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都市言情小說 劍宗旁門 txt-第五百九十四章 說我是魔,那便魔吧!展示

劍宗旁門
小說推薦劍宗旁門剑宗旁门
白云上人的企图很简单,就是趁此机会将净光寺的‘魔劫始发地’这个糟糕的名头给摘掉,将一切的罪责都推到苏礼和剑崖的身上。
因为无生之所以会堕落成魔,都是因为苏礼给他的戒指。
而这枚戒指现在还戴在苏礼的手上,那么是不是也可以说明此时的苏礼就是魔劫,而无生其实是遭受苏礼陷害的?
一通逻辑分析下来,按照白云上人的想法,净光寺是能够洗白的……
只是无生就没办法了,毕竟他的入魔是许多人都看到的,但是能够将他营造成一个‘被害者’的形象。
可没想到苏礼忽然说起了自己与无生的交情,似乎一点也没避讳什么魔劫、入魔的事情……这就让人觉得惊奇极了。
“我问他是否有后悔过,你猜他怎么说?”苏礼反问。
这个反问却是打乱了白云上人的节奏,因为他自己是真的很想知道答案。
作为亲手将净光寺给屠灭的人,相当于是将自己的至亲之人都给杀死了……这样的人还有理智可言吗?
苏礼没有卖关子,很是平和地说道:“他依然觉得自己做得没错……顺便,他说白云上人你似乎差点也就要入魔了?”
“入魔之人,能说得出什么好话来。”白云上人神色一冷说道。
“入魔?”苏礼摇头失效道:“我没觉得他是入魔了,恰恰相反,我觉得他在摆脱了魔念影响之后就彻底将自己当成是佛了……一尊以天下至公为先的真佛。”
白云上人胸口淤塞,语气很是不好地说道:“魔头巧言令色罢了……倒是小友与那入魔的魔头谈笑甚欢,很难让人相信小友会与魔无关。”
这意思很明显了,就差明着指责苏礼是否也已经入魔了。
对于这种指责,苏礼倒是还真不好反驳,于是他烦恼地挠了挠头说道:“好吧,如果一定要说我与魔有关……那我承认又何妨?”
‘又何妨’三字出来的时候,他的音调上已经带上了一丝异样邪魅的感觉。
白云上人感觉到了极端地不对劲,他再次看苏礼的时候,却发现面前的剑崖圣子赫然已经周身魔气升腾了起来!
此时的苏礼依然是那个姿势那个神态,但是给人的感觉却已经截然不同……在白云上人的眼中,他仿佛一下子看到了无数怨魂缠绕着苏礼的周身,无边的杀业在他脚下翻滚。
再看苏礼的眼睛,就见一个黑白的世界若隐若现,却是好像能够将人的灵魂都给一同吸收进去般……
他只是存在于那里,只是一个端茶喝水的动作,但却是能够轻易将众人的全部心神都给牵扯起来……
这种影响十分诡异,甚至是秋日角斗场都没办法完全隔绝。
以至于在观众席上观战的人,不少只是一眼过去,就仿佛被勾魂夺魄。
心魔之主……
一眼便是照见了他们的内心深处最根本的欲望。
于是在那角斗场看台上,竟然是一下子变得乌烟瘴气了起来……
许多低阶修士直接就失态了,他们开始疯言疯语,甚至对身边的人恶言相向,又或者对自己的师姐或者师兄袒露心扉……
更有甚者,直接浑身黑气走火入魔。
总之,全乱了套。
“原来这就是正道修士吗……修心的功夫还不过关啊。”苏礼微微错愕,然后说起了风凉话。
心魔之主状态下,那当真是微微一笑,便是百媚丛生……立刻使得外面许多人又直接变成了花痴。
当然不只是如此,他身边的少女柔嫦也是看得呆呆的,她脑袋上的海棠也是呆呆得有些想要流口水。
还有小女儿芒嫦,更是趴在苏礼怀里脑袋使劲钻着……这种魅力,真是男女老幼通杀的。
“咳咳!”高台上的白露大神干咳了一声,然后语气有些严肃却又显得干巴巴地警告了一声:“把你那该死点的魅力收敛一下!”
苏礼从善如流,稍稍调整了一下之后,就将自己那种独特的心灵力场给收敛了一下。
他也觉得有些不大对……被一群女孩子这么盯着没问题,但是一群汉子都这么如狼似虎地盯着他……这就很惊悚了啊。
不过心魔之主的形态也算是第一次在大庭广众之下展现,他心里还是觉得蛮兴奋的。
白云上人明显心思浮动了一下……当然他不是被苏礼的‘美色’所惑,只是苏礼的当前状态能够勾起一切内心的隐秘,白云上人哪怕是真佛境强者,却依然难免有心中的缺憾。
山寨太祖 杨凯
“你迟疑了,你疑惑了……”苏礼又一次笑了起来,但是这次却只是对着白云上人功力全开。
“你说我是魔,我便是魔吧……只是你的表现可要比无生差得多了,至少他没有一丝的迟疑,是真正做到了问心无愧。”
原本提无生的事情白云上人还能够勉强压抑内心的恶念,但是现在随着苏礼的心魔之主状态发力,白云上人瞬间有些压不住心态……
“那个孽畜,竟然还有脸说问心无愧!”
