的:
“不去。”
“好,马上去。”东方夜明立即道。
陆古:“…….”
看来东方夜明是要晋升七阶入道,对自己有信心了。
等他缓过来了,先解决了他儿子,再来把东方夜明埋在后山。
陆古被推到了秋云小镇,不过他们身上有乔装,很少有人可以看出是他们。
“陆兄,我把你推下来,是有正事的。”路上东方夜明开口说道。
“呵呵。”陆古冷笑。
正事?
推他下来晒太阳?
“陆兄,你有没有想过,进石门看看?”东方夜明问道。
陆古没有说话,这个问题他们已经讨论过了,理论上没有再说的必要。
“还记得之前你在乎的那场病变吗?
我要来了你们的资料,给过一位长辈看,他对气息异常敏感,所以想问问有没有见过类似的。”东方夜明说道。
“可是没有结果,不是吗?”陆古开口道。
是的,这件事陆古自然很关注,第一时间问了东方夜明有没有后续结果。
但是很遗憾,没有任何结果。
“之前确实没有任何发现,但是现在有了。”东方夜明推着陆古来到太阳大的地方停了下来。
“石门里面?”陆古自然明白东方夜明说的。
“对,那位长辈对这个石门非常有兴趣,借着你的关系,他靠石门比较近。
在石门大开的一瞬间,他感知到了,类似与病变的气息,也就是那位邪神的气息。
不过只是类似,而且只有一瞬间,当他再感知的时候,已经没有了。
所以他也不敢确定,是不是石门开启的瞬间影响到了他。”东方夜明站在轮椅后面说道。
“那位前辈什么修为?”陆古正色道。
这件事能引起他足够的注意。
“入道修为,晚年入道。”东方夜明说道。
入道还是因为陆家大长老的指点。
不然这辈子都不可能入道。
但是,也就是这位前辈入到了,东方家才开始死灰复燃。
而后后续有不少人跟着进阶。
东方家才没有直接没落。
不然很难说能不能等到他东方夜明成长起来。
毕竟,那位长辈,在没入道前,可没剩下什么寿命。
陆古沉默了片刻,随后道:
“你要进去?”
东方夜明笑了笑道:
“你不进去吗?”
“带上那位前辈,我们三个去见识一下石门的特殊。”陆古开口说道。
他的眼中一片平静,无惧一切强敌。
这件事事关重大,他要亲自去一趟。
查了这么久,一直没有线索,这次好不容易有了消息,没有错过的理由。
不过他们的修为都在六阶七阶,所以要去上层。
那么得派人去下层。
近卫中安逸六阶,太高了,不过这件事可以直接交给他去办。
毕竟近卫归安逸管,那么怎么安排人员,他应该是最清楚的。
“那我们继续去晒太阳吧,说起来黎音嫁给你这么多年,我对秋云小镇也不怎么了解。
今天刚刚好有空,陆兄就陪我一起逛一圈。”东方夜明带着笑意道。
陆古:“……”
“说起来,当初要不是黎音,你说我们是不是在外面闯下一片天了?”东方夜明回忆起过去。
“没有黎音,你可能还在为东方家东奔西跑,没空跟我闯。”陆古一针见血。
东方夜明:“…….”
“我们去人多的地方晒太阳吧。”
陆古:“……”
————
小镇公园。
陆水跟慕雪走了进来,发现确实有个区域有人摆摊。
“这里是规划出来,给这些人摆摊的?”慕雪好奇的问道。
刚刚回来的时候,还听到不准摆摊的事。
“应该是吧,听说是安语那些人在管理着。”陆水说道。
他知道的也不是很清楚。
而就在这个时候,他们看到有个女的在往他们这边而来。
是一位长发女子,衣着简单不花哨,她背后还跟着一位年轻女子。
看起来是管理治安的人员。
是安语,慕雪跟陆水自然是认出来了。
不过安语前面的那个女子,他们不认识。
就是慕雪也没有什么印象。
看来上一世是很少接触了。
“少爷,少奶奶来逛街?”见月仙子看着陆水跟慕雪好奇道。
看到两位可能不认识自己,见月仙子又一次道:
“见月,是陆家处理一些问题的人员。”
“安语的上司?”慕雪好奇的问了句。
见月仙子点点头:
“差不多,不过安语是我女儿。”
“少爷,少奶奶。”这时候安语也叫了声。
慕雪有些意外,不过很快好像就想起了什么,然后道:
