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wp4h笔下生花的小說 玄渾道章-第一百二十八章 觀遠世非遙-m7qo9


玄渾道章
小說推薦玄渾道章
幽城之内,甘柏端坐在崖上,他的心神正沉浸在训天道章之内。
随着这些时日以来各洲宿玄修之间交流,新的道法和章印也是不断涌现,而讨论道法之人也不再像之前那般混作一处,自然也是分出了高低不同的层次,各自有聚首交流的地方。
可以他道行层次看来,这里根本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管你是高是低,该批一样要批。
在他又是把一名出来讲道之人狠批了一番之后,不觉心满意足退了出来,这时他扫了一眼以往批语下的留语,本来只是随意一瞥,可却是咦了一声,认真看了起来。
老实说,他留了这许多批语,现如今除了一些死硬之人,好多人都在下面吹捧,反驳也是少了许多,令他颇觉枯燥无味。
而这个人留下的反驳之语却是令他有些感觉不一样,恰好说到关键点上,可一句两句还好,这位却是接连留下了十余条留语,无不是保持着如此水准。
他开始还很感兴趣,可是再翻了一翻此人此前诸多留语,发现此人没有在别处多言,就是对着他一个人而来的。
甘柏小脸之上一脸警惕,这人不对劲!这个“赤丹”会不会是天夏派来试探他身份的?
他冷笑一声,管你留语,我就不理你,看你又能如何?
故是全然当作没看见,不过却是暗暗将此人符印放入到一旁随时可见的目列之中,好随时警惕留意。
驻阁之内,金郅行在送走张御之后,便就转了回来,他看着案上的一叠文书,不由叹气,玄廷为了安抚他,给了他一个天夏玄尊名位,还赐了他袍服印信,并让他名册文书之上落名签印。
可在他看来,这东西是十分要命的。
名印这一签下,他没可能反悔了,否则到时候天夏只要把此册往那上宸天那边一递,自可让他落不了好。
当然,他到时也可说自己是假意投降,可上宸天会是什么反应这可难说,他可不敢去以身试险。
他拿起文书,又是一叹,这东西是不能带着的,只能先放在这里了。
往好了想,他现在总算也是天夏玄尊了,背后也是有依靠的人了,说不定这次趁着上宸天攻打内层,自己便就能顺势回返了。
在收拾之时,他见文书下面还有一道留语,拿起一观,见上面有一语祝言:“祝金玄尊此行顺遂,来日平灭上宸天,再在上层相聚。”
金郅行心里一凉,这是什么意思?上宸天不灭,他就不可能回来了?
这可不行!
他需要另想办法。
急思之间,他忽然心下一动,往训天道章之中看去,可见那个“桃实”并不来回复自己,心中不免有些失望。
可他随即一想,不要紧,等这位再写批语的时候,自己继续在下面留语便好,只要持之以恒,相信终究是能引起对方注意的。若能借此搭上了这一位,那在玄廷里也能多一个人为他说话不是么?至少也多一个指望啊。
他想了想,就将“桃实”的符印放入到了一边时刻可见的目列之中,这才稍稍安心。
他再是不舍的看了周围一眼,就从这间驻阁之中走了出去。
张御在离了驻阁后,就回到了守宫中,翻看一下两天来内外层界各驻地的呈书,虽然现在有大道之章传递消息,但是呈书作为鉴证还是必须要留一份作为底录的,且他每回都会亲自翻看一遍。
这也是留给驻地之中那些真修的权力,不然皆从大道之章上走,底下也会产生严重割裂,这里的度必须把握好。
至于各洲宿衙署那里,用不着他去刻意关照,自然便知晓此中的利害关系,也知道该如何把握。
待把所有文书看过之后,他关照了神人值司几声,便意念一动,转入了自家道场之中。
才入主殿之内,聚居在这里的那些袖珍小龙都是一齐发出欢鸣之声,而待他行至玉榻之上坐定,这些袖珍小龙则俱是飞了出去,在外面悄无声息的巡游起来,一时整个大殿安静了下来。
他先是默坐修持了半日,待出了定坐,这才将大道玄章唤出,看向那闪着微微芒光的目印,意念一转,便把神元往里填入进去。
待把神元填满之后,整个目印又是明亮了几分,但比较下来,距离他所掌握的言印仍是相差许多。
这是因为言印乃是他自身依托成道之物,与自身结合最深,绝不是其他后来章印可比,再说这仅是两枚残印,确也稍弱了一些,需要再继续补充完整。
现在最妥当的办法,就是将此印依附于言印之上,这般两者相互借势,他可籍借训天道章乃至天夏众修之力去追索其余残印,而不必像金郅行那般,一个人去苦苦找寻。
思定之后,他便目注训天道章,随着神元慢慢减少,不知过了多久,这等变化才是最终停下。而在大道之章之上,却是又有一枚新的章印生了出来。
他看有这章印片刻后,同样是往里渡入神元,待得光芒泛起,便起意沟通清穹,而后一拂袖,无数光点便自上层洒落下来!