他刚开口斥责,却是连忙又连忙宣念佛号镇压内心……好一会儿,他才稍稍有些气喘地抬起头来看向苏礼道:“好一个绝世魔头,差点引得贫僧动了嗔念。”
苏礼则是看到了他身上不断冒出的一些氤氲之气……这些好像都是他的佛门修为吧?
所以他呀然道:“上人还是先彻底镇压一下自己的念头再说吧,不然你的佛门神通就都要没了。”
白云上人当场就是一阵胸闷……但是苏礼说得没错,他的内心依然充满了嗔怒,这对于他一世修行的佛门神通来说就是毒药。
但是这种要被苏礼这个‘大魔头’来提醒的情况却令他非但不能镇压内心,反而是头上白烟冒得更快了。
这时被柔嫦顶在头上的海棠却是带着一种指导式的语气说道:“这便是佛门神通的缺陷所在了……若是佛子心无挂碍或者佛法高深,那么佛门神通就是威力无穷降妖伏魔不在话下。”
“可若是佛子心中生疑又或者违背了戒律,那么这佛门神通就会大打折扣。”
苏礼听了好奇地问:“违反了戒律还会直接影响神通?”
海棠答道:“佛门有自在法与持戒法之分……郎君的那两个和尚朋友里面,缘难和尚就是自在法的代表,他修的其实是自我而非佛。于是将来若能成佛,他自己便是佛。”
“还有无生和尚或者说那净光寺一脉修的就是持戒法了。戒律并非是为了规范他们的行为,而是为了抑制他们部分的人性而渐渐崭露‘佛性’。”
“持戒法修行更易,还可以持戒来增强佛门修士的心灵修为,也算是一种方法了……但是相应的,以持戒修成的神通也会因破戒而废弃,就像这和尚已经犯了嗔戒。”
苏礼对于白云上人是否破戒反而不怎么关心了,他好奇地问:“听起来好像这‘持戒法’修行的上限有限啊?”
海棠答道:“佛求彼岸……自在法有成者,身在何处便是彼岸;持戒法者,以己心追佛心,最终或可被接引至佛陀所在之彼岸。”
这一听,苏礼就明白了……海棠对白云上人的状态很是嫌弃啊。
宝贝,老牛想要吃嫩草
不过很快海棠就又补充道:“当然,自在法其实很难很难,至少目前为止听说能够修成的也就是佛祖了。相比起来,持戒法成功的人数就多了……如今诸天万界的佛门也基本都是持戒法。”
“而且在持戒法眼里,自在法的佛子可能都和邪魔外道差不多吧。”
苏礼听了点点头……其实将佛祖所立之彼岸佛国替代为天庭就可以理解了……规规矩矩的修炼,那么自然可以被接引到彼岸。
而修自在法的……其实可以好比剑崖教出了个想要另立门户的‘刀门’……或许不会太在意,但绝对不会给他好脸色。
海棠又继续说道:“而持戒法修行还有一个很赖皮的捷径……那就是发宏愿!”
“佛门弟子可以借大宏愿来提前获得一份心灵修为,然后境界突飞猛进。”
“当然这宏愿是要去实现的,否则提前预支的这份心灵修为就会不断跌落,甚至最后可能连立宏愿之前的状态都不如。”
苏礼听了‘啧啧’有声,然后看向仿佛好不容易压制住自己嗔念的白云上人道:“上人当年所法宏愿该不会是针对我剑崖……哦,当年的剑宗吧?”
“不过现在剑宗已经成了剑崖,虽然无比兴盛,但自欺欺人一些的话,上人的宏愿也算是完成了的?”
刚才还好好的白云上人忽然间就吐血了。
而且一身的气势如同漏了气的皮球一般快速地缩水,很快甚至已经要跌破真佛境了!
“你……住嘴!”他吐着血愤然说了一句,然后又吐了一口血。
苏礼莫名其妙……
海棠心有灵犀地补了一刀:“郎君真真是厉害惨了,直接点明他是一直在自欺欺人……所以他的心境才会瞬间破碎……他本来就并不圆满,是以真佛修为竟然这么容易就被郎君影响。”
苏礼做出一副恍然状地说道:“难怪了,当时见到上人时就觉得上人似乎心境不稳……原来是我元锋祖师破劫而出,上人自知难以阻止剑宗重新崛起,所以心境不稳啊。”
“现在我剑崖已经强盛若斯,那么上人的宏愿看来是实现不了的了……不过苏礼就是好奇,当年上人为何要以剑宗来立宏愿?”
“当年的剑宗只是安于天裂山中,似乎于尔等无碍吧?”
他说着声音就冷了下来……
为何他会肆无忌惮地展示心魔之主形态?
逆天萌宝:爹地,妈咪不约! 女王大人
夜落星语
因为他们剑崖从剑宗时代起就已经在受到各方面的打压和针对了,如今更是东洲正道齐聚于剑崖之下……反正已经都是这样了,他还有什么可怕的?