“很像。”
“那不打扰少爷跟少奶奶了,对了,需要安语做向导吗?”见月仙子问道。
这才是她过来的重点,担心他们对这里的改造不太了解。
“不用。”这次是陆水的声音,他可不想被打扰。
“是。”见月仙子立即低头应下。
之后就带着安语离开。
慕雪对着安语她们笑了下。
“我认识一个叫安逸的,好像跟那个安语更像。”陆水对着慕雪说道。
“那万一安逸是安语的父亲呢?”慕雪道。
“好像还真是,真武貌似提过。”陆水想了想,感觉不太记得。
没怎么在意这种事。
“慕小姐有什么想要的东西吗?”他们迈步往摊位而去。
慕雪跟在陆水身边,对于慕雪的身影,陆水时刻关注着。
这里人多,丢了就不好了。
会被慕雪打死。
“陆少爷送的我都喜欢。”慕雪开口说道。
陆水不做表示,而是往摊位而去,这里确实有很多摊位。
不过卖的东西都没什么特色,不是法宝就是灵药,要么就是什么残破的功法。
看起来有一些还挺有内涵的。
是某些道器的碎片,尤其是里面还有器灵。
陆水往摊位看了下,一看还挺惊讶,那人的摊位上居然还有个宝葫芦有隐藏传承。
“好像没什么有意思的东西。”陆水只是往那边看了一下,之后就没在意。
什么器灵传承,对他来说没有丝毫的作用。
还不如看点好看的东西,买给慕雪。
不过修真界确实处处是机缘,就看什么人能够得到了。
“那边好像有卖小东西。”慕雪指着前面的摊位说道。
陆水顺着望了过去。
然后看到了一个摊位前站在一位年轻男子,在他身后还有两位仙子。
看着那个男子,陆水感觉有些眼熟。
不过他也没多想,而是过去看看那些人具体在摆什么。
很快他们就走了过去,陆水看了下,真的是小东西。
一些比较普通的雕刻。
上面附带着一些灵气。
“东方道友?雪霁仙子?”陆水一过去,就听到摆摊的那位年轻人有些惊讶的开口。
陆水看了看对方,确实挺眼熟的。
“何道友?”
想了下,然后终于想起来了。
是要挑战他的何今。
“你们还在这里?”何今好奇的问道。
这个时候小镇上有不少的人,在这里其实没有那么安全。
“你们不是也还在?去挑战了陆少爷了?”陆水问了句。
陆水在聊天,慕雪就在看摊位上的东西。
有个小花盆,她打算买回去给茶茶。
茶茶睡觉的时候总要把豆芽拿下来。
所以有个花盆挺好的。
不过买个小的就可以。
听到陆水的问话,何今低头:
“惭愧,别说挑战了,就是陆少爷长什么样,我们都还没弄清楚。
不敢过分打听。
我们看到有人过分打听陆少爷,直接被带走了,至今不见人影。”
这么夸张?
陆水其实不知道这种事。
他又不会试着去打听自己,然后看看会不会被抓。
“那你们不要万木回春诀了?”陆水看到慕雪在挑东西,自然没有打扰的想法。
顺便再问问对方有什么打算。知己知彼,方能百战百胜。
虽然对方只是一个二阶,但是真要挑战他,他也得认真对待。
“要是肯定要,就是现在要不到。
不过暂时还是想在这里住着,万一哪天就能遇到陆少爷。
到时候再提出挑战。
我们宗门并不富裕,所以为了生活费,就顺便卖点小东西。
有的是我们从一些地方得到的,有的是自己做的。
都是小东西,不值钱。”何今开口说道。
“这个多少灵石?”慕雪拿了个好看的小花盆问道。
翡翠色的,用的材质也比较特殊,里面还有阵法。
是万木回春诀的基础篇。
“这是我们自己做的,不值钱。”颜玉开口说道。
随后慕雪看向陆水,意思很明显她想买:
“豆芽刚刚好缺一个花盆。”
陆水还能说什么,掏灵石吧。
只是手刚刚碰到储物法宝,陆水就愣了下,他发现了一件事。
灵石上次刚刚好全给了那对小夫妻。
目前还没有补充过。
“东方道友喜欢的话,就送给道友了,本来就不值钱。”何今笑着道:
“上次也是多亏了东方道友提醒,不然我们可能早被带走了。”
陆水放下手,然后好奇道:
“这里可以抵押吗?”
“啊?”何今三人有些诧异。
抵押?
抵押什么?