这一刻,各洲宿的矗立在那里的玄柱皆是绽放出了一道道光芒,照入到在此范围内所有玄浑二道的修士身上。
有过一次经验的许多修道人此刻心下一动,当即接纳了过来,但也有一些谨慎之人并没有第一时间接受,而是排斥拒绝,准备先观望一阵,待他人试过之后再看究竟。
而在这等时候,所有上层诸位廷执都是生出了某种感应,他们察觉到,又是一个足以影响未来的变数出现了,虽与上次无法相较,但显然也不是能够轻易忽略过去的,于是纷纷起意推算。
东庭玄府之中,岳萝正在庐舍之内打坐,现在是清晨时分,朝阳初生,府中大部分修士都在做早课。
这个时候,立于大殿广场之上的玄柱忽然绽放出一道灿烂明光,顿将整个玄府乃至启山都是笼罩在内。
岳萝一下便感觉到了什么,她心下一动,马上将大道玄章唤了出来,又入至训天道章之中。
随着她进入里间,便见到那里多了一个小印,上有“明观”二字,她试着意念上去一接触,一股信息顿时涌入了心神之中。
她蓦地睁大了眼睛,怔怔坐了一会儿后,才是清醒过来,急不可待的呼唤道:“小盈、小染、潇潇,你们在么?在么?”
“什么事啊小萝?”
丁盈第一个作出反应,不过她可是很少见到岳萝这般激动的。
岳萝见她回应,忙道:“小盈,你在玄柱附近么?”
丁盈奇怪道:“不在啊,怎么了?”
“快,快去玄柱附近印拓章印,训天道章有变化了。”
安染这时声音传出道:“小萝说得没错,老师叫我去拓道印了,应该是训天道章上有了什么变动。”
丁盈这才听从起身,她先是整理了一下妆容,揽镜自照,见没有半点瑕疵,这才袅袅婷婷的出了垂星宫庐,到了广场上的玄柱之前,果然她方一起意,就见光芒照落进来,过有片刻,她道:“小萝,我拓好了。”
说话之时,她本来不怎么在意,可随即发现大道之章的光幕晃动了一下,而这一瞬间,她不觉伸手掩口,漂亮的眼睛完全瞪大了。
岳萝出现在了那一片光幕之中,她身着一身云白色女修袍服,腰上系了一根缀环佩大红丝绦,梳了一个垂鬟分髾髻,看着俏丽可人,她抿嘴一笑,敛衽一礼,道:“三位道友,小女子有礼啦。”
丁盈不由发出一声惊呼:“小萝,你是怎么做到的?”
杜潇潇道:“小萝姐真好看。”
岳萝不由一笑,她旋身一转,双手背后,让开光幕的正面,道:“小盈、潇潇,小染,你们看我身后。”
两人这才注意到,她的身后是一个巨大的洞窟,看得出是用巨大的石块垒砌而成的。每隔二十步,都有一个高托莲盏的明珠,但是即便如此,仍然不足以铺满整个空间,有许多地方看着昏暗阴沉。
丁盈惊讶道:“这是什么地方?小萝你在哪里?”
岳萝眨了眨眼,道:“小盈,你上次不是说想看一看瑞光城下镇压的远古神明么?我现在就带你去看。”
丁盈“啊”的一声,这时她似是想到什么,急急说道:“等等,小萝,我想不止我想看,肯定还有很多道友也想看啊。”
岳萝稍稍犹豫了一下,不过一想也不是什么坏事,欣然应下道:“好啊。”
丁盈急急忙忙去唤人,不出意料,随着这些人俱都引动了明观章印,惊讶呼声此起彼伏的响起。
这些人大多数是本就认识岳萝的,有些一些人私下虽未见过,可也是经常一起在大道之章之中交流,彼此也是算得上熟络了。
众人此时都是纷纷在光幕之上留语:“这是岳道友么?有礼了。”
“此是何地?”
“岳道友小心,此地气息有些不对。”
“岳道友是要对付什么异怪?可需要帮忙?在下在各洲都有认识的同道。”
岳萝轻松一笑,道:“请诸位道友请放心,这里是东庭府洲瑞光城,我现在在城底之下,这里也是一处镇压远古神明的地界。”
只是她未曾注意到,或许是因为新奇,也或许是因为远古神明当真少见,那一片光幕之上,越来越多的符印在冒出来。
……
……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