“我记得上次花雨雪季也是你们帮忙结的账。”陆水想了想说道。
“那时候刚刚来秋云小镇,难得有东方少爷指点,帮东方少爷算下钱,应该的。”何今轻声道。
那时候确实是这样想的。
毕竟初来乍到,没有人指点,他们可能就不想现在这样安然的摆摊了。
“所以这次还是拿点东西抵押吧。”陆水平静的开口。
随后陆水拿出了不灭仙剑。
看到这剑出现的瞬间,何今三人愣了下。
虽然他们不知道这是什么剑,但是这剑拿出的瞬间,有一股独特的气息。
而且他们能清楚的看到,周围有人看过来了。
仿佛都在盯着这剑。
这绝对是来头不小的法宝。
“东方道友,使不得。”何今立即道。
他要是敢收下这剑,能不能活过明天都是问题。
而且东方道友拿着这剑也不安全吧?
陆水这时候也感觉周围有人把目光放在他身上。
想了想他就把手中的剑收了起来。
“那就换个别的吧。”说着陆水就拿出了手机,打算发个消息。
“需要等一下。”发完短信,陆水就对阵何今他们说道。
陆水都这么说了,何今等人也不好说什么。
不过有些事还是要提一下的。
“东方道友,财不可外露,可能已经有人盯上了东方道友,等下还是联系下家里的长辈为好。”何今小声说道。
听到何今说的,陆水深以为然,随即点点头。
“那我们先走了,你们在这里等一会,会有人把我们抵押的东西送到你们手中。
记得,东西你们可以看,但是等我要赎回来的时候,你们需要奉还。”陆水看着何今开口说道。
何今不是很理解陆水说的话。
不过还是点头:
“好的。”
“那么祝你们好运。”说着陆水就带着慕雪往其他地方走去。
慕雪此时手中还拿着花盆。
至于有没有人盯上陆水,她不在意。
在陆家区域,谁失心疯了,敢对陆水动手?
哪怕有,也是自取灭亡。
看着陆水等人离开,何夕有些好奇:
“你们说是什么东西被当成抵押了?
这么郑重的样子。
一个一品灵石的东西,还以为是什么大买卖。”
“不好说,不过那剑好像很厉害,那东西要是当抵押,我们就危险了,不知道东方道友是不是惹上麻烦了。”何今摇了摇头。
他也没办法。
自己太弱了,想帮对方也不可能帮的了。
还是指望对方的长辈就在附近吧,这样就没有什么大问题了。
“你们说那位东方道友,会不会随便说的?叫人送抵押的东西过来,直接叫人送一颗灵石过来不就好了?”颜玉觉得,这样才是正常的逻辑。
“要不就是让我们觉得抵押物很重要,实际上不值钱?”何夕猜测。
“也许吧,不过东西本来就不值钱。”颜玉摇了摇头。
想不明白。
何今也不在意。
对方确实帮过他们。
值不值钱无所谓,到时候再让对方收回去就好。
随后他们就继续摆摊。
只是没有等多久,一位中年男子出现在何今他们的摊子前。
“道友要…”何今立即打招呼,只是刚刚开口,他就突然怔了下。
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他感觉自己浑身上下都无法动弹,内心莫名的产生畏惧,仿佛前面突然出现了什么极为可怕猛兽。
絕世 戰 魂 小說
可眼前所看到的,只是一位中年男子。
强者,绝对的强者。
怎么会有这么可怕的存在,出现在这里?
何今有些难以置信。
他们没有惹到什么人啊。
难道因为要挑战陆少爷的事被发现了,然后有人找上来了?
这种可能性非常高。
而此时看到何今不正常的颜玉跟何夕也是好奇,只是看到那个中年人的瞬间,她们也感觉到了一种难以言语的恐怖与威压。
自己如同一个渺小的蝼蚁,在直面巨人的存在。
“前,前辈,有,有什么事吗?”何今强忍着恐惧,开口问道。
“刚刚有人在你们这里赊了东西?”枯树老人看着眼前三个小孩问道。
为了不认错了,他只能对着三个人动用威压。
“是,是这样的。”何今没有多说。
他也不懂怎么回事。
只是在他话刚刚说完的瞬间,所有的威压瞬间消失了。
仿佛压在他们身上的大山顷刻间被有人提了起来。
让他们得以喘息。
何今三人有些畏惧的看着枯树老人。
“前,前辈是想知道什么吗?
其实我们什么也都不知道。”何今小声的说道。
他是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枯树老人摇了摇头,道:
“不,我过来只是来给你们一件东西的。”
“给我们东西?”听到这句话,何今有些诧异。
不仅仅是何今,何夕她们也是不理解,有什么东西要给他们?
不过给东西应该比借东西要强吧?
借东西,可能是要借命。
“我们少爷少奶奶在你们这里买了东西,因为没有带灵石,所以让我送来了抵押物。”枯树老人看着三人开口说道。
是的,刚刚陆水的短信是发给枯树老人的。
毕竟真武真灵这几天被三长老